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224章 找骂&一个落魄的倒霉蛋

第224章 找骂&一个落魄的倒霉蛋

“为什么不行?企业有个好名声难道不好吗?”完全想不明白林铮说这话的时候脑子里是怎么想的,谭娜的眉毛都竖起来了。

“企业有个好名声当然是好事,可这种好名声必须是要在争议中成长起来的才行,就像是经过了炼钢炉的冶炼,在一片赞扬声中成长起来的企业你觉得根基根本不稳吗?到时候人家稍微抓到你一点漏洞对你进行攻击,咱们可能就手忙脚乱了,而且媒体上一片赞扬声,看电视和报纸的人也容易反感……如果有人整天在你耳朵边上念叨某某人怎么好怎么好,时间长了你会不会厌烦?你会不会还觉得这家伙是好人?”

谭娜想了一下,如果有个人整天里在自己耳朵边上念叨“xx人真好啊真好,xx人真是好啊真是好……”,她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老娘恨不得一苍蝇拍拍死丫的,这跟一群苍蝇在自己耳朵边上嗡嗡嗡的叫个不停有什么区别?而且林铮说的也不错,如果各种媒体上全都是一片赞扬声,也却是是个问题,时间都不用太长大家就烦了。

“那要怎么办?难道咱们还要找人骂咱们吗?”意识到这一点,谭娜愁眉苦脸的道。

“没错,就是找骂!”林铮肯定的道。

“啊?”谭娜一下子瞪圆了眼睛,她刚才只是无意中随口这么一说,可完全没想到林铮居然打算玩真的,一时间整个人都不好了,指着林铮不可思议的道,“不会吧,你真的打算找人骂咱们?”

听说过花钱听被人赞美的,但花钱听被人骂自己的,谭娜还真是第一次听到。

到底还是太单纯啊,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眼球经济。林铮心里摇着头,道。“没错,就是这么做,找一帮人来骂咱们,骂咱们沽名钓誉也好。为企业宣传不择手段也好,什么都好,只要是骂咱们的话,哪怕是鸡蛋里挑石头也没有问题,这种事情就是那些笔杆子们最擅长的活儿。”

“你……疯了……”指着林铮,谭娜半天才冒出这么三个字,她是真的觉得林铮已经疯了:什么样的人才能想出这样的主意?找人骂自己?这不是自己作践自己么。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林铮很理解谭娜的反应,换了任何一个没接触过眼球经济的人,听到自己这番话也会以为自己是疯了。“咱们公司其实一直在用这种方式进行宣传,你没注意到咱们公司一直是在争议中成长的么?只是以往没有这么夸张。夸张到我们自己去主动找骂而已。”

“你想啊,有人说咱们坏话,可能大多数人都是一笑而过,觉得也即是这么回事。可如果有人说咱们好,有人说咱们不好,你会不会感兴趣?”

“肯定会感兴趣啊,”谭娜不假思索的道,“为什么有人骂他有人疯狂的赞美他,这总要有个理由吧?”说完这话,才意识到自己的思路又被林铮给拐歪了。不由得一撅嘴,“你都说了咱们一直是在争议中成长的,为什么还这么做?”

林铮笑笑,对谭娜的小儿女样子也不生气,道,“这就是了。我们要的就是这个效果,等我们把‘丽声电子到底是在沽名钓誉还是在做好事’这件事炒成了全国老百姓都在讨论的话题之后,都不用我们再推动,那些媒体们就得主动报道这件事,因为这是老百姓们都在关注的事情。既然老百姓们在关注,媒体就有责任有义务报道这件事,相当于咱们一分钱的广告费不花就做了广告,我告诉你,这是企业宣传的最高方式,不用花自己的钱还能够取得非常良好地广告效果。”

看看后世那些选秀类的节目就知道了,那些参加节目的三线小明星们在节目期间要是不闹出点争议来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参加了节目的,反过来,也正是因为出现的那些备受争议的事情,反倒是进一步推动了他们的知名度。

