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259章 看到被人挨打我就舒服了

第259章 看到被人挨打我就舒服了

酒吧估计是这个社会上最鱼蛇混杂的地方,三教九流的人都能够在里面看得到,但如果是有精神洁癖的人最好还是不要去这种地方,否则估计整个人对社会的感觉都不好了:白天里温文尔雅、谦谦如玉的君子,此刻可能正几年没见过女人的疯狗一般抱着个女人狂啃;白天里温婉娇柔、连瓶矿泉水都拧不开的淑女,此刻说不定正穿着只能勉强包住屁股、后世有“齐b小短裙”之称的窄小一步裙,一只脚踩在凳子上手里举着酒瓶正在对瓶吹;至于一树梨花压海棠这样的风流雅事儿、一男一女商量着“你晚点回去你老公会不会怀疑”之类的事情更是常见到根本不会有人在意,争风吃醋、打架?那当然更是家常便饭。

虽然嘴里嘟囔着林铮的恶趣味,可谭娜脚下的动作也确实丝毫不慢,很快就换了一身比较休闲的衣服:谭娜这段时间在美国的压力也不小,也需要找个方式发泄和放纵一下,既然两个人都不是喜欢泡吧的人,那么看别人打架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驻京办当然不可能少得了车子,跟驻京办借了辆桑塔纳,问清楚了这附近比较热闹的酒吧的位置,林铮和谭娜两人在大厅前台**的目光中神情自若的出了酒店。

95年年初的三环确实还没法和后世相比,但作为“下九流”聚集地,酒吧这种地方也确实不大可能在市中心的位置,像是三环这种既不在市中心、又距离市中心很近的地方无疑就成了酒吧老板们的最爱。按照大厅前台的指点,林铮和谭娜驱车不到20分钟,很快就来到了这附近非常著名的严格酒吧一条街。

看着这片霓虹灯闪烁的酒吧。谭娜就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

在国外的时候谭娜也不是没陪林铮去酒吧里做过,但习惯了去那种比较安静的、很容易让人放松下来的酒吧,看着这些简直和国外红灯区差不多的酒吧,谭娜下意识的就想要掉头:耳朵边不断传来的“砰砰擦、砰砰擦~~”的强劲鼓点声让她很不舒服,连空气里似乎都弥漫着一股雄性荷尔蒙和雌性荷尔蒙彼此交织的味道。

林铮也不喜欢太过吵闹的地方,他皱皱眉头,往两边看了看。指着马路对面的一个烧烤店对谭娜道,“要不咱们过去吃点东西?”

刚过了年显然并不是烧烤的生意最好的时候,虽然现在已经是晚上9点多。貌似已经过了吃烧烤的人最多的时间点,但这家烧烤店的生意是不是惨淡了点儿?不过飘过来的香味却瞬间让林铮改变了主意:就这了!

“不要了吧?这么晚了还吃肉,很容易长肉的。”谭娜有些不情愿。

“就是吃点东西磨磨牙,”林铮指了指烧烤店对谭娜道。“你看这个烧烤店的位置。让老板搬张桌子出来放在门口,正好对着这边的酒吧一条街,等再过一会儿这些家伙们都喝的差不多、开始打架的时候,咱们在这边正好方便看……这么好的看人打架的位置,咱们总不能随便白占人家老板的桌子吧?”

“那……好吧。”犹豫了一下,谭娜点点头,似乎是被林铮给说动了,但林铮认为可能是这家老板烤的东西更有说服力一些。只要看看这丫头嘴角流下的一点点口水就知道了。

“老板,来只烤羊腿先烤上!要后腿!其他的我们先看看。”嘴上说着就点一点东西磨牙的林铮。闻着烧烤店的香味立刻就忘记了自己刚才说的话,流着口水都老板高声喊道,烤羊腿不同于烤其他肉串,需要的时间可不少。

他可是看到了,门外的墙上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烤羊腿:前腿100元一支,后退150元一支。

“好咧!羊后腿一支先烤着。”老板大声的应道,现对于这种点菜的方式早已经习惯的不能在习惯。

羊腿?谭娜刚一竖眉毛,林铮就连忙补充道,“闻着味道不错,先尝尝再说,吃不了咱们打包带回去么。”

“吃不了明天热热给你当早饭!”口水有泛滥趋势的谭娜吸溜了一口口水,恶狠狠的给自己找了个台阶,“再来20串羊肉,20串牛肉,10串鸡翅……”

大客户啊!烧烤店老板一张脸都要笑烂了,嘴里大声的重复着,“好咧,20串羊肉,20串猪肉……”

……

还没出正月的首都,晚上的气温绝对不是“凉快”两字能够形容的,好在这家老板的服务很贴心,不但烧烤的香味浓郁,而且还贴心的送上来一个小木炭炉,正好可以将烤好的东西放在上面热着,不用担心烤好的东西过几分钟就凉了。

估计是客人比较少,老板比较闲,一边烤着东西一边还有心思和林铮聊天,“兄弟,今天怎么过来的这么早?”

