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91章 到底为哪国人民服务?

第191章 到底为哪国人民服务?

“林铮同志当然在,正在那边和我们聂市长谈开发区建设的问题呢……”沈杰呵呵笑着,似乎没有理解眼前这位话里面的意思。

还没等西装中年男子说话,旁边那个稍微年轻一点的就跳起来了,“什么?你们琅琊市的人都这么不懂规矩吗?领导来了竟然都不来迎接一下?”

沈洁的眉头顿时皱的更深了,这家伙看着年纪也不算小了,怎么还跟个刚入官场的毛头小子似的?你小子就不知道自己这是在找死吗?

说起来,省外事办的一把手的行政级别是正厅,琅琊市一二把手的行政级别也是正厅,大家是同一个行政级别的,可任谁都知道,一个地级市的一二把手的含金量远不是一个省外事办主任的含金量能比的,更不要说这家伙根本就不是省外事办的主任,现在当着琅琊市二把手的面,他竟然敢如此叫嚣,这是分明是不把琅琊市官场的一众人放在眼里啊!不仅是沈洁,其他过来表示欢迎的人的眉头也深深的皱了起来:这年头的愣头青怎么就这么多?

“呵呵……聂市长和林总谈的是一个先期投资就高达数亿元、总投资额有可能超过20亿的超级大项目,所以……呵呵……”既然对方不懂事,沈洁也就懒得给他面子,一个外事办的小科长,芝麻大小的官儿,竟然还把谱儿摆到老子面前来了,真是不知所谓!

说完,还故意往林铮和聂市长所在的方向示意了一下。“肖科长,米干事,两位要不要过去听一下?”

94年的时候。大家见的世面多了,手里的自主权增加,大家已经不像是80年代那样对上一级的外事部门那么奉若神明,被人家一句“外交无小事”就吓的浑身哆嗦、两股战战了,如果和自己关系不大,那么卖他们个面子倒也不妨,可如果和自己牵扯的比较多。不给他们面子……那也就不给了。

总的来说,外事办是一个你给他们面子他们就很牛逼,你不给他们面子也就是那么回事的这么一个单位。嘴炮无敌,可真的论起来却也没什么本事,反倒是因为他们在各种涉外事务上无条件、无原则的偏袒外国人,屁股坐的不够正。在很多人眼里看来就是一群汉奸和卖国贼的现代版称呼。

“不用了。我们就是向林铮同志了解一些情况,了解完了我们就走,”知道自己在这里不受欢迎,可认为自己从事的是和外国人打交道的工作就天然比体制内的其他同僚高一头的两人,脑袋昂的高高的,只是脸色有点难看,“既然林铮同志不愿意过来,那我们过去见见这位大老板好了。”

“也好。”沈杰咧咧嘴。看这俩货越发的不顺眼了:难怪都说这些外事办的家伙是一群现代的汉奸。

……

“林铮同志是吧,我们是外事办的。我姓肖,叫我肖科长就好,这位是米干事,今天我们来是有些情况需要向你了解一下。”肖科长和米干事来到林铮面前,板着两张死人脸,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

“有什么话两位问吧,不过我先声明,有些涉及到公司机密的问题,除非两位能够拿到正式的官方文件,否则我不会予以配合。”林铮很不给面子的道。

既然对方在这么多人面前还摆出了这么一副架子,林铮自然也不会给他们面子,他向来对外事部门的印象不怎么滴,从前世到这一世一直都是如此,都说铁老大是出了名的“脸难看、话难听、事难办”,可那是他没有和外事部门打过交道,“脸难看、话难听、事难办”的铁老大在两三年后就变的好说话了很多的,但外事办却是始终坚持着“几十年如一日”的优良作风,坚定的要将“脸难看、话难听、事难办”这九字真言进行到底……铁老大好歹还有个公路交通和航空运输可以和他们竞争一下,外事办有竞争部门吗?

“你这人懂不懂规矩?”米干事大概是这辈子头一次遇到在谈话的一开始就首先和自己明说不一定会配合他们的,顿时气的一张脸涨红。

“规矩?规矩是什么?我只认法律,”林铮看了这位仿佛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般的米干事,哼了一声,“米干事,如果你们是下来了解某些情况的,就赶紧了解情况,如果是下来抖威风的,不好意思,这里没有威风可以让你们抖,让你们失望了。”

肖科长和米干事的身后顿时隐约传来一阵强自压抑的笑声,谁都没有想到林铮居然这么不给外事办的人面子,但毫无疑问,林铮的话听起来太解气了……让外事办的这些混蛋整天里眼睛长在脑袋顶上,这次吃瘪了吧?

