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402章 云雾散开

第一卷 第402章 云雾散开

,林铮持着谨慎的不乐观态度:据说后世华为和ibm达成了战略合作关系,可他们从ibm引进这套制度的时候也很是花了不少钱,,,相比于后世老任的分量那也是远远不如,但就像是法国人最喜欢干的那样:没错,我知道这个要求可能有些过分了,但不试试有怎么能知道呢?

,孙亚芳给林铮的观感就截然不同,这个刚来就叫嚣着要参与到谈判当中的女人收拾的很利索,英姿飒爽,气质不凡的同时,有浑身充满了干劲,“老板,你撞死了那个日本人的事,最多还能在媒体上维持一个星期的热度,不趁着这个时间尽可能多拉近一些距离,接下来的谈判还会回到原来的轨道上去。”

对于孙亚芳的判断,林铮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没错,自己在莱斯大学枪击事件当中的表现的确为联创科技、华为以及中科大方面赢得了不少媒体的赞誉,但对于这个时代带着有色眼镜来看中国人的美国来说,在他们看来,称赞就很给对方面子了,小小的让一点利也不是不能商量,但其他的?咳咳,天还没黑……

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孙亚芳,林铮问道。“那你应该知道我们现在和美国人僵持在什么地方吧?”

作为华为高层,虽然孙亚芳并没有参与到这次谈判当中来,但如果她有心。知道一些情况也不奇怪。

“知道一些,”孙亚芳点点头,既然她主动申请要到这个位子上来,来美国之前自然要做一番功课,此刻听林铮问起,坦率的点点头,“现在我们面临的最大的难题。就是我们在ic设计方面的缺陷:我们没办法设计这么高技术含量的ic芯片,不得不求助于德州仪器,这是目前让美国人有恃无恐的地方。如果能够解决芯片问题,其他问题就好解决了很多。”

孙亚芳的话不怎么好听,但这的确是实情,如果说共和国与西方在诸多科技方面有短板的话。那么ic设计无疑是其中差距最大的一块短板。整个共和国的ic设计人员也只有不到区区10000人,在业内称得上设计师的只有不到2000人,与庞大的人口基数极其不成比例,不要说和inter、ibm、摩托罗拉和德州仪器这样的半导体巨头相比,就算与苹果比……是这个时代的、已经将老乔给赶走了、正在飞速的走下坡路的苹果……也没有多大的可比性。

想想姜万勐博士在设计vcd主控芯片这种其实并没有多少技术含量的ic的时候都不能在国内找到能够完成这项设计的人,不得不求助于斯高柏,就知道想要完成无线局域网主控芯片这种更加专业、难度更高的芯片需要什么级别的ic设计人才了。

沉吟了一下,林铮问道。“你的意思是求助于日本或者欧洲的半导体企业?”

相比于美国,日本和欧洲的半导体企业实力也不弱。日本就不说了,其在半导体制造技术和ic设计方面的水平,某些方面还领先自己的大哥美国,欧洲的情况就有些尴尬,除了意法半导体、西门子半导体、飞利浦半导体事业部之外,还真的没有几家能够拿得出手的半导体制造和ic设计单位,可就这么几家单位,平日里一个个鼻孔朝天不说,逮着机会就死要价,下嘴的凶狠程度比美国人凶多了……按照他们自己的话来说,那就是他们有底蕴。

从这个角度出发来迫使美国人降低价码和要求。林铮也不是没想过,但考虑再三,还是决定放弃

“是。”孙亚芳点点头,“我的意思是,我们是否可以将技术有偿的向美国人公开,换取欧洲人站在我们这边?”

