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98章 到底谁给谁机会?

对于林铮和谭娜两个人到底谁才是联创科技的真正老板,杨臻心里很是怀疑,当然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说破,笑着向谭娜道歉,“这就是我的不是了,这个我得向谭总道歉,不过谭总,这个问题其实不重要吧?”

林铮和谭娜两边的父母已经见了面,据说双方的父母已经商定好了婚期,两个人的事情几乎已经成了板上钉钉的事,从这个角度来说,向林铮道歉还是向谭娜道歉,这区别还当真是不大,谭娜自己都没有反对,只是笑笑,“杨局,咱们开门见山的说吧,我们集团下属的丽声电子确实有投资计划,但庐阳市虽然是我的家乡,可这里似乎并不是一个很好地投资地点啊。”

原因么自然很简单,但就没有必要说出来了,单单是这番话就够打脸的。

果然,尽管杨臻的脸皮厚度足够,但谭娜的这话一出口,杨臻的脸上还是微微现出了一丝尴尬,不过这一丝尴尬很快就掩去了,笑着点头道,“谭总说的有道理,某些领导同志对于招商引资工作抱着急于求成的心理,忽视了任何事物都有其客观的规律,被某些人利用钻了空子,对于这种情况,市里已经高度重视,对个别领导同志的这种心理提出了严肃的批评,请谭总和林总放心,以后这种情况绝对不会出现了。”

心里却是将市里领导们之前的做法再一次的骂了个狗血淋头:如果不是那些自作聪明的该死的混蛋干的好事,老子何至于一次次的给你们擦屁股?好歹老子也是个正儿八经的干部。在能当自己闺女的小丫头面前低声下气的很好玩吗?

只是没办法,在省领导那里受了气的市领导自然而然的将受的气撒在了招商局的身上,杨臻狠狠的吃了一顿排头。这倒也可以理解:如果不是招商局的家伙们无能。自己何至于在省领导们面前被训斥的狗一样的抬不起头来?

林铮和谭娜一直安静的听着,一直等到杨臻说完,这才点点头,笑道,“杨局,咱们就是私下里随便聊聊天,不用说的这么……嗯。官方吧?”

杨臻的一张脸瞬间一红,心里暗骂了自己一句幼稚。

也是,既然人家是投资商。谁愿意听自己在这里讲这些大道理?这些话用来糊弄普通老百姓也就罢了,可指望这些整天里和政府官员打交道的商人被自己两句话就给忽悠了?意识到自己的方式出了问题的他立刻就转变了策略,“林总,谭总。两位说的太有道理了。咱们既然是来投资,自然就不需要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林总,谭总,请您们放心,我们向你两位承诺,今后绝对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同时也为了表示我们的歉意。庐阳市绝对会拿出最有诚意的合作条件。”

“所以刘总就来了?”林铮笑笑,官员的话听听就是了。谁当真谁就输了。

刘光华脸红的发紫!

自从丽声电子取消了与庐阳电子二厂的代工合作之后,工厂就基本上处于停工状态,每个月只能领到极少的一点生活费的工人们已经民怨沸腾,这么下去恐怕不用了半年,没有工作的工人们就能生撕了自己,甚至不说过段时间,单单是这段时间,被工人们在背后指指点点的滋味,不好受。

虽然这么被人点出来让刘光华心里异常难堪,不过这个时候也顾不了那么许多了,勉强挤出一张笑脸来,刘厂长道,“这个机会是我向领导们争取过来的,我觉得我们厂与贵公司有过合作的经验,大家在很多方面都可以进行合作,之前我们的合作也一直很愉快,只是因为特殊情况才出现了一些偏差,我觉得贵公司和我们厂合作,不但双方沟通起来更容易,之前的合作也给我们的合作奠定了一个不错的基础。”

求人么,就是这么低声下气的给人当孙子,这很正常,太正常了,刘光华很有心理准备,他甚至已经做好了只要林铮和谭娜流露出一点有合作意思的可能自己就死缠烂打的心理准备,但谭娜接下来的话让刘光华吃惊了:“那刘厂长是打算怎么合作呢?”

