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80章 走出去是好事

船夫腼腆的笑着,有些拘束。

在不知道林铮和谭娜的身份之前,船夫对林铮还能保持一点心理的优越感,但当知道了林铮的身份之后,他心里的这点优越感就荡然无存了,人家比自己年轻,可取得的成就却比自己还要高,在比自己更厉害的人面前自己有什么好优越的?连连摆手道,“林总您太客气了,太客气了……”

“对了,刚才听谭老师说你要做个电池方面的试验,是哪方面的?”林铮佯装做好奇的问道,这位后世的电池大王,即将要迈出化蝶之前的那一步了吗?

“主要是低温方面的电池容量试验,现在市场上的镍铬和镍氢电池在低温下的电池容量衰减的厉害,我想要验证一下,看看能否提高电池在低温条件下的电容量。”试验的目的并没有什么好保密的,林铮与谭老教授之间的关系让船夫天然就对林铮有种特殊的亲近感,听林铮问起,并没有隐瞒,一五一十的对林铮介绍起了自己要做的这个实验。

“原来是这样,”林铮点点头,他有些好奇,“中科院首都电池研究所没有这样的低温研究设备么,你要跑到中科大来做这个试验?”

“设备倒是有,不过我的资历还没资格用。”船夫闻言,顿时苦笑了。

后世牛逼哄哄的电池大王曾经也有过连实验设备都用不上的时候?林铮顿时愕然,关于这位电池大王。林铮听过不少传说,其中其艰苦起家的过程在后世为他无数的粉丝们所津津乐道,在华强北的时候林铮也听说过不少。但这样的事情他还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果然是每个人都有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啊。

“原来是这样,”林铮一脸同情的点点头,忽然问道,“船夫,看你既然能独立做这个实验,在电池方面应该有些造诣吧,没想过自己出来干?”

“臭小子。怎么说话呢?”谭老教授反手就给了林铮一巴掌,在老教授看来,放着好好地研究所的工作不做。偏偏辞职去下海,那不叫下海,那叫不务正业,这两年搞研究的人下海的越来越多。对于这种情况。老教授痛心疾首,国内搞研究、做学问的条件越来越好了,怎么现在的年轻人反倒是越来越沉不住气了呢?

林铮缩了缩脖子,没敢吱声:该死,怎么把老爷子的这点忌讳给忘记了?

船夫却一脸的震惊,张了张嘴,不过最终却没有说出话来。

看着船夫的表情,林铮心里一动:看来船夫已经有这个想法了。也是,历史上的船夫是明年2月份开始创业的。现在距离他创业也没有多长时间了,这个时候心里有了想法是正常的,指不定现在这家伙就是在为未来自己单独创业做准备呢。

从谭娜的包里翻出一张名片来递给船夫,“上面有我们的联系方式,如果船夫兄你能做出性价比比较好的电池来,可以来找我,我们的随身听上都会标配充电电池……嗯,如果资金不足,我也可以投资,具体的条件咱们面谈。”

这次的机会实在是重要,以至于林铮都不得不冒着被老爷子收拾的危险来挖社会主义墙角了。

看着手里的这张名片,船夫兄有些喜出望外:林铮主动给自己名片,那就说明他不是敷衍,而是确确实实的有这么个想法,自己还没有创业就已经找到了一个客户?也是,丽声的随身听,除了最低端的型号好像都标配可充电电池,三洋的可充电电池一点都不便宜,如果自己能够取代三洋成为丽声电子的电池供应商……这种被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砸中脑袋的感觉让他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轻飘飘的,他心里已经被巨大的幸福给填满了。

“谢谢!”将这张名片珍而重之的收起来,船夫无比郑重的对林铮鞠了一躬。

林铮的肯定对船夫坚定自己的信心起到了巨大的作用,他已经看到一扇大门已经向自己打开,大门的里面,闪耀着金光。

老爷子叹息一声,不知道说点什么好,按说林铮的做法是让他很不满意的,你这算是怎么一回事?但面对林铮的这种做法,他又说不出什么来,人老成精的他岂能看不出来王船夫其实已经有了出去单干的意思?现在这个人的心已经不在中科院了,林铮不过是在这个时候轻轻的推了他一下而已。