这个道理谭娜显然并不知道,但这没关系,林铮的话其实很容易明白,道理其实很简单,要的就是全国都在讨论丽声电子,至于这个讨论是在骂还是在赞扬,这个其实已经不重要了,只要有争议才会有参与的热情,等到合适的机会丽声电子在后面再轻轻推动一下,这个事情就尘埃落定了。

想明白了,谭娜也就松口了,“好吧,不过这事儿你的好好想想,千万别弄巧成拙了,一定要将这个‘骂’控制在可控的程度之内,一定要让赞扬和骂形成一个僵持的局面,如果是一片倒的骂声,咱们丽声电子可就真的臭大街了……还有,保险起见,就不要发传真了,用电子邮件吧。”

林铮竖起大拇指,对这丫头敏锐的嗅觉表示高度的佩服。

事实也确实是如此,争议争议,只有在有说好又说不好的情况下才会形成真的争议,才会形成争夺眼球的局面,如果是一面倒的说好或者一面倒的说不好,那这个事情也就不用讨论了。

————————————————————————

虽然与康柏公司的会谈短时间没可能在进行了,但考虑到还要参加一个有点搞笑的linux聚会,林铮和谭娜还是决定在霍斯特呆到linux聚会结束为止。

霍斯特并不是一个繁华的地方,生活节奏慢悠悠的,就像是个步伐不紧不慢的中年人,林铮也谭娜也就趁着这段时间给自己稍稍的放了一个小假期,实话实说,虽然来美国的时间并不长,但这段时间却让林铮和谭娜有种筋疲力尽的感觉,想要将一家公司做大做强,实在是太难了。

若非已经趁着安吉伯去国内的那趟彻底敲定了由丽声电子帮德州仪器代工一些低端电子产品如科学函数计算器、随身听等产品的协议,林铮都怀疑自己是否会气馁,趁着这两天的功夫,林铮和谭娜决定出来走走。

还好,上次来美国的时候林铮忙里偷闲的办了个美国的驾照,为了出行的方便可以租一辆车子来用用,两人在酒吧里呆到10点多,这才驾着车慢悠悠的赶回酒店,车子开的不快。主要是林铮想要看看霍斯特的夜景,但车子走着走着,林铮忽然一脚踩死了刹车。

“怎么了?”谭娜连忙问道,幸亏系了安全带。谭娜才没有事。

“那边那个胡同里面,好像有点事,”林铮指了指车子刚刚过来的一个小胡同,低声对谭娜道。

“抢劫?”谭娜一下子紧张起来,拜林铮一直以来的“洗脑”所赐,谭娜终于知道了美国并不像是自己想象当中的那样美好,只是一个犯罪率高居世界首位的国家,在这个国家生活你要随时警惕着,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人用枪盯着你的脑袋,至于被抢劫这种事儿。早已经司空见惯。

“好像是。”林铮点点头,“又好像不是,好像是有三四个人在打一个人。”

听林铮用肯定的语气和自己说话,谭娜一下子就着急了,“不管是不是。咱们快点走啊,万一是怎么办?你知道美国人是可以合法持枪的。”

在美国的这些天,她被酒店的工作人员灌输的最多的话就是“如果发现有抢劫等违法事情发生,您可以拨打911报警或者迅速离开,但请您一定不要采取鲁莽的行动,更千万千万注意不要过去帮助被抢劫者,除非你能确定抢劫犯已经离开。因为这将极有可能危机到您的生命安全”,听多了这样的话,现在再听林铮似乎有打算见义勇为的意思,哪怕从小就被灌输了一定要见义勇为的理念,在这个时候谭娜也管不了那么许多了。

“你以为我傻啊,我又不是十几岁的毛头小子。被人蛊惑几句就忘了自己姓什么嗷嗷叫着顾头不顾腚的冲上去了,”林铮失笑的摇摇头,“咱们悄悄的看看,如果那些人已经走了,咱们看看那个倒霉蛋是不是需要送医院或者打电话报警什么的。如果那倒霉蛋太倒霉,伤的比较严重,咱们也能帮着打个电话叫救护车,好歹是一条人命不是?”

