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207章 说服

“只是一道小口子?”谭娜很不满意,看林铮胳膊包扎的跟木乃伊没什么区别的模样就知道绝对不是一个小口子那么简单,都这时候了这混蛋还不和自己说实话?想到这,眉毛都竖起来了,“一个小口子会这样?”

郎璇大是歉疚,之前自己曾经问过林铮是否要告诉谭娜一声,不过林铮唯恐谭娜担心,特意叮嘱自己不要对她说,免得这傻丫头担心,也是为了谭娜好,可怎么总觉得自己有些心虚呢?刚要张口解释一下,林铮伸手拦住她,对谭娜道,“缝了几针,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这段时间喝酒喝的我头都要炸了,这机会不错,趁着这个机会少喝点酒。”

受了外伤、缝了针的人不能沾烟酒的,这点谭娜自然明白,这几天看到林铮每天都醉的回来大吐,谭娜心疼的厉害:再好的身体也经不起这么折腾啊,如果林铮能借着这个机会推掉这些酒场那倒也是一件好事,只是……谭娜清澈的目光中带着淡淡的幽怨,“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能给我说实话吗?我知道事情肯定没这么简单,我是你女朋友啊,我只想要知道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

“好吧好吧,我说……”在谭娜幽怨的目光面前,林铮华丽丽的的败退了,他高举双手就象是在投降,好吧,实际上也是在投降,只是这个动作扯到了刚刚缝好的伤口,让他一阵呲牙咧嘴。“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今天我们出去打算买点东西……几个小流氓就跳了出来,我可是个大男人啊。就这么被他们撵条狗似的撵走了以后我还怎么混?然后我就……后来一个不小心被轻轻划了一刀,”林铮比划了一个不足自己伤口一半的长度,“有这么长,不到2毫米深,其实没什么大事……喂喂喂,你别哭啊,怎么哭了?”

谭娜的眼泪扑哧扑哧的往下落。哪怕在她最残酷的想象当中也没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子的,林铮一给人对上五个拿着刀子的地痞流氓?只是想一想都让人觉得害怕,这次是林铮运气好。万一有哪个杀千刀的一失手,这个混蛋可能可能就不是坐在这里喝鸡汤,而是在医院的急救室里了。

手忙脚乱的林铮赶忙将谭娜抱在怀里,一边轻拍着她后背一边轻声道。“当时的情况你也知道了。你看,我能丢下郎璇不管幺?我若是当时能丢下郎璇,以后遇到同样的情况我也会丢下你,你希望我是那样的人幺?”

谭娜哭的越发大声了,林铮说的没错,虽然现在想起来事情挺后怕的,可她更不希望自己的男朋友丢下郎璇不管,现在他能丢下郎璇。以后遇到类似情况的时候他也能丢下自己,自己当然不希望自己以后一辈子的依靠是这么一个人。这样一个没担当的男人想想都让人觉得恶心……在为当时林铮遇到的情况感到后怕的同时,谭娜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有些羡慕,羡慕当时在林铮身旁的人为什么不是自己?

看着谭娜的眼泪几乎要流成了河,郎璇心里越发的内疚了,在她看来这件事全都是因为自己才会发生的,只是……

好不容易才将这丫头安慰好,谭娜眼睛红红的,问道,“市里打算怎么处理那个疤哥?”

听这丫头终于不再纠结于自己瞒着她这一点了,林铮这才松了一口气,连忙道,“那个疤哥是小事,不过就是个地痞流氓而已,不管咱们怎么想的,庐阳市都不可能放过他,我和朗姐倒是有些怀疑这件事是不是有人指使的。”

“嗯?有人指使的?”谭娜愣了一下,眉毛立刻就竖了起来,想也不想的咬着牙道,“绝对不能放过他!”

一想到自己的男朋友差点儿小命不保,谭娜将那家伙大卸八块的心思都有了。

“肯定不能放过他!”林铮无比狗腿的附和着,“我觉得庐阳市政府这边也不打算放过他,否则他们没法向投资商们交待。”

没法向投资商们交待?刚刚性急的谭娜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现在听林铮这么说,眼睛都在防着光芒:没错,这件事不在于林铮受了多大的伤,而在于这件事的性质太恶劣了,严重破坏了庐阳市招商引资工作的大局,现在事情还没有传出去,若传了出去,庐阳市的招商引资工作还要不要做了?

再推而广之,这可是在安庆省的省会发生的事啊,作为一省的首善之地,理应是治安工作最好的地方,可就在这种地方都能发生这种事,安庆省的其他地方又将会是什么情况?这种事情就怕往深里想,一往深里想,连安庆省的领导们估计都头疼。

————————————————————————

林铮感觉为了这件事庐阳市的人几乎已经疯了,不提市里不停的派人过来看望、话里话外的不停劝说林铮希望他能够“以大局为重”,省里显然也知道了这件事,安庆省党政两套办公厅也分别派人来探视和慰问,意思当然还是只有一个,希望林铮不要将这件事宣扬出去,话里话外一再三十林铮,作为对他“保守秘密”的感谢,安庆省和庐阳市必将会对联创科技以及林铮本人做出补偿。

听着安庆省和庐阳市开出来的这些条件,林铮都在对谭娜戏言,看来自己这一刀子挨得太值了,结果换来两个美女足够炒一大盘子的大白眼。

只是让林铮感到奇怪的是,那个疤哥看上去也不象是能看得住审讯的人,很简单的一件事,怎么时间都过去两三天了竟然还没有进展?难不成那个敢这么做的家伙的背景还不是一般的深厚不成?

