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92章 驱散寒冷的风

十几倍之多是多少,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数学乘法计算,用不着费什么脑子就能够算出来,可也正是因为这样,聂建忠才羡慕的眼珠子都发红:林铮到底用了什么办法,竟然从一家美国公司手里敲出来这么多钱……

在国人的心里,外国企业不欺负咱们就是好的了,谁还敢欺负外国人?这种事情哪怕在喝多了吹牛的时候都不会出现,却不成想林铮就真的这么干了,不仅是这么干了,竟然还冲到了别人家里掐着他们的脖子让他们掏钱……不得不说,这种事情听起来都让人觉得倍儿提气。

“林铮同志,看来你还没有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没想到林铮如此的不将自己当做一回事,肖科长的眼睛都红了,“你知不知道这件事将严重影响中美两国的传统友谊……”

“中美两国有传统友谊吗?”林铮诧异的望着肖科长,眼中不再是戏谑,而是变成了愤怒,“肖科长,不知道你在说这话的时候是否记得去年行驶在海上的那条船?不知道你是否记得美国人一再违反中美三个联合公报的精神、不顾我国的抗议大肆向湾岛出售先进的军事装备,一再给我们统一湾岛设置障碍?说中美两国之间有传统友谊?你确定你是一名政府官员?”

肖科长瞠目结舌,一张脸红的发紫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谁让自己说错了话却又被人抓住小辫子了呢?

林铮话里面说的这些事情是每一个国人都为之愤怒的事情,其中最近的一件在去年才刚刚发生,有了这些事情垫底,“中美两国的传统友谊”这九个字大家嘴上说说也就罢了,可谁若是当了真,却是难免会被人怀疑自己的智商。面对林铮的质问,他唯有悻悻的丢出来一句,“你……你……你这是强词夺理……”

虽然肖科长在口口声声的说林铮在强词夺理,可现在这个架势。到底是谁在强词夺理已经很清楚了,聂建忠呵呵笑了两声,“肖科长,林总年轻,这个您就不要见怪了,沈杰,肖科长和米干事远道而来辛苦了。带肖科长和米干事好好休息一下。”

既然这两个家伙不识趣到了如此程度,聂建忠也就不打算给这俩山炮面子了:就冲着林铮兜里的那几千万美元,也不能给他们面子。

这个休息一下到底是什么意思,沈杰岂能不明白?笑吟吟的向这两个家伙伸出了手,“肖科长,米干事。不知道两位有什么偏好没有,我们和好安排……”

俩扫兴的家伙走了,聂建忠这才转过头来一脸歉意的对林铮道,“林总,实在是不好意思,让这么两个二货扫了兴致,希望没影响到你的心情。”

“外事办的这些家伙一个个脑袋都长在头顶上。这些我怎么会不知道?”林铮笑着对聂建忠道,“请市长放心,对于市里对这个电子产业园区的规划我们十分激动,希望我们能够合作愉快。”

说着,林铮向聂建忠伸出了手。

“合作愉快,”心中大是激动的聂建忠一把用力握住林铮的手激动无比,“我们的工作肯定还有很多不足之处,也请林总您一定要不吝赐教。市里一定努力将这个园区打造成最适合企业发展和投资的乐园。”

努力了这么久,林铮终于答应了,太好了,有了联创科技的这条图形点阵式STN-LCD液晶生产线落户琅琊市,琅琊市这个电子高科技产业园区的核心就有了,接下来的招商引资工作也方便了许多,他仿佛已经看到了无数的电子类企业正滚滚而来。纷纷入驻这个电子高科技产业园区。

————————————————————————

马上过年了,虽然整个工厂开工也没有几个月,但按照惯例,年假还是要放的。这也是人之常情,辛辛苦苦的工作了一年,就指着年底的这段时间好好陪陪老婆孩子呢,只不过和市里的其他企业不同,丽声电子的工人们的精神面貌明显的比市里其他工厂的工人们好了很多,让他们如此高兴的,不仅是因为工厂很大方的多发了一个月的工作作为大家的过年费,也不是因为中央的空地摆满的年货让大家可以过年的时候少花不少钱,而是因为接下来林总的讲话。

讲话?

