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37章 婉转的低头

第137章 婉转的低头

新兴的电子新军丽声电子“胆大包天”的起诉全球最大的DSP和数/模转换器制造企业之一的BurrBrown公司,在林铮的暗中推波助澜下,很短的时间内就变成了一件全国人民都在讨论的、喜闻乐见的一件事。

这是自改革开放一来国内首家国内企业起诉外国大企业的案件,在林铮通过各种渠道将这个消息散布出去之后,瞬间就引爆了大半个共和国,BurrBrown公司当然毫无疑问的被广大人民群众给骂了个狗血淋头:还当这些外国企业是来帮助咱们的,果然也不是没有坏蛋。

丽声电子拿出来的证据实在是太过强大,根本没有给BurrBrown公司反驳的机会,原本还希望硬撑着、通过政府渠道向丽声电子施加压力的BurrBrown公司很快就感觉到了什么叫做焦头烂额。

这件事的影响范围实在是太大,当短短的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里已经变成了全国都在讨论的事情之后,连相关的政府机构也不敢找丽声电子的麻烦了……对外招商引资是一回事,可也不能为了招商引资而跪舔吧?政府还是要执政为民,这个立场必须要站稳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清楚,但据无数的地下组织部长们有鼻子有眼的描述,说这件事引起了最高层一位超级大佬的注意,对这件事很不满意:事实清楚,证据明白,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怎么事情就成了这个样子了?

到底有没有超级大佬对地方政府的这件事的处理不满,林铮不知道,但此刻琅琊市法院的贺院长却在对着林铮叫苦连天,“林总,你可是把我们给坑苦了。”

“没办法,谁让我们也被人给坑苦了呢,”林铮对着贺仰东连连拱手告饶,“BurrBrown公司这么肆无忌惮的骑在我们脖子上拉屎,不反击我们就只有死的份,都到了这个份上了,我们总不能就这么忍了吧?”

“理解理解,”贺仰东就连连点头。

别看这一个星期来他承受的压力不小,但从他本人的内心来讲,对丽声电子还是很同情的,就像林铮说的那样,丽声电子再不反击就只有挂掉的份了,这个时候,为了生存谁还管的了那么许多?对BurrBrown公司无耻且视中国人为无物的做法,贺仰东更是恼火无比:当共和国的法律是个摆设吗?

安慰林铮道,“林总你也不用担心,上面已经发话了,这件事一定给你们一个交待,不过你也要有心理准备,上面的意思,还是以不影响招商引资工作、不让外商误会我们为前提,现在的大气候就是这样,我们也没办法。”

“谢谢,有这个结果我就很满意了。”林铮诚恳的对贺仰东道,他也没指望政府在这件事上就真的一本正经的来。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贺仰东松了一口气,他今天来与其说是来告诉林铮好消息的,倒不如说是来做林铮的安抚工作的,谁让林铮“愣头青”的称呼已经出了名了呢,稍微正常一点的人怎么会想着和外国人打官司?可林铮这愣头青还真就这么做了,不但这么做了,还闹的几乎整个国家都知道了,全国人民都在讨论这件事,搞的一些领导同志和机关很被动。

“对了,我听说现在庐阳市的同志挺郁闷?”贺仰东向林铮打听道,一脸的八卦。

“是有这么回事,”林铮点点头,脸上除了幸灾乐祸还是幸灾乐祸,“知道我们起诉了BurrBrown、又找到了德州仪器作为主控芯片供应商、找到了代工厂家之后,松下公司就随便找了个借口告诉庐阳市的同志,说经过他们的考察,庐阳电子二厂不适合改建为显像管厂,据说庐阳市的相关领导同志想死的心都有了。”

“哈哈……报应啊,该!”林铮在幸灾乐祸,贺仰东的反应其实也没好到哪里去,用力拍着沙发扶手!

