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205章 当时你怕不怕?

“局长,林先生就被关在这间屋里。”伴随着一阵由远及近的、嘈杂的脚步声,一个带着几分谄媚的声音在审讯室外面响起。

审讯室里面的两个警察的脸色顿时就是一变,这不是所长的声音么?只是这个局长又是哪个局长?区分局的局长也是局长,市局的局长也是局长,这个局长到底是什么来头?难不成这个年轻的不像话的小子真的是来庐阳投资的投资商?

“胡闹!”不等两个警察想明白到底是哪位局长大驾光临,就听到外面一个充满了威严的声音响了起来,“林总是我们庐阳市最尊贵的客人,林总在光天化日之下受到了不法分子的伤害,这是我们庐阳市的耻辱,是我们法律战线的耻辱!谁让你们把林总关进去的?林总的投资出现了问题,你们谁承担的起这个责任?还不赶紧开门?!”

“是是……”

说话的功夫,审讯室已经在外面被打开了,一个差不多有200斤的胖子一马当先走了进来,目光颇为威严,看到坐在前面审讯椅上的林铮似乎并没有遭受什么不公平的对待,也没有被殴打,心里这才松了一口气,就在刚刚进门的那一刻,他是真的担心林铮被下面搞不清轻重的小子收拾了,现在看来,情况似乎还不是太糟。但是下一刻,看到林铮手腕上铐着的手铐,他脸色顿时就变了。

林铮也是松了一口气,不错。是自己的熟人,市局局长武正扬,在武正扬的身后。林铮还看到了两眼红肿的郎璇,看样子这女人很为自己担心,为了表示自己很好,林铮向郎璇笑着点点头。

武正扬顾不得训斥自己身后跟着的一群人,忙快步来到林铮跟前一叠声的向林铮道歉,“林总,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对不住。我代表庐阳市公安局向您表示诚挚的歉意……孙大彪,你他娘的傻了么,还不赶紧把铐子给林总打开?!”

“是是……你们两个混蛋。还不赶紧把铐子给林总解开?”

看到自己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都对这个年轻人如此小心,孙大彪哪里还不知道自己无意当中惹到了一尊大神?额头上的汗水顿时哗啦啦的往下落,现在他唯一的希望就是那俩脸色已经白的跟墙皮子有的一拼混蛋没给这位爷“上项目”,否则什么也别说了。能保住身上的这身皮就算是万幸。

趁着这个当口儿。悄悄的指了指林铮,看到这俩小子同时微不可查的摇摇头,这才松了一口气:没“上项目”就好!没“上项目”就好!

直到铐子被打开,林铮才笑着道,“道歉就不用了,就是有点感慨,没想到我这辈子第一次进局子竟然是在咱们庐阳。”

这是心里头有气啊。武正扬心里头明镜似的,他也能理解林铮的心理。在路上他已经对情况有了个大致的了解了,任谁在大马路上差点被一群小流氓要了小命、现在又被人送进了局子。心里面恐怕都不会舒服。

“庐阳市从今天就开始进行一次全市范围的集中严打活动,重点是那些鱼肉乡里的地痞、流氓和混混,这些大错不犯、小错不断的地痞、流氓和小混混是老百姓最厌恶的一群人,极大的败坏了社会风气,影响了老百姓对d和政府的观感,对于这些社会的败类和渣滓,我们一定要从严从重处理,让政府放心,让老百姓放心!”武正扬十分严肃的对林铮道。

这件事的影响确实不小,一个投资商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差点儿被小流氓捅了,这事儿绝对是庐阳市乃至整个安庆省的重大污点,若是让这件事传了出去,庐阳市的招商引资工作也就不用做了,对于那些大老板们来说,投资赚钱是一回事,可赚的钱再多也得有命花才成,命都没了,赚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

接到消息的第一时间,身为庐阳市市委常委、市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局长的武正扬几乎被吓尿了,当时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必须要这件传出去之后必然会极大影响庐阳市的招商引资工作,事情的原因和真相已经不重要了,林铮必须是正确的,在这件事上,也必须取得林铮的谅解。

林铮就点点头,也不表态,只是道,“武局长,这件事我觉得可能有些蹊跷,按说我和郎总走的地方是庐阳市的繁华商业地段,这种地方人流密集,可能小偷会多一些,这个可以理解,但不应该是流氓小混混们经常出没、作案的地方,贸贸然的出来几个小流氓拦住我们就要把郎总带走……呵呵,旧社会占山为王的草寇也只敢在山间野树林里强抢民女,可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的繁华路段这么干,现在可是新社会了,我不信那个叫疤哥的加护就敢这么肆无忌惮……这天下还是不是gc党的天下、是不是老百姓的天下了?”

