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79章 偶遇大牛

第一卷 第179章 偶遇大牛

BurrBrown公司的这个条件并不过分,林铮点点头,“没问题,我们可以签订一个协议,丽声电子会派出我们的全权特使赶赴美国,只要BurrBrown将钱划到我们公司的账户上,丽声电子立刻去法院撤销诉讼,如何?”

“成交!”林铮无比干脆的答应了下来。

“吁……”

帕特里克.德拉吉终于松了一口气,虽然对于总部会答应林铮这么离谱的要求让他感到惊诧莫名,很奇怪总部怎么在这个时候还能拿得出这么大一笔钱,但这不是自己应该关心的,他现在最关心的就是林铮是否会同意这个条件,既然林铮已经同意了这个条件,那自己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接下来自己应该想尽一切办法为保住自己的位子去努力才是。

帕特里克.德拉吉兴致勃勃的走了,谭老教授的脸上却没有一点兴奋之色,竟然长吁短叹起来。

谭老教授的反应让谭娜觉得很是奇怪,一边搀着谭行健老先生往家的方向走,一边向谭老教授问道,“爷爷,我们终于逼的BurrBrown公司低头,这可是咱们改革开放以来头一遭打赢的和外国人的官司,怎么您看起来不是很高兴的样子?”

“爷爷是高兴不起来啊,”谭行健老教授长长地叹了口气,停下来看着林铮和谭娜两个人,“你们以为这是一件好事?可你们忘记了,在美国帮你们推动这件事的可是德州仪器。德州仪器为什么热心的帮你们推动这件事?还不就是因为他们觊觎BurrBrown公司已经很久了,希望能够借着这次的机会将BurrBrown公司吞下去?可是这次你们却坏了德州仪器的计划。德州仪器可是你们现在最重要的芯片供应商,你们却又坏了他们的好事,这……”

下面的话不用说了,林铮和谭娜已经明白了他老人家的意思:说来说去,他是在为自己两人担心,话说回来,从老爷子刚刚陈述的这个出发点来说,他说的倒也没错。丽声电子坏了德州仪器的计划,德州仪器必然会很不高兴,自己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原本是为自己争取好处的,最终的结果竟然是为丽声电子做了嫁衣?这让心高气傲的德州仪器如何接受得了?

在芯片供应上卡一下联创科技的脖子、给他们一个警告似乎已经是必然的了。

谭娜却笑了,“爷爷,您不用担心。这个问题我们已经考虑到了。”

“哦?”听谭娜这么说,老爷子当真是惊诧莫名,“你们有应对的计划了?”

“有了,”谭娜点点头,轻声道,“我们这么摆了德州仪器一道。德州仪器肯定会不高兴,这个问题我们在做这个谋划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但钱我们急需,芯片的供应也不能出问题,我和林铮一直在想。有没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这么说你们有办法应付了?”老教授不由得扬了扬眉毛,对林铮和谭娜这两个小家伙能够想出什么办法来越发的感兴趣起来。

“嗯。首先一点,我们需要明确恼火无比的德州仪器对我们做出的反应能有多大,这一点首先取决于我们对德州仪器的重要性,在此之前,德州仪器在全球随身听类产品专用主控芯片市场的占有率还不到3%,可以说是无足轻重,但在与我们合作之后,这个市场占有率已经达到了4%,不出意外,到今年年底这个数字将极有可能达到5%,一年后有可能突破10%。”

“有了这个判断我们心里就有谱了:丽声电子对德州仪器的未来很重要,非常重要,固然我们的举动会让德州仪器很恼火,但绝对不至于影响两家公司的合作,最大的可能是他们惩罚性的临时提高一下价格,让我们知道‘没有我们德州仪器你们根本就什么事都办不成’,我们估计事情到这里也就基本为止了,毕竟德州仪器还需要我们帮他来扩大主控芯片的市场占有率,他也不可能太过刺激我们。”

“嗯,有道理。”老爷子想了想,点点头,承认谭娜的这番话确实有道理,在老爷子看来,事情到此打住似乎也未尝不可,虽然会损失一点钱,但并不会影响两家公司的合作关系,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那你们的意思就是点头认栽?”