话说回来,就算没有林铮的这一把,这也不过是迟早的事。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对林铮的做法采取了默许的态度。

望着船夫兄兴冲冲而去的背影,林铮低声对谭老爷子道,“爷爷,您别不高兴,我认为所在实验室、档案柜里的科学不算是科学,能够为老百姓造福、为国家造福的科学才算是真正的科学,您看看咱们国家这些年产学研脱节的情况有多严重?企业对新技术、新材料的需求近乎饥渴,可相关的研究机构却闭门造车,只要取得了成绩就把花费了国家巨额资金才取得的成果束之高阁,完全没有发挥出自己的作用,而承担着承上启下作用的学校偏偏又在闭门造车,培养出来的学生全都是一个个的书呆子,这种情况不对啊爷爷,产学研三者紧密结合、相互支持、相互合作才是一个正常的方式。”

“我觉得船夫的做法很好啊,您看看咱们国家的电池研究情况和电池市场情况吧,和国际相比,咱们国家在中低端电池费那么的研究应该不比欧美日国家差很多吧?可为什么除了商店里卖的几毛钱一节的普通一次性电池之外,市场上的可充电电池基本上全都是外国电池品牌?这种情况不正常,如果船夫能够勇敢的跨出这一步,我倒是很佩服他。”

老爷子不由得叹息了一声,“你说的这些我何尝不知道?可是……”

他摇摇头,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

让林铮没有想到的是,和burrbrown公司之间的事情再次起了波折。

专程赶往美国处理这件事的谭娜深夜给林铮发来了国际传真,核心内容只有一个:该死的burrbrown公司又返回了,他们只愿意赔偿350万美元,原因就是美国媒体上之前对于burrbrown公司恶意违约的报导忽然一夜之间消失的干干净净,干净的像是之前从来没有发生过这件事一样。

情况棘手了,350万美元当然也是赚了,但对于burrbrown公司而言却意味着他们面临的情况出现了转机,只要美国媒体不再拼命的报导burrbrown公司恶意违约的事情,用不了多久健忘的民众们就会忘记burrbrown公司曾经的丑事,burrbrown公司的股票价格也会慢慢的一路上扬,burrbrown公司不再需要对林铮那个该死的混蛋低头了……如果不是丽声电子在共和国市场上已经逐渐成了气候,而burrbrown公司又舍不得放弃这个日渐成长的市场,burrbrown连这350万美元都想要想办法赖掉。

不要以为西方企业不会这么做,一个个都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老马就说过资本是贪婪的,想要他们放弃到手的利润比从他们身上割肉还难,对于已经习惯了用法律耍无赖的西方企业来说,通过法律手段来达到自己无赖的目的本就是他们最擅长的商业手段之一。

“这是德州仪器对我们的警告,”在第二天专程拨通的国际长途中,林铮冷静的对谭娜道,“显然,我们都低估了德州仪器对我们的做法的反应,他们是用这种方式来警告我们……从你到美国之后德州仪器联系过你吗?”

“没有,从我到美国的哪一天,他们就一直没有联系过我。”谭娜摇摇头道,声音有些沙哑,原本板上钉钉的事情竟然出现了这么大的转折,她还能够保持冷静已经十分难得了,至于其他的地方哪里还管得了那么许多?

“他们这是在等着我们主动上门谢罪呢。”林铮冷笑着道,小魔女的话一出口,林铮立刻就明白了德州仪器的态度:他们用这种方式来表示自己的不满,坏了我们的好事,你们还想要这么轻松的拿到钱?做梦去吧!

“会不会对我们的经营产生影响?”谭娜愣了一下,连忙问道,但随即,她就摇摇头,“不会,对于现在的德州仪器来说,现在他们有求于我们的地方比我们有求于他们的地方多得多……我们前期囤积的那批芯片起了很大的作用……这么说来他们就是想要给我们一个警告?”

“不出意外就是这样了,谁让我们坏了他们的好事呢。”对于德州仪器这个混蛋,林铮也无语。

“那怎么办?”

“简单,让德州仪器认清楚在与我们的合作中他们德州仪器到底居于一个什么样的地位就好了,”林铮冷笑一声,“德州仪器很强大是不错,但有时候话语权可不是简单的只看个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