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249章 势渐起

第249章 势渐起

颜志卿以强大的意志力才没让自己失态的大张嘴巴,心里却已经将林铮给骂了个狗血淋头:你们能轻松的拿出等价的抵押物你们早说啊,早知道你们有这么一笔抵押物我们又何尝愿意当恶人?你们这分明麻子不是麻子,你们这是坑人啊!

说实话,在邬湖市的同志还没有到来之前,在看到这个项目的总体规划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这么大的严格项目,仅凭联创科技的自有资金是绝对不够的,要求政府提供贷款是联创科技必然的选择,只是联创科技在一开始就将庐阳市开除在外,颜志卿也就没有细想这件事,刚刚郎璇说到贷款这件事的时候,他只是下意识的、习惯性的想要和郎璇讨价还价一下,可谁能想到他们联创科技竟然还有这么一记后手?

“这个……郎总,这件事好商量,只要贵公司愿意考虑我们庐阳市,我们庐阳市一定尽力帮助贵公司解决问题,”说完,颜志卿他扭头看向省里的几位主要领导,“欧阳书记,郭省&长,您觉得这个这个项目能不能走一个特批?”

相比于这么大的一个项目,联创科技需要的贷款的资金数量真的不是很多,而且电子产品的组装是一个人力密集型产业,能解决大量的待就业人口的就业问题,对于缓和整个安庆省当前严峻的就业形势有着极大的帮助作用。

可以这么说,如果这个项目最终落户于安庆省,对于帮助整个安庆省提升经济的发展速度都有着巨大的作用,以庐阳市来说动员银行批复这么大的一笔资金当然有些难度,但如果是由省里出面向银行方面做工作,三四个亿的贷款还是好解决。尤其还是这么一个优质的项目,现在又是年初,银行的贷款压力并不大,以颜志卿一身兼两职的身份。他刚才只是下意识的矜持了一下。没想到立刻就碰了一颗不软不硬的钉子。

对于安庆省的领导们来说,只要这个项目落在安庆省。至于是在邬湖还是庐阳,他们其实都不是很在意,哪怕在马安山也没问题,肉烂了也是烂在了锅里不是?但如果因为这么一点钱导致被人给截了糊。安庆省的面子可就丢大了,这个时候可不是计较这个项目落在那里的时候,和欧阳钧对视了一眼,郭海当即微微颔首道:“这个问题好解决,至于抵押就不用了。”

堂堂一省的二号人物,弄个两三亿的贷款还要抵押?这话传出去能笑掉别人的大牙:你丫的好歹也是个二号好不好?连两三亿都不值了?

郎璇先是微微向郭海欠了欠身表示谢意,这才道。“谢谢领导们对我们联创科技的支持和肯定,我会将诸位领导的意思转告林总和谭总的,只是最终的选择需要进行综合的考量,这一点也请领导们理解。”

郎璇说的客气。但在座的都不是傻子,谁还能听不明白郎璇话里面的意思?

既然你们庐阳市和邬湖市的诚意都不是很足,我们选其他地方好了,甚至安庆省之外的其他地方也是我们考虑的重点,法律上可没有任何一条规定我们必须将这家工厂放在你们安庆省……邬湖市和庐阳市之前的态度,已经让联创科技心中的天平做出了倾斜。

听到郎璇的这番话,安庆省的领导们心里顿时暗自叫苦:这他妈都叫什么事啊!

他们有心再做做郎璇的工作,可大概是已经对安庆省的这些官员们有些失望了,虽然对每一位领导的话都笑眯眯的答应,但却如同泥鳅一般的滑不留手,所有的事情都一推六二五的推到了还在美国的谭娜和林铮的身上:您的意思我知道了,我会将您的意思向谭总和林总转达的……翻来覆去的就是这么一句话。

事情似乎有些不妙了。郭海和欧阳钧对视了一眼,都是暗自点了点头:不行,等一会将郎璇送走之后,一定要开个思想统一会,事情不能这么闹腾下去了,看看现在,好好地、十拿九稳的一件事现在成了什么样子?

若是将来最终这个项目落户他省,安庆省的领导们在其他兄弟省份的领导们面前还能抬得起头来不?大家为了抢这个项目几乎打破了头,你们安庆省厉害啊,真是底气十足,靠着钢铁这个支柱产业竟然能把这么一个项目拒之门外,真是佩服……不过你们还有这样的项目么?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二?

一想到这些打脸的话,郭海和欧阳钧觉得自己的脸上似乎已经火辣辣的。

————————————————————————

很多时候,美国就是一个超大号的大筛子,基本上就没有什么能够存得住的秘密,相比于政坛或者娱乐行业,商业方面相对好点,保密工作做不好说不定就失去了赚钱的机会,这么简单的道理美国资本家们怎么可能不懂?但如果是有人有意散布一些消息出去,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比如此刻,迈克尔.戴尔就在紧皱着眉头,看着眼前报纸上的消息极为不解:罗德这家伙疯了么,他为什么会将康柏计算机公司的代工合同交给中国人?

