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424 千年一梦

2424 千年一梦

“你说的太对了,红颜祸水,我家原來是当地的大户,也有百万家财,我也有个漂亮贤惠的媳妇,只是,做人还是太贪心,后來我认识了一个**的女人,这个婊-子,不但骗光了我所有的钱,还将我的事儿告诉了我媳妇,媳妇伤了心非跟我离婚,我苦苦哀求,她都不原谅我,到底是离了,哎,我也成了孤家寡人,”中年汉子叹气道,

“一个人不也是更自在吗,”王宝玉安慰道,

“到了今天,我才明白,平平淡淡才是真,我原來的媳妇,就是个普通的农村女人,人贤惠肯干,而我总觉得她配不上我,以为有俩臭钱,就能让她老实在家给我照顾老人看孩子,哎,我站在这山望那山高,到底沦落到今天的下场,早知如此,我真应该跟她本本分分的过日子,”中年汉子懊悔道,

“那你跟后來的那个女人,”

“那个臭婊-子,老子就是跟她玩玩而已,还妄想跟我结婚,老子打一辈子光棍,也不找这种女人,”中年汉子情绪激动的说道,这时过來一个工作人员,提醒他们将烟灭掉,

“大哥,我看你劫数已尽,今后应该可以过上舒心的日子了,”王宝玉见中年汉子的鼻头发亮,断定道,

“借你吉言吧,”中年汉子道,又不由叹了口气,

随着中年汉子的话音刚落,他的手机却响了起來,只见中年汉子一脸的激动的问道:“小娟,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不知道那边说了些什么,中年汉子立刻热泪盈眶,无比激动的说道:“好老婆,我马上就回去,从今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你,”

放下电话后,中年汉子感激的冲着王宝玉拱了拱手,说道:“小兄弟,你的话可真准,我媳妇答应原谅我了,跟我复婚,”

“恭喜你啊,”

“嘿嘿,你说我是不是该给媳妇再买个戒指啊,要不就买辆车,”中年汉子搓着手兴奋的思索,

“都老夫老妻了,买啥都是心意,”

“不行,必须隆重,我得慢慢想,小兄弟,我得先走了,”中年汉子说道,

“天这么黑,缆车也应该停止运行了,还是等看完日出再走吧,”王宝玉好心的提醒道,

“媳妇原谅了我,哪里都有日出,”中年汉子说道:“你都不知道,我媳妇就是大半夜哭着离开家的,外面还下着雨,哎,不说了,心疼啊,”

随后,中年汉子冲进了帐篷,拿着自己随身的包,出來后有对王宝玉说了一句:“兄弟,我的帐篷你就住吧,里面还有一些吃的,你自己看着拿吧,咱们后会有期,”

望着中年汉子兴冲冲打着手电离去的背影,王宝玉的视线也是一阵模糊,是啊,走了这么久,也该回家了,

中年汉子的帐篷里,还剩了些饮料和面包,王宝玉连吃加喝,身上顿时充满了暖意,他又从包里拿出了那本《挪威的森林》,翻到了最后一章,主人公渡边在雨中给绿子打去了电话,告诉她,自己想她了,

王宝玉何尝不想念美凤和春玲,只是不知道该如何抉择,通过这一路风餐露宿的漂泊日子,加上中年汉子刚才的事情,在他的心中,似乎隐隐已经有了选择,

尽管帐篷中暖暖的,王宝玉还是几乎一夜未睡,他可不想错过这日出的景象,在满怀的期望中,外面渐渐亮了起來,王宝玉走出了帐篷,再次來到了那块凸起伸出的岩石之上,

从小旅馆中和帐篷中的男男女女也都揉着眼睛赶了过來,大家都是來看日出的,王宝玉自然站在了他们的最前方,

一眼望去,沧海云涛,波澜壮阔,让人心中顿生无限豪情,随着太阳在海平面的缓缓移动,四周的景物越來越清晰,一切都显得格外的青翠,充满了勃勃生机,

晨风吹散了疲惫,也吹动了游子归乡的愁绪,王宝玉的眼眶再度潮湿了,只待太阳一出,他就将踏上归途,

然而,就在太阳还沒出來之时,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条彩虹,明亮耀眼,就在彩虹之上,赫然出现了一个大大的光圈,而光圈之中,一个人形的影像模糊又清晰,

“是佛光耶,”身后传來了一阵惊呼之声,游客们纷纷举起了相机,拍下了这千载难逢的一刻,甚至还有虔诚的信徒,跪倒在地上,激动的热泪盈眶,

“宝玉,”王宝玉隐约听到一个熟悉的女人声音从佛光中传來,再仔细一看,那影像居然跟陶然十分的相似,

难道说,陶然已经修成了正果,王宝玉激动万分,冲着那边高声喊道:“然然,是你吗,”

“回去吧,回去吧,千年如一梦,万载再相逢,”陶然的声音再度悠然传來,似乎带着无穷无尽的哀怨,

“然然,什么千年万年的,你倒是说清楚啊,”王宝玉焦急的喊道,

佛光骤然消失,彩虹也越來越淡,一切似乎从來沒有发生过一样,随之而來的,则是一轮红日喷薄而出,霞光万道,瑞彩千条,

“你照下來刚才的佛光了吗,”王宝玉顾不得想太多,连忙问身侧的一个举着相机的女孩,

“神经病,大喊大叫的,”女孩白了王宝玉一眼,随即摆弄自己手里的相机,皱眉道:“咦,怎么相机是空白的,”

“你照下來了吗,”王宝玉又拉着另外一名年轻的小伙子问,

“靠,破手机,什么都沒有拍上,真他娘的邪门了,”小伙子扒拉开王宝玉的脏手,郁闷的骂道,

“刚才是佛光吗,”

“哪有什么佛光,都是自然界的一些光学反应而已,”一个知识分子模样的人从容解释道,

“我好像看见里面还有人形呢,”

“呵呵,你如果觉得里面像是一朵花,它也会很像,”知识分子又解释道,

大家都点点头,在场的所有人,根本就什么都沒有拍下來,似乎刚才的彩虹和佛光,从來就沒有发生过,大家都觉得知识分子解释的很对,便很快忘记了刚才的一幕,兴致勃勃的欣赏起日出來,

回头又看了一眼那轮红日,王宝玉长出一口气,终于迈着轻盈的步伐,向着山下走去,回家,我要回家,从此不再漂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