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36章 堂堂阳谋

第136章 堂堂阳谋

“八嘎!”

当听到丽声电子再次找到了代工厂家的消息的时候,铃木国正愤怒的将自己心爱的细瓷酒杯摔的粉碎!

早就该想到的,早就该想到的,在自己看到第一面的时候就应该想到的,这个混蛋绝对不是那种坐以待毙、绝对不是那种三言两语就能糊弄住的人,没想到啊,自己竟然还是犯了这么幼稚的错误,竟然再次被他找到了代工厂家!

听说那是一家做电熨斗的厂家,骤然做这种精度比较高的产品估计良品率会低一些,但是没关系,只要保证这段时间有产出那就问题不大,等他们的工厂建起来,就什么都不用怕了,庐阳市电子二厂的事情这家伙吃了个亏,相信这次林铮那个混蛋绝对会吸取教训。

铃木国正气急败坏的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猛摔猛砸,帕特里克·德拉吉也没好到哪里去,看着自己桌子上的这封律师函,脸色铁青。

在知道林铮和德州仪器取得了联系的时候,他就有种不太好的预感,恐怕这次BurrBrown公司这次的计划要破产了,就算林铮那个混蛋没有什么动作,恐怕德州仪器绝对不会放过这个猛踩BurrBrown公司的机会……谁让德州仪器觊觎随身听主控芯片这快肥肉已经很久了呢?

现在这封律师函证明了他想的没错,林铮以丽声电子总经理的名义同时向美利坚亚利桑那州图森市法院和海岱省琅琊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诉讼,将BurrBrown公司在美国和共和国同时告上了法庭。

“boss,您不用太担心,只要我们工作到位,图森市法院说不定会将这封诉讼驳回的。”纳斯尔安慰这自己的老板。

“纳斯尔,你不懂,”帕特里克·德拉吉摆摆手,“如果只是那个姓林的混蛋,我当然不会当做一回事,但你认为如果没有某些混蛋的支持,姓林的家伙能将诉讼递交到图森法院吗……据我所知,林铮甚至根本都没有出过国,他怎么可能知道我们BurrBrown公司的总部在亚利桑那州图森市?”

纳斯尔到底不傻,或者说他根本就不傻,此刻听到自己的boss这么说,一张脸瞬间就变了,小心翼翼的向自己老板问道,“boss,您的意思是有幕后黑手?”

“除了这个,你觉得还有其他解释吗?”德拉吉反问。

除了这个,似乎确实没有其他的解释了,纳斯尔的脸色也变了,“该死的,是德州仪器!”

这是废话,BurrBrown公司作为全球著名的高精确度线性元件、数据转换器以及混合信号集成电路等方面最主要的开发、制造以及行销厂商,在很多技术上都有独到之处,德州仪器觊觎BurrBrown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不止一次的向BurrBrown公司的董事们提出过股份收购的请求,以进一步扩充德州仪器在半导体方面的研发实力。

德州仪器的想法很好,但现在小日子过的正滋润的BurrBrown公司怎么可能会同意出售掉自己的股份?双方的谈判自然每一次都不欢而散,但这次不同了,对于西方企业来说,无故违约是一个十分严重的商业信用问题,德州仪器怎么可能会不抓住这次的机会?纳斯尔甚至觉得,如果丽声电子没有打官司的钱,德州仪器代替他们支付都不是没有可能。

“怎么办?”纳斯尔终于慌了。

“上报上去吧,希望董事会能够尽快拿出一个应对的章程。”德拉吉苦笑一声,他知道,自己失算了,这些年来在中国的顺风顺水,让他下意识的以为这个国家的人看到美国人的第一反应就是乖乖的低下脑袋,和高高在上的BurrBrown公司打官司?这些年来他还没有见到有一家中国企业敢这么做,甚至连想法都不敢有,多年被人恭维的经历,让他甚至忘记了在这片古老而神秘的土地上竟然还有法律这个东西的存在。

————————————————————————

“头儿,这篇报道……您看这样写没问题吧?”《海岱晚报》报社,王曦将再次修改的文章拿到主编面前,请主编帮自己审阅。

“嗯,我看看,”主编陈俊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接过王曦再三修改的稿子看了起来,几分钟后陈俊在稿件上签上自己的名字,“不错,就这样,送过去吧。”

终于过关了,王曦松了一口气。她也没想到,只是一份稿子而已,竟然这么难,既要表明咱们自己人的委屈和无奈、体现出BurrBrown公司恶意违约的无耻嘴脸,还不能太过火了,不能刺激了省里招商引资的大局。

接过稿子,王曦却并没有立刻就走,而是压低了声音向陈俊问道,“头儿,您说……这次丽声电子的这场官司能打赢吗?”

