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206章 挡酒的好机会啊

第206章 挡酒的好机会啊

“怕,怎么不怕啊,”林铮笑着对郎璇道,笑容很是坦然,“毕竟对方是好几个人、好几把刀子对着呢,虽然知道他们吓唬人的可能性更大一点,可谁也不敢保证对方狗急跳墙之后会不会红了眼给我来一下子。”

“你也知道的,我就和小丁学了两手三脚猫的功夫,小丁说我最多能应付三个赤手空拳的人,我觉得小丁的评价很中肯,你也看出来了,这场仗其实我赢得很侥幸,如果不是路边正好有块砖头,可能被打的很惨的就是我。”

“其实你现在也挺惨的,”郎璇点点头道,林铮说的是大实话,当时那种情况,说不害怕的人要么是艺高人胆大,要么就一定是撒谎,而林铮显然不是艺高人胆大的那种,“既然你害怕,那当时那个情况你为什么还给我创造机会?因为我是谭娜的姐姐吗?”

“不是,因为你是女人,一个男人,如果保护不了自己身边的女人,那最少也应该给她创造一个逃跑的机会。”林铮大咧咧的道。

“因为我是女人吗……”嘴里念叨着林铮的这句话,郎璇一时间有些痴了。

她一直知道别看林铮平日里和自己、谭娜嘻嘻哈哈的似乎很好欺负,自己两人欺负他一下他也不会生气,其实这家伙很有些大男子主义,比如这家伙从来不做饭,甚至不愿意进厨房,认为厨房那是女人的“领地”,对于这家伙的这些大男子主义毛病。郎璇向来颇有微词,虽然做饭是女人的天职,可你一个大男人。天天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也太过分了吧?

可现在,听着林铮这番同样理所当然的话,忽然间有些理解他了,这是一个有着自己的人生观和坚持的男人,只要他认为是对的,就会坚定不移的向着这个方向去做,一个真正大男子主义的男人。不是平日里动辄对女人破口大骂甚至挥动拳头的人,这种男人,平日里或许会大大咧咧。但当事情真的来临的时候,在你最需要的时候,他永远会挡在你前面……这才是真正的男人,可是这样的好男人我为什么就没有早碰到。

房间里的人除了医生之外。其他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去了。感受着郎璇的目光,他忽然感觉有些不自在,连忙向正在给自己做手术的最后包扎的医生问道,“对了,医生,请问这段时间我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饮食方面有什么需要忌口的?”

医生是个很不错的好人,对林铮和郎璇两个人之间的古怪气氛就当没看见,尽一个医生的责任温和的对林铮到。“什么时候过来拆线都知道了吧?没拆线之前的这段时间一定注意伤口不要沾了水,记得按时吃药。按时来医院清创换药,到时候直接给我打电话就行;”

“饮食这一块一定要格外注意,多吃一些清热降火的,这个主要是为了防止便秘和火热内生造成的伤口发炎,多吃点牛奶、动物的肝脏、鸡、鸡蛋、痩猪肉、鱼和豆腐之类富含营养、易消化吸收的食物,多吃点维生素丰富的青菜,注意这段时间烟酒、辛辣、煎炸和热性食物、海鲜等发物绝对不能沾……都记住了没有?”

“记住了。”林铮连连点头,笑着对郎璇道,“看来我被人划的这一刀还挺是时候,这下子总算有理由不喝酒了。”

多日来连续不断的酒场和应酬让林铮痛苦不堪,这下子总算找到合适的借口和理由了。

林铮并不是一个喜欢应酬的人,可有些应酬不去还不行,这段时间接连不断的应酬确实让林铮很恼火,这一点郎璇自然是知道的,现在听林铮竟然将这次的受伤当成了拒绝接下来一段时间应酬的好机会,顿时哭笑不得。

林铮的思维却越发的发散了,他转过头来,十分认真的望着郎璇,“你说,我是不是应该让医院方面帮我弄个绳子挂脖子上,就像是那些胳膊骨折的家伙一样,看上去伤的很重的样子?”

“如果庐阳市的领导们不知道还可行,但是现在嘛……”

“也是。”林铮垂头丧气的叹了口气,不过他很快就高兴起来,“没关系,我一样可以弄个带子挂脖子上……你看我的胳膊现在捆的跟个粽子似的,袖子肯定就伸不进去了吧?”

