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115章 巧取豪夺?

宋主任一走,小马再也憋不住了,小声的向林铮问道:“老板,宋主任这是……”

“宋主任怎么了?”林铮淡然的反问。@@,

小马立刻闭紧了嘴:有些事能做,但有些话不能说,虽然不知道老板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但显然这件事是不能说的,但小马坚信,老板一定做了些什么。接下来的情况也印证了小马的判断,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宋主任忽然间对老板客气到了极点,以至于连