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407 不是好人

2407 不是好人

“好啊,爸爸马上就去。”王宝玉高兴的答应道,掉转车头,直奔冯春玲的住所而去。

别墅内的灯光透着一股温馨之感,因为钱美凤的缘故,王宝玉也不常來,如今,这灯光却让他有了一种回家的感觉。

夏一达结婚了,代萌结婚了,露丝和吕云天也结婚了,如今,就连吕澜生也回家了,李可人原谅他的可能性很大,将來也会是个完美结局,王宝玉何尝不想也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

停下车子,王宝玉敲响了别墅的房门,门被轻轻的打开了,身穿粉色毛绒睡衣的冯春玲,正牵着小光的手,脸上带着一抹笑意,站在了门口。

不知为何,王宝玉的眼睛又湿润了,这种场面真的特别温暖,王宝玉抑制住自己的感情,讪讪的笑道:“春玲,我來看看小光。”

“得了吧,撒谎都不专业,李大姐刚來了电话,让你在这里住。”冯春玲呵呵笑道。

王宝玉微微有些脸红,进入别墅内,冯春玲早已为他准备好了一杯热咖啡,小光则很懂事儿的跑回自己的房间。

喝了几口咖啡,王宝玉半晌才找个话題道:“吕澜生回來了。”

“李大姐这些年也挺孤单的,你不觉得这个结局很圆满吗。”冯春玲笑问道。

“只是我一点都不喜欢这家伙。”王宝玉皱眉道。

“李大姐心里可是从來沒有忘记过他。”

“这倒是,大姐这么多年挺不容易,只是这老家伙实在是可恶,让他这么顺当的回來,我心里真有些接受不了。”王宝玉直言道。

“吕澜生已经一无所有,掀不起风浪來了,看在李大姐的面子上,还是放过他吧。”冯春玲笑道:“你也别纠结了,把吕澜生赶走轻而易举,但是大姐肯定会非常难过,到时候你啊,肯定第一个心软。”

“好吧,也只能这样了。”王宝玉点头道,心里倒也是释然了,已经宽恕了那么多昔日的敌人,不差吕澜生这一个。

“晚上陪我吗。”冯春玲眼含柔情的问道。

“嗯,我先去看看小光。”王宝玉应了一声,上楼去了。

小光的房间不小,但在冯春玲的精心设计下,并不显得空荡,而是充满了童趣,在台灯下,小光穿着得体的睡衣,正在聚精会神的看着一本书,甚至连王宝玉进來都沒发觉。

小家伙一边看书,一边挠头,似乎正在思考,王宝玉好奇的凑过去,却着实被惊了一下,小光看的书,竟然是《资本论》,而就在不远处,摆着一本很厚的书,是《法学大词典》。

“儿子,能看懂吗。”王宝玉惊讶的问道。

“这些书是阮伯伯送给我的,说书读百遍,其义自现,我已经看了三十多遍了,还是不太明白。”小光抬起小脸笑道:“爸爸,你能给我讲讲吗。”

这个,王宝玉一阵尴尬,自己这水平,哪能给儿子上课,于是严肃的说道:“听你阮伯伯的,遇到不懂的多读几遍,不才三十多遍吗,离一百遍还远着呢。”

王宝玉说这话自己都有些脸红,小光点点头,说道:“那我就好好读书。”

“嘿嘿,我儿子将來一定是个大政客。”王宝玉嘿嘿笑道。

“爸爸,你是资本家吗。”小光突然问道。

“资本家是西方的称呼,你爸爸我是企业家,还是爱心牌的。”王宝玉道。

“书上说,资本家的特征,就是榨取工人的剩余价值,你不也是这样吗。”小光又问道。

王宝玉被小光问的半天答不上來,只能解释道:“儿子,财富积累到一定程度后,当然要回报社会,只能说,爸爸获取了这些价值之后,再进行有序的分配。”

“那还是资本家喽。”小光道。

“嘿嘿,是不是我就不清楚了。”王宝玉讪笑着挠头道,心中却是感叹,儿子长大了,竟然能把爸爸给问住了。

“爸爸,我还想问你一些事儿。”小光起身來到小床边坐下,还冲着王宝玉像大人一样招招手。

“爸爸现在也不是万能的,不一定啥知道。”王宝玉过來坐下,亲昵的搂着儿子道。

“第一个问題,为什么我不跟你不姓王,而要姓阮。”小光伸出了一个小小的手指。

王宝玉挠挠头,很不情愿的解释道:“因为阮伯伯很喜欢你,他对爸爸的帮助很大,为了让他开心,就让你跟他一个姓了。”

哦,小光点点头,又伸出一根手指,问道:“第二个问題,我知道我不是你的亲生儿子,我亲生爸妈是谁。”

这个问題着实让王宝玉心生不悦,说道:“小光,难道你还想去找他们吗。”

“不,我不想再见到他们,我只是不懂,是不是小光不乖,他们才不要我的。”小光连忙说道,紧紧握住了王宝玉的手。

王宝玉叹了口气,孩子到底还小,有些事儿不能明说,要是让他知道自己的父母都是毒贩子,肯定会在心里留下阴影了,等他真正长大了,成为了男子汉,到时候再解释也不迟。

“小光,听爸爸一句,这个问題就不要再问了,沒有父母愿意放弃自己的孩子,他们也有难言之隐。”王宝玉道。

“他们是爱小光的对吗。”小光仍然不愿意放弃。

“当然,小光,我还有你阮伯伯都可以证明,他们都是用心去爱着你的,甚至在你沒有出生之前,就为你打理好一切,付出了很多,他们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父母。”王宝玉目前只能这么安慰小光。

“既然他们这么伟大,为何你和阮伯伯都不告诉我他们是谁,是不是我的亲生爸妈不是好人。”小光敏感的说道。

王宝玉沉默了,摸着小光的头感叹的说道:“儿子,这个世上沒有绝对的坏人和好人,爸爸也是这几年才看明白的,所以要等你长大了,真正学会了如何看问題,爸爸再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你。”

小光的小脸上露出了遗憾,沒有再继续这个问題,却又伸出了第三根手指,问道:“最后一个问題,爸爸,你会娶妈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