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403章 这就叫底蕴

第403章 这就叫底蕴

作为一名电信行业的从业人员,孙亚芳的确对arm这家半死不活的ic设计公司有所耳闻,她也承认林铮的这个思路不错,但问题是咱们能不能换一家?

没错,相比于几年前那个只有一口气的arm、勉强能算是欧洲三流ic设计公司的时代,现在的arm公司也勉强能算是欧洲二流的ic设计公司了,但最大的问题在于,arm有这份实力吗?

“我觉得……arm的实力还是不错的,”林铮知道arm的现状,这家公司去年的销售额都已经过亿英镑了,在ic设计领域,马马虎虎的也算是一家达到了“小康”水平的ic设计公司,“而且他们的arm7有很不错的应用前景,在数字蜂窝网、移动通讯设备、pda设备、inter设备以及网络和调制解调设备当中都用得上,本质上咱们的这个无线局域网控制芯片还是一个网络应用芯片,可以在arm7的基础上进行小范围的调整。”

“您的意思是……与arm公司协商,定制一款应用于无线局域网的arm7专用ic设计?”孙亚芳的反应着实不慢,微微一愣,立刻明白了林铮的意思,沉吟了一下,苦笑着道,“我对arm7这款芯片了解的不多,不过如果arm7的应用前景这么广阔的话,我们倒是可以扩展一下这个芯片的应用范围……要不我先了解一下再说?”

arm7是arm在去年才推出的一款系列嵌入式cpu设计,虽然从明年开始这款cpu很火。基于arm7改进而来的各种arm7改型更是在全球生产了超过100亿片,但问题在于,arm7现在的知名度不高不是?

按理来说。孙亚芳的态度不太合适:你一个刚刚来公司的新人,竟然敢在这种事情上和老板对着干?真是不知死活!

但林铮却不这么看,在林大老板看来,孙亚芳的反应才是一个合格的企业高管的态度:我对这个东西不了解,为了对公司负责,我需要了解一下这个东西的情况之后再做反应,这难道有什么不对?

“好。”林铮笑眯眯的点点头,“对了,亚芳经理。既然arm7可以应用于移动通讯设备,你觉得……我们是否可以上基于arm7的移动电话?”

孙亚芳微张着嘴呆呆的望着林铮,好半天才轻出了一口气:“您的意思是……咱们公司还要上手机?”

有没有搞错啊,正在搞的那个电子产业园还是贷款搞起来的。你现在就要搞手机?犹豫了一下。孙亚芳还是委婉的道,“手机是个好项目,但问题是……再算上移动电话,公司的摊子是不是铺的有些大了?”

凭心而论,孙亚芳这番话并不是没有道理,在孙亚芳看来,现在的联创科技固然是在高速发展时期,但同时也是在刀锋上跳舞:现在的联创科技的摊子铺的太大。资金链绷得比较紧,一个不小心玩的资金链断裂那可就糟了。正经是赶紧消化吸收了手中的业务才是正经……能赚钱的业务那么多,你还能将所有赚钱的行业都抓手里?

孙亚芳心中也承认,手机这个东西确实很赚钱,华为本身就是电信行业的企业,对于国内手机市场的利润率实在是再清楚不过了:一台爱立信ch377数字手机的价格要上万元,其中每一个中间环节的毛利润都不会低于1000元。

但问题在于,手机赚钱是一回事,解决了最要命的基带芯片的问题只是解决了最核心的问题,并不代表就能够上马手机项目了,这其中需要做的功课实在是太多了。

“公司可以随时抽调出一个亿的现金来运作这个项目。”林铮轻飘飘的丢出来一枚炸弹,将孙亚芳炸的目瞪口呆,“嗯,这笔钱也是从手机市场上赚到的。”

随着vcd市场的不断爆发,联创科技非但不用将手机汉化项目上赚到的钱补贴到vcd项目上,反而可以将手机汉化上赚到的钱作为自有资金留起来备用……手机汉化这个项目,也就还能维持半年到一年左右……将vcd产品在市场上赚到的钱用于整个集团的运转。

再有半年的时间,vcd项目上赚到的钱不仅可以支持集团的运转,支持企业的扩张都没有问题。

有人就问了,既然手里有了钱,那为什么不赶紧还银行的贷款?问这话的人必定是不怎么了解企业运转的,对于企业来说,还银行的钱好说,但想要从银行贷这么大额度的款子,那难度就不是一般的难了,坤山电子产业园区若不是受到了上面的高度重视,也不会有这笔贷款批下来,自己收留多攥着点钱总不是坏事,连老人都说了,手里有粮心里不慌。

但这个信息对于孙亚芳的冲击就实在是太大了,在不影响公司运转的情况下,联创科技手里随时可以抽调出一个亿?“真的有一个亿?”

