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441章 道歉的诚意

安婷是这么想的,其他几位行长想的情况也和安婷想的差不多,林铮愿意让他们的“亲戚和朋友”对资金的流向进行监管,本身就代表了林铮在这次合作上的诚意。

当然,大笔的贷款必然要向省分行汇报,可林铮根本就不用出什么公关费用,直接将这一条拉出来,大家立刻就心照不宣:既然林铮给了自己一个“合法”的赚钱机会,自己不但可以借着这个几乎“合法”的赚钱,还可以借着这个机会监督贷款的流向,这么好的机会凭什么不抓住呢?

一时间,碧莲宽大的车厢里没有一个人说话,只是大家都觉得口干舌燥的厉害。

利益应该如何权衡,大家还需要认真考虑,但毫无疑问,林铮的诚意很足,就因为这份诚意很足,他们甚至不需要拿出什么“诚意”来——有带着大家一起发财的诚意,这个诚意就比什么都强。

“李总,林总准备将房子捂几年出手?总投资额度是多少?”沉吟了良久,刘熙慢慢地开口道。

信用社的日子不好过,现在老百姓有点钱就存起来,贷款却放出去,单单这一点就几乎让愁死。当然,想要贷款的人很多,可刘熙干随随便便的将贷款放出去吗?

既然是大家一起发财,李方平当然要表现出自己的诚意来,闻言道:“根据情况,有一部分是2到三年,如果地段好的。不排除捂个三五年的可能,至于总额度……三年内投资个20个亿应该就差不多了。”

嘶~~3年20个亿?那不就是等于每年差不多7个亿?每年7个亿,净利润就是……老天爷啊!每年最少1.1个亿?!哪怕去掉运营费用。也差不多有一个亿。

老天爷……老天爷……

不对,帐不是这么算的,第二年是在第一年的基础上再涨价30%,那就是……最少1.5个亿?!

都是整天和数字打交道的人,数学和珠算、口算就没有不好的,6人也是见过了大世面的人,每年经手的资金总额也是以“亿元”为单位。可这一刻,大家真的觉得自己的呼吸都有些不好使了。

当然,每年7个亿的贷款不是一个小数目。可问题在于,不是还需要省分行给协调么,省分行那边一出手,每年10个亿都不是多大的问题。

只是女人到底还是胆小一点。激动的一张脸绯红的安婷强忍着心中的诱惑。咬着牙道,“李总,我需要考虑……”

“李总,我们邮政局如果入股呢?”一直没怎么开口的姜维国猛地抬起头来,死死的盯着李方平道。

“邮政局入股?”李方平不由得一愣,他还真没想到还有人提出这么一个方法,“你们……能入股吗?”

“事在人为嘛,”姜维国呵呵一笑。“我个人赚钱倒是小事,可难免会有赚不到钱的人眼红。到时候捅出篓子来那就是大麻烦了,如果林总能够考虑这个,我们倒是可以考虑将利率降的尽可能低一点。”

明白了,这笔钱出了姜维国这个局长从里面抓一把,其他领导抓一把之外,剩下的就成了邮政局的小金库了,到时候买车啊、盖房子啊……反正保证整个邮政系统内人人有份,大家皆大欢喜,只要有便宜可赚,谁会闲的无事多嘴?就算有人觉得自己拿得少了,可丫如果干多嘴,那就是侵犯了大多数人的利益,真到了那个份上,甚至不用姜维国出手,自然有人收拾他们。

啧!这么好的办法,我怎么就没想到呢?马春波和安婷、于涛几个人恨不得抽自己几个耳光:刚才自己还在愁着将来这笔钱怎么才能变成自己的合法收入落入自己的口袋呢,没想到竟然还可以用这种方式。

也是,只要大家人人都有钱可赚,其他的谁管那么多?正经是谁挡了老子的路子,谁就是老子的仇人。

李方平不由得皱了下眉头,这可和当初设想的差别有些大,不过看着大家齐刷刷的看向自己的目光,李方平道,“怎么?大家都是这个意思?”

“呵呵,李总,我们也总要给同志们一个交代不是?”于涛呵呵笑道,如果将这个活动搞成为本系统谋福利的举动,那就真的什么问题都没有了……作为行长和这个活动的筹划者,自己多拿点儿简直再正常不过了,自己不拿,其他同志怎么可能拿的安心?

“那我可得向老板汇报一下,”李方平点点头,“不瞒几位,这可超出我的权限了,不过我个人倒是有点担心。”

嗯?担心?