庐阳市政府已经成了本年度体制内最大的一个笑话,将丽声电子赶走了的他们原本希望日本人能够在他们那里投资的呢,没想到日本松下和BurrBrown公司是穿一条裤子的,在庐阳市投资建设一家彩色显像管厂的事情根本就是松下和BurrBrown公司联手给丽声电子做的一个局,好笑的是这个局没有将丽声电子装进去,反倒是将庐阳市政府给装进去了。

将丽声电子赶跑了,日本人也走了,偏偏在此之前庐阳市还将“庐阳市将联合日本松下公司打造全国最大的彩色显像管厂”的牛皮吹的山响,现在好了,牛皮爆了,发生了这么一出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事情,据说整个安庆省的领导对此暴跳如雷,整个庐阳市四套班子的头头脑脑们排队挨个吃了排头。

“作为一家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这个结果其实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林铮叹了口气,不吝于在这个时候给自己脸上贴金,反正庐阳市的面子已经丢光了,打死老虎也没什么意思,反倒是不如趁着这个机会显示一下丽声电子是如何的宽宏大量,反正也无非就是嘴上说两句而已,自己身上也不会掉块肉,“有了这次的事情,庐阳市的同志们的招商引资工作恐怕是难做了,这件事说起来多少都跟我们有些关系,最后倒霉的还是庐阳市的百姓,如果有机会,我们倒是很希望和庐阳市有再次合作的机会。”

“林总这份胸怀,老贺我佩服,佩服!”贺仰东向林铮拱拱手,以示对林铮不计前嫌的大度的敬佩之意,随即话题一转,状似不经意的向林铮问道,“林总,贵公司和德州仪器谈的为德州仪器代工事宜谈的怎么样了?”

“哪有这么快,现在就只是一个意向,事情千头万绪,丽声电子现在连工厂都还没有盖起来呢,谈这个太早了,我估计能在一年内弹出个结果来就算是高效了,”林铮连连摆手,在贺仰东说出这句话来之后,他就知道贺院长今天来的目的是什么么,可不是为了安慰自己,而是市里委托他来打听一下丽声电子与德州仪器的谈判进展,如果能够说服丽声电子将工厂放在琅琊市,那就最好不过了。

聪明之所以是聪明人,就在于知道在什么时候能够让自己利益最大化的同时,还让其他人觉得如沐春风,比如此刻的林铮就是这样的,不等贺仰东开口,林铮就笑着对她道,“贺院长,你的意思我知道了,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有些话可能有些领导不太适合开口说,请您转告领导们,让他们不用有什么心结,我林铮是从小看着咱们琅琊市的山山水水长大的,这里是我的家乡,能够为家乡父老做些事情我自然义不容辞,不过有些事情水到了才能渠成,急是急不来的。”

贺仰东顿时就放心了:有了林铮的这番表态,他回去之后就能给市里的领导们一个准确的交代,顿时松了一口气,连连点头道,“林总尽管放心,市里对丽声电子的发展高度重视,全力支持,政策、土地……不管是什么,市里一定给出最优惠的政策。”

该有的表示总还是要有的,林铮点点头,“谢谢领导们百忙之中还想着我们。”

“对了,还有个事。”

“嗯?”

“BurrBrown公司的人希望通过我们向你转达一下他们的歉意,他们对这次冒昧的举动给你们造成的损失十分愧疚,希望就这件事达成和解,也愿意给丽声电子一些补偿,但是希望丽声电子能够撤销诉讼,林总你的意思呢?”贺仰东小心翼翼的道。

这段时间来,丽声电子和BurrBrown公司公司的这件事虽然还没有通过法律渠道得到一个最终的论断,但在林铮不遗余力的在背后推动下,BurrBrown公司几乎成了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再和丽声电子僵持下去,堂堂的BurrBrown公司几乎已经没有名声可言了,这场官司继续打下去,不管BurrBrown公司能不能打赢,他们都输了,如果可能,他们更希望私下里和林铮达成和解……如果有后悔药可吃,他们也绝对不介意先来上100人份的。

这才是你贺仰东今天来的真正的主要目的吧?我就说么,在琅琊市投资的事儿,市政府那边来个人和我说说就行了,至于让你法院的院长来做说客?林铮心中冷笑着,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有些不悦,“贺院长,我说句话您别介意,就算BurrBrown公司想要和我们私下里和解,那也应该来找我吧?”

言外之意,通过你算是怎么一回事?

贺仰东瞬间就苦笑了:要不是你林铮把事情做的太绝,BurrBrown公司怎么可能会通过我来向你表示这个意思?

————————————————————————

PS:对不住,兄弟们,实在是对不住,原本以为昨晚能够再写一章的,想着在**眯一下再写,没想到躺**就睡着了。

小子今天一大早发烧烧的烫手,吓坏了,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番忙碌之后才知道是因为昨晚小子吃卤的鹌鹑蛋吃的太多,食物不易消化导致的食烧,小孩难受了黏人,粘着我就不松手,实在是没办法,上一章算是还昨天的帐,结果是今天又欠了一章,郁闷,好不容易还了一章,这下子又是21000字、七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