“当然不,我们辛辛苦苦挣来的钱,凭什么要分给他们德州仪器一份?”林铮不屑的撇撇嘴,“我和谭娜的想法是,不但不能从我们的兜里掏钱,还要想办法从德州仪器的口袋里掏出一些钱来……我们曾经为他们创造了这么好的机会,他们自己把握不住那能怪得了谁?”

老爷子听的嘴巴都合不拢了,“我没听错吧?你们竟然还想要再去敲德州仪器一次?”

任凭他如何想,也没想到这俩孩子居然胆大包天到了如此程度,刚刚敲完了BurrBrown这个半导体巨头,竟然还打算着再去敲德州仪器一把?这是要打算把所有芯片供应商都得罪一遍的节奏吗?

“爷爷,您没听错,我们确实打算再去敲德州仪器一把,经过分析之后我们觉得成功的几率超过7成……这足够我们冒一把险,毕竟两种应对策略一正一反就可能有上千万美元的资金差额。”谭娜笑眯眯的道。

老爷子几乎彻底斯巴达了,迷糊了好久,这才极度不信任的看了两人一眼,“这样,你先给我说说你们的想法。”

“好,”谭娜笑着点点头,“这肯定要给您汇报一下啊,没有您这位定海神针给我们把关。我们怎么能放心?计划的大概是这样的……”

谭娜口述,林铮在一边补充。没一会就将整个计划和老爷子说了一遍,等谭娜和林铮说完,老爷子的脸上已经除了震惊还是震惊,良久,老爷子苦笑着摇摇头,“如果是这样,你们成功的几率还真不小。”

“爷爷您同意了?”谭娜惊喜的瞪大了眼睛,虽然她之前有不小的把握觉得自己能够能够说服爷爷。但把握是一回事,到底能否说服却又是另外在一回事,老一辈人的思想之顽固简直让人瞠目结舌,鬼知道自己爷爷会不会一头钻进牛角尖里出不来?

可现在才知道自己之前想的那些全都是无用功,根本没有什么意义,爷爷的反应比自己之前想象的最好的反应还要好得多。

“商业方面的事情我不懂,我只是觉得你们的想法不错。做生意你们可是比我强多了,既然想法行得通,那你们就试一下,反正这些年美国人从咱们身上刮的油水也够丰厚了,能让他们出点血也不错。”老爷子笑的很是开心。

敲诈美国人啊,一想到到时候美国人那张被敲了之后铁青的脸。老爷子就越发的开心了:该死的美国人你们也有今天?!他简直恨不得高歌一曲来表示自己心里的激动。

“谢谢爷爷。”林铮也同样激动,虽然老爷子看似在这件事上发挥不了什么影响力,但如果自己真的敢这么想,那就死定了。

“谢我一个糟老头子做什么,这是你们自己努力才换来的。和我可没什么关系,”老爷子连忙摆摆手。方正了一辈子的老人家最看不惯的就是冒名顶替这回事,人家凭自己的本事辛辛苦苦换来的东西,凭什么要算在我的头上?看看林铮,再看看谭娜,老爷子越看心中就越是高兴,到最后干脆大手一挥,“等你们这事儿成了之后,把我那瓶40年的茅台开了,咱们说什么也得好好庆祝一下!”

“爷爷!”谭娜的眼圈红了,此刻的爷爷可不像自己印象里的那个爷爷,自己印象里的那个爷爷,那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老顽固……所有搞技术的都是老顽固……

“哭什么,都这么大的丫头了,”谭老先生呵呵笑道,脸上对孙女的溺爱之色却怎么也遮掩不住,抚摸着谭娜的头发轻声道,“你们现在也长大了,也到了该让你们出来闯闯的时候了,不管好坏,闯一下总比呆在原地好。”

这一刻,林铮除了佩服就是还是佩服,到底是人老成精的人,觉得事不可为就按兵不动,立刻一旦发现事有可为就当机立断,绝不含糊,厉害啊!