讲话也值得大家如此高兴?

如果只是普通的讲话当然不会让大家这么高兴,但如果讲话中的内容有可能涉及到明年工资调整、而且据说还是加薪的内容的话,就足够让大家兴奋的与周围熟识的朋友小声讨论了。

“刘姐,你说,老板真的会在明年给咱们涨工资吗?”一个看上去怯生生的小姑娘小心的向自己的工长问道。

丽声电子的很多工人都是市里其他国有工厂的下岗分流工人,这其中又以女工为主,这倒也可以理解,电子类的企业多数以手工组装和焊接为主,大老爷们干不好这种细发活儿,偌大的空地上站着几百号工人,其中多数都是女工,虽然穿着蓝色工装的她们少了几分姹紫嫣红的味道,可洋溢着的喜气却足以让她们将这一点的不足给忽略了。

“涨是肯定要涨的,”作为工长,刘姐听到的消息肯定比别人多点儿,况且老板马上就要宣布了,现在说点儿也不会耽误了老板的事,还能借此在姐妹们面前显摆一下自己,刘姐点点头,眉飞色舞的道,“听说涨幅还不小呢。”

“真的?”聚拢在刘姐身旁的几个小姑娘异口同声的问道,脸上满是喜悦:涨工资就已经很让大家高兴了,还涨的不少?

都知道刘姐是出了名的消息灵通人士,她身边早可就围拢了一大群人,看看能不能提前知道一点消息,虽然一会儿老板肯定就过来宣布了,可早知道一会儿也能多高兴一会儿不是么。

立刻就有人忍不住了,“刘姐,那您给咱们说说能涨多少呗?”

这话立刻就得到了姑娘们的相应,“对啊对啊。刘姐您可是领导跟前的红人,肯定知道内幕消息对不对?给咱们说说呗。”

刘姐当然算不得什么红人,只是刘姐做的一手好饭菜,尤其那一手海带排骨汤做的堪称一绝,偶然间被谭娜发现了她还有这么一份手艺,也就因此而又了一个和谭娜接触的机会,能接触到的东西其实很有限。但这份“荣宠”落在其他人眼里可就了不得了:连老板都要跟刘姐学做饭,刘姐的本事还用说吗?再说了,近水楼台先得月啊,虽然刘姐现在只是一个小工长,可既然已经在领导那里挂了名,以后有提拔的机会的时候。领导难道会不记得她?就冲着这一点,也足以让大家对她客气三分了。

“呵呵,什么内幕不内幕的,就是和谭总聊天的时候听谭总说过几句,既然现在也能说了,我就提前让大家高兴高兴。”刘姐很聪明,倒也不是那种不知轻重的蠢女人。

“那是!那是!”小姐妹们一阵狂点头。

“咱们现在不是计件工资么。林总和谭总的意思,在原来的基础上增加10%……”

“那不就是等于咱们涨了10%的工资么。”有个自作聪明的小媳妇立刻道。

“别打岔,”刘姐看了这个平日里就喜欢显摆自己小聪明的女人一眼,“你以为就是这样么,除了这样之外,加班工资也涨了,超出规定任务范畴之内的多的工作量的提成也涨了,虽然谭总没说。不过我自己琢磨了一下,差不多能多出来15%。”

“15%啊……”人群顿时一阵惊呼声。

15%绝对不能算是一个小数目,以大家现在的收入,等于一个月能够多出来70到80块钱的收入,每个月多出来七八十块钱,这个数字就相当可观了,等于一年多出来八九百。甚至极有可能突破1000,这对一个普通家庭来说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