“再等两个月,还能增加差不多3000万。”

2个月之后还能有3000万?这句话如同一枚炸弹,将孙亚芳给炸的脑袋一阵阵发懵,好不容易才消化了这句话,可她还是有些难以置信,艰涩的咽了口口水,“这些……全都是从手机汉化市场上赚到的?”

联创科技公司的手机汉化项目她是知道的,华为也不是没想过做这个项目,但无奈联创科技选择的合作伙伴太狠,这些地方政府的实权派官员根本就不给华为进入这个市场的机会……不仅是华为,摩托罗拉、爱立信、诺基亚都想过做这个市场,这笔钱联创科技赚得,凭什么我们就赚不得?但无奈联创科技早先一步进入了这个市场,选择的合作伙伴又全都是对当地有着巨大影响力的政府官员,他们的脚根本就插不进来。

但知道是一回事,孙亚芳却从来没想过联创科技能够从手机市场上赚到这么多钱,这不是平均一个月最少1500万了?

“这是最后的辉煌了,”林铮哪里会不知道孙亚芳心里想的什么,笑着摇摇头,不过也没有多少失望,手机汉化本就是准备捞一把就走的项目,“各大手机厂商都有了推出中文手机的计划,这种利润率最多还能持续半年。”

各大手机厂商陆续在下半年推出中文手机的计划,孙亚芳还真知道,只是以前知道也就知道了,也没怎么当一回事:反正华为又没有手机项目,管他们推出什么手机呢。但现在不成了,既然林铮已经在考虑上手机项目,作为公司未来销售方面的副总,哪怕自己现在还不负责这一块,也必须要站在这个高度说话。

既然可以上,孙亚芳的脑子飞速的转了起来,凭心而论,林铮的想法也不算错误,手机上最难的地方是什么?也就是那枚基带芯片,这东西咱们国家自己不能生产,但arm7是可以集成基带芯片的,如果获得内置基带芯片的arm7芯片的生产授权,完全可以将生产交给台积电这样的半导体代工企业,这就彻底避开了基带芯片受制于人的情况,虽然依旧需要交专利费,但起码除了专利费之外的其他开支被节省下来了。

譬如从西门子或者诺基亚购买系带芯片,且不说他们会不会卖给你,就算他们愿意卖给你,不但是芯片的价格不菲,那些捆绑的条件就足以让人吐血。

沉吟了片刻,孙亚芳终于缓缓的开口,“如果能够解决芯片不受制于人的问题,有这一个亿,倒也可以考虑上手机了……但咱们没有手机的设计经验啊。”

林铮听的就笑,“这方面我倒是积累了经验。”

“嗯?”听林铮这么说,孙亚芳登时就是一愣:“您有这方面的经验?”

“熊猫电子搞过一段时间的移动电话,不过这个项目被他们放弃了,现在那些人不怎么受熊猫电子的重视。”

林铮这话不是乱说的,93年的时候熊猫电子就研究出来了国内的第一台数字移动电话,不过这个项目是一个政绩工程,使用的芯片都是外购来的。

在意识到熊猫电子有可能威胁到自己的市场地位之后,摩托罗拉和诺基亚就开始动用自己的资源,直接掐断了对熊猫电子的基带芯片供应:你能生产手机是吧?咱先不说基带芯片的问题,你先把芯片的供应问题解决了再说。

熊猫电子解决的了这个问题吗?他们还真解决不了,所以别看熊猫电子是国内第一家生产出数字移动电话的,但现在市场上根本就没有熊猫牌手机。

但不管如何,熊猫电子在手机的研发方面好歹还是积累了一些底蕴和技术的,熊猫电子这几年的效益不错,那些研究手机的人员也没有出现过于严重的人才外流情况,这么说起来的话……

“您的意思是……和熊猫电子合作还是从熊猫电子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