嗯?将技术有偿的向欧洲人公开,换取欧洲人站在自己这边?林铮沉吟了一下,这个办法……的确有一定的可行性,但问题也不少,“想法不错,不过你有没有想过美国在欧洲的影响力?美国在欧洲的影响力几乎达到了美国在拉丁美洲的程度,网络技术被美国人视为自己最核心的技术,美国人这次能够允许我们插一脚进来,就是要将我们捆绑在他们身上,如果我们去找欧洲人……而且欧洲人也都不是什么好鸟……”

欧洲人的确不是什么好鸟,孙亚芳对这话太赞同了,这些家伙简直就像是几辈子没见过钱一样,逮着一个赚钱的机会恨不得往死里赚。

林铮话里面没说出来的意思她也听懂了:如果这次与欧洲人合作,美国人极有可能恼羞成怒,直接取消了双方的合作,这可就偷鸡不成蚀把米了,算起来这么做的确是有些过于冒险。

不过孙亚芳的确在来之前做了很多工作,听到林铮的这番担忧,马上又提出来一个新的建议:“如果我们直接找欧洲人,委托他们帮我们开发和代工芯片呢?”

直接找欧洲人开发和代工?嗯?这个办法……的确有些可行性啊,林铮的眼睛顿时一亮!

无线局域网覆盖面说难也难,可说简单,对于家用和商用无线局域网来说,覆盖面最多也就一个家庭、一动商务写字楼,相比于覆盖多个建筑物的大型无线局域网,这种小型应用场所的无线局域网的芯片设计难度就低了很多,如果先将应用铺开,完全可以用市场占有率来倒逼美国人。

至于技术含量更高更复杂的、需要覆盖多个建筑物的大型无线局域网,现阶段完全可以使用多个小型无线局域网进行无缝拼接,就像是美国人干的那样,先做起来再说……反正只是在局域网这一块动手术,没针对互联网。

还是被美国人的强大给吓到了,情不自禁的胆小了啊,林铮心里感慨着,早想到这一点,自己可以做的事情太多了,幸好现在也不算晚,不过把孙亚芳从老任的手里要过来这步棋真的是走的再正确不过了,单单这番建议,就值得自己在她身上赌一把。

尽管瞬间意识到了自己前期工作的失误,可总经理的威严还是要保持的,沉吟了一下,林铮点点头,“那就双管齐下……亚芳经理你有什么好建议?”

如何称呼孙亚芳,这个看起来不大的问题着实让林铮头疼了好一阵子:她的年龄比自己大了17岁,直接称呼她孙经理?显得过于冷淡了;直接称呼她孙亚芳?似乎也不太合适;孙女士?距离有些远……最后想来想去,确定了“亚芳经理”这个热情中不失大方的称呼,也不会凸显的自己年龄比较小,让人在无形之中生出了小视之意。

“我不建议与西门子半导体、飞利浦半导体和意法半导体这些传统的欧洲老牌ic巨头合作,我倾向于找一家技术实力不错、但只能整体水平只能算是中游的ic企业,只让他们进行设计,生产方面,我个人的意思是交给湾岛的台积电进行代工……”

台积电?!

“等等!”林铮骤然抬手打断了孙亚芳的话。

台积电这个名字的出现,仿佛瞬间帮林铮大开了一扇大门:台积电,若干年后能够排入世界10大半导体企业行列的半导体生产企业,但和其他所有的芯片生产企业不同,他们的主要业务不是设计,而是代工!

你的ic设计师完成了设计工作,生产工作交给台积电,而在此之前,从未有一家半导体企业这么做过,不管是美国的inter和ibm,还是日本的东芝和索尼,亦或者是欧洲的意法半导体和西门子半导体,他们都是自家设计、自家生产,从未有过设计和生产分开的情况。

台积电刚刚成立的时候,曾经有日本和欧洲的半导体企业满脸嘲笑的表示台积电绝对活不过3年,但若干个三年过去了,台积电不但活了下来,而且越活越滋润,规模也在不断扩大,现在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半导体芯片代工企业了,甚至西门子和意法半导体,当自己这边产能不够的时候,也会将一部分生产任务委托给台积电!

而除了专注于半导体代工的台积电,还有一家和台积电同样奇葩的企业:arm。

台积电专注于代工,而arm则专注于设计,他们没有自己的生产线,只靠出售自己的设计赚钱,和台积电的发展思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作为一名手机行业的从业人员,谁敢说自己不知道arm?作为这一行当的资深从业人员,林铮更知道这个时候的arm公司的日子过的其实很苦逼……这就是自己的机会!

……

“您的意思是将ic设计交给arm,代工交给台积电?”听林铮说完自己的意思,孙亚芳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