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317 妄想症

2317 妄想症

“宝玉,你怎么又跑出來了。”开门的是一个衣着朴实的妇女,王宝玉愣了愣神,立刻看出了这个女人,不禁一下子扑到女人的怀里,哭了起來。

正是母亲刘玉玲,她爱抚着王宝玉的头发道:“宝玉,别哭,快进屋吧。”

“妈,你也遭到迫害了吗。”王宝玉忽然感觉不对,吃惊的问道,母亲可是上亿资产的富婆,怎么会生活在这个小院子呢。

“宝玉,妈一直就这在这里陪着你啊。”刘玉玲眼中满是温柔。

“干爹干妈呢。”王宝玉又想起了贾正道和林招娣。

“唉,你说的是乡下的贾师傅老两口吧,已经沒了。”刘玉玲叹了口气。

“什么时候的事儿。”王宝玉心痛的一阵心悸。

“有些年头了,他们老两口对你真不错,为了帮你治病,他们还变卖了老宅子,原本就想指着身后,能有个干儿子给他们披麻戴孝,可惜你那时候病得厉害,医院说什么也不放。”刘玉玲很是伤感。

“妈,你糊涂了吧,我根本就沒有病啊,我可是资产千亿的大老板。”王宝玉不甘心的嚷嚷道。

“孩子,妈知道你打小心气儿就高,但是人都是命啊,该醒醒了,这就是咱们的生活。”刘玉玲指了指身后低矮的土房子,起來到屋檐下一个大缸里,伸手捞出一颗湿淋淋的腌白菜,又说:“孩子,饿了吧,妈这就给你去做饭,今天改善下生活,给你做酸菜水饺吃,呵呵。”

“酸菜水饺,不,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过这种日子呢。”王宝玉喊道,又问:“美凤呢,她不是还在医院躺着吗。”

“傻儿子,你是贾师傅的干闺女吧,早就嫁人了,当初你们还是青梅竹马呢,你也不能这么诅咒人家啊,听说刚生了二胎,是个儿子,这才腰杆直起來。”刘玉玲由衷说道。

“那,那春玲呢。”王宝玉额头已经彻底冒汗了。

“你还真记得一些事情,邻居老冯家的闺女吧,去南方打工了,多少年都沒回來了,听说还挺出息,一个月能赚一千多块呢。”刘玉玲一边撕着酸菜帮,一边解释道。

王宝玉只觉得痛苦万分,难道说,曾经拥有的春哥大厦还有那些漂亮女人们,都只是自己的幻觉吗,自己真的是一个精神病人。

“玉玲,我回來了。”门外传來了一个男人的喊声,紧接着,一名身材高大的男人,双手漆黑,推着一辆小推车进來了,车上放着的竟然是一个爆米花机。

“王书记。”王宝玉惊讶的问道,來人正是王一夫。

“呵呵,宝玉回來了。”王一夫擦了擦额头的汗,笑道:“我哪里是书记啊,从小你就这么喊,也不叫爸爸。”

“你是我爸。”王宝玉问道。

“当然。”

“亲爸。”

“这不是废话吗,要不你咋能长这么帅气呢。”王一夫也不恼,呵呵笑道。

“这孩子长得是挺好,可惜脑子不好用,要是身体好好的,也能替你卖掉爆米花贴补家用。”刘玉玲说到伤心处,还流下两行眼泪,大概生活困窘,有感而发。

“不能这么说,不管啥样都是我儿子嘛。”王一夫倒是挺豁达开朗。

“妈,我亲爸不是叫王望山吗。”王宝玉问刘玉玲。

“瞎说,那是你爸的叔伯兄弟,从小就分不清。”刘玉玲说着还难堪的看了丈夫一眼,生怕他有其他想法。

“嘿嘿,这不能怪孩子,那时候咱家穷,养不起宝玉,就送给他叔了,虽然后來人家给退回來,但是宝玉还是能记得小时候的事情,是好事儿。”王一夫说道。

王宝玉觉得自己彻底混乱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他痛苦的直抓头,就在这时,门外突然闯进了一群人,为首的正是肖恩。

“王宝玉,你果然跑到家里來了,快跟我回去。”肖恩冷冰冰的说道。

“不,我绝不回去。”王宝玉抓起旁边的一把铁锹,高高举了起來。

“肖院长,要不就别让他回去了,也治了这么多年了,你瞧,孩子现在不是好多了吗。”王一夫搓着手,陪着笑商量道。

“那怎么行,他患的是迫害妄想症,会对社会造成严重危害的。”肖恩坚决的说道。

“宝玉,你就说自己快好了,千万别再说胡话。”刘玉玲紧张的拉了下儿子的衣袖。

王宝玉大怒道:“肖恩,你这个病态洋医生,我是绝对不会回去,让你做人体试验。”

肖恩对一脸无奈的王一夫夫妇嘲讽道:“看看,病情依然不乐观。”

“那也让孩子吃顿饭再走啊。”刘玉玲恳求道。

“院里的伙食比你们家里好多了。”肖恩说着,冲着身后一招手,几名壮汉立刻冲着王宝玉扑了过來。

“不,我就是死了,也绝不会跟你走。”王宝玉拿着铁锹,一顿乱砸,几名壮汉脸上顿时挂了彩,他终于杀出一条血路,逃出了家门。

“不能让他跑了。”肖恩疯狂的喊道。

王宝玉跑到了街道上,正好一辆出租车开了过來,他立刻上了车,吩咐道:“去春哥大厦。”

“你有钱吗。”出租车司机愣愣的打量着王宝玉,王宝玉也看着他眼熟,不就是王静嫁给的那名司机大哥嘛。

“我有钱。”王宝玉沒敢主动搭茬,从病服中摸出一百块钱递了过去。

司机大哥嘿嘿一笑,也沒找钱,发动车子,很快就來到了车流拥挤的市区,來到了高高矗立的春哥大厦门前。

看见这栋无比熟悉的摩天大楼,王宝玉心中豪气顿生,立刻跳下了车,正巧,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刚要上一辆豪华的轿车,正是石临东。

“临东。”王宝玉喊了一声,上前一把扯住了他。

“你是谁啊。”石临东厌恶的甩开王宝玉的手,不解的说道。

“我是你哥啊,你这个臭小子,不想娶我妹妹了啊。”王宝玉着急的说道。

“别瞎说,我可不是你这个傻子的妹妹。”车窗被摇了下來,一身时装名牌的魏冬妮,探出头來嘲笑道。

“别理他,咱们走,告诉精神病院,快把他抓回去。”石临东说着,毫不客气的上了车,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