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228章 没有一个简单的(下)

第228章 没有一个简单的 下

驻京办是个神奇的机构,可以作为领导家孩子吃干饷而绝对不会有人问津的地方,可以作为被发落的人的冷藏地,也可以作为失意人士东山再起的蛰伏之地,甚至可以成为取得政绩的行云布雨之地,端的是神奇无比。驻京办的成立当然是有很大意义的,尤其在中央政府将财权收归中央之后,对于手里头一下子变的没有钱、但又不愿意降低生活质量的地方政府来说,“跑部钱进”就成了他们最现实、也是最快速的来钱选择。

但驻京办不都是地市级以上地方政府才会设置的机构么,一个小小的县,竟然也有驻京办?

“这个……”彭清良讪讪的,摸摸鼻子,似乎微微有些不好意思,“这个驻京办是我们为了工作的方便,在去年年底搞起来的……”

林铮连连点头,“理解理解,现在中央政府把财权收归了中央,大家手里没钱了,可需要承担的责任却是一点都没有减少,现在又不是古代,可以随便增加一些巧设名目的项目增加收入,除了‘跑部钱进’还能有什么办法?”

说是这么说,可林铮心中还是忍不住的吐槽:地方政府巧设名目揽财的项目还少了啊?

“跑步前进?”现在可没有“跑部钱进”的说法,但联系一下林铮前后说的话,想要明白他话里面的意思并不难,彭清良咂摸了一下林铮的这话,随即一脸佩服的对林铮竖起了大拇指。“林总这话,精辟!”

可不是么,可不是只有“跑部”才能“钱进”么。

“既然坤山在首都设置了驻京办。那我们就打扰了。”明白林铮的意思,谭娜道。

联创科技在首都虽然有分支办事机构,但既然是一家公司的分支办事机构,从舒适的角度来讲肯定是没有政府的驻京办的条件好,不管到什么时候“再难不能难着领导”的基本原则都是通用的,哪怕坤山县的财政再困难,但作为坤山在京的官方机构。虽然外面不能张扬,可里面的装修那是绝对不能差了,否则领导到首都出差的时候你让领导怎么下榻?

反正花的是国家的钱。这一点不用太在意了。

林铮和谭娜愿意住在坤山驻京办里,彭清良和顾淑英当然大喜,他们巴不得能够和林铮、谭娜两人有多些交流的机会呢,自然高兴不已。

……

坤山县的人在选择驻京办地址和外部装修的时候绝对请了高人来帮他们参谋。挂的并不是坤山县政府驻京办事处的牌子。而是在一个比较隐秘的位置挂了个坤山县驻京联系处的牌子,驻京办事处和驻京联系处,虽然只是两个字的差别,但毫无疑问后者要更隐秘一些。

除了承担联络、交好京城各机关单位和领导家属的责任之外,驻京办也要承担一部分赚钱的责任,这倒也是大多数驻京办不约而同采取的一种方式:办酒店!

以酒店的方式搞驻京办,不但可以让驻京办的一些不那么光彩的事情更隐秘,同时也能更好地招待来京的领导:既然是酒店。那厨师的水平总不能差了吧?

酒店位于首都三环路上,一个不显山不露水的位置。作为一个县级市的驻京办事处,也确实不能太张扬,三环这个位置刚刚好,足够低调的同时也足以承担作为驻京办的责任。

坤山县对林铮和谭娜两人果然够重视,特意将酒店最好的两个顶着商务套房、实则完全可以归为总统套房的套房给了林铮和谭娜两人使用,至于彭清良和顾淑英,则“委屈”在了两个“一般商务套房”里面。

“坤山对这个驻京办的打造倒是挺下血本的,这么一个驻京办没有七八百万下不来吧?”站在7层的阳台上,谭娜对林铮道。

“最少,看里面的装修,貌似1000万都未必打得住,不过这也只能算是一般情况的驻京办了,一路上过来的时候你看看那些地级市、省的驻京办,大家比赛似的一个比一个豪华……刚刚过来看到的你们安庆省的驻京办你看到了吧?”

听林铮说起安庆省驻京办,谭娜的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一丝恼意,刚刚从安庆省驻京办的哪儿路过的时候才知道安庆省驻京办豪华到了何种程度:一栋20多层的、档次绝对不会低于4星的酒店,占地面积颇广,在谭娜看来,比起庐阳市的那几家五星级酒店也不差了。

虽然没看到里面的情况怎么样,但庐阳市市政府招待所她总是去过的,考虑到需要经常招待一些京城里的领导,驻京办只能比庐阳市政府招待所好,绝对不能差,从这个角度来计算,安庆省驻京办没有个几千万根本拿不下来。

虽然驻京办的设置很有必要,但看到这么豪华的驻京办大楼,未免不会让人心里嘀咕:真的有必要做的这么上档次吗?