“最少15%,有可能更多。”刘姐斩钉截铁的道。

她没有说明的一点是,作为工厂的基层领导。各个工长、班组组长、工务段段长等基层领导们的收入的提升幅度更大,此外还有一些额外的补贴,算起来差不多能比原来提升20%,这个收入可不低。

就在自己家门口上班,却能够拿到比在南方的工厂里还要多的工资,而且现在工厂的职工楼已经开始进行场地平整和开挖地基了,自己这样的小领导能够以很低的租金租到一套两室两厅的房子,这越发坚定了以她为首的的公司基层领导在公司好好干的信心:工资这么好、福利待遇还这么好的公司可不容易遇到。

“还能更多?”刘姐的话,让大家不由得面面相觑,是不是真的啊?

“呵呵,信不信没关系,等一会林总和谭总讲话的时候你们就知道了,”刘姐呵呵笑了两声,也不在意,这种事情她们一时间接受不了也能够理解,“不过你们既然叫我一声姐,那我就提醒一下你们这些丫头,都注意了啊,准备找对象的在找对象的时候眼睛可得瞅准了,要向以后日子过得舒服那就尽量在咱们工厂里面挑。”

“前些日子公司的那个规定大家都看了吧,大家不仅不用担心以后结了婚、怀孕奶孩子的时候会被公司赶出去,还有产假和工资可以拿,比国企和南方的私企加起来还要好,最重要的是还能分房子,要是两口子都是双职工福利待遇还要好,可要是找了外面的,呵呵……谭总可是说了,咱们丽声电子不是那么容易进来的。”

对啊,刘姐的话提醒了不少正春心萌动的少女们,20左右的年龄正是女孩一生之中最绚烂的年纪,喜欢做梦的她们这个时候总是怀着最美丽的心情偷偷的畅想着自己的未来,对于绝大多数的女孩们来说,如果能有一份可心的、收入不错的工作,有一个疼爱自己的老公和一个可爱的孩子,这一辈子就完美了。

只是这年头的事情不如人意者十之八九,国有企业听起来是不错,有产假,能分房子,可现在的国有企业当中有几个效益好的呢?不仅工资发不全、反倒是停产待业的不少,产假倒是没问题,可房子?呵呵……市里的国有企业有多少已经五六年没盖过新房子了?

南方的那些私人企业虽然工资高点,可听说活计多的能够累死人,根本就是拿命在赚钱,而且背井离乡的总归也不是个事,算来算去其实还是自己公司的条件好些,虽然住房还要交一些租金,但这不算什么,关键是那些房子真漂亮啊,看着都舒服,刘姐说的没错,就算是为了自己的将来着想,也应该尽量在自己单位里找个对象才是。

……

寒冬腊月的寒风在这一刻似乎也变得温暖了起来,大家谈笑着,畅谈着趁着年假的这会儿准备给家里添点儿什么东西,家里的人一人一身新衣服是一定的,不过家里还有点钱,不如趁着这个机会买个大彩电?家里的小黑白也该换了;嗯,要不买个热水器也可以,大冬天里在自己家里就能舒舒服服的洗个澡,那才叫美啊;或者也可以买一台录音机?

当工人们热火朝天的聊着自己的理想的时候,林铮在做什么呢?这会儿的林铮和谭娜正在办公室里接待一位远道而来的客人,只是这位客人……嗯,看上去似乎有些垂头丧气。

“老徐,你这是怎么回事?”望着三四个月前还一副踌躇满志模样的徐云龙,林铮皱着眉头,此刻的徐云龙和自己记忆中的差距太大了:一头乱糟糟的头发看上去大概有半个月没洗了,不仅乱的如同鸡窝,更是油的不像话,还是上次遇到他是穿着的那身西装,但当初看上去颇为光鲜的西装,此刻却皱皱巴巴的不像样子,说难听点儿,简直就像是家里遭了灾逃难的。

徐云龙哆嗦了两下嘴皮子,近一米八的汉子眼睛忽然一红,眼泪扑哧扑哧的往下落,“林总,我求你救救我们拖车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