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505章 铜首

第505章 铜首

张忠谋最终也没有给林铮一个准确的回答,只是给了一个“我需要考虑一下”这样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对于张忠谋的这个回答,林铮虽然心中有些不满,却也没法说什么,虽然这是一个对双方都有好处的事,可难不成人家就不能任性一回?

严格说起来,联创科技的实力还是没法同台积电相比,对方愿意考虑已经是很给自己面子了,林铮不是不知深浅的人,想到自己即将要说出口的这番话,很是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兹事体大,厚脸皮就厚脸皮吧,犹豫了一下,林铮还是苦笑着开了口:“老爷子,我有个私人请求想要请您帮忙。”

“嗯?说说看。”老爷子皱了皱眉头,似乎是有些不悦,不过终于还是耐着性子对林铮道。

“我听说蔡辰男先生收集了很多古董,能否烦劳老爷子和蔡先生说一声,允许我参观一下他的私人收藏?”

还真是很私人性质的帮忙,刚刚还很担心林铮又会提出什么过分条件的张忠谋登时松了一口气,他和蔡辰男是至交好友,蔡辰男是岛内著名的古董收藏夹,如果只是让自己给牵个线搭个桥,这倒也不算坏事,不过他多少还是有些好奇:“林先生,你懂古董?”

“不懂!”林铮坦率的道,不懂就是不懂,这种极其专业的知识是没法装的自己很懂的,“不过最近我对古董很感兴趣。”

不同于刚才两人谈的是双方公司的事宜,这种很私人的请求张忠谋还真没办法拒绝,点点头道:“我可以帮你引荐一下,不过蔡先生能否答应你这个我不保证。”

“谢谢您。”林铮诚心诚意的对张忠谋道,他很清楚,如果没有张忠谋的引荐,自己可能连蔡家的门槛都进不去。

蔡家作为岛内曾经最顶级的家族,却在80年代中期的时候因为“十信案”导致家族一落千丈,国泰塑胶的当家人蔡辰洲更是在1987年以区区41岁的年龄一命呜呼,从岛内跺一跺脚就能让整个岛内颤三颤的顶级家族沦落为二流家族,但还是那句话,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就是为这样的家族准备的。

按说林铮和蔡家并没有什么交集,这些发生在80年代的事情林铮不应该知道,说起来林铮知道蔡家也的确是一个巧合:若干年后在国内引起了巨大轰动的12生肖铜首,有四枚是蔡辰男先生在80年代蔡家鼎盛时期收藏的,当时新闻对12生肖铜首连篇累牍的报导,连带着将蔡家祖宗八代的事情也都给扒了出来,当年在岛内引起了巨大震荡的“十信案”这么劲爆的事情大家怎么可能错过?拜光大媒体们孜孜不倦的科普,林大老板想不知道蔡家都难。既然已经知道了12生肖铜首的四只铜首就在蔡家,林铮怎么着也要去努力一下。

————————————————————————

张忠谋与蔡辰男的关系果然非同凡响,当天晚上张忠谋就给林铮打了电话,告诉他蔡辰男先生同意了他的请求,可以在明天下午去拜访蔡辰男,不过时间只有两个小时——通过这个细节,可以看出来蔡辰男之所以能够同意,完全是看在张忠谋的面子上。

对于这次的拜访,林铮高度重视,不但特意准备了一身得体的衣服,还特意精心挑选了一件礼物,古典式的传统文化在岛内的影响非常大,对主人的尊重就是对自己的尊重,这一点林铮十分明白。

果然,林铮的这番装扮效果非常不错,专程守候在蔡家庄园门口的老管家刘伯看到一身正装而来的林铮,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笑意:对于林铮这个年轻人的做派他十分满意,弓了弓身子恭敬的对林铮道:“林先生,先生在客厅里恭候贵客的来临。”

“刘伯,麻烦您了。”林铮客气的道。

“林先生太客气了。”刘伯笑了笑,“您请。”

别看这位刘伯60多岁的年纪,看上去不怎么起眼,可张忠谋的秘书却特意叮嘱过他,刘伯家从他父亲时代就开始为蔡家服务,刘伯的儿子如今也在蔡家,一家三代忠心耿耿,是蔡家最衷心、最得蔡辰男信任的人,别看看上去似乎不起眼,但在蔡家的影响力极大。

蔡辰40年出生的蔡辰男现在刚刚55岁,对于一个男人来说,55岁正是他经验丰富、年富力强的时候,更为难得的是80年代中期的那一场“十信案”磨砺掉了蔡辰男世家子弟的傲气,此刻站在林铮面前的蔡辰男一身的儒雅之气,中正平和,十足十的一个在国学方面有着极深造诣的高级知识分子的模样。

刚一见面,林铮就将自己带来的礼物奉上,“蔡先生,谢谢您给小子一个开眼的机会,冒昧来访,一点小小的礼物,还请蔡先生能够收下。”

林铮第一次来访,带点礼物也是题中应有之义,蔡辰男也不见外,以他和林铮的年龄差距也不必讲究太多,当场兴致勃勃的打开林铮带来的礼物,脸上随即露出了惊容:“这是……缂丝?”