嗯?刘光华和杨臻对视了一眼,两人眼中都有些震惊:什么情况?

聪明如两人自然听出了林铮和谭娜话里面的意思,他们确实是在准备与电子二厂合作,可是,为什么啊?

迎着两人惊讶莫名的目光,林铮笑着解释道,“丽声电子再次从福特汽车拿到了一笔大单子,有这个订单打底,我们决定与更多的汽车制造企业寻求合作的机会……与福特汽车的合作也足以让其他厂商相信我们的实力和竞争力。”

明白了,丽声电子在琅琊市的那个刚刚建成的工厂已经无法满足他们的生产要求,面临着刚刚完工就产能不足的窘境,以至于他们不得不立刻将提高产能这件事提上了日程。

没天理啊!杨臻和刘光华心里哀叹着,怎么看他们挣钱轻松的就像是从地上捡似的,偏偏到了自己头上,赚钱比吃屎还难?

“丽声电子打算让我们代工?”刘光华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谭娜摇摇头,“因为这家工厂很多地方涉及到的都是对外贸易产品,所以我们必须能够尽可能的避免麻烦,将电子二厂整体收购下来或许是个不错的主意。”

直接将工厂卖掉吗?刘光华有些不甘心,与将工厂一卖了之相比,他更希望能够以电子二厂整体入股的方式并入丽声电子。

直接卖掉工厂当然是市领导们心里愿意的,在市里的领导们看来,庐阳市电子二厂已经成了市里一个巨大的包袱。在贱卖国有资产还没有成风的时候,直接将包袱打包卖给商人就成了政府最简单、也是最方便的做法。

但刘光华的想法刚刚提出来就被林铮给否决了,“刘厂长。我能理解您的心情,但站在我们自身的角度来讲,直接收购是最合适的办法……或许您觉得电子二厂的条件不错,但需要说明的是,如电子二厂这样的企业全国还有很多家。”

林铮的话如同往刘光华的脑袋上兜头浇了一盆凉水,让他刚刚活跃起来的小心思立刻就熄了火:林铮说的没错,庐阳市电子二厂并不是他们唯一的选择。甚至不是他们最好的选择,如果依仗着之前合作过就以为有了可以与他们讨价还价的本钱,那句彻底错了。

“那林总的意思是?”杨臻才不管这么多。在他看来,联创科技愿意收购电子二厂就是一个好消息,只要投资来了就有gdp,至于电子二厂是怎么想的……一个连工资都发不起的工厂。现在有大老板愿意给你们更新设备恢复生产了。你们还想要怎么样?

“市里面临的情况不是很好,我们联创科技愿意为领导们分忧解难,收购电子二厂没有问题,相关的优惠政策我们也没有特殊的要求,按照正常的要求来就好,但我们也希望市里能够配合一下我们公司接下来的宣传策略。”

“宣传策略?”杨臻顿时就皱起了眉头,向谭娜问道,“谭总。能不能问一下是什么宣传策略?市里怎么配合?”

杨臻不傻,丽声电子宁愿放弃其他优惠条款也要这个市里配合他们的宣传策略。这让他立刻意识到这个宣传策略恐怕不是那么简单的。

“这个是我没有解释清楚,”谭娜歉意的笑笑,“丽声电子现在已经算是一个国内比较著名的小家电品牌了,已经有了一定的知名度,这一点相信杨局不会否认吧?”

