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323 气息扑面

2323 气息扑面

过了半天,老住持才好像想起來了,惊讶的问道:“你的头发怎么白了这么多。”

“一言难尽,请您多开恩,就让我见一下她吧。”王宝玉恳求道。

“哎,此乃天意,好吧,佛子也该除去心魔了。”老住持莫名其妙的说道,起身带着王宝玉和露丝,在众人的艳羡目光中,走进了高墙内。

老住持指了指那间石室,转身兀然离开,王宝玉则心情无比激动的向着石室走了过去。

从那条石缝中向内看去,一个瘦削的身影端坐在其中,赫然就是陶然无疑,她背对这边,面朝石壁,一动不动的仿佛是一座雕像。

姿势跟上次离开之时,几乎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陶然明显又瘦了一大圈,僧衣显得空空荡荡,还有,她的头上已经长出了一头长发,显然她依然还活着,而且令人惊奇的是,她居然跟王宝玉一样,也是一头的白发。

“然然,我是宝玉啊,我來看你了。”王宝玉心酸的轻声喊道,眼圈再次潮湿了。

陶然还是一动不动,仿佛根本就沒有听到,这种表现跟钱美凤很像,都是对外界毫无反应,唯一不同的是,陶然是所谓的佛子,是得道高僧,而钱美凤只是一个可怜的病人。

旧友再度相逢,心酸之余,王宝玉还是絮絮叨叨的坐在地上,将这一年來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也许他需要倾诉,也许,他觉得陶然一定能够听到这一切。

“然然,我已经失去了你,真得不想再失去美凤,也许你会笑我多情,可是我,真得希望美凤不再经受这种折磨,我知道美凤也很辛苦,可是我沒有勇气,让老天把她带走,有时我在想,也许美凤走了,她就能解脱,可是一想到以后沒有她的日子,我就觉得生活了然无味,这么多年了,我跟美凤彼此已经不能分开。”王宝玉哽咽的说道。

对于这个痴情哥哥的话,露丝听不下去,有些伤感的到一边去了,王宝玉对着陶然叹气道:“唉,就知道你不想搭理我这种凡人。”

陶然依旧沒有任何反应,就在王宝玉扒着石缝,准备再看一眼离开之时,一个让他无比惊讶的事情发生了。

一动不动的陶然,满头的白发突然无风自动,凌乱的飞舞了起來,连四周清爽的凉风也似乎变得温暖。

“然然,是你吗,是你吗。”王宝玉惊喜的问道,只觉一种说不清的气息扑面而來,耳边仿佛听到陶然在轻喊:“宝玉,回去吧。”

王宝玉不可置信的使劲揉了揉眼睛,一切又回归了平静,似乎刚才发生的一切,只是一场幻觉。

王宝玉使劲晃晃脑袋,难道说吃了一次肖恩的药产生的后遗症吗,再看里面,沒有飘舞的白发,更沒有熟悉的声音,依旧如初。

然而,正当王宝玉决定离开之时,却惊愕的发现,就在陶然身后的地面上,有几缕白发交叠着,仿佛形成了一个图案。

这些白发是有规律摆放,而且王宝玉可以证明,來之前,地上干干净净,什么都沒有,王宝玉仔细看去,赫然发现,那不是图案,而是两个字,秀水。

“然然,你想告诉我什么,秀水是什么,人名地名还是食品服装。”王宝玉惊喜的问道。

陶然沒有反应,又是一股说不清的气息传來,似乎在推着王宝玉,让他离开。

王宝玉仿佛也理解了陶然的心意,有些不舍的起身,神情黯然的招呼露丝离开石室,露丝看王宝玉情绪很激动,临走之前,也好奇的往里面瞅了一眼,巍巍不动的修行人,空无一物的内壁和地面,什么异常也沒有发现。

两人刚出了那栋高墙,就被一群人围了上來。

“同志,有佛子的照片吗。”一个中年男人问道。

“沒有。”王宝玉冷声道。

“同志,你能进去,替我跟佛子许个愿望吗。”一名妇女可怜巴巴的拉着王宝玉道。

“如果她想帮你,在这里许愿也是一样。”王宝玉道。

“同志,有沒有佛子的任何东西,我愿高价购买。”又一名男子道。

“一边去。”

“同志,实不相瞒,我是做生意的,价钱好商量。”那人干脆拉住了王宝玉。

“叫谁同志呢,我就是一群众。”王宝玉厌恶的冲他摆了摆手,跟老子谈钱,真是自不量力。

尽管态度十分恶劣,但也沒人埋怨王宝玉,要知道,能近距离叩拜佛子,该是多大的缘分啊,这个年轻人肯定也不是凡人。

在人群中穿來挤去,费了好大的劲,王宝玉和露丝才走出了寺院。

尽管西藏有很多人文景观,王宝玉并无心欣赏,想想已经出來半个多月了,他还是急着想回去看看美凤,这么多天沒去看她,不知道她会不会想自己。

车子一路疾驰,一周之后,王宝玉再次踏上了平川的土地,在路上,他始终琢磨秀水这两个字的含义,却怎么也想不明白陶然在向自己暗示什么。

一路的风餐露宿,让王宝玉又瘦了一大圈,再次來到美凤的病房之时,美凤却还是那幅样子,跟离开时并无任何变化。

“美凤,我去给你找药去了,我并沒有离开你。”王宝玉拉着钱美凤柔软的手哽咽的说道。

又见一滴泪水蓦然滑落,晶莹剔透,王宝玉温柔的帮她轻轻擦去,继续撒谎的鼓励道:“这次,我遇到了高僧,已经有了方子,你一定会醒來的。”

“你对她可真好。”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从身后传來,王宝玉回头一看,正是小护士白云飘。

“你都好了。”王宝玉微笑着问道。

“沒事儿,就像是做了一场噩梦。”白云飘说道,脸上露出了一抹羞赧之色,毕竟在那间地下室里,王宝玉看光了她的身体。

“美凤身体各项指标都正常吗。”王宝玉问道。

“数据都正常,和以往一样,但是凭女人的直觉,我感觉她这几天并不开心,不知道是不是在等你。”白云飘笑嘻嘻的说道。

呵呵,王宝玉笑了笑,起身将白云飘叫到一边,问道:“你是怎么到了肖恩那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