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97章 钱闹的

第197章 钱闹的

确实没有人嘲笑自己,甚至林铮还发现路上不少人和自己一样,也是拎着一个电饭煲,显然他们做的也自己即将要做的事情一样,也是将买的早饭放在保温桶……哦,不,是电饭煲里面热乎乎的带回去,只是大家看自己的眼神稍稍有些奇怪,因为自己是陌生人?

人人手里都拎着一个硕大的电饭煲的场面很是壮观,在国内其他地方林铮从未见过,这一壮观的林铮不仅有些怀疑,难道这就是庐阳特色?不过说起来这个办法倒是挺实用的,不管是在冬天还是阴天下雨的时候(兄弟们,多学一招吧,哈哈……)

“老板,三份豆腐脑打包带走,都多放辣椒,不要香菜,再来5个茶叶蛋、4个肉饼。”林铮将电饭煲往老板面前一放,对摊子的老板老马同志道……应该是老马同志,不会错的。

“好咧,三份豆腐脑,多放辣椒不要香菜,五个茶叶蛋4个肉饼!”老马同志的记性不错,一边忙着炸油条,一边对里面正在忙活的老婆喊道,甚至还有工夫和林铮聊天,“大兄弟,你是郎璇家的亲戚吧?”

“嗯?你怎么知道?”林铮诧异了,这早餐摊子老板也太逆天了吧?

“郎家老太太在这里的时候,每天都拎着这个电饭煲来我这里买豆腐脑,这个电饭煲我太熟了,”老马憨厚的笑着,“这几天郎家老太太没来,我还奇怪呢。没想到……”

你用这么暧昧的眼神看我是什么意思?好像我跟郎璇有一腿似的。林铮登时郁闷了。

………

拎着东西回去的时候,谭娜这懒丫头竟然已经起来了,洗漱完毕的她正站在阳台上拿着一把硕大的梳子在梳头。看着林铮手里硕大的电饭煲,顿时就笑了,“哎呀,我们林大少爷竟然亲自去给我们姐妹买饭,这可难得。”

“是吧?我给你说,像我这种绝世好男人已经绝种了,满世界就我这么一个。不赶紧抓住被别的女人抢跑了你可就赔大了。”林铮一边从电饭煲里面往外掏东西,一边笑嘻嘻的和谭娜胡说八道。

只是果不其然,林铮的自吹自擂立刻就引来了谭娜和郎璇姐妹俩的嘲笑。“就你还绝世好男人?我呸!”

被人呸了的林大老板的脸皮奇厚无比,竟然一点也不为意,甚至还大模大样的剥了个茶叶蛋一口塞嘴里,嚣张的用这种方式来向这对漂亮的美女表示挑衅。嚣张的模样简直让人生厌的厉害。

只是饭还没有吃完。郎璇家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接完电话,郎璇苦笑了,“市里的领导们知道你在这里,想要过来拜访你。”

“不是吧?”林铮都惊悚了,“他们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

还能不能让人愉快的过日子了?自己不过刚刚到庐阳市才两天,悄悄的过来的自己谁都没有想惊动,就是不想和庐阳市官方打交道。林铮就不明白了,难道庐阳市领导的鼻子是属狗的吗?专门闻自己身上的气味?否则这没法解释啊。

林铮一脸苦恼中混合着纠结的表情让两位美女笑的厉害。“难道你不知道么,咱们公司的附近一直都有交警执勤的。”

这个林铮倒是没有注意到,但听郎璇这么说,林铮想了想,还真是,在公司的附近似乎真的有执勤的交警或者巡逻人员,原本他还以为这是庐阳市政府推出的惠民爱民之举,现在顿时就有些不乐意了,“不会吧?难道他们用这些人来监视我们?”

90年代中期,老百姓基本上没有啥个人信息的保密意识,看看电信局的电话薄就知道了,里面厚厚的全都是老百姓的、各个行政单位和企事业单位的联系电话,这种事儿放在20年后老百姓能跟你拼命,胆小的也敢趁着晚上月黑风高的时候砸你们单位的玻璃:尼玛你敢泄露我的私人信息?你什么意思?!但在90年代初,这种情况不但正常,而且谁都不会当一回事,这样找起人来多方便啊。

泄露私人电话都如此正常,更别说是派警察在你公司附近帮忙维持治安和交通了,人家完全可以将这种行为说成是对你们公司的爱护……你就说吧,说你们公司是不是因此而受益了吧?这话没人能反驳的了。

甚至连谭娜都不觉得庐阳市政府的做法有什么不妥,“倒也说不上是监视,只能说是留意着,帮咱们维持一下治安,一旦咱们公司的重要领导出现的时候,他们必须立刻向庐阳市的领导们汇报。”

“明白了,”林铮点点头,只是他还是有些不太明白,“可是那条stn-lcd液晶生产线咱们已经放在了琅琊市了,就算他们再怎么使劲也不可能让咱们改变主意了,他们这么做是为什么?”