缂丝与杭※州丝织画、永※春纸织画以及四※川竹帘画并成为我国的四大家织,无论是制造难度还是工艺价值都极高,这幅仿自徐悲鸿大师的《八骏图》缂丝更是其中的佼佼者,真正的出自缂丝大师的手笔,不是市面上那些普通缂丝工艺品所能相比的,用来送人显然是再好不过。

“林先生客气了,”蔡辰男对这幅缂丝《八骏图》爱不释手,一脸喜色的对林铮道:“这份礼物我很喜欢,对了,林先生想要看些什么?”

林铮欠了欠身,道:“听说蔡先生收藏了很多明清时期的宫廷收藏珍品,不知道能否让我开开眼界?”

林铮的回答让蔡辰男大为惊讶,不由得扬了扬眉毛,自己是岛内著名的明清皇宫艺术品收藏大家,对于这一点,蔡辰男颇为自傲,虽然有些惊讶,但对方能够提出参观自己的明清时代的收藏,还是让蔡辰男颇有被瘙到了痒痒肉的感觉,痛快的点点头:“没问题,刘伯,麻烦你带林先生过去吧,”说完,略带歉意的对林铮道:“林先生,不好意思,我还有点事,所以……”

“蔡先生太客气了,”林铮连忙道:“有刘伯陪我就可以,蔡先生您忙您的。”

……

蔡辰男的收藏之丰富确实让林铮大开眼界,常人家里能有几件皇宫御用的古董就可以作为传家宝了,可蔡辰男竟然为自己的明清时代的皇宫收藏专门开辟了一件收藏室,里面各种金器、银器、瓷器、珐琅器等御用器皿琳琅满目,看的林铮眼睛都要花了。

“这些都是些容易保存、不容易损坏的器皿,字画和书法作品在另外一个收藏室里,”刘伯很为蔡辰男的收藏而感到骄傲,一边陪同林铮参观一边絮絮叨叨的向林铮介绍着林铮感兴趣的藏品的来历,譬如眼前的这件高大50公分的珐琅花瓶:“这件珐琅花瓶是乾隆皇帝时期……在那个时候,大件的珐琅器极其难以制造,所以这么大的珐琅器非常非常少见,苏富比拍卖行曾经给这件珐琅器估价……”

林铮听的连连点头,可心里却有些不耐烦,说实话,他对古董一点也不懂,虽然知道这些东西是中华文明智慧的结晶,但这些东西落在林铮这个不懂其价值的人的眼里,并不觉得这玩意儿比工艺品商店里卖的那些高级工艺品好在哪里,他更感兴趣的是蔡辰男收藏的丑牛、午马、寅虎和申猴那四只铜首,问题是这4只铜首在哪儿呢?

按理来说,铜首这玩意儿绝对是容易保存、不容易损毁的艺术品,铜的嘛,作为明清时代的艺术品,摆放在这个房间里应该很正常,可为什么没有……呃,原来在这里。

当目光不经意间掠过一个角落的时候,林铮心中顿时一喜:原来在这里。

难怪刚刚没有发现,丑牛、午马寅虎和申猴这四只在后世引起了巨大轰动的铜首并没有如同这些珍贵之极的艺术品一般摆放在专用的摆台上,就这么放在了地上,虽然上面一尘不染,可以看出主人的用心,但连个摆台都没有,可想而知这四只铜首在蔡辰男心目中的地位并不如自己想象当中的那么高。

意识到这一点,林铮的心顿时放松了不少,对此行成功的把握又增加了几分。

“林先生对这四只铜首感兴趣?”林铮的目光没有瞒过刘伯,看到林铮的目光落在那四只铜首上动都不动,笑着向林铮问道。

点点头,林铮向刘伯问道:“刘伯,如果我没看过,这应该就是圆明园海晏堂12铜首当中的4只吧?”

刘伯惊讶的望着林铮:“林先生知道圆明园海晏堂12铜首?”

“我们初中历史课本上就有圆明园的介绍,海晏堂12生肖、大水法……这些课本上都有,”林铮笑了笑,道:“没想到教科书上的东西今天竟然能够看到实物,真是……让人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