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73章 愚蠢的女人

没有细问耗子这一年都经历了些什么,既然耗子自己都不愿意说,林铮就绝对不问,只是作为兄弟,林铮绝对不能看着自己的兄弟过的如此寒酸和落魄,带着耗子在市里的几个专卖店里买了几身衣服,看看这明显英俊帅气了很多的小伙,林铮这才满意的点点头,“看,两块钱就把你打扮的人模狗样的了。”

为了表示对林铮的感谢,耗子用了最精炼的语言来表达自己的心情,“滚!”

林铮也不介意,兄弟这么多年了,骂脏话反而是不见外的举动,他耸耸肩,不介意的道,“要不要见见你兄弟媳妇?”

“你谈对象了?”耗子有些惊讶。

“我谈对象不是多奇怪的事吧?好歹我也22周岁了,要不是上了四年的大学,指不定孩子都会走了……咱们当年的同学好像结婚的不少,我听说有两个家伙毕业那年就结了婚,现在孩子都会打酱油了。”

这倒是大实话,林铮在班上就算是年龄比较小的,高三毕业那一年,班上年龄最大的已经有22岁,比林铮大了整整四岁,年龄大,成绩又不好,上完高中之后没有继续上学的那为老兄毕业没俩月就结了婚,第二年就有了孩子。

有趣的是这位老兄的老婆还是他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娃娃亲,两人还在一个学校,上学的时候林铮见到那女孩就以“嫂子”称之,开始小姑娘还闹的满脸通红。后来竟然也习惯了,现在两人开了个小饭店和服装店。小日子过的红红火火。

“倒也是,不知不觉的你都22、翻年就23了,也是该找个媳妇了,”耗子点点头,每当谈起女人的时候,所有男人都会犯的一个通病就出现了,轻轻捅了捅林铮,猥琐的对林铮挤眉眨眼道。“给哥哥我说说,弟妹怎么样?你们怎么认识的?”

一想起自己和小魔女的认识经历,林铮心里就很有些感慨:那可真是一言难尽,“是我大学的同班同学,嗯,也是我大学教授的孙女,长的嘛肯定对得起观众。”

“让你小子赚了。”耗子有些羡慕,但更多的还是为自己兄弟能够找到一个良配而感到高兴,“不管人长的漂亮不漂亮,心眼好才是最重要的,只要是人家姑娘对你真心实意的,这个弟妹我就认了。你小子就不能亏待了人家。”

“说的跟你娶媳妇似的……”林铮翻了个白眼。

“要是我娶媳妇也就罢了,就是因为我兄弟娶媳妇,我才更得多替你把把关,免得……”

“陈浩,这么几年了。你还是这么没出息啊,以前是个穷当兵的。现在倒是混的出息了啊,给这么一个小屁孩当马仔?”一个充满了嘲弄的声音传入了林铮和陈浩的耳朵。

谁啊,这么没教养?林铮下意识的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一个染着血红的嘴唇、烫着大波浪卷、以这个时代的审美观点看来衣着时尚的女孩,挎着一个脖子上挂着条粗大的金链子、西装革履顾盼自雄的胖子的胳膊,婷婷袅袅的向陈浩走过来。

实话实说,这女孩的条子和盘子都还不错,只是这一身的打扮让林铮不由得想起了一句很经典的话:红配蓝,狗都嫌。

看到这个女孩,耗子的眼中闪过一丝痛苦之色。

“耗子?”林铮轻声问道,眼中有探询之意。

耗子在当兵的第二年,家里给介绍了个对象,女的据说还不错,耗子在给自己的信里曾经说起过,只是当时林铮还在上学,加上又不是定亲,林铮也就没回来,至于那女孩长得什么样自然是一无所知。

后来听说那女孩嫌耗子是个穷当兵的,对耗子说现在国家对退伍军人的安置也不好,考军校那么难,不但需要自己有本事,更需要有钱有关系,以耗子的本事基本上不可能有考上军校的机会,那么将来就算复原回来也不过是被分配到哪个破工厂里面当个小工人,一辈子都没有什么前途,处了有一年多就分了,难道那个女孩就是这个?