“不说这个了,”谭娜烦躁的摆摆手,略一迟疑,谭娜向林铮问道:“你觉得彭清良说的那些话……是真的吗?”

“那些话?”

“就是他为了发展坤山的经济的那些话……”

“或许有时候为了招商引资他们是有睡不好的时候,比如现在为了能够招待好我们这个从天而降的金元宝,他们不就使出了浑身的解数么,但要说他是为了坤山的老百姓?”林铮抬头看了谭娜一眼,“丫头,你见过不吃肉的狼吗?”

“我就知道是这样,”谭娜轻吁了一口气,虽然早知道是如此,可神情间更多的却是失望,“你说的对,天下哪有不吃肉的狼?说起来还是我天真了。”

堂堂联创科技的董事长……哪怕只是名义上的……竟然被一个小小的县委书记几句话忽悠的找不着北,这传出去可真是让人笑掉大牙了。

“这么说这是他们为了打动我们、故意设计的台词?”原本被林铮提起驻京办心里就有点不爽的谭娜,这下子眉毛都竖起来了。

“我觉得这是这个可能应该是最大的,毕竟现在咱们还没有最终敲定合同,一切都存在变数,而且咱们两个人的年龄……”林铮伸手在自己和谭娜的脸上胡乱比划了一通,笑道,“说不定人家真的因为咱们年轻,比较好糊弄,随便两句话就糊弄过去了呢?”

望着谭娜,林铮目光里的意思很明显:最起码您老人家不久差点被糊弄过去?

明白了林铮这没说出来的意思,谭娜的脸上不由得有些羞恼,恨恨的踢了林铮小腿一脚,“你嘲笑我?”

“哪有,我怎么敢?”林铮心里大呼失策,这个时候的女人怎么能这么刺激?一边连忙想着补救的对策,“我只是觉得他们可能还有些筹码没有丢出来,咱们公司和那几个领导家小孩的事情他们绝对不可能不知道,可既然从下飞机到现在都没有和咱们说,说他们心里没有点儿自己的小算盘你信吗?如果咱们被他们看轻了,可能以后会有不少麻烦。”

嗯?谭娜愣了一下,随即眉毛就竖起了起来。

虽然不想承认,但她还是要承认林铮说的没错,毕竟之前和坤山以及江南省打交道的都是郎璇,相比于自己那个已经算是成熟少妇的姐姐,自己和林铮两个人的年龄实在是太年轻,难免会让人无意识的在心里小瞧了几分,试探一下是不是好欺负自然也就可以理解:如果好欺负,那为什么不去欺负两下?

“那你觉得……”

“这是好事啊,”林铮笑的很开心,“既然坤山县觉得他们似乎可以小小的欺负一下咱们,那咱们去欺负一下他们似乎也未尝不可……既然他们自己先不地道在先,咱们也跟着不地道一下,这个谁都说不出什么来吧?”

“你好阴险!”谭娜给了林铮一句极为中肯的评价。

“我怎么就阴险了?”林铮大呼冤枉,“我这最多只能算是实话实说吧……要不要晚上出去走走?”

这话未免有点神转折,谭娜愣了一下,“走走?”

“没听说么,罪恶都隐藏在夜幕之下,说不定我们能发现一些白天发现不了的事情。”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不明白这家伙到底在打什么主意,谭娜不由得有些烦躁了。

“没什么,就是晚上吃的有点撑了,想要出去转转,你去不去?”

“去!”谭娜答应的干脆利索,“你确定只是想要出去转转?”

“嗯,跟驻京办借辆车,咱们在附近找个酒吧……”

还没等林铮把话说完,谭娜的玉指就已经问候在了林铮的耳朵上:“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居然有泡吧的爱好了?”

“松开,松开,不知道这样很痛啊,”猝不及防之下被拿捏住了痛处的林大老板不由得连连呼痛,“谁说我要泡吧了?我就是心情不好,想着看看那些从酒吧里出来的家伙会不会开片,要是能看到几个脑袋被开瓢的估计心情就能好起来,要是再有两瓶冰镇的啤酒喝着看别人开片,最好人脑子里打出狗脑子来,心情就更好了。”

“你……”

谭娜被这家伙的恶趣味给气的没话说了:心情不好的时候看别人看片?你还能跟恶趣味一点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