武正扬的脸色顿时一变,做了一辈子的公安工作,他哪里还不知道林铮说的这个问题确实很蹊跷?扭头死死的盯住孙大彪,厉声道,“孙大彪,这个什么疤哥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他人在哪里?我倒是想要会会这个敢在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下强抢民女的疤哥……这个疤哥是你辖区的人吧,你这个派出所所长到底是怎么当的?这天下到底还是不是党的天下了?”

林铮的这番指责太要命了,无论如何武正扬也只有给林铮一个交待。

孙大彪已经在心里艹翻了疤哥的祖宗十八代,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不停的往下落,实话实说,平日里疤哥没少给孙大彪上供……这倒也是理所当然的,所有的地头蛇都绝对不可能绕开基层的派出所……看在刀疤平日里对自己很恭敬、做事也知道轻重、逢年过节的孝敬从来没少过的份上,对刀疤平日里的一些勾当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小子看着凶恶,可实际上也就那么点本事,指望他是杀人砍人?他也不是那块料,谁承想这家伙今天就猪油蒙了心,给自己惹下了一场天大的祸事。

关键时刻,死道友不死贫道乃是所有官员必修的一门课程,都到了这个时候了,孙大彪哪里还顾得上刀疤是谁、平日里给了自己多少好处?一咬牙,“报告局长,我们所里已经掌握了刀疤的不少犯罪事实,原本打算即日起就把他抓获归案的……”

“我不想听这些,”武正扬大手一挥,“我只知道庐阳市的招商引资工作被你们给抹黑了……”

武正扬的话音未落,一直痴痴地盯着林铮的郎璇目光不经意间落在林铮的胳膊上,看到那条正在往外渗血的胳膊,顿时一声惊呼,连忙推开人群小心的抓住林铮的胳膊,着急的不行,“你……怎么会这样?赶紧去医院啊!”

武正扬刚刚进门之后光顾着看林铮是否收到过殴打和虐待了,根本没往林铮的胳膊上看,现在看到林铮正在往外渗血的胳膊,刚刚好不容易放回去一点的心顿时又到了嗓子眼,“对对对,林总,先治病要紧,我们这就去医院!”

“问题倒不是很严重。”林铮看了自己受伤的胳膊一眼,无所谓的耸耸肩。

“那也不行,必须去医院,你看这血都流成什么样子了?”郎璇的眼泪已经流了下来,牵着林铮的衣角就往外走,刚刚看到林铮胳膊上鲜红的丝巾的瞬间,她只觉得自己的心跳都要停止了,20多年来,郎璇头一次有了动用自己家庭的力量将一个人彻底毁灭的想法。

“好吧好吧。”林铮从善如流。

伤口虽然不深,却挺长,最少需要缝十几针,如果不处理确实是个麻烦。

……

为了尽快的缩短时间,武正扬吩咐吩咐司机拉响警笛,同时和市人民医院取得了联系,让他们立刻准备好最好的专家队伍和外伤缝合专家,等自己一到立刻就给林总进行检查……处于保险,甚至连血库那边都打好了招呼。只要有需要,随时都能从血库里调集不超过4000cc的鲜血输给林铮。

女人到底是女人,看着看到自己伤口后几乎要晕过去的郎璇,林铮心里腹诽着,他没觉得这道伤口有多厉害,都说了伤疤是男人的勋章,一个男人身上没有几个伤疤怎么能行?不过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郎璇,知道这个女人现在正处于脆弱期的他,只好不停的用另外一支完好的手轻拍着她,“你看,没事,医生不都说了么,其实就是一道小伤,这小手术乡镇卫生院的医生都能做的很好,缝好了就好了,等过一段时间拆了线一点都不会有影响,再说了,又不是在脸上,也不算是破相,对不对?”

“你就贫吧,”林铮的话起了作用,知道这确实不是个很严重的伤势的郎璇,其实更多的还是借着这件事发泄自己心里的某种情绪,现在听林铮这么说,不由得破涕为笑,忽然脸一红,低声向他问道,“你当时让我我……你怕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