杨臻点点头,大拇指一竖,“短短的不到一年,丽声随身听就成了国内著名的随身听品牌,林总和谭总做市场的能力,我十分佩服。”

“不过随身听的市场背景有限,如果只是小富即安那就罢了,不过我和林总两个人有点有心,想要将丽声电子打造成为国内比较有影响力的家电企业,为了这个目标,公司决定在明年的一年里斥资一个亿进行全方位的品牌推广和宣传,这其中电视媒体是一个重要的推广方式,这方面,我们希望庐阳市能够帮我们和安庆省电视台打个招呼,大家坐一起联系联系感情。”

明白了,听谭娜说完,杨臻总算是明白了谭娜的意思,虽然谭娜说的含糊,但明年丽声电子将斥资一个亿进行品牌推广,这已经让杨臻腿软的不知道自己该说点什么好了:这可是一个亿啊,整个安庆省能够达到年利润一个亿的企业有几家?可这只是人家一年的广告费!他不由得“咕咚……”咽了口唾沫,“谭总,这……贵公司的产值撑得起来吗?”

这话担心的并不是没有道理,没有一定的年产值根本就撑不起这个计划,敢花一个亿去做广告?单单这笔广告费他们掏的出来不?

谭娜只是笑笑,却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道,“我们有信心。”

人家都这么说了,杨臻自然不好说什么,他虽然极度怀疑这是丽声电子是在放卫星,但这种话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说出来,人家投入两三千万做广告,最后宣传说是花了一个亿那不是很正常?

这样做的企业杨臻见得多了,听的自然就更多了,也不会当一回事,不过是在一开始被一亿这个数字给镇住了而已,现在想通了自然也就不会觉得有那么震撼了。

对于杨臻来说,与安庆省电视台联系一下还是不成问题,对方虽然是省台,却也在庐阳市的地面上,庐阳市政府打了招呼,他们也不敢不当一回事,如果只是宣传推广计划,那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当即点点头,“具体情况我还需要和领导们汇报一下,不过我个人觉得问题应该不大,不过不知道电子二厂这边贵公司有什么计划?电子二厂是否可以折价,以整体入股的方式并入丽声电子?”

整体入股并入丽声电子无疑会大大降低丽声电子的经济负担,但林铮对联创科技的前景极度看好,自然是不肯让庐阳市政府占了这么大的便宜,摇摇头道,“收购!杨局,刚才我就说了,联创科技只接受整体收购这一方案的选择,并且考虑到我们公司明年的发展规划,如果两个月内达不成一致我们就会放弃。”

两个月?杨臻心里顿时就皱紧了眉头,这是在向自己施压吗?可是杨臻心里也不得不承认,人家似乎有向自己施压的资格。

丽声电子很着急,他可以看的出来,否则也不会开出两个月这么一个时间,这似乎是庐阳市一个借机提高价码的机会,可他并不确定丽声电子在和庐阳市进行联系的同时是否也在与其他地方进行联系,毕竟全国范围内如电子二厂这样的国营电子产品生产企业实在是不要太多,丽声电子的选择范围也是最是太多……还是选择一个保险一点的办法吧,万一这次弄巧成拙,那就真的太丢人了,以后想要招商引资也是一个巨大的麻烦。

“好吧,”他点点头,“我会将林总的意思向市里转告的。”

……………

“你觉得庐阳市能同意?”杨臻走了,谭娜向林铮问道。

“只要价格合理,同意的可能性很大。”林铮不假思索的道,“庐阳市的领导们面临的形式太不好了,他们急需要一个好消息在领导面前做出一个态度,如果能够在年前和我们达成一个合作协议框架的话,估计庐阳市的领导们这个年都能好过不少。”

“还真是这个道理,”谭娜细细一样,不由得笑了,“你不是说自己不懂官场么,不也分析的头头是道的?”

“这可不是官场文化,这是最普通的人之常情,你想啊,任何一个刚刚被领导批评了、位子可能会有危险的人,是不是都急需要向领导证明自己不是无能的废物?”林铮笑道,“仔细想想就知道,估计他们给省领导拜年的时候都有可能吃闭门羹,再没有比这个更糟糕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