“这个……”

谭娜顿时犹豫了,如果林铮是打算上去逞英雄自己说什么也要拦住他,可如果他只是想要帮那个被人臭揍了一顿的倒霉蛋一把,这倒也不是不行,就像是他说的那样,万一那家伙被打成重伤了,最起码自己也可以帮忙打个电话报警或者叫救护车,好歹也是一条人命。

“好吧,不过一定要等着那些人走了咱们再过去……我和你一起过去。”犹豫了一下,谭娜终于点点头,“还有,咱们不带任何攻击性的东西,连车上的那根棒球棍都不带,到了之后你也不要碰任何东西,免得警察来了发现有你的指纹,咱们可没有其他证据,否则万一那家伙诬咬咱们一口咱们连个说理的地方都找不到。”

林铮大拇指对谭娜一竖,“有道理,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这个时候的女人是绝对要哄才成的。

果然,听到林铮的赞扬,谭大美女不屑一顾的哼了一声,脸上的表情却是和缓的多了:能把生意做到这么大,没点儿胆子能成么?

保险起见,两人没有关发动机,放下车窗听外面的动静,确实是听不到没有什么打架的声音了,倒是隐隐约约的能够听到小胡同里有人轻声呻吟的声音。

“看来那些人是走了。”林铮低声道,想了想,他指指对面的马路的一棵树,道,“一会你不要过去了,在那棵树的阴影下面藏好,如果我一会没出来,你赶紧开车走,立刻报警。”

“不,我在车里等着你!”谭娜执拗的摇头。

“不行,路边上停着辆车,傻子也知道过来看看,”林铮不欲多说,轻手轻脚的推开车门,“就这样了,乖啊。”

看到轻手轻脚的下去的林铮,谭娜咬牙切齿了半天,终于还是挺林铮的话,从另一边悄悄的躲进了路边那棵树阴影吓的绿化带里。

……

林铮的眼神不错,确实是有个倒霉鬼被人给“轮”了,借着小胡同里昏暗的灯光,林铮勉强可以分辨出这倒霉鬼是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正躺在地上有气无力的哼哼的这家伙有着非常典型的美国中年男人的特征:胖,目测不到一米八的身高最少有200斤重,倒霉蛋看来伤的不轻,身上的伤势不是很清楚,但脑袋上却流了血。

这家伙身上的衣服很脏,这种脏并不是刚刚被人打了的时候在地上弄脏的,可以看出来是因为穿的时间太久没有洗的脏,再看看这家伙乱糟糟的头发和胡子,基本上可以看出来他的家庭条件看上去似乎并不好。

听到林铮的脚步声,这倒霉家伙猛地抬起头来,可看到是个自己不认识的人,竟然又把脑袋放下去了,沙哑着嗓子道,“你来晚了,老子刚刚因为没钱被人打过。”

林铮闻言顿时哭笑不得,敢情这家伙把自己当成抢劫的了?

“不,先生,我想你误会了,我是来看看你是否需要帮助。”在距离这家伙差不多2米、不会引起对方误会的地方站定,林铮道,“你伤的怎么样?需要我打报警电话或者急救电话吗?”

“不!我不需要!”听到林铮的话,这家伙像是受了刺激一般的大叫起来,激动的挥舞着手,“我也没有钱给那些该死的医院,我很好,只要躺一会就可以了。”

话还没说完,这家伙的肚子忽然咕噜噜一阵“雷鸣”……虽然用雷鸣这两个字来形容确实夸张了点,但林铮在这之前还真的没听过谁的肚子能够发出这么大的响声,以至于林铮都怀疑这货到底几天没有吃过饭了?

躺在地上的这个倒霉蛋倒也没在意,当然,我们也不能指望一个肚子饿的咕咕响的家伙会在意自己的肚子饿的乱响这件事?而是一脸嘲弄的望着林铮,“如果你是个好人,可不可以请我吃顿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