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425 水冷酒家

第一卷 乡村风云 2425 水冷酒家

路上并沒有行人,王宝玉沿着石阶走着,脚下的石阶绵延不断,他越走越轻松,全身上下充满了力量。

不知道是不是眼花了,眼前渐渐变成了一条四周长满绿草的小路,而就在他转头的瞬间,骤然发现就在前方不远处,有一处小酒馆模样的房子,外面一条高高的旗杆之上,一个大大的旗帜随风飘扬,上面赫然写着四个大字,水冷酒家。

不知为何,王宝玉总觉得这里十分的亲切和熟悉,见这里古色古香的,和别处不同,好奇之下,还是不由快走几步,推开虚掩的木门,大步走了进去。

空荡荡的屋子内,只有一张酒桌和一处吧台,吧台后,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身量纤细,扎着个高高的马尾,正在擦拭着银制的酒杯,小嘴巴撅的高高的,正仿佛和谁生气。

“让你再写,让你再写。”女孩嘴里愤愤的嘟囔着,手下的力度也不由加大,很快银质酒杯就变得闪亮夺目。

“老板娘,这里卖酒吗。”王宝玉凑过去问道。

女孩抬头看了王宝玉一眼,双眸清澈,宛如两颗明星,王宝玉是算命的,知道这样的女孩多半性情纯真开朗,但是从女孩耳朵的形状,王宝玉也看出,她性格倔强,看來也是被家里惯大的孩子。

女孩不满的拿手在王宝玉眼前晃了晃,嗔道:“别相面了,你这套忽悠我不管用。”

“嘿嘿,老板娘知道我是算命的。”王宝玉笑道。

“哼,从骨子里到灵魂,我都把你看得透透的,你不就是王宝玉嘛。”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王宝玉倒是彻底愣住了。

“大叔,跟你算的一样,王宝玉这小子到底还是來了,他可真惨啊。”女孩沒理王宝玉,反而冲着屋内大喊了一句。

“哈哈,他当然会來的。”屋内传來了一阵大笑,随后,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人迈着方步,悠闲的走了出來。

“看见你我就烦。”女孩沒好气的白了中年男人一眼。

“嘿嘿,给点面子啊。”中年男人小声说道。

“敢问老板大名。”王宝玉知道來者不善,拱手道。

“名字就是个称呼而已,叫我酒家好了。”中年男人摆手道。

“酒家,您也是个术士。”王宝玉好奇的问道。

“什么啊,我就是一个写书的而已。”酒家微微笑了笑,指了指那张桌子,示意王宝玉坐下。

王宝玉疑惑的坐下,女孩则用银杯子端來了两杯酒,分别放在王宝玉和酒家的跟前,王宝玉摸了摸兜,警惕的问道:“这一杯酒多少钱啊。”

“一百。”酒家道。

“靠,你这是黑店啊,这也太贵了吧。”王宝玉恼羞的嚷嚷道。

“你兜里不就有一百块钱吗。”酒家满不在乎的说道。

“你还真行,连这都能算得出來。”王宝玉佩服道。

“行了,看咱们老相识的份上,给你打个八折吧。”酒家看似很仗义的说道。

“你先打住,我不明白,你们是怎么认识我的。”王宝玉沒敢喝酒,很疑惑的问对面这个看似儒雅的男人。

“嘻嘻,傻不愣登的,这智商还能捣毁贩毒团伙,智斗黑手党,大叔,这也就是小说,你可真能扯。”女孩又莫名其妙的嘲讽了一句。

“小说嘛,都这样。”

“那你进程也太慢了,写了快两年了,才完本。”

“你知道我是个专注的人,这一年多,我很辛苦的,吃不好,尤其睡不好……”

“切,又來了,看你写书就跟便秘似的,下次我干脆也写本书,凭我这一小时四千的速度,肯定比你火。”女孩唠唠叨叨的说道。

“好好,你最厉害,行不行。”中年汉子拉住女孩的手宠爱的拍了拍。

王宝玉却听得一头雾水,打断他们的话,又问了一遍:“你们有能回答我的问題的吗,你们怎么认识我。”

“你所有的一切我都一清二楚,东风村出來的吧,后來当官沒当明白,又去经商,唉,你也真不成器,经商也不咋样。”酒家皱眉道。

“就是,因为你太笨,所以只能安排一大帮人围着你转。”女孩摊手道。

“你难道是我的超级粉丝,始终关注我的一举一动。”王宝玉脑瓜一转,这些信息算不上秘密,这俩人指定是蒙骗自己的。

“屁,你是我费了接近两年的时间,才打造出的人物。”酒家一脸不悦的说道。

“切,真是自恋,以为自己是造物主啊。”王宝玉不屑道。

“是啊,网友们就这么评价我,说我有种造物主情结,那么好的冯春玲和钱美凤你不珍惜,却非要对那个万人恨的程雪曼好,为此,我可是挨了不少骂声。”酒家叹气道。

王宝玉彻底呆住了,这人对自己的了解还真深刻啊,连这些秘密也都知道,但是,如今的他已经不是那个容易轻信的愣头小子,他鄙夷的哼了一声,又问道:“你了解这么多,究竟想干什么。”

“你还是不信,算了,孺子不可教也。”酒家道。

“怎么说话呢,信不信我找人拆了你的酒馆。”王宝玉恼羞道。

“你敢,大叔,我就说吧,干脆写死他算了。”女孩恼火的说道。

“这不行,结局太烂,会被网友骂死。”

“写个半死,半身不遂的。”

真是无聊,两人又争执起來,王宝玉问道:“看你也像是能掐会算的样子,能不能给些提示,我该如何选择自己的感情呢。”

“通过这段时间的漂泊,你不是已经想明白了吗。”酒家反问道。

“可是一想到要伤害其中的一个,我这心里就非常难受。”王宝玉苦着脸道。

“你啊,太多情,知道吗,女人不能惯。”酒家道。

“大叔,你说什么呢。”那个女孩却坏笑着问道。

“你是个特例,必须好好惯着,一直惯到老才行。”酒家咧嘴笑了起來。

“嘿嘿,你侄女挺可爱的啊。”王宝玉笑道。

“咳咳,这是我媳妇。”酒家翻了一记白眼。

晕死,王宝玉无聊的问道:“酒家,快说说我该如何选择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