“……”郎璇瞬间无语。

……

钱问、杨臻和唐景东齐刷刷的来了,直到确定林铮真的问题不大、只是胳膊上被划了一道长口子之后,这才集体齐刷刷的松了一口气。

作为市长,钱问首先代表市政府表明了态度,“林总,对不住,实在是对不住,出现了这种极其恶劣的事情,我们责无旁贷,请你放心,我们一定给林总您一个满意的交待……武书记,这件事你们有进展了吗?”

话说道后面,钱问的语气已经变的有了几分严厉,哪怕武正扬也是市委常委班子成员之一。

之前接到市局打来的林铮被袭击、受了伤的消息的时候,钱问清楚的记得当时自己的脑子有那么几分钟是处于停机状态的,在这几分钟时间里,自己的大脑一片空白,满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惨了!

确实是惨了,大家还在指望着在年前拿下林铮这笔业务让大家伙儿过个好年呢,谁成想就出了这么一档子事。

武正扬虽然心中有些恼火,却丝毫不敢造次,实在是他明白,这件事的影响太恶劣了,他很清楚同僚们对这件事的重视程度,甚至不吝于将最坏的情况想的更坏一些,想到林铮和国内各家媒体的关系还不错,如果这家伙借助这次的机会帮庐阳市免费“宣传”一下,庐阳市可就在全国范围内出了名了:“故意纵容有黑&社会背景的流氓团伙鱼肉市民”、“黑恶势力嚣张无比、当街强抢民女”、“亿万富翁在考察途中差点被黑恶势力乱刀砍死”……行了,只要这些报道一出来,庐阳市几乎九成九的会成为投资禁区,没有那个投资商愿意来庐阳市投资,甚至一些正在谈的项目都有极大的可能立刻停掉。

投资商们动辄身价数百万,一个个也算是身娇肉贵的有身份的人,不管自己去全国哪个地方,当地的政府领导都要将自己当祖宗一般的伺候着,何至于来这个地方把自己的小命玩掉啊。就算在庐阳市投资挣的钱比其他地方多几倍也不行,说来说去,什么都没有自己的老命重要。

可投资商不来,庐阳市的领导们那就悲催了,可这些领导们在自己悲催之前,绝对不会吝于在负责庐阳市治安工作的自己的身上踏上一万只脚。

“报告钱市长,肇事行凶者已经被抓捕归案,市局已经派出了最精干的力量全力侦破此案,我们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估计最迟明天就能出来结果。”

对于武正扬的这个回答,钱问还算是满意,点点头做出了指示,“一定要快!一定要尽快查清楚这几个流氓混混的背后是否还有其他人的指使,如果有,一定要从严从重进行处理!这件事,我和班长交换过意见,一致认为必须从严从重处理,给林总一个交待。”

庐阳市的一号去首都开会去了,不在庐阳,否则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也必须得来。

“是。”武正扬点点头,心里却再一次的艹翻了疤哥的祖宗十八代。

“林先生,您看这件事……”钱问小心的询问着林铮的意见。

“这件事是贵地的地方事务,只要是依法办事,不管怎么处理我都没有什么意见,”林铮摆摆手,道,“我就是对到底是谁在幕后指使的挺好奇……听说郎总吓得不轻,毕竟当时四五个人明晃晃的刀子都掏出来了。”

郎璇?钱问、杨臻等人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

郎璇的家庭他们是知道的,虽然郎璇的老爹是在国企系统,理论上干涉不到地方事务,可谁真的敢这么想那一定是脑袋被驴踢了,以郎家的关系,甚至都不用等到必要的时候就能给自己穿小鞋穿的痛不欲生、欲仙欲死。

…………

谭娜看到林铮的时候,这家伙正一只手端着一只细瓷小碗,一小口一小口的喝汤。

汤是乌骨鸡汤,郎璇特意向她妈妈请教了鸡汤的炖法之后用砂锅小火慢炖出来的,香味浓郁,闻着都让人食欲十足,很温馨的场面,只是吊着膀子的林铮未免有些破坏这画面的美感。

“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不过是出去了不到一天,怎么林铮就变成了这个样子?看到吊着膀子的林铮,谭娜几乎要疯了。

“和人打了一架,”林铮放下小碗,满不在乎的道,“不想想你男朋友我是谁?能让别人占了便宜,我一个人就放倒了他们五个,还全都是拿着刀子的……”

“你就给我说明白,你这伤到底是怎么回事?”谭娜才不想听林铮的吹嘘,看到林铮那被人打断的胳膊,她只觉得自己的心都碎了。

“哦,你说我的胳膊啊?”林铮满不在乎的活动了两下,又握了两下手表示小臂和手也没问题,“被人划了一道小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