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257章 没有一个简单的(上)

第257章 没有一个简单的 上

确实不是很大的一件事,事情也很简单,在对江南省政府推荐的几个候选地址进行了一番考察之后,郎璇将坤山、静海两地作为了备选地,在林铮的印象中静海似乎纺织业比较发达,坤山则偏向于电子制造业。

事实也确实如此,现在的静海已经有多家小微型纺织企业,在全国纺织行业当中嗯嗯年产值不低,俨然成了国内纺织行业的一支新军,而坤山县则在大力发展电子制造业,考虑到以后的集群效应,再经过再三考虑之后,林铮决定将厂址放在坤山县。

对于联创科技的入驻,坤山政府欣喜若狂,立刻组成了由坤山县政府牵头的联创科技公司入驻服务小组,小组组长由坤山县市委书记担任,小组成员则是坤山的各政府职能部门的负责人,目的只有一个,全力做好联创科技的入驻工作。

但在征地的过程中出现了一点小小的问题:在坤山县划拨给联创科技的5000亩“一元地价”的土地中,上面有一家占地面积100余亩的原坤山县机修厂,因为效益不好,坤山县机修厂已经以80万的价格被转手给了坤山县的一位私人老板……这是名义上的,实际上不过是坤山县的几个领导家的小孩借用这个私人老板的名义将这个厂子给盘下来了而已。

几个可怜的孩子完全没想到计划没有变化快,这刚刚将厂子买下来还不到半个月、正盘算着怎么赚钱发财呢,联创科技就选中了这块地方。

但是让各位看官失望了。官二代认为这是一个天赐良机、借此机会漫天要价的狗血桥段并没有发生,官二代不是傻子的代名词,他们很清楚知道联创科技入驻对于坤山县、对于整个江南省意味着什么。在家人的严厉警告下,倒是没有一个敢炸刺的,但他们希望联创科技能够对他们尽心一些补偿:毕竟80万是实打实的花了出去的,虽然江南省向联创科技承诺5000亩土地只要象征性的一块钱,但国家的土地能和政府领导家的一样吗?

凭心而论,这个要求很公平,郎璇对于这些领导家小孩的要求也认可。双方唯一的分歧就是郎璇希望直接给钱,这几个小孩花了多少钱自己给他们多少钱,溢价一些也未尝不可。但这几个小家伙的要求稍微有点高,他们的眼光倒是不错,没打算要钱,而是希望用这块土地入股……谁说官二代就是傻子的代名词的?

入股当然也不是太大的问题。但这个时候双方的一点分歧就出现了:应该给多少股份?

考虑到林铮在美国也没什么事了。这个事情又牵扯到以后与地方政府之间的关系问题,郎璇认为这件事需要处理的慎重一点。

对郎璇的说法,林铮很赞同,他也希望能够借此机会和坤山县的领导们深入交流一下,否则这么一点小事还不至于劳动林铮亲自放下美国的事务专程跑一趟。

对于林铮的到来,作为一个县级市,坤山的领导们很有一番受宠若惊的味道,为了体现自己的诚意。知道了林铮的行程安排之后,坤山县的一二把手甚至亲自带队到首都机场迎接。

对方摆出的这个架势让林铮多少有些不好意思。握住坤山县委书记彭清良和县长顾淑英的手道,“彭书记,顾市长,这怎么好意思?”

“林总可客气了,您是来我们投资的投资商,我们坤山县信奉的理念是‘来帮我们投资的是恩人,来投资我们的老板是亲人’,林总愿意将这么大的一个项目落户我们坤山,那就是我们坤山县最亲的亲人,来迎接一下亲人还不是应该的么。”彭清良握着林铮的手,笑的极其洪亮。

县长顾淑英也连连笑着点头称是。

来帮我们投资的是恩人,来投资我们的老板是亲人?能不能不要这么肉麻?林铮只觉得自己浑身的汗毛都起来了,忍不住吐槽道,“那是不是还应该加上一句‘能打开招商局面的是能人,影响投资环境的是罪人’?”

“对啊!”县长顾淑英的眼睛顿时一亮,连连点头,“林总不愧是做大生意的人,这话总结的实在是太好了,高屋建瓴,班长,我觉得我们完全可以将‘来帮我们投资的是恩人,来投资我们的老板是亲人,能打开招商局面的是能人,影响投资环境的是罪人’这句话作为我们坤山招商引资工作的指导性方针,您觉得呢?”

