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248章 no zuo no die

第248章 no zuo no die

庐阳市的人看着邬湖市的人的表情明显的充满了幸灾乐祸。

没错,就是幸灾乐祸。

联创科技选择邬湖是因为邬湖的地理位置很适合做外贸,万吨级的远洋轮船可以直接停靠到邬湖市的码头,这是一个巨大的先天优势,虽然心里不舒服,但他们也不得不承认,比起庐阳来,邬湖确实天生比庐阳方便,联创科技从这个角度出发确实让人说不出什么来:庐阳也没有理由逼着人家硬生生的增加成本吧?

但邬湖市的这番表示就有些作死的味道了:这么大的一个项目,大家抢破了头都抢不到的好事,你们邬湖竟然还想要拿捏一番?这个项目有风险是没错,可什么没风险?招商引资有没有风险,照样有风险!谁敢保证自己接触的每一位老板都来投资?可难道因为这一点就不做工作了不成?

安庆省也不是只有你们邬湖市临着长江,在你们邬湖市下面还有好几百公里的沿江地带呢,人家联创科技选你们邬湖当然可以,可选你们邬湖下游的马安山也不是行不通:马安山港口可是长江十大港口之一好不好?就不信面对这么大的一个项目,马安山会无动于衷,就算马安山有自己的支柱产业:钢铁行业,对这个项目不是很感兴趣,但下面的区县呢,作为马安山下面的区县,他们也会对这个项目无动于衷?

别人求都求不来的好事,你高松山竟然拿捏起来了,真是自己作死啊,真当地球离了你高松山就不转了不成?

在庐阳市的领导为邬湖市作死的行为幸灾乐祸的时候,唐景东作为庐阳市参加此次会议的“最低级别”的的领导,他的眉头却一直紧皱着,联创科技选择邬湖市的理由很充分,他也找不出什么反驳的理由来,可就这么放弃?他是真的不甘心!庐阳市如果能抓住这次的机会。今后10年的经济腾飞指日可待,可是该死啊,为什么庐阳市不在长江边上……长江边上?!

唐景东猛的抬起头来,“郎总。既然邬湖市心有顾虑,我倒是有个建议,不知道您是否有兴趣?”

“哦,”郎璇扬了扬眉毛,道,“唐市长您客气了,请讲。”

“庐阳市虽然没有邬湖市的有利条件,但庐阳市也是有便利的水路交通条件的,庐阳市的包河区就在我国五大湖之一的巢&湖的北岸,从巢湖出发。沿着裕溪河一路而下,就能抵达长江。省政府高度重视裕溪河的通行能力,从92年开始我们省就开始对裕溪河进行新一轮的大规模河道治理工作,现在已经可以保证在丰水期通行1000吨级内河船、枯水期通行500吨级内河船的通航能力,按照最初的设计要求。等整治完毕之后完全可以实现丰水期通行2000吨级轮船,枯水期800吨级轮船的能力。联创科技如果将这个高新产业园区放在庐阳市,完全可以用内河船进行中转,到整个运输成本增加的其实很有限。”

对啊!听完唐景东副市长的话,庐阳市的领导们齐齐的拍了拍脑袋:庐阳市的运输确实是个问题,但怎么把裕溪河给忘记了?

“有道理,您继续说。”郎璇点点头。作为从小生活在庐阳的人,她小时候也没少去巢&湖上玩过,却忘记了作为国内的五大湖之一,巢&湖其实是可以从裕溪河直通长江的。

“我刚才大致的估算了一下这个基地建立起来之后的产能,为了运输的及时,贵公司不可能等生产出来的产品积攒的足够装满一个万吨级的集装箱货轮之后才开始运输。应该是均匀的、以若干个集装箱为单位……我估计应该在10到20个集装箱左右……装一次船,通过海轮分别运往世界各地。若只是10到20个集装箱,内河船反而更加灵活方便,船直接开到长江口,从长江口那里装船的选择也更加灵活多变。”

“同样。对于这个高新科技园区的企业来说,他们一次运送的原材料、零配件也不会很多,内河船的运输能力也完全可以满足他们的运输要求,巢&湖宽阔的湖面足以满足多艘船舶停靠,从这个角度来说,其实选择庐阳和选择邬湖的区别不大,某种程度上来说,选择庐阳市其实还更有优势一些。”