“好……好……”

肖科长气极而笑,他还真没有想到林铮居然如此不给自己面子,堂堂省外事办的科长,不管走到哪里谁敢不给自己面子?没想到今天竟然遇到了这么一朵奇葩。他已经打定了主意,今天若是不狠狠的收拾这朵奇葩一顿,自己以后也就不用在外事办混了。

“林铮同志,那我问你,你们丽声电子敲诈美国著名半导体企业burr brown公司一事,你可承认?”肖科长陡然厉声道。

任凭事前林铮如何想,他也没想到省外事办的人居然是为了这件事而来的,嘴巴张的老大:外事办的人都这么闲吗?

林铮的惊讶落在肖科长的眼里,自然而然的就成了林铮的所做所为在被自己揭发之后的无比震惊,心里那叫一个痛快啊,冷笑着道,“怎么不说话了?自己的行为被发现之后震惊了?”

“我说肖科长,你不要自我感觉太过良好好不好?”林铮对这位肖科长实在是有些无语了,“首先一点,我的行为如何,不是你界定的,也不是我界定的,是法律界定的,我不认为你肖科长、嗯,省外事办的肖科长已经有了法院的权利,不不不,是远超法院的权利,竟然可以在没有任何事实证据的情况下就对我进行判罪认定;”

“其次,就算我犯了罪,那也是公安机关和法院的人来找我,和你们外事办没有什么关系,这一点并不会因为那家公司叫burr brown而有所改变,翻遍共和国所有的法律,我从来没有看到有‘外国人犯法可享受特权,在国人涉外事务中外事部门有处理权力和资格’这么一条明文或者类似的规定。”

“最后一点,我们与burr brown公司之间的矛盾和纠纷,是我们双方协商解决的,burr brown公司对协商的结果很满意,很痛快的支付给了我们公司赔偿款,如果他们不满意,或者我们在敲诈他们,burr brown公司可以向我国法律部门乃是美国法律部门提请诉讼,但很抱歉,我并没有听说burr brown有准备诉诸于法律的意思……肖科长,连身为当事人的burr brown都没有对这个结果表示不满,你们却着急上火的跳出来,你们这是打算干什么?”

林铮和最后的一句话,已经等同于质问了:一件很你们外事办八竿子打不着的事儿,你们却仿佛屁股被狗咬了似的急匆匆的跳出来,究竟意欲何为?

“外交无小事……”

“那是外交,这是正常的中外贸易往来,”林铮很不给面子的直接打断他的话,“请问,burr brown公司主动请你们协调了吗?”

“没有,但是你们要求的赔偿是合同规定的10多倍……”

“你们不是法律部门,我不需要向你们解释,你们只需要知道,burr brown公司对于这个赔偿条款是满意的,既然他们认为自己只有付出合同规定的10多倍的赔偿才能够表示诚意,那我有什么理由不要?”林铮死死的盯着肖科长和米干事,冷笑着道,“肖科长,米干事,你们两个都是d员吧,不知道你们入d时宣誓的内容是否还记得?当时面对鲜红的d旗大声宣誓自己将要好好为人民服务的你们,现在就是这么为人民服务的?你们确定你们是在为中国人民服务而不是在为美国人民服务?”

林铮的这番话简直不是一般的诛心啊,压根就是在指责他们忘记了身为一名d员的根本。

聂建忠却是听的整个人都傻了,丽声电子和burr brown公司之间的矛盾他是知道的,两家公司的官司和口水仗打了好久,好像直到一个星期前两家公司才达成最终的协议,只是协议的内容并没有对外公开,聂建忠也不清楚协议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听了好一会他才隐约听明白了,好像是丽声电子狠狠的敲了burr brown公司一笔钱,似乎有当初他们签订的合同当中规定的赔偿条款十几倍之多?

十几倍之多?!

一想到合同当中的哪项让自己眼红的要命的赔偿条款,聂建忠只觉得一股子热血猛然冲向了天灵盖,让他几乎呻吟出来:赔偿条件的十几倍之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