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406 曹操来了

2406 曹操来了

钱美凤毫无伤感之情.反而得意洋洋.这种表现.让王宝玉擦了一把汗.这孙女还真是够绝情的.也许是从小不在一起.沒有这个亲情概念.

王宝玉愣了一下.又解释道:“据说他是一名股市高手.”

“哇.还懂股市呢.哈哈.难怪我这么聪明.”钱美凤自恋的说道.

晕死.钱美凤这智商也就只能养她自己.照比她爷爷单自行.肯定是基因突变.但王宝玉还是恭维道:“那是.遗传家族优良基因.”

“嘿嘿.那长相呢.我爷爷肯定也老帅了吧.”

“那倒是.风度翩翩.知识渊博.”王宝玉承认这点.如果不是单自行走了歪路.那也是绝顶优秀的老头.

“这么说.我的出身也不普通了.”钱美凤问道.

“是啊.”

“以后不许把我当成农村的穷丫头.本姑娘也是富翁的后代.”钱美凤傲气的说道.

“是啊.富三代千金万金的大小姐.”王宝玉赞了一句.再次搂紧钱美凤坏笑道:“咱们再來一次.”

“不要了.你的身体能行吗.”钱美凤娇嗔道.

“嘿嘿.我就怕你身体不行.”

“只要你行.我也行.主要是怕你太累.”钱美凤俏脸通红.越看越喜人.

“哪能有问題呢.咱们可是生产春哥丸的.”

“那就來吧.温柔一点啊.”

“好嘞.”

钱美凤就在王宝玉的**.香甜的睡了一晚.第二天一早.贾正道、林招娣就跟女儿钱美凤一道.返回了神石村.

小光几乎整天住在冯春玲那里.一度热闹的别墅内.又只剩了王宝玉和李可人.显得有些冷清.曾经因为人多.李可人一度都不怎么画画.等落寞够了.又觉得闲的难受.这会儿又捡了起來.屋内的各处很快挂满了各种山水花鸟.意境不断突破.

“小孩.我都替你发愁.春玲这孩子有本事.对你也好.美凤更是为你豁出命去.无论跟谁在一起.都会伤害另外一个.”李可人一边在纸上画着画.一边唠叨道.

“这事儿也确实够头疼的.”王宝玉也不隐瞒的说道.

“就是.换做是我.也很难做出选择.”

“大姐.您老人家可算替我说句公道话.”王宝玉感动的几乎要哭了.

“但无论怎么难.总拖着也不是办法.男子汉就要当机立断.”李可人道.

“大姐.你教教我.咋断啊.”

“听天意.”

“算卦那都是忽悠人的.婚姻大事不是算出來的.”王宝玉连连摆手.

“什么算卦啊.我是让你抓阄.抓到谁算谁.”

“晕死.还是待定吧.嘿嘿.大姐.我要是也娶媳妇出去了.你一个人岂不是很孤单.”王宝玉不想讨论这件事儿.岔开话題道.

“艺术家都是孤单的.说句心里话.跟你生活了这么多年.一想到有天你要走了.我这心里.还真是挺难受的.”李可人是个真性情的人.说话也不遮掩.

“比天天呢.”

“瞧你.还攀比.宝玉.我和你在一起的时间比天天都长.我早就习惯他不在身边.结婚分家我也不觉得什么.反倒是你.真有点舍不得.”李可人叹息道.

“不如你也找个伴.否则.也只能沦落到给天天看孩子.”王宝玉道.

“那你身边有好男人沒有.给我介绍一个.”李可人开玩笑道.

“可以啊.大姐啥条件.”

“反正不能比吕澜生差.”李可人想了想认真说道.

“这个.真沒有.”王宝玉摇了摇头.说得也是实话.毕竟李可人的眼光可不是一般的高.吕澜生那老小伙也属于帅呆系列的.按这个标准找.还得是单身的.恐怕沒有男人能入她的法眼.

就在这时.门外传來了敲门声.王宝玉还以为女儿多多來了.连忙跑过去开门.就在他打开门的一刹那.却不由的呆住了.

门外站着一名高大的男人.五十多岁.脸上棱角分明.却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沧桑.王宝玉当然认识他.正是失踪已久的吕澜生.

“你怎么來了.”王宝玉不悦的问道.

“我这一切.还不是拜你所赐.”吕澜生哼道.不客气的侧身进了屋.

李可人闻声问道:“小孩.谁來了.”

“曹操.”王宝玉沒好气的说道.

李可人抬眼望着自己曾经的男人.手里的画笔立刻落在了地上.

“可人.我來看你了.”吕澜生几乎落泪的喊道.

“你还來干什么.给我出去.这里不欢迎你.”李可人站起身來.怒冲冲的喊道.

“可人.这些年我心里是有你的.不要这么绝情好不好.”吕澜生几乎哀求道.

李可人眼睛通红.点指着吕澜生.声音颤抖.带着愤怒的质问道:“你心里有我.放屁.你不还是娶了那个程雪曼那个小狐狸精.”

“我向你发誓.我从來沒碰过她.她只是一颗棋子而已.这一点王宝玉他很清楚.”吕澜生道.

“我们已经离婚了.你走吧.走吧.”李可人向外推搡着吕澜生.

“我不走.可人.就是死.我也要死在你的跟前.我老了.求你让我陪在你身边吧.”吕澜生老泪横流.使劲抓着李可人不放.

“你不是说要孤独的死在外面吗.你这个骗子.还想着我能去把你接回來啊.你以为我是刘慧芳啊.”李可人恼道.

“可人.我每天都想你.我等不到死的那天.所以就回來了.”吕澜生可怜巴巴的说道.

“老死都改不了你的臭毛病.”

李可人的拳头不断打在吕澜生的身上.吕澜生却动也不动.任凭李可人在他身上发泄着多年以來积累的怨恨.还有说不出的思念.

看着李可人的拳头越來越沒力气.整个人似乎也在向着吕澜生靠了过去.王宝玉叹了口气.很识趣的关上了门.开车离开了别墅.

车子行驶在灯火璀璨的马路上.王宝玉一时间不知道该去哪里.堂堂的亿万富翁.竟然如同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

开车在街上漫步目的转悠了很久.他接到了儿子小光的电话.小家伙笑嘻嘻的说道:“爸爸.你在哪儿呢.”

“儿子.我在看夜景呢.”王宝玉道.

“來看看我吧.”小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