现在看耗子的反应,林铮心里就有了明悟:十有八九就是这个了。

“你说你啊,能有点出息不?在部队上给人当孙子,现在回了社会还给人当孙子,你说你混的窝囊不窝囊?男人啊,就得向牛哥这样的才能成为女人一辈子的依靠。”说说,示威般的紧紧搂住那肥头大耳的胖子的胳膊,脸紧紧的贴在胖子的胳膊上,一张脸上满满的都是优越感,扭头嗲声嗲气的对胖子道,“牛哥,人家好歹也跟这人认识了一场,您这么有本事的人,在咱们悦水区和琅琊市谁能不给您面子?要不您帮帮忙,给他换个好点的工作?”

“好说好说,”女人的撒娇发嗲给了胖子极大的满足,胖子笑呵呵的看了看耗子,点点头,“陈浩是吧,我听说婷婷说起过你,既然你是在野战部队当兵的,身手估计还行,会不会开车?会开车的话来我身边当个司机兼保镖,多了不敢说,一个月三四千还是有的。”

“听见了没?陈浩,一个月可是三四千呢,要不是牛哥大人有大量能给你一份这么好的工作?牛哥给你脸你还不兜着?还不赶紧谢谢牛哥?”这女人越发的得意了,整个人恨不得直接挂在所谓的牛哥的身上。

牛哥笑眯眯的望着陈浩,他有九成九的把握这小子会答应,一个月三四千的工资啊,他不信有哪个穷当兵的能够拒绝得了这么高的工资的诱惑,再说了,当兵的除了下力气干活和当保安之外,也就剩下当保镖和司机这两条路了,能够用每个月三四千块钱的工资让自己以前的情敌吃瘪。说不定自己在屋里办事的时候他还得在外面听老子怎么干他曾经的女人,想想都让人觉得血脉卉张。

陈浩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羞辱?不由自主的就捏紧了拳头。

林铮双手捧着自己的真皮手包。微微弯着腰恭敬的递给耗子,“陈总,您的包。”

“陈总?什么陈总?”女孩不由得一愣。

陈浩的鼻子瞬间就是一酸,瞬间就明白了自己兄弟的心意,低声应了声,“唔……”

这边林铮已经殷勤的帮陈浩拉开了后座的车门,手掌挡在门框上恭声道,“陈总。这身衣服其实就不错,我觉得很可以了,您和齐区长约定的时间快到了,您看?”

“嗯,走吧。”陈浩就摆摆手,一矮身坐进了右后门,“不能让齐区长等急了。”

“好。”帮陈浩关好车门。林铮屁颠屁颠的从后面绕到驾驶位上,“砰”一声关上车门,车子在那个女孩瞪的足足有刚才两倍大的目光中悄然的滑了出去。

衣服?婷婷愣了一下,刚刚一个劲的想着向陈浩显摆的她这才注意到陈浩身上穿的并不是什么寒酸的衣服,而是一身黑色西装、擦的铮亮的皮鞋,虽然不知道西装多少钱。但婷婷看东西的眼光还是有的,一看就不是什么便宜的衣服。

相对于只能分辨出好与坏的婷婷来说,牛哥的眼睛无疑就毒辣的多了,他刚才只是没在意,现在听这个貌似司机的小子这么说才开始好好打量陈浩。这一打量不要紧,顿时就惊讶的“咦?”了一声。这是一身雅戈尔的西服,一套要8000多,自己也曾经想要买这么一身,只是实在是太贵了,最后买了一身5000多的,就是自己身上这套。

哦,对了,自己身后的这家店就是琅琊市唯一的一家雅戈尔西装专卖店,看起来这小子似乎是刚刚从里面出来的,只是这小子不是个穷当兵的么,他怎么可能买得起8000多的西服?!可如果不是,他身上的西服有怎么解释?

当他的视线越过林铮落在那辆黑色的轿车上的时候,眼睛一下子瞪的溜圆:奥迪?!

看看这辆奥迪,再看看自己不远处停着的那辆桑塔纳,牛哥忽然觉得眼前的这一幕真是讽刺:一个开桑塔纳的给开奥迪的介绍工作?这样的人是自己得罪得起的吗?