“老板,我这是第一次来好不好?”林铮摸摸鼻子,虽然知道这是老板招揽客人的方式,不过您也太直接了吧?

“哈……习惯了,习惯了,”老板面不改色,一点也没有被人揭穿了自己瞎话的尴尬,“不过兄弟你可能不知道,通常这时候我这店还没怎么上客呢……刚才看到小兄弟还以为是去酒吧那边喝酒唱歌的呢。”

“今天被老板骂了,心情有点郁闷,听说这边晚上打架的挺多,等会儿看看有人打架没,看到有人挨打我心里就舒服了,要是有几个被开瓢的估计能开心好几天。”林铮笑着道。

你这人,什么心态!谭大魔女似乎忘记了自己两人出来的初衷就是为了看人打架,狠狠的瞪了林铮一眼。

烧烤店的老板却是大拇指一竖,“小兄弟你想要看人打架,这地方你算是选对了,我给你说,老哥我在这儿开店也开了差不多一年了,要是哪天晚上没看到有人打架,老哥我总觉得肯定是哪儿不对劲……不过老弟你这心态好啊,别人挨打你只是挨骂,这么一对比确实就舒服了,兄弟你是高人。”

“什么高人啊,就是典型的阿q精神,”眼看着东西已经上的差不都了,林铮哈哈一笑,看店里没什么生意,干脆招呼道,“老板,一起过来喝一杯?我请客。”

“好啊,”老板也是个痛快人,闻言爽快的道,“兄弟这么痛快我就不客气了,稍等一下,我再烤20串腰子。”

林铮自认自己还年轻,不到吃腰子的年纪,不需要吃啥补啥,这20串腰子估计就是老板带来的下酒菜了,这老板倒是个妙人。

不愧是专业出身的,很快老板就拎着林铮剩下的东西和20串腰子过来了,至于烧烤炉上正在滋滋作响的烤羊腿有老板娘伺候着呢,据老板娘的说法是还得等10多分钟才熟,咱们不能跟老外似的就喜欢吃半生不熟带血丝的。

一瓶啤酒下肚,林铮看了看四周,有些好奇的向店老板问道,“老板,恕老弟我交浅言深了啊,刚才听老哥话里的意思你这店开了差不多一年了,可看你你这里的生意似乎……”

虽然林铮说的含蓄,可店老板那里会不知道林铮这话里的意思,哈哈笑道,状甚得意,“兄弟,这你就不懂了,这个地方可是风水宝地啊。”

“嗯?”林铮眨了眨眼睛,“这话怎么说?”

“看到前面这趟街上的酒吧了吗?”烧烤店老板得意的一指前面的这些酒吧,“老弟,我给你说吧,老哥我这烧烤店和其他烧烤店的客户不一样,老哥我做的是这些酒吧里的有钱人的生意的,这会儿当然没什么客人,可你看着吧,等再过一个来小时,里面的红男绿女们疯够了、玩够了的时候就是我这里上人的时候了。”

林铮愣了一下,随即对店老板竖起了大拇指,诚心诚意的道,“老哥,你手段,高!”

可不是高么,想想那些在酒吧里疯了好几个小时的人,这几个小时的下来,肚子里除了一点水果之外全都是酒水,肚子不饿才是见鬼,不吃点东西怎么回去睡觉?半夜里肚子饿的咕咕响谁受得了?正好这里有家烧烤店,吃点东西正好回去睡觉,甚至之前在酒吧里没喝够的还可以继续在这里吆五喝六的再喝一场。

这老板岂止是高人啊,简直就是高人高人高高人。

“看来老弟你想明白了,你也觉得这个地方不错是吧?”老板得意的说完,顿了顿,压低了声音对林铮道,“老弟,我看你不像是一般人,给你说点透底的话也无妨,这些话我一般可不会跟别人说:这些喝了酒的人虽然难伺候了些,可出手是真他娘的大方啊,只要伺候的他们舒服了,小费那是100、100的给,上个月我还遇到两个老板,直接甩出来1000要了一条羊腿,剩下的全都是小费,尼玛在这儿开一家店顶在其他地方开两家店赚的还多。”

尼玛的果然处处都是学问啊,只要看这老板的得意劲儿,就知道这家店绝对不是比其他地方赚的多一倍,恐怕多两三倍都不止。

————————————————————————

ps:咳咳……兄弟们,实在是对不住,千年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在12点之前只能码完9000字了,还欠大家1000字,这样吧,从明天开始的连续三天,都每天四更120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