“这么搞,声势是不是有点太大了?”李方平皱了皱眉头,“到时候人人都知道了,会不会给这个项目凭添了许多麻烦?”

“李总,你这就是不懂我们银行系统了,”几位行长对视了一眼,齐齐的哈哈大笑起来,“我给你说,这种事情闹得越大,其实就越没有人敢折腾。”

“没错,真有人干折腾,甚至都不用我们出面,自然会有人收拾这些贪心不足的家伙。”王二江笑着补充了一句。

“这可真是……”李方平笑着摇摇头,随即道,“成,不管怎么说,大家心里有个数就是了,咱们都是具体干活的,回头和上面说一声,咱们再碰个头,几位领导意下如何?”

说是这么说,可李方平敢肯定,以老板的性子,他十有八九会同意这么做,可如此一来,公司承担的风险就大了,如何在风险变的更大的时候还继续走这条路呢?

————————————————————————

林铮可不知道银行系统的胃口居然这么大,此刻林大老板正端坐在正阳楼的包厢里,笑眯眯的望着李信杰,他很好奇,这位李处长打算怎么向自己赔罪?

房间里人不多,只有林铮、肖艳和李信杰三个人,不过倒也可以理解,毕竟是道歉嘛,虽然道歉这事儿要体现出一个诚意,可如果闲杂人等太多也终归不是一件好事。

“林总,前些天是我有眼无珠冒犯了林总,还请林总您给我一个改正错误的机会,”李信杰恭敬的正在林铮的面前,深深的鞠了一躬,“请林总放心,今后在工作中,我一定努力配合林总,除了我们处里的事情之外,其他部门的事情,我也尽量帮林总您协调,还请您看我以后的表现。”

林铮皱了皱眉头,似乎是对李信杰的这番话不是很满意,脸上却是笑眯眯的问道,“李处长这话说的……这会不会让李处长为难啊?”

“不不不,这是林总给我面子呢,李某哪里会不明白?”听到林铮这话,李信杰登时被吓的整个人几乎跳起来,不无幽怨的看了肖艳一眼:您认识这位小姑奶奶您就早点说嘛,欺负我这样的小喽啰有意思?可这话他心里想想也就罢了,至于说出来?那时绝对不敢的,“我是真心的意识到了我犯的错误……我……我……”

说到这儿,李信杰的目光落在面前的飞天茅台上,咬咬牙道,“您看我的诚意!”

说完,拧开飞天茅台的盖子,一瓶酒分别倒在三个水晶玻璃杯里,三杯酒一气喝了下去,一斤酒下去,李信杰的一张脸瞬间变的通红,整个人不由得摇晃了两下,不过好歹李信杰也是酒精考验的革命战士,空着肚子下去了一斤高度白酒,虽然微微有些打晃,却依旧还能站得稳,这酒量当真是可以了。

一斤茅台,一口气喝了下去,就官场来说,李信杰的这番道歉的诚意真是足足的,到了这个份上林铮都不原谅对方的话,那就真的是打算把对方往死里整了。

林铮没说话,肖艳却慢悠悠的开口了,一开口,那语气就叫一个盛气凌人,“李处长你这是什么意思?觉得自己挺能喝?”

在肖艳面前,哪有李信杰随便翘尾巴的份儿?更何况在知道肖家的小姑奶奶要搞李信杰之后,这几天部里不少人看李信杰的目光都像是在看着一个死人,此刻听肖艳问起来,除了苦笑就只剩下哭笑了,“肖主任您可太看得起我了,我哪里敢?这不是就指望着您两位看我的诚意,高高手放我一马么,对您两位来说,收拾我这样的小卒子还不够费事的。”

这话说的未免有些夸张,一个京城部委的小处长,下放到地方上最少也得是个副厅级的干部,没有点儿关系和人脉在后面撑着,多少人熬一辈子都熬不上一个主任科员呢,不过既然李信杰道歉的诚意这么足,林铮也就不为己甚,慢慢的道,“既然李处长这么有诚意,呐没说的,我这个人最喜欢交朋友……”

“谢谢林总。”李信杰惊喜的道,他没想到林铮居然这么好说话,一斤飞天茅台虽然让自己肚子里翻腾的厉害,可与这个处长的位子相比根本可就不算什么了。

“我说,你能不能让我把话说完?”没想到李信杰竟然还敢抢自己的话,林铮登时有些不满意了,眼睛一瞪,重重的一拍桌子,“这只是让我相信你又解决问题的诚意,接下来才是你表现的时候呢,懂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