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377 拍片吗

2377 拍片吗

说完这些,李可人将一封信递给了王宝玉,正是吕澜生通过儿子转交的邮件,只见上面满怀深情的写道:“可人,我曾经爱恋的妻子,真心说一声对不起,为我当年的自私离开,向你道歉,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以前的我,自以为能征服世界,对此并沒有感悟,今天,当这一切都如过眼烟云,随风飘散,我才终于明白,能守着一份平淡真实的感情,才是人生最大的幸福。”

吕澜生倒也很有才华,光是这份柔情蜜意就写了几千字,在信的最后,吕澜生又写道:“可人,当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应该已经在某个小岛上,那里可能就是我孤独终老的归宿,像我这样的人就该有这样的下场,只是老死之前,我还是想把我内心深处对你的爱和愧疚都说出來,最后,麻烦你转告王宝玉,我跟程雪曼根本就沒有任何感情可言,当初娶她,只是因为那个死鬼单自行说,程雪曼是攻击王宝玉的一张王牌,但这个小婊-子却一直也不肯配合,王宝玉还是把这个丧门星带走吧,老子纵横商场二十多年,她來了两年就垮了,呸呸。”

看完吕澜生的信,王宝玉一阵愣愣的出神,在这场跟黑手党旷日持久的争斗中,身边的人几乎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尽管看似已经取得了全面胜利,但付出的代价也巨大到难以想象。

程雪曼还能拿走什么积蓄,吕澜生根本不爱她,只是利用她而已,如今住的地方都沒有了,她异国他乡,会在哪里容身呢。

还是想办法找到程雪曼吧,哪怕自己不见她,让她留在父母的身边也好,都到了这种程度,恩怨还是不要再继续。

王宝玉随即又找到了吕云天,对他说道:“天天,想想办法,一定找到程雪曼,不能把她一个人留在澳洲。”

“你想收了她。”吕云天问道。

王宝玉一巴掌打在他的脑门上:“收个屁,别这么沒爱心好不好,人家程雪曼又沒从你们吕家得到什么实惠。”

“嗯,她也确实够可怜的,到现在还说不明白英语,肯定找不到好工作。”吕云天答应道。

“这件事儿你秘密去做就行,别让其他人知道。”王宝玉道。

“嘿嘿,我懂,冯总裁肯定不会答应她回來的。”吕云天笑道。

“知道就好,你爸的事情既然这样了,也别多想了,还是好好工作,老实的当我未來的妹夫吧。”王宝玉道。

却说在东瀛岛国的一个餐馆里,日本人横滨田正在满头大汗的刷盘子,这是他找的第五十家餐馆,目前还在试用期内。

银英投资公司在这次跟春哥集团的股市争斗中,损失了近五十亿美元,无奈宣布破产,横滨田一夜之间一贫如洗,身无所长的他,猛然回头,除了做富二代很拿手,自己什么也干不了,找个工作竟然他妈的如此艰难。

正想着,哗啦,十几个盘子掉在地上,老板闻声赶來,开口骂道:“蠢猪,不会干就滚蛋。”

“老板,手生,熟悉了就好,这些盘子可以从我工钱里扣除,求求你千万别赶我走。”横滨田可不想失去糊口的机会。

“那就快点干,磨磨蹭蹭的。”餐馆是华人开的,老板不耐烦的催促道。

“嗯,嗯。”横滨田不断点头。

“你说,钓鱼岛是你们日本的领土吗。”华人老板问道。

“是。”

“再说一句,就给老子立刻滚蛋。”

“不是。”横滨田擦汗,无奈道。

“这是新來的后厨主管,以后干活全听她的。”华人老板背着手道,指了指一名刚进來的女人。

“不,我不干了。”横滨田扔下盘子就跑,宛如见到了鬼一般,华人老板立刻派人去追,要知道那十几个盘子的碎片还在地上呢,他不干活,谁來赔偿。

可惜横滨田就像逃命一般的速度,普通人根本追不上,只得作罢,华人老板不解的看着眼前的女主管,清秀能干,怎么横滨田见了她这么害怕。

殊不知,这个女主管跟程雪曼长得有几分相像,横滨田可不想跟这个长相的女人再扯上任何关系,那可是取死之道。

银英投资此次失算,一方面是受到了单自行的蛊惑,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横滨田对王宝玉怀恨在心,不断煽风点火的结果。

呸呸,真是倒霉,在东京人流如织的街道上,横滨田再次陷入了茫然,一辆车突然停在了他的跟前,一个矮胖的中年人探头出來,上下打量了他几眼,很是满意,笑问道:“拍片吗,按小时结算。”

“什么待遇。”横滨田眼前一亮。

“十分丰厚,还能出名。”矮胖中年人说道。

“什么題材的。”横滨田眼前一亮。

“老妇的诱惑,不过你放心,我们的女-优尽管上了年纪,但体型都不错,皮肤也保养的好。”中年人坏笑道。

横滨田很犹豫,难道就要落魄到当男-优的地步吗,真是不甘心,这时,车后窗中突然露出了一张皱巴巴的写满沧桑的女人脸,吓得横滨田终于哎呀一声再度跑开。

“小伙子,找工作不容易,你再考虑一下,更何况这份工作出名又享受。”中年人看出横滨田不是出苦力的有志青年,于是又在身后大声喊道。

横滨田脚步一缓,低头望着洗碗时被水泡的脱皮的双手,脸上露出了苦笑。

再说,春哥集团自从上市以后,发展更为迅速,业绩屡创新高,股价更是节节攀升,一切都显示着,春哥集团正在向着国际化大公司稳步的迈进。

但是,股东们还是将期望已久的长生丹提上了议程,希望这一产品能够尽快投入市场,打造春哥集团更大的辉煌,冯春玲对此的解释是,长生丹不同于一般的药品,沒有绝对的把握,是不能推向市场的。

股东们得不到确切的答复,自然很不满意,尤其是专门为此投资的盛大投资公司,更是迫切希望能够有长生丹准确的投放市场的时间表,冯春玲只要敷衍说,最多两年,少则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