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225章 落魄的前wrc世界冠军

第225章 落魄的前WRC世界冠军

“请你吃顿饭?”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提出了这么一个要求,林铮愣了一下,随即就笑了,“没问题。”

嗯?倒在地上的这落魄男人也是一愣,“你说真的?”

“前面不远的地方就有家肯德基,请你吃一顿肯德基也没有几个钱……你不会认为我会请你吃法国大餐吧?”望着这个挺有意思的家伙,林铮松了一口气:既然还知道要东西吃,那就说明被打的不厉害,只是被揍了一顿而已。

虽然觉得自己有点多事,既然这家伙没事,自己走人就是了,了不起问一下这货是不是真的不需要报警或者打救护电话,但既然没什么危险,林铮也不在意好事做到底、送人送到西。

听林铮这么说,这家伙一咧嘴想要笑笑,不过可能是刚才被人把脑袋揍的不轻,自嘲的道,“法国大餐?哈……有肯德基吃我已经很满足了。”

看到林铮和另外一个家伙有说有笑的从胡同里走了出来,看起来应该是没事了,一直躲在树下阴影里的谭娜这才松了一口气,连忙跑出去小声向林铮问道,“怎么样?”

“没事,就是被人揍了一顿,然后被人家赖上了,非要我请他吃顿饭,还好不是什么法国大餐。”林铮一边说一边指指斜对面的那家肯德基,“就那。”

一顿肯德基而已,知道在美国,花10美元在肯德基吃顿饭能把人撑死的谭娜也不当回事,笑着点点头。

……

肯德基的外带全家桶,林铮一个人能够干掉一个再外加两块原味鸡,虽然因此一直被谭娜嘲笑是真正的饭桶,但林铮却一直以自己的饭量为傲,20来岁的年轻小伙子若是饭量不好那就真的成问题了,但今天,林铮觉得自己真的遇到对手了:这货一个人干掉了2份外带全家桶之后,还一脸意犹未尽的望着林铮,显然希望林铮再给他来一份。

佩服的五体投地的林铮是真的不敢再给他来一份了,他怕这家伙没被人打死,反倒是被自己给撑死了,摆摆手好奇的道,“你几天没吃饭了?”

“呃……两天……”这货有些不好意思。

“两天没吃饭了你敢这么暴饮暴食?”林铮觉得自己快疯了,“你不知道这么暴饮暴食对肠胃不好?”

“对肠胃不好总比肚子里没有东西好,”这家伙自嘲的笑笑,犹豫了一下,还是对林铮伸出了手,“好心的先生和女士,谢谢你的款待,虽然我没法报答你,但如果你们愿意给我提供一份工作,我保证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对了,正式介绍一下,我叫比乔恩.瓦尔德加德,曾经是一名WRC世界冠军。”

就这样的?WRC世界冠军?

林铮傻傻的看着这“坨”最少200斤的肥肉,刚想要说话,谭娜小声的向他问道,“什么是WRC?”

“世界汽车拉力锦标赛,是世界上和F1齐名的汽车顶级赛事之一,”林铮小声道,他对汽车多少了解一些,但记住的名字多是如科林麦克雷、舒马赫、塞纳之类后世比较著名的赛车手的名字,至于比乔恩.瓦尔德加德是何方神圣,不好意思,林铮还从来没听说过。

“不好意思,我没听说过,对汽车比赛我也不是很了解,”和谭娜说完,林铮扭过头来看着他道,“但如果你真的曾经夺到过WRC冠军,怎么会混的这么落魄?看你也不过就是50岁左右吧?或许是40多岁,这个年龄继续参加WRC或许有些困难,但就算你不能在某个车队混到管理层的位置,以你的水平参加一些拉力赛应该完全没有问题,每年的收入也不会低于几十上百万美元;”

“或者你可以为很多汽车厂商做试车手,一位前WRC世界冠军是任何一家汽车制造商都抢着要的,一年几十万美元的收入和能保证;”

“再不济凭你对汽车方面的了解,自己开一家汽车改装厂也绝对没有任何问题,凭借你对汽车改装的理解和你的知名度绝对生意红火到不行,不敢说能够与那些有厂商有直接合作关系的改装巨头相媲美,但一年赚个几百万美元也绝对没问题,我想不通你是怎么才能混的这么落魄的。”

林铮说完,定定的望着眼前这家伙,凭感觉,他觉得这家伙九成九的说谎了:一个能够成为WRC世界冠军的人,没理由混的这么落魄。

谭娜也很赞同林铮的话,一脸责怪的望着林铮:看看你都救了个什么家伙?