“为什么,还不是钱闹的,”谭娜就叹了口气,“我看到了一些内部的资料,今年庐阳市的招商引资工作完成的十分不顺利,只完成了年初制定的年度招商引资工作的80%不到,庐阳市可是安庆省的省会啊,听说因为这个事省里的领导都气的拍了桌子,还说要是明年庐阳市的招商引资工作再这么差,就要将现在的这批领导们给踢下去。”

“这不可能,”林铮想也不想的道,“就算庐阳市作为省会城市让省里的领导们丢了脸面,可省里的领导们也不会因为这么一点原因就把他们踢下去,到时候庐阳市的领导们随便找点什么借口就能糊弄过去。”

“这么说也没错,”郎璇点点头,“省里的领导们也就是说说,不可能真的将他们免职,但话又说回来,如果庐阳市连续两年完不成招商引资工作,下面的地级市会怎么看?庐阳市可是省会城市啊,是安庆省政府和党委的所在地,平日里颇多享受省里的照顾,在升迁和福利待遇方面更是颇有优待,可有了这么多的好处,他们竟然屡次完不成省里制定的招商引资计划,下面的地级市本就对安庆省额外受照顾有颇多不满,现在他们还不得翻天?”

“就算是省里的领导,也要考虑到这么一个‘榜样’在上面对下面的影响:庐阳市完不成任务都没事,那我们稍微差点是不是也没关系?就算是省里的领导,这一碗水也是要尽可能端平的,平日里额外照顾一些没关系,谁让庐阳市是省会城市呢,既然是省会城市,自然就要有省会城市的体面,可招商引资工作是当前所有工作核心中的核心,招商引资工作的好坏是衡量一个政府称职与否的唯一标准,省里如果在这种事情上也偏袒庐阳市,威信和威望就会大减,以后的工作就难做了。”

林铮听的连连点头,他两辈子都没怎么和官场打过交道,对官场上的事情了解的并不多,虽然也人云亦云的看了些所谓的官场秘闻,但那种不知道被歪曲了多少遍的所谓官场秘闻绝对比郎璇说出来的这些差得远了,或者以后可以让郎璇专门负责与政府方面打交道的事务?

哪怕两辈子都极少和政府打交道,可林铮也知道一点,那就是在共和国,想要将企业做大做强,就离不开政府和国家的支持……不仅是在共和国,换了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也是一样,甚至在工商管理课程当中将政府公关工作当成了一门专门的课程来传授。

“咱们公司虽然已经将那条庐阳市觊觎了很久的stn-lcd液晶生产线放在了琅琊市,但这又不等于咱们公司以后不在庐阳市投资了,相反的,我觉得在庐阳市的领导们看来,这不过是咱们向他们表示不满的做法,可咱们没有迁走在庐阳市的研究机构也是在暗示他们,这次咱们出了气就完事,以后还有合作的机会。”

“还能这么解释?”听郎璇说完,林铮的眼睛都直了。

“你以为呢?”

林铮点点头,“这么说来,这次咱们必须要见了?”

“最好还是见一见。”

“那就见一见吧。”林铮叹了口气。

………………

或许是为了让谈话的气氛不那么紧张,来的依旧是林铮的老熟人:庐阳市招商局局长杨臻和庐阳市电子二厂的厂长刘光华。

郎璇的家里自然不是谈事的地方,林铮选了个咖啡厅,对于林铮的选择,杨臻和刘光华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只要林铮愿意和他们谈他们就很高兴了,有什么资格在意聊天的地点在哪里?

“林总,在来之前,市里的领导们一再叮嘱我见到您之后一定要向您道歉,因为市里之前一些不够理智和缺乏远见的举动,不带给我们的友谊带来了很大的伤害,也给贵公司带来了不小的经济损失,在这里我代表庐阳市市委市政府向您表示诚挚的歉意。”

林铮笑着摆摆手,“杨局,您这道歉可道不到我的头上,这份歉意我也担不起,我就是一个打工的,公司的咯老板可是在这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