这就奇怪了,林铮努力回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自己到底和哪位安庆省的大人物结了怨,想不明白索性就不想,自己刚好趁着这段时间做点别的。

“古铁雷斯先生。听说ti已经决定停止对vcd主控解码芯片的研发工作,是不是这样?”罗兰.古铁雷斯是德州仪器协助丽声电子进行芯片调试的电子工程师,老头儿人不错,虽然人有些大大咧咧的,除了上班时间整天就是牛仔裤大拖鞋,丽声电子的电子工程师们向他请教一些问题的时候,只要不涉及到ti机密。老头儿从不隐瞒,很大方,很有些好为人师的劲头。是个好人。

“没错,”古铁雷斯大咧咧的点点头,“公司认为vcd这种产品清晰度差,感官体验上和传统的录像机相比没有多少提升。美国和欧美的家庭多数都有了一台录像机。既然在显示效果和音质上没有质的提升,他们完全没有理由将录像机换成vcd,这东西没有什么市场前景。”

“没有市场前景?ti就是根据这一点认为vcd产品没有市场前景、进而决定放弃vcd主控解码芯片的研发的?”林铮诧异的道。

“当然,难道这些还不够嘛?”古铁雷斯大刺刺的耸耸肩,道,“dvd才是下一代革命性的家庭影音产品,根据美国相关机构的调查,倒是很多美国家庭对就要确定最终标准的dvd产品很感兴趣。vcd不会有人喜欢的……林,你对dvd感兴趣吗?如果你喜欢。我可以和公司打声招呼,让公司送你一台。”

“好的,谢谢了,”对于白送的东西林铮从来都不客气,有一台dvd借鉴一下也不错,林铮笑着接受了罗兰.古铁雷斯的好意,“但是你们没有考虑到如我们国家、印度、东南亚以及南美这些新兴地区和国家的民众对影音产品的市场需求吗?”

“贵国、印度、东南亚和南美这些地区和国家?”罗兰.古铁雷斯一下子愣住了。

“没错,我们国家、印度以及东南亚的一些国家才刚刚摆脱贫困状况没有多久,不象是美国和欧洲国家一样,录像机产品的普及工作已经有了差不多30年,基本上可以做到每家都有一台乃至数台录像机,在90年代之前,我们国家的娱乐类电子产品基本上就是收音机,录像机和卡带式音乐播放机不过是从80年代末期才发展起来的,虽然我并不清楚我国录像机的总保有量有多少,但哪怕最乐观的估计也不会超过300万台,一个有着11亿多人口的国家,却只有区区不到300万台录像机,您一定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吧?”

罗兰.古铁雷斯的呼吸顿时变得粗重起来。

他是电子工程师没错,可不同于国内这些“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电子工程师,国外的这些电子工程师是需要随时和市场人员进行交流、以确定最佳的产品设计方案的,他有着相当不错的市场嗅觉,立刻意识到公司之前基于欧美市场判断vcd产品没有多少市场的判断可能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失误。

不不,不是可能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失误,而是真的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失误……但是现在有了一个弥补的机会。

罗兰.古铁雷斯的呼吸越发沉重,可一双眼睛却开始灼灼放光:他敏感的意识到,自己的机会来了!

他眼巴巴的望着林铮,希望林铮继续往下说。

林铮并没有往下说,而是微微一顿,“老古,这件事对你有好处,对我们丽声电子也有好处,为什么我们不可以合作一次呢?”

作为市场经济国家出来的工程师,罗兰.古铁雷斯对于林铮这话并不陌生,他并不排除与林铮合作,他关心的只是:“合作?怎么合作?”

“相信你已经看到了,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你想,如果你将这个分析报告提交给ti总部,是否能够直接提交到ti的决策层、是否可以直接与安吉伯先生对话?不能吧,这就意味着你看到了这个机会,但未必能不把握住,就算你能把握住,ti又能给你多少呢?”

罗兰.古铁雷斯金抿着嘴,不说话,心中却已经迅速盘算了起来:按照ti的相关规定,如果自己的建议被证明是正确的,大约能够拿到30万美元的奖金外加升职的奖励,但考虑到自己的能力,最多也就能到20万美元的年薪的程度,而这一切都是假设自己能够成功劝说ti改变他们在vcd解码芯片上的决定的基础上。

就象是林说的那样,自己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电子工程师,基本上没有直接与dsp部门负责人安吉伯先生对话的机会,现在的问题是,在ti内部,取消vcd主控解码芯片的研制工作已经成了高层们的共识,自己想要说服他们,困难很多……

看着罗兰.古铁雷斯紧抿着的嘴唇,林铮觉得火候差不多了,保险起见,决定再在罗兰.古铁雷斯的这把火上再添上了一把火,“而是我和你不同,我可以直接与安吉伯先生进行联系,基于之前合作我们表现出来的正确性,安吉伯先生就算不相信我们的话,他也会对我们的观点十分重视,会求证。”

“而古铁雷斯先生你,你的话在ti的可信度比我的话的可信度要高得多,他们求证的人员之一必然有你。”

“所以呢?”罗兰.古铁雷斯只觉得自己的嗓子眼里干的厉害,仿佛着了火,不由自主的使劲咽了几口唾沫。

“所以你想不想要一个一年能赚100万美元的机会?税后哟,”林铮的声音听起来简直就是魔鬼的诱惑,“古铁雷斯先生,在美国想要一年赚到税收100万美元的难度有多大,您想必比我清楚的多吧?”

“每年税后100万美元?你确定?”古铁雷斯的呼吸沉重的厉害,听起来就像是一头奔跑了100公里的非洲野牛。

“我确定,更多的时间我不敢说,但10年之内是有保证的。”

“我凭什么相信你?”一牵扯到钱的问题,每一个美国人都敏感的厉害。

“我这里有一张30万美元的定期支付汇票作为保证,你觉得可信不可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