作为报社的老资格,陈俊也乐得点拨点拨新人,慢悠悠的喝了口茶,这才反问道,“小王你觉得呢?”

《海岱晚报》是海岱省的省报,是一份面向全国发售的报纸,在海岱省本省占据着绝对的市场覆盖率,但又不同于《海岱日报》这种带有明显政府与官方色彩的报纸,《海岱晚报》比较“接地气”,刊登的也不是那些一本正经的“官八股”,多是老百姓比较关心的事情,也因为如此,《海岱晚报》的市场覆盖率以及受众甚至比《海岱日报》还要高一筹。

想要起到足够好的宣传效果,全面的信息覆盖是必须的,除了在央视上的广告之外,各省的省报、各省能够面向全国发售的报纸都在林铮的广告刊登范围之内,作为能够排进全国前10的报纸,林铮显然没有放过《海岱晚报》的理由,而拿了丽声电子大笔广告费的《海岱晚报》,在这个时候为丽声电子说话也是题中应有之义……某种程度上,广告费其实也好处费差不多。

丽声电子和《海岱晚报》的关系不错,林铮让外联部门和宣传部门时不时的给丽声电子的这些合作单位送点小“纪念品”,不管是总编还是做清洁的扫地大妈都有一份心意,王曦自然也不例外。

拿了人家的东西手软这话不是说说的,对于丽声电子,大家的印象自然都不错,此时丽声电子遇到了这样的事,报社里的人心中自然有些不平,自然,对于这次林铮希望《海岱晚报》站在“公平、公正”的立场上为丽声电子说点好话的请求,总编二话不说答应了下来,用总编的话来说,如此明显的违约,摆明了就是BurrBrown公司欺负咱们中国人自己的企业嘛。

不管政府在对外的时候膝盖有多软,但在这个时候,大家还是很能够同仇敌忾,虽然不能够太过偏向丽声电子,但站在公平、公正的角度报道这件事,本身就是在帮丽声电子说话,况且改革开放这些年来外资企业享受的种种特权以及各种丑恶嘴脸,也的确让民众有些不耐烦了。

“我觉得?”王曦顿时迟疑了一下,“我觉得,应该能赢吧?不过可能要拖一段时间才能够赢。”

陈俊笑着摇摇头,“赢不赢的……其实这都是另外一回事了,对于丽声电子来说,只要将这件事宣传了出去,就等于他们赢了,哪怕官司输了也等于是他们赢了,从丽声电子的角度来考虑,他们倒是巴不得这个官司打的时间长一点。”

“啊?”王曦登时傻了,傻乎乎的看着主编,不明白头儿为什么会这么说。

“不明白?”陈俊好笑的问道。

“嗯嗯……”王曦连连点头。

“你想,这件事一报道出去,国际知名的半导体企业BurrBrown恶意违约,摆明了欺负咱们中国人的企业,大家看了报道之后会怎么样?”

“肯定是很生气很恼火了,这不是摆明了欺负人嘛!”王曦气鼓鼓的道。

“是啊,恶意违约,摆明了欺负人,报道的时间一长,BurrBrown公司以后在咱们国内的生意还怎么做?以后谁还敢用他们的东西,万一发生在丽声电子身上的事情再次发生在了他们身上怎么办?”陈俊笑道。

王曦就“啊~~”了一声,她这才想到这一层,但是下一刻,她又有些疑惑了,“但这样对他们丽声电子有什么好处?”

“好处?”陈俊失笑的道,“好处大了,当全国人民都开始讨论这件事,大家都开始同情被外国人欺负了的丽声电子的时候,以前很多不知道丽声电子的人也会知道有这么一家不畏强权、勇于维护自己的利益、敢于和外国企业打官司保护自己正当利益的企业了吧?”

“原来是这样!”王曦撇撇嘴,“林铮这家伙还真狡猾。”

陈俊就笑而不语:这不是狡猾,这是堂堂正正的阳谋,BurrBrown公司走了一招臭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