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322 必有良方

2322 必有良方

时辰一到,王宝玉便迫不及待的打开了除去了蜡封,打开了小盒子,在菩提寺也沒有细看,他要先好好观摩一下这颗佛门圣物。

晶莹剔透,放在掌心还挺有分量,不过这颗舍利子不像梦中那颗那么光滑,反而有一丝甜甜的气味,王宝玉仔细端详了半天,也沒发现有什么特殊的,却有一种想吃掉的冲动。

王宝玉到底忍不住好奇,将舍利子放进了嘴里,想感受一些这个圣物的气息,嗯,味道不错,甜甜的,似乎还黏黏的,跟糖豆一样。

突然,王宝玉整个人都愣住了,将舍利子一口吐在了桌子上,只听咚的一声响,舍利子就粘在了桌子上。

这哪里是什么舍利子,分明就是一颗糖豆,在王宝玉嘴里轮回了一圈,红颜色掉了,露出里面的水晶糖。

王宝玉一边擦嘴,一边气得直拍桌子骂道:“他娘的,这个贼溜溜的方丈,竟然敢忽悠老子,太过分了。”

生了半天的气,王宝玉才想起胖方丈似乎还在盒子里塞了一张纸条,不知道上面又放了什么屁,希望是能找到真正舍利子的暗示吧。

拿出那张纸条展开,只见上面一行写道:慧悟高僧只烧出三颗舍利,品相普通,对你无用。

王宝玉又是一阵懊恼,他娘的,原來菩提寺的一百零八颗舍利子也是忽悠人的,那个佛龛里装着的就是五颜六色的糖豆,只怪自己心急,看见个棒槌就当真了。

胖方丈那张纸条的下方还有一行小字,写着:想要救人,去找密宗,必有良方。

王宝玉皱了皱眉,去找密宗,那岂不是还要去一趟西藏,这个疯癫和尚的话到底能不能信。

王宝玉撕掉纸条,带上露丝开车又去了省城菩提寺,他想当面质问下这个疯和尚,到底哪句话才是真的。

只是令王宝玉沒有想到的是,短短一周时间,菩提寺前就可以用门可罗雀來形容,难道说,菩提寺涉嫌欺诈,被有关部门整顿了。

王宝玉找人问了问,结果却让人哭笑不得,原來,菩提寺僧人带着那一百零八颗舍利子,全国巡回展览,普度众生去了,哎,这个胖方丈真是掉到了钱眼里,可惜自己盲目耽误了一周的时间,心里的失望不言而喻。

等王宝玉回來消了怒气,不能不说,去密宗找良方这句话,还是让他的心中又燃起了希望,也好,就再去一趟西藏寻医问药,已经一年了,也不知道陶然现在的情况怎么样,正好可以再去看看她。

王宝玉把再去西藏的想法跟冯春玲说了,冯春玲微微叹气,在她的心中,也有些认为王宝玉的脑子已经出了问題,不过,知道拦不住他,也只好答应下來。

又是秋高气爽的日子,王宝玉还是跟露丝一道,一路驱车直奔西藏而去。

來过一趟,自然是轻车熟路,兄妹二人一路聊着天,驶过白云低垂天空澄净的青藏高原,再次进入了熟悉的拉萨。

这次可不是來旅游的,而是有重要的任务,为钱美凤找药。

安顿好之后,王宝玉便跟露丝一道,开始挨家的访问寺院,询问那些僧人,有沒有能治疗植物人的药方,甚至布达拉宫里的老喇嘛也都问了个遍。

结果令王宝玉大失所望,这些出家人纷纷摇头,表示对这种灵魂出窍的病症,根本据沒有好办法,甚至还有人说,得这种病的人,一定是罪孽深重,今世只能用病苦來清洗业障,王宝玉听到这话,气得又差点和人家打起來。

倒是有人提出可以驱邪祈禳,王宝玉自然不信,尽管自己富甲一方,但是在医院里搞这些,也是不妥当,至于那些说把美凤接來出家的说法,他更是不敢苟同,生怕再把美凤折腾出好歹來,那将悔之晚矣。

折腾了一个多星期,王宝玉感觉身心俱疲,心灰意冷,只好无奈的准备打道回府,临行前,他当然要去看看陶然,这也是此行的目的之一。

再次驱车來到那仿佛白云环绕的穷日寺,只见人流如织,许多人都是一路叩拜着上山而去,比起之前荒凉的场景,大为不同。

王宝玉止不住好奇,问一名藏族人在做什么,此人说着一通王宝玉听不懂的话。

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会汉语的妇女,这名妇女泪汪汪的说道:“寺院中有得道佛子,静坐一年不吃不喝,我们都是去参拜的。”

难道他们说的是陶然,真是沒想到,陶然能够静坐一年不动,顿时让王宝玉也是心生崇敬之情,看來,陶然选择的路尽管世人不理解,却沒有错,敢问世间又有几人,能够接受万民的敬拜。

王宝玉顿时腰杆挺得直直的,为自己曾经拥有这样的红颜知己感到骄傲,他日百年之后,也能托托关系走走后门,说不定可以直接荣登极乐。

一路來到穷日寺,穿过低矮的寺院门之后,王宝玉挤过密集的人群,就想直奔陶然闭关的那处石室而去,然而,王宝玉却惊讶的发现,寺院竟然围着石室,垒砌了一栋高墙,高墙的外面,盘腿闭目坐着数以百计的信徒,再外层则是数不清的善男信女,无不满脸虔诚的伏地膜拜。

尽管人员众多,但大家都自觉地闭紧嘴巴,即使走路也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生怕惊动佛子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拦起來了。”王宝玉对一名红衣的小尼姑问道。

“住持怕影响陶然师父,不允许探望。”小尼姑道。

既然來了,那就一定要看看陶然才行,经过询问,王宝玉在一处殿宇中,找到了穷日寺的住持,一位老尼姑。

“住持,我想见一下静然师父。”王宝玉道。

老住持上下打量了一下王宝玉,说道:“静然师父已经禅定一年,修为正在突破境界,还是不要打扰她。”

“我是她的好朋友,远道而來,您还记得吗,上次就是我们跟她一起來的。”王宝玉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