“贱人!蠢货!”牛哥顿时气急,反手两个巴掌重重的抽在因为自己抽胳膊抽的太急而被晃了个趔趄的女人身上,“不是你这个蠢货,老子能得罪这么一号人物?!说,这个陈浩到底是做什么的?”

虽然不知道这个陈浩现在到底是做什么的,但一个开桑塔纳的似乎无论如何都的得罪不起一个开奥迪的。

婷婷一张娇俏的脸瞬间就肿了起来,捧着脸想哭,可看着牛哥那几乎在喷火的眼睛又不敢哭,委屈的带着哭腔的道,“我……我不知道啊,他就是个穷当兵的……”

“穷当兵的开得起奥迪?请的起司机?你当老子是傻子呢?”一想到自己为了一个女人出头却无缘无故的得罪了这么一个背景深厚的人物,气的又是一巴掌抽在了婷婷的脸上,“滚!你他娘的丧门星,给老子滚远!”

回头看了一眼正捂着脸嘤嘤哭泣的婷婷,耗子的眼睛忽然红了,低着头低声道,“兄弟,谢谢你!”

耗子不傻,自己兄弟这么做还不就是为了给自己争个面子?对于这一点,他心中无比感激:兄弟就是兄弟。

“都知道是兄弟了还谢什么?”林铮笑道,“依我看啊,这样爱慕虚荣的女人早分开早利索,否则迟早是个祸害,不定你什么时候就在她栽跟头。”

耗子沉默了一下,点点头,兄弟说的虽然有些难听,但道理确实是这个道理,这样的女人娶回家确实是个麻烦,当时分手后自己还偷偷的躲在被子里哭了好几回,但现在看来,能和这样的女人分了倒是一桩幸事。

…………

“耗子,林铮这么叫你,我就跟着这么叫了,你不介意吧?”谭娜客气中带着一股热情。

虽然谭娜穿的很简约,但他身上那浓浓的书香门第的高雅气质给了耗子极大的压力,野猪一般的耗子当然分不清简约和简单、简约和简陋的区别,他就是打心眼里觉得这衣服看着挺普通的,怎么穿小林子的女朋友的身上怎么就这么有味道呢?平日里天不怕地不怕的愣头青此刻竟然手足无措的不知道应该把手往哪儿放,连忙道,“没关系,叫我耗子就行,大家都这么叫我……”

“那我就不客气了,”谭娜笑着点点头,看了林铮一眼,见林铮微微点了点头,这才道,“耗子,今天林铮有些地方没跟你说实话,不过他也有自己的难处,就是怕你知道了之后心里有什么想法,大家连朋友都没得做,今天你们也在一起玩了一天了,林铮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也放心了吧?”

“小林子还是当年的小林子,一点都没变。”心中已经猜到些什么的陈浩,点点头道。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林铮把话接了过去,“事情稍微有点复杂,我就简单一点说吧,我和谭娜算是丽声电子以及丽声电子的创始人之一,算是比较大的股东。”

说到这里,林铮就微微一顿,等陈浩消化一下这个消息。

陈浩震惊的张大了嘴,好一会,苦笑起来,“我早该想到的,如果不是老板,你们公司怎么会舍得把这么贵的一辆车给你用……”

“耗子,实在是对不住,今天早晨我……”

“不用说对不起,咱们这么多年的兄弟了,你当时的顾虑我还不明白么?都是自己兄弟,不用说这些。”耗子笑着摆摆手,到底是野战部队的精英,虽然在刚才的一瞬间觉得自己兄弟欺骗了自己,可随即他就想明白了,不是自己兄弟欺骗自己,是自己兄弟为了自己好。

想明白了这一点他心里就舒服多了,小林子都混到这份上了还替自己这个穷兄弟如此考虑,有这么一个兄弟,自己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林铮顿时就松了一口气,“耗子,咱们是兄弟,有些话我就不拐弯抹角,干脆直说了,是这样,你兄弟现在需要信得过的人来帮我一把,能让我信得过的人不多,过来帮兄弟一把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