“我确实是WRC冠军,”眼前这个自称叫比乔恩.瓦尔德加德的家伙惨然一笑,“1979年福特车队的年度WRC冠军,15年前的WRC年度冠军,你说的没错,就算我已经退役了,不管怎么看也绝对不应该活的如此落魄才对,可现实就在这里摆着,我确实获得很落魄、很失败……”

“那一年真的很美好啊,我开着我那辆福特Escrot RS纵横在欧洲大陆上,每到一个地方,漂亮的姑娘们都为我欢呼,她们排着队迫不及待的的想要爬上我的床,就是为了和我春风一度……”

“这家伙不会是个神经病吧?”看着已经陷入了某种癫狂状态中的这个自称是比乔恩.瓦尔德加德,谭娜下意识的向林铮身旁靠了靠,眼前这家伙让她感到有些害怕,“咱们怎么这么倒霉,竟然救了个神经病。”

不仅是谭娜,连林铮也觉得自己够倒霉的,自己得什么样的运气才会救了一个神经病啊,对于这家伙说自己曾经是一名WRC世界冠军的说法,林铮是半点不信的,什么?你说拿外面租来的那辆福特汽车让他试一试?你疯了啊,那可是租来的车子,损坏了要赔的,林铮可没打算把自己和女朋友的小命交在一个神经病的手里。

以林铮和那些有怪癖的家伙打交道的经验来看,这个时候你绝对不能否定他们的话,而是要顺着他们的话说,哪怕你对他说的话一个字都不相信……某种程度上,有怪癖的人其实和有神经病的人差不多,他用一种好奇而非嘲讽的语气问道,“好吧,瓦尔德加德先生,既然你是一名WRC前世界冠军,那你怎么会被人打倒在小巷子里?似乎所有的顶级运动员的身体素质都不错。”

赛车手算是运动员吗?似乎……应该算吧?

“我……吸※毒……”比乔恩.瓦尔德加德脸上有些羞愧之意,“退役后两年的时间里我花了很多钱,我老婆和我离婚,法院把我个人的绝大部分财产判给了她和孩子……”

好吧,吸※毒……

这个理由当真是强大的不能再强大,林铮咂咂嘴,没话说了:虽然吸※毒这种情况在国外其实很常见,很多明星、模特或者富豪们甚至经常举办吸※毒party,在某些国家大※麻这种致瘾性和对身体的危害程度比海洛※因相对较轻的毒※品,虽然大※麻在美国也是违禁品,但似乎管的并不严格,连很多高中生都能够接触的到,一个整天里生活在镁光灯下的明星赛车手,接触到这些东西自然就更加简单。

在华强北的那些年见多了那些沾染了毒※品这个东西的老板,林铮深深的知道,这东西沾不得,很多身家亿万的老板自认为自己就是尝个新鲜,哪怕吸一次就会上瘾,可就凭自己强大的自制力还戒不掉?退一万步说,就算自己真的戒不掉,可凭自己的身价,吸一辈子的钱都有了。事实呢?靠着这份强大的自信,无数的老板在沾上这东西之后无一例外的在五年内败光了自己全部的家当。

这家伙的老婆倒是个聪明人,在第二年就向法院申请离婚,倒是能够让自己和孩子今后的生活能好点,林铮甚至认为,这家伙从1979年到现在还没有挂掉……假设他真的是WRC前世界冠军……他老婆绝对功不可没。

这种事情总能够引起人的注意,谭娜也不例外,听这家伙竟然是因为吸※毒,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你戒掉了吗?”

“戒掉了,”比乔恩.瓦尔德加德苦笑着点点头,“第四年的时候被送去强制戒毒。”

“那你怎么……”

“没有任何一支车队会录取一个曾经的瘾君子做为他们的车手,也不会有任何一家汽车厂商会请一个瘾君子做他们的试车员,他们都很清楚这东西有多么容易复发,至于开一家改装厂……”他苦笑着摊开手,“我没钱,没有启动资金,银行也不肯借给我钱。”

林铮想了想,似乎还真是如此,美国银行对那些曾经因为吸※毒而被强制戒毒的家伙的借款条件十分苛刻,除非能够找到经济实力足够强大的担保人,否则他们绝对不会借钱给他们,因为自然很简单,银行无法确定这些曾经的瘾君子是否有足够的能力偿还这笔钱,甚至都不敢保证他们是不是毒瘾复发,这笔钱是不是拿去用来买毒※品的。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