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72章 我的好兄弟(下)

“没事,我这兄弟野战部队的,饭量大,老板不用担心。”林铮笑着对老板道。

“那就好那就好。”小老板松了一口气,部队上的年轻人饭量大这是出了名的,更何况是野战部队的?一个人顶普通老百姓三个人的饭量都不止,终于可以放心了,不用担心这小伙子会不会撑死在自己这,只是他再也不敢问林铮是不是需要再加点了。

充分向林铮诠释了“饭桶”的真正含义的耗子心满意足的摸着肚子,“吃饱了。”

“吃饱了就去我家坐坐,”林铮起身就走,随口丢下一句话,“老板,回头给你钱啊。”

“不用着急,什么时候给都行。”老板很罕见的没说“给不给都行”,实在是对他来说林铮和陈浩吃的这顿饭的价值有些不菲:两个人吃了40多块钱呢,对小老板来说这可不是个小数字。

“你这是回来探亲还是回来办事?”一边走,林铮一边向耗子问道。

“我退伍了。”深吸了一口气,耗子尽量用无所谓的语气对林铮到,这是他眼中的那一抹黯然还是没有瞒过猛地将头扭过来的林铮。

“怎么会?”林铮瞬间震惊了,嘴巴长着老半天才反应过来,“……你去年的时候不还给我说现在已经转成志愿兵了,准备考军校的?”

“去年年底我就退伍了,部队上出了点事,打伤了一个看不顺眼的小干部。呵呵……”耗子自嘲的笑笑,看着林铮眼中的震惊,心里多少有些安慰。到底是自己的兄弟。

怪不得呢,怪不得从这大半年这家伙都没有和自己联系,自己联系他也联系不上,原来是这样。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回来了也不来找我?”深吸了一口气,林铮忽然有些愤怒了,“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兄弟?”

“我爸妈还不知道我退伍了,”耗子的眼圈忽然红了起来。“怕我爸妈伤心,去年退伍后我就去了南边,在那边干了一年。觉得不合适就回来了,老是瞒着我爸我妈也不是个事,那边的情况也比较复杂。”

耗子用尽可能轻松的语气说着自己这一年来的经历,林铮却听的满心不是个滋味。虽然耗子并没有说自己这段时间吃了多少苦。可一个习惯了部队生活、本身学历又不高的年轻人,到了南边之后能做什么?除了干工地之外也就只能给人家当保镖了。

以耗子的身手,给老板当保镖倒是一把好手,可这小子就是个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主儿,那些老板哪一个不是一身的龌龊?等于这条路也被堵死了,至于其他的歪门邪道,林铮想都不想的就从选项中划掉,那些事情根本就不是耗子能够做得出来的。自己兄弟是什么人自己还不清楚?

他也终于明白耗子为什么看上去有些落魄,这样的经历怎么可能不落魄?

“是该回家看看了。也不能老是瞒着叔叔阿姨,这么大了不能让叔叔阿姨操心,至于工作的事咱们不着急,总有办法。”

耗子却犹豫着不肯往小区里面走,扭扭捏捏的道,“我……我还是不去了吧?”

林铮一愣,随即就明白了这家伙的小心思:他是怕被自己老娘看到了不好意思。知道这个时候的人都是敏感的,林铮摇摇头,“服了你了,以前你也没少来我家蹭吃蹭喝,这会儿怕什么?”

耗子就嘿嘿的笑,不停的挠头,虽然好几年没见面了,但林铮的态度让他觉得温暖,心中原本的担忧慢慢的消失不见:小林子还是高中时候的那个小林子,一点都没变。

“随你的便吧,这样,你在门卫室这等我一下,我换身衣服咱们再出去……老王,这是我兄弟,我回家一趟马上回来,你给我兄弟泡壶茶。”

“好,林总您放心就是。”今天在门卫室当值的老王笑眯眯的点头。

“林总?”听到这个称呼,耗子震惊了。

“这个说起来有些话长,回头我在跟你慢慢细说,你等我一会啊……”林铮不由分说将耗子推进门卫室,开着门卫的四轮电动巡逻车回了家……既然标榜的是欧式顶级小区,巡逻工具自然也要机动化,否则怎么能显出这个小区和其他小区的不同?

