混世小术士

2316 要醒来

2316 要醒来

为了不被人发现,王宝玉尽量小心的靠着墙壁沿着走廊行走,在经过一个门口的时候,听到里面隐约传來了男人的说话声,听起來很熟悉。

王宝玉悄悄从小窗户中看去,屋内一个中年男人,身穿中山装,正背着手在踱着步,隐约听他说道:“平川市的经济发展,采用南扩北纵的方式,各部门加大招商引资的力度,任何人如有懈怠,就是不把我这个市委书记放在眼里,必须法办。”

当看清男人脸庞的时候,王宝玉又是一惊,居然是市委书记阮焕新。

只见阮焕新又问道:“尉书记你有什么看法。”

王宝玉探头向里看去,一个人影都沒有,但是阮焕新依然像是和人对话一般,煞有其事的点头说道:“尉书记说的很好,但是,经济发展的同时也要抓好精神文明宣传,降低犯罪率,严局长,谈谈你的看法。”

王宝玉几乎要晕倒,难道说,阮焕新也是精神病吗,嗯,自言自语,眼神涣散,看起來很像。

到底发生了什么,堂堂的市委书记居然也住进了精神病院,这里面究竟隐藏着如何天大的阴谋。

王宝玉又继续向前走,每路过一个小窗户,就往里看,里面住着的人五花八门,有自称是天神的老人,也有呆愣愣的几岁孩子,甚至他还看到一名孕妇。

一定要赶快逃离这里,在这里呆久了,很可能会成为真的精神病,王宝玉加快了脚步,刚刚拐过一个弯,就听见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就在王宝玉想要找个地方躲起來的时候,身后的一扇门突然开了,有人将他一把拉了进去,王宝玉刚想惊呼,却被这个人捂住了嘴巴。

鼻间能够嗅到女人的香气,只听那个女人小声道:“你果然跑出來了,别说话,你那屋里有监控,一定是被人发现了。”

王宝玉听出这个声音是谁,就是白云飘无疑,从门缝中看去,果然见肖恩带着几名膀大腰圆的汉子,急冲冲的走了过去。

“白云飘,谢谢你啊。”王宝玉道。

“跟你说过的,我叫晶晶。”白云飘放开了王宝玉,回身在办公桌上坐下。

“晶晶,我知道你是好人,是你故意放我走的。”王宝玉拱手道。

“那你该怎么报答我啊。”白云飘冲着他妩媚的眨巴了一下眼睛。

“等我出去后,我会给你一大笔钱的。”王宝玉道。

“唉,你根本就沒钱。”白云飘叹了口气,轻轻撩了撩身上的白大褂,露出了半截雪白的大腿,又说:“你应该知道女人需要什么吧。”

“你,你可是个好女孩啊。”王宝玉惊讶的瞪大了眼珠子。

“呵呵,你又不是不了解我,不伪装好自己,谁愿意娶精神病医院的护士啊。”白云飘无奈的耸耸肩膀,拉住王宝玉的手放在自己胸前,暧昧的说道:“看在我照顾你好几年的份上吧。”

“不行,我现在还是要赶紧逃出去。”王宝玉明白白云飘的意思,拒绝道。

“这里守卫森严,怎么可能随便逃出去呢,如果你让我开心了,兴许我会帮你出去的。”白云飘一脸坏笑道。

“不,我现在就走,一分钟都不想从这里待。”王宝玉很坚决的说道,刚拉开房门,又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只听肖恩大声嚷嚷道:“王宝玉这个病人很危险,千万不能让他跑了。”

王宝玉吓得浑身一颤,连忙又退了回來,关上了门,随即,脚步声在门前戛然而止,只听肖恩喊道:“晶晶,快开门,你是怎么看护病人的。”

白云飘一脸笑意,冲着王宝玉勾了勾手指头,又指了指身后,王宝玉连忙会意的跑了过來,躲在了白云飘的屁股后面。

传來钥匙开门的声音,肖恩一脸怒气的进來了,问道:“王宝玉到底跑哪里去了。”

“我哪里知道啊。”白云飘柔声道,又说:“你什么时候回法国啊,这里的工作实在太闷了。”

“你就死了这份心吧。”肖恩打量了一眼翘着白腿的白云飘,招呼身后的人,再次急冲冲的跑了出去。

“哼,言而无信的臭男人。”白云飘看着肖恩的背影,不屑的骂了一句。

“再次感谢,你快带我出去吧。”王宝玉道。

“唉,其实外面的环境你会更不适应,送出去也会自己再回來的,不过,你在这里呆了这么多年,也怪可怜的,出去透透风吧。”白云飘叹了口气,起身道。

跟着白云飘出了办公室,只见她七拐八拐,将王宝玉带到了一处小铁门,说道:“这里就能出去,别忘了我哦,这是我的电话,开好了房间就招呼我一声。”

“沒问題。”王宝玉随口应了一句,拉开小铁门就要走,白云飘却拉住了他,塞给他五百块钱,又说:“拿着吧,买套衣服,穿成这样出去乱跑,肯定又要被抓回來。”

“太感谢了。”王宝玉眼圈潮湿的说道。

“千万别再说亿万富翁、情人一大堆的傻话,别人会打你的。”白云飘最后又叮嘱了一句。

走出铁门后,王宝玉发现这里只是一处郊区,四处都是低矮的土房子,王宝玉抬头望去,发现那高耸入云的春哥大厦,竟然离自己那么遥远。

王宝玉向着那个方向一路跑去,然而似乎永远也跑不到头一般。

“不对,我确实就是大富翁,我还有那么多情人,我还有女儿和儿子,我现在一定是被那个肖恩灌了药,记得最后我困得不行,现在一定是在做梦。”王宝玉一头大汗的自言自语。

既然是梦,那就要醒來,王宝玉又是跳高,又是摔跤碰墙,甚至爬到树上高空跳下,要知道很多人都会从高空坠落的梦境中陡然醒來。

折腾了大半天,弄了一身疼痛不已的伤,却依旧自己还在这个陌生的环境里。

在寂静无人的街道上又跑了一会儿,心力憔悴的王宝玉忽然觉得非常口渴,转头发现身边的一户人家,看起來有些眼熟,好像跟东风村的房子很像,便上前敲了敲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