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376 必须要戒指

混世小术士

却说那些心术不正的投资公司们.在港股攻击春哥集团股票的过程中.损失惨重.大有一蹶不振的架势.而且.单自行已死.自然不会再跟黑手党有所牵连.

黑手党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财政危机.到了入不敷出的境地.总头目墨里尼不但失去了单自行.还失去了未來的接班人康品特.其恼羞愤怒的程度是可想而知的.

远在澳洲的某处.全澳投资的吕澜生仿佛一夜之间就衰老了很多.鬓角出现了白发.脸上再无笑容.这次跟王宝玉的股市争夺中.他的损失最为惨重.因为太相信单自行.公司足足赔了六十亿美元.几乎是全澳投资的全部家底.

“吕董.香港桃源旅游的经营报告称.他们已经陷入全面亏损的状态.请求我们追加资金.”一个女秘书进屋说道.

“管不了他们了.”吕澜生叹了口气.又问:“兴安铁矿那边的情况如何.”

“他们明年的销售合同.都被春哥铁矿以极低的价格给抢走了.”女秘书道.

“真是欺人太甚.”吕澜生恼怒的拍桌子道.

“吕董.投资人要求召开董事会.”女秘书犹豫了一下.还是沒隐瞒的说道.

“唉.该來的总会來.就安排在一周之后吧.”吕澜生道.

“您夫人想要见你.”女秘书又说.

“不见.让她在家老实呆着吧.这个丧门星.”吕澜生不耐烦的摆手道.

女秘书出去后.吕澜生皱眉想了很久.当初自己一门心思想赚钱.不顾家人反对.辞去公务员的职务.下海经商.

期间.差点和父母反目.几经波折也终于和原配李可人离婚.吕澜生一直沒有后悔.他觉得.男人就该在外面闯荡事业.遇到点挫折怕什么.

可是活了大半辈子.饶了一个大大的圈.他又回到了起点.一无所有.自己这样的下场该如何面对未來.又该如何面对自己的 亲朋好友.

吕澜生终于下定了决心.打电话叫來了财务主管.交代了一番之后.又闷闷的坐在电脑旁.给远方的李可人写了一份信.

一周很快就过去了.当恼羞的投资人來到全澳投资的总部.想要找吕澜生算账之时.却再也找不到他的踪影.公司的账面上更是一分钱也沒有.大势已去的吕澜生已经拿着剩下的几百万.逃往了异国他乡.

愤怒的投资人几乎将全澳投资砸了个稀烂.随即.全澳剩下的一切东西都被变卖.但依然抵不上他们所遭受的损失.

随后.不甘心的投资人们又冲进了吕澜生在澳洲的别墅.程雪曼正在平静的喝着一杯沒加糖的咖啡.淡淡的苦涩让人神智清醒.

程雪曼早已得知了吕澜生失踪的消息.见到这些人硬闯了进來.根本不慌张.

“臭女人.吕澜生跑哪里去了.”一个投资人瞪着血红的眼睛问道.

“我还想找个人问问呢.”程雪曼哼道.

“滚蛋.这个别墅归我们了.”投资人骂道.

“这里就是地狱.你们随便拿走好了.”程雪曼道.喝干了咖啡.起身拿起桌边的小包.转身就往外走.

“把她的包夺下來.看看里面有沒有贵重的东西.”这名投资人吩咐道.

“这里面都是我的东西.你们不能动.”程雪曼连忙将包护在胸前.

几名男人根本毫无怜香惜玉之情.上前一把将程雪曼推到在地.夺下了她的包.令他们失望的是.程雪曼的包里.除了有几千澳元.就只有一本护照和一个闪耀的钻石戒指.

“护照给她.其余的东西都留下.”投资人吩咐道.

“钱可以留下.但是戒指是我的念想.希望你们高抬贵手.还给我.”程雪曼尽量客气的说道.

“滚一边去.吕澜生毁了我们.你还有脸跟我们讨价还价.”男人不客气的又推搡了程雪曼一把.然而她接下來的举动却让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

“戒指必须给我.”程雪曼眼中冒火.跑到厨房拿來一把尖刀.抵在自己的咽喉处.那枚戒指.正是王宝玉要跟她结婚时.她擅自买下的.就是拼了命.她也不想失去.

“你他妈的冷静点.不就是个戒指吗.”对方有些胆怯.

程雪曼将尖刀又往喉咙深处使劲.殷洪的血丝渗了出來.她惨笑道:“我只数三下.一.二.”

“妈的.给这个疯娘们儿吧.不值钱的玩意儿.至于拼命吗.穷鬼托生的.”投资人也被程雪曼的举动吓了一跳.逼死人到底会惹上麻烦的.然后顺手把戒指扔到程雪曼脚跟前.

程雪曼拿着护照和戒指.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别墅.澳洲的阳光很温暖.她却感觉浑身无比冰冷.她就这样一脸茫然的向着远方走去.

程雪曼一直都在害怕失去了.她不敢想象一无所有之时该是怎样的场景.可是今天.她却感觉很奇怪.原來这滋味并不可怕.失去一切就等于卸去一身的负担.一颗本就无力跳动的心脏终于可以休息片刻.

这天.王宝玉回到家里.见李可人和吕云天都是一幅沒精打采的样子.就猜到了全澳投资已经出了事儿.

“天天.怎么了.”王宝玉叫过吕云天问道.

“我爸他投资失败.已经跑路了.全澳投资彻底垮了.”吕云天道.

“程雪曼怎么样.”王宝玉下意识的问道.

“我爸当然不会带着她.我打电话找熟人问过.家里的别墅已经被法院判给了投资人.程雪曼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哼.肯定是带着家里的积蓄潜逃.这个坏女人.她根本就不爱我爸.”吕云天道.

王宝玉一愣.想说的话犹豫半天.沒有说出口.转身又过去安慰好大姐李可人.说道:“大姐.别想太多了.人都是命.”

“他死了我都不心疼.”

“妈.我爸都这样了.何必再说这么难听的.”吕云天皱眉道.

“你比你爸也强不到哪里去.要不是悬崖勒马.及时回头.你也一样的下场.”李可人指着儿子痛骂.然后又摇头叹气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我跟天天他爸.当年是多么让人羡慕的一对.人啊.到底还是贪心不足害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