但是问题在于,很多时候,这个时候总会出现一些煞风景的人,比如此刻,一个个子不高、圆圆的脸上戴着一副圆圆的眼镜、穿着一身廉价西装的青年男子就向这边跑了过来,一边向这边跑,一边还在不停的高呼,“谭老师,谭老师,原来您在这里啊,总算是找到您了……呃……”

被两个人用极度不善的目光看着的感觉十分的不好受,最起码眼前这位就感觉自己心里毛毛的:怎么回事?我不过是来找谭教授的,怎么这两个人就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是小王啊,”没等对方开口,谭老先生已经笑着先开口了,“不好意思啊,遇到我的学生和我孙女,刚刚说了两句话,走,咱们这就去实验室。”

“谭老师您太客气了,实在是这个实验比较紧,那个……”毕竟是打扰了谭老师和孙女的谈话,而且看起来是什么比较重要的事情,谭老师的孙女的情绪反应比较激烈,一想到自己竟然耽误了别人的事,心里避免就有些不好意思。

“没关系,”谭老爷子笑着摆摆手,随口向这位老兄问道,“船夫啊,你那个实验做得怎么样了?”

“快了,一切顺利的话再有一个星期就能完成。”一说起自己的试验,这个叫船夫的哥们脸上顿时洋溢着幸福满足的笑容,似乎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不是试验,而是新郎……嗯,新郎?!

船夫?看着这位身上有着浓浓的科研人员气质的人,这张脸再结合这个名字,林铮总觉得这老兄眼熟,只是林铮心中不免觉得有些荒谬:不会这么巧吧?

在林铮打量这个叫船夫的人的时候,船夫也在打量着林铮:我没见过这个人吧?可怎么觉得有些眼熟?难道是在什么地方见过却忘记了?

“这位是?”

“小王啊,中科院首都电池研究所的,叫王船夫,这次过来借用我们学校的实验设备做一个电池方面的系列试验。”这并不是什么保密的事,既然是自己的孙女婿问的,老爷子就说给林铮听。

“大家都叫我船夫,你们也叫我船夫就行。”船夫先生憨厚的冲着林铮和谭娜笑笑,谭老师的学生和孙女,那知识水平一定不会差到哪里去,客气一点是应该的。

“船夫?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名字?”这是谭娜的反应。

“船夫?!”林铮也是惊叫一声,只是和谭娜只是单纯的为这个名字感到奇怪相比,他的声音里则充满了震惊。

没错,就是震惊!

不会吧,怎么可能会这么巧?

林铮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什么时候和幸运女神搞过一腿了,不过是在学校里逛了一圈,竟然就遇到了这么一位未来的超级大牛人?一度成为共和国首富、并誉为最有可能影响共和国未来能源战略安全的人?

“没错,我就是王船夫,”王船夫轻推了一下自己鼻梁上那可爱的、圆圆的小眼镜,对林铮的反应有些诧异,“这位先生,你认识我?”

“曾经听人说起过,说在中科院有个搞电池的年轻人挺厉害的,没想到就是你,”林铮不动声色的将手伸过去,“我是林铮,丽声电子的总经理,这位是我女朋友谭娜,丽声电子的老板,很高兴认识你。”

“你是丽声电子的总经理?”王船夫忽然盯着林铮上下打量了一番,忽然紧握着林铮的手,兴奋无比的道,“难怪我觉得你有些眼熟呢,你……你就是那个‘我为自己代言’的那个林铮,对吧?我看过你的那个广告,很精彩,你们丽声电子的几个广告都很精彩。”

明明是疑问句,偏偏到了他嘴里就是毫无疑问的肯定句。

“能让中科院的高手听说过我的名字,我是该受宠若惊呢,还是该受宠若惊呢?”林铮笑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