在无数美国人看来,罗德简直就是疯了,但戴尔绝对不这么看,作为美国现今销量第一的个人计算机生产和销售商,戴尔同样不认为康柏计算机公司是在做傻事,他们既然这么做,就必然有这么做的道理。

说这是康柏计算机公司发布的假消息?这是不可能的,美国著名的金融和财经类媒体的记者向康柏的董事长罗德求证这件事,当着记者的面,罗德也亲口承认了康柏计算机公司确实马上就要与联创科技签订意向协议,准备与来自遥远的大洋彼岸的联创科技公司合作。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呢?是什么自己不知道的原因让康柏公司作出了这样的决定?想了很久,戴尔也没想出一个合理的答案来,但或许自己可以从其他渠道想想办法?

从办公桌抽屉下面一个隐秘的小格子里拿出一个黑色的小东西,将电话线的插手从电话机上拔下来。将电话线的rj11插头插在这个黑色的小东西的后面,再将这个黑色的小东西的前端同样的rj11接口插插在电话机上,黑色的小方块上立刻亮起了一溜的红色led灯,等led灯逐渐从红色全都变成绿色之后。迈克尔.戴尔这才拎起听筒。对电话的那头道,“喂……”

…………

在迈克尔.戴尔打电话的同一刻。林铮则刚刚看完郎璇给自己两人发来的电子邮件,摇摇头,林铮无奈的对谭娜道,“安庆省方面似乎不是很积极嘛。”

说是这么说。可林铮的脸上却是一点着急的神色也看不出来。

“你不是早就预料到会有这种情况了么?”谭娜撇撇嘴,一点都不为郎璇发来的这封电子邮件当中的内容感到惊奇,“你早就说过了,这些人都是贱皮子,主动送到他们门上的东西他们不会当好东西,只有哭着喊着、求爷爷告奶奶求来的东西他们才会当是好东西……马主任不是说了么,这两天国内多个沿海省份负责招商引资工作的领导们正在紧急办理出国手续。就是来做你的思想工作来了。”

“不是我,是我们。”

“还不都是一样?”谭娜撇撇嘴,忽然压低了声音,“你真的有把握最后一定能成功?感觉现在我们就像是走在两座万丈悬崖之间的一条钢丝上。有一点风吹草动我们就会万劫不复。”

“不会的,你放心好了,其实你仔细分析我们的计划,只要最前面的走过来之后,之后的每一步甚至不用我们走,就会有人推着我们走,我们遇到的每一点困难都会有人帮我们解决,要门要做的,就是靠在背后那支推着我们走的手上,让他们推着我们往前走、走到目的地就行了。”

林铮很理解此刻谭娜的这种心情,从来没见过这种资本运作方式的她对于这种绝对等于玩火的玩法心中感到畏惧也是自然的,但后市见多了这种商业运作手段的他怎么可能会将这种手法当做一回事?

比如国内那家很有名的商业地产开发商,就是用贷款买地—盖房子—用新盖的房子抵押再向银行贷款—用从银行贷来的款子再买地盖房子—再抵押借款盖房子……只要国内的房价一直在涨,这个资本运作的游戏就能一直玩下去,和这种真正走钢丝的资本运作方式相比,自己做的简直保守的能被后世的人吐一脸的口水。

轻拍着谭娜的后背小声的安慰着,“你想啊,谁都这个这个项目的意义重大,谁都不敢将这个项目砸在自己手里,推着我们走下去才是他们赚取政绩和财富的唯一机会,反正花的又不是他们自己的钱,了不起就当是拿国家的钱交学费好了,赚到的政绩和好处却结结实实的是自己的,该怎么选择岂不是一目了然了么?”

“说是这么说,可是……我总觉得不保险。”犹豫了一下,谭娜怯生生的道。

“没关系,大不了咱们把那些微软的股票卖给比尔.盖茨好了,也差不多够我们还账的了,你觉得呢?”林铮嘿嘿的笑道。

————————————————————————

ps:第四更了,发之前看了下月票榜,今天的得票数竟然超过了40,兄弟们,你们实在是太给力了,谢谢你们,谢谢,除了这些简陋的话之外千年实在是不知道应该如何才能表达出对兄弟们的感激之意,总之就是谢谢你们,发自肺腑的谢谢你们,有你们在身边,千年心里头很踏实,无比的踏实,这种有你们做依靠的感觉,真好!

兄弟们,明天就是本月的最后一天了,让我们有个完美的收官吧,你们觉得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