“似乎是这样的。”郎璇在心里默算了一下,不得不承认唐景东说的有道理。

选择邬湖当然方便,直接在邬湖港口装上可以远洋航行的巨轮就是了,但相对于长江口,停靠邬湖港进行远洋航行的远洋货轮的数量和时间安排毕竟很受限,从这个角度说,反而用更加灵活的内河船运送到长江口再转运远洋货轮更加灵活一些,至于增加的成本,就像是唐景东说的那样,确实很有限,如果有必要,公司甚至可以成立一支内河船队专门用于从巢湖到长江口这段距离的运输,进一步压低成本。

得到了郎璇的肯定,唐景东顿时精神一震,只要联创科技愿意考虑这个问题,庐阳市就有机会,“郎总,我们庐阳市的诚意是很足的,我可以代表庐阳市向您承诺,除了必要的道路、交通和水电必须到位之外,庐阳市将专门划出一个高新区来安置贵公司的这个高薪电子产业园区计划,不管贵公司需要用到多少土地全部零地价;联创科技带来的上下游公司和合作单位,我们也保证给他们最有竞争力的工业用地价格;联创科技有需要的话,庐阳市可以给你们在巢&湖建设一个专用的码头;给联创科技运送集装箱的货轮,我们也会保证你们在裕溪河上的优先通行资格。”

高松山的一颗心在不停的往下沉,简直后悔的想要一头撞死在当场:半路上会杀出来一个程咬金啊,好好地装什么b?

这下子好了,看着市里其他领导望着自己那仇恨的目光,高松山知道,自己这是将所有人都得罪的狠了:如果因为自己刚才的那番话而让联创科技决定将工厂挪作他处,原本已经煮熟的鸭子飞了,是砸了多少人的饭碗?

真到了那个份上,自己在邬湖市就成了彻底的孤家寡人。

他当然不想成为孤家寡人,连忙对郎璇挤出一张笑脸来,“郎总您误会了,我们的意思是……”

作为庐阳市市委书记、省&委常委,一直没怎么开口的颜志卿若是不知道这个时候自己该怎么办简直白当了这么多年的官了,之前郎璇一直有意无意的提到远洋航运,这个思路把大家给带歪了,现在仔细想想,也确实是唐景东说的那样,你们联创科技不可能攒一船的货一次性发走,一次也就十几二十个集装箱,了不起最多三五十个集装箱那就了不得了,这么点集装箱,普通的内河船完全没问题嘛,大不了多用两艘船就是了,这不是什么大事。

之前既然庐阳市不是合适的厂址选择的,他就只能站在安庆省的角度来思考问题,但现在既然庐阳市重新有了机会,他就必须以庐阳市市委书记的身份来说话了,当即大手一挥,豪气的道,“郎总,我在这里代表庐阳市向你们表个态,只要你们联创科技愿意将这个项目落户在庐阳市,庐阳市全部一切无条件的配合贵公司,有什么条件你们尽管提!”

眼看着面对颜志卿开出来的条件,郎璇却没有立刻答应,沉吟了一下道,“来之前林总特意叮嘱我,有一个条件是必须请领导们慎重考虑的。”

“什么条件?谭总尽管提。”颜志卿喜笑颜开的道。

他不怕联创科技提条件,就怕联创科技根本不对庐阳市提条件,这才是真的糟糕之极。

“这么大的一个项目,联创科技自身的资金不够,我们希望当地政府能够为我们提供最少2.5至3亿的低息银行贷款,其中一部分要折合成1000万美元的外汇用于采购生产设备。”郎璇道,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她手里却是捏了一把冷汗,2.5至3亿的银行贷款啊,其中还有折合1000美元的外汇,他们真的会答应吗?

果然,郎璇的话一出来,会议室内的其他庐阳市的领导们的脸色就微微一变,颜志卿犹豫了一下,还是道,“郎总,这两件国家为了实现经济的软着陆在大力控制固定资产投资,这么大的一笔贷款,银行那边可能有些麻烦,会耽误贵公司的这个项目发展计划……”

“这样啊,那真是太遗憾了,”郎璇惋惜的摇摇头,“林总还说用价值2000万美元的微软股票做抵押呢,既然大家不方便,那让林总从国外银行贷款好了……微软公司的股票可是硬通货。”

“微软公司的股票……”颜志卿瞬间呆滞了,他连忙扭头看向唐景东:微软公司的股票这么牛逼?

迎着颜志卿的目光,唐景东苦笑着点点头,小声道,“微软公司的股票和可口可乐的股票一样,属于国际银行贷款当中的硬通货……我怀疑他们联创科技就是在试探我们,有2000万美元微软股票做抵押,他们可以从国外银行轻松贷出来2000万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