作为国内少有的女性政府一把手,林铮特意留意了一下这位女县长,在这个女性一把手极度稀缺的时代,能够见到一位女性领导、还是政府一把手实在是让林铮大为惊奇,顾淑英看上去不到40岁的年纪,穿着这个时代的官场女性最喜欢的小西装、里面是白衬衣、黑色尖头小皮鞋,画了一个精致大方的淡妆,修建的整整齐齐的齐耳短发,看上去很是干练。

“没错,难怪林总能把康柏和戴尔这样的国际巨头的订单都拿下来,今天算是见识了,”彭清良大拇指竖的高高的,“顾县长说的没错,小张,你记一下,以后‘来帮我们投资的是恩人,来投资我们的老板是亲人,能打开招商局面的是能人,影响投资环境的是罪人’就是咱们坤山县招商引资工作的核心指导方镇,所有人都要按照这个方针来办!”

“是。”旁边一个很明显是彭清良秘书角色的年轻人听到这话,立刻拿出笔和硬壳记事本将这句话飞快的记了下来,领导这么郑重其事的吩咐了,这些东西可是真的要作为政府工作的一部分的……别的不说,最起码把这标语刷的大街小巷都是、每次开招商引资大会的时候将这几句话拎出来反复念叨几遍是少不了的。

作为领导的秘书。一定的政治觉悟是绝对不能少,他已经敏锐的意识到了这四句话对于坤山招商引资工作的重要性。

林铮顿时有些发懵,刚才他只是随口这么一说。之所以能这么顺利的接上这句话,纯粹是因为他前世的时候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似乎看到过这么一句话,彭清良这么说,他就跟着接上了,可完全没想到彭清良竟然玩真的,不由得劝道,“让彭书记见笑了。我就这么随口一说,彭书记千万别笑话我,您要真的把我的胡言乱语当成了真的。我可就没脸见人了。”

“林总,不瞒您说,老彭我是实在人,既然d和国家让我做坤山县的书记。我就有责任有义务把我们坤山的经济发展上去。让我们坤山的老百姓过上好日子,”作为基层政权的最高领导机构的一把手,彭清良顺杆爬的本事果然是炉火纯青,转眼之间就从彭书记变成老彭这个听起来就熟络的称呼了,闻言对林铮道,“可是估计您也能知道现在的招商引资工作有多难做,为了能够争取到投资商,各个地方政府那真是能打破头哇。市一级都是这样,何况我们坤山只是一个县?”

“这招商引资工作做起来的难度之大……唉。回想起来我不怕您笑话,不瞒您说,为了如何把经济发展起来,我这两年就没睡过一个好觉,做梦都是在想着如何才能把这个招商引资的工作做好,昨天早晨我来之前,你老嫂子还说我做梦的时候说梦话都孙子似的劝那些投资商,这些话不能说,我一个大男人有时候都会找个没人的地方抱着头哭会。”

说到这,似乎是说到了自己的伤心往事,彭清良的眼圈不由得有些发红。

顾淑英也低下头,心有戚戚焉,轻抽了两下鼻子。

这个时候自己说什么都不合适,林铮无言的轻拍了两下彭清良的肩膀,算是对彭清良工作的肯定,略略一顿,道,“坤山有彭书记这样的父母官,是他们的幸运。”

“应该说我彭清良有这么好的群众支持我才是我最大的幸运,”彭清良连连摆摆手,虽然眼睛还有些发红,整个人的脑袋却已经昂了起来,“招商引资工作确实不好做,可既然d和国家信任我,让我做这个坤山的一把手,这就是d和国家对我老彭的信任,我就得把工作做好,再苦再难再累、哪怕是跪着往前爬,我也得把坤山的经济发展上去,否则我就是对不起d和国家对我的信任、对不起老百姓们对我的期待。”

“还好,到现在为止,在我们全体同志的努力下,我们坤山的同志们总算是可以拍着胸脯对父老乡亲们说一声,我们还是取得了一点成绩,没有辜负父老乡亲们对我们的期望。”

“有彭书记和顾县长这样的父母官,是坤山人民的幸运啊。”林铮感慨的道。

“林总您可千万别这么说,我们都没脸见人了,”彭清良连连摆手,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你看我,说这些没用的废话干什么……谭总、林总,您是去我们坤山驻京办还是有自己的安排?不瞒您两位,我们坤山驻京办的条件其实还是不错的。”

“你们坤山还设了驻京办?”谭娜听的心中大奇。

————————————————————————

ps:原本应该在上午就送出一更的,但发生了一件事,老婆从小一起长大的、感情最好的小姐妹因为感情问题昨晚三点多割腕了,深度昏迷,如果不是及时发现恐怕直接小命没了。

上午九点多老婆接到小姐妹父亲的电话,我们立刻就赶去了医院,一直到6点多才回来,截止我们回来的时候依旧没醒,一直在重症监护室,下午4点多还紧急抢救了一次,媳妇伤心的不得了。

今天就吃了晚上这一顿饭,这就开始码字,实在是对不住,突发的特殊情况,原本今天是四更的,但现在看来就只能是3更了,只能将今明天的四更挪到明后两天,兄弟们,实在是对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