……

“妈,我回来了。”

“今天怎么跑了这么久?”杨秀玉皱着眉头,“饭都凉了。”

“不吃了,刚刚跑完步回来的时候在门口遇到耗子了,和耗子在门口吃了,这会耗子正在门卫那边等我呢。”林铮一边说着一边冲进卫生间,刚刚流了一身的臭汗,洗个澡是必须的。

“耗子?他不是当兵去了么,什么时候回来的?”对于儿子这个高中时候的死党,杨秀玉记得很清楚,当时还一度担心儿子的成绩会不会受到耗子的影响,后来证明是自己多心了,耗子那孩子倒是挺懂事。既然是儿子的朋友,杨秀玉不由得埋怨了两句,“你这孩子也是,既然你朋友来了怎么不让人家来家里?在门卫那边等着算是怎么一回事?”

“不是您想的那样,您儿子是那样的人么?现在耗子的情况有些特殊,晚上回来了我再和您细说……”

有了林铮的这句话,杨秀玉就不吭声了,对自己儿子他有着充分的信心。

………………

看看门口挂的老娘的踏板摩托车要是和自己的车钥匙,林铮犹豫了一下,还是拿了自己的车钥匙,和老娘打了一声招呼林铮就窜出了家门。

“来,上车。”林铮放下车窗,冲着一脸复杂的看着自己的耗子招呼道,看这家伙的表情,显然刚才老王已经跟他说了些什么,“好了,别瞎想,不管怎么样咱们都是兄弟,我的情况我慢慢和你说,赶紧上车。”

奇怪得很,林铮越是不客气,耗子反而就越是轻松,听着林铮熟悉的不耐烦的语气,耗子的脸上反而露出了笑容,不客气的拉开了副驾驶车门就坐了上来,“你的车子?”

“公司给配的,”知道这个时候的耗子比较敏感,林铮尽量淡化这方面的色彩,“刚才和公司里说了一下,今天就不去上班了,咱们兄弟好好聚聚……要不要喊一下其他的兄弟?”

“算了,”耗子犹豫了一下,还是摇摇头,“就咱们兄弟俩坐一起喝喝酒吹吹牛就挺好,不用喊其他人了。”

林铮就点点头,虽然并不是很清楚耗子是否找过其他的以前的朋友,但既然他这么说了,林铮也就这么听着,“先说说我吧,看你这样,我要是不先说说我估计你都做不安稳,今年开始实习的时候一个很巧合的机会……大概就是这样了,一路战战兢兢的走到了现在,虽然也算是有点出息了,没让爹娘失望,可也就是那么回事,前面还一大堆的麻烦在等着,每天晚上睡觉之前都想着明天的哪个哪个事情应该怎么处理,我觉得这种日子我继续过下去说不定能少活20年。”

听林铮说着自己这大半年来惊心动魄的日子,耗子的嘴巴无意识的张的老大,又听到林铮的这话,不由得撇撇嘴,“你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看看咱们这几个谁混的有你混的好?狗日的小四就开了个小店,现在看人都用鼻孔眼子,整天骑着个摩托车牛逼哄哄的,尼玛也不怕地上有个坑把脚给崴了……还以为你小子的眼睛也长头顶上去了,现在看来,还行,你还是当年的你,没变。”

林铮决定稍稍绕开这个话题,虽然没有明说,但显然耗子眼睛见过小四了,但当年叫嚷着“一辈子的好兄弟”的小四看到落魄的耗子,估计说话不怎么好听。

他也理解现在耗子的心态,当年高中的一帮小兄弟当中,他是名副其实的“老大”,身体素质最好,靠着一副好身板,经常打的敢来学校找学生麻烦的地皮小流氓哭爹喊娘,又是第一个当兵的,在当时的大家看来简直前途无量,以后在部队上找个女兵当媳妇或者找个领导的女儿当媳妇,这一辈子就不用愁了,男人这一辈子还想啥?却没想到当年最出挑的兄弟却成了最落魄的,说耗子心里头没有点儿落差估计连狗都不信。

“成了,少说些酸溜溜的话,既然是自己家兄弟就不要说那个,人总是会变的,觉得能当兄弟的那就继续当兄弟,不能当兄弟,站在一边看着他风起云卷、咱们站在一边过咱们的普通小日子也一样祝福他,真等到他们不行了,回来找咱们兄弟喝酒,喝醉了也一样睡大通铺,知道你现在为难,也别整的好像大家全都欠你钱似的,不就快毕业的时候欠了你两块钱没还么,至于嘟嘟嘟的说法没完?等会给你买几身像样的衣服就当是陪你那两款钱了,出息……”

“滚!都多少年的事了,老子至于这么小气?”林铮的一番怒骂很有效果,耗子毫不客气的会骂了回来,兄弟么,都是这样的。

————————————————————————

ps:家里来客人了,不知道晚上能些多少,千年尽量多写,保证晚上还有4000,如果能些6000就写6000。

还有啊,声嘶力竭的向兄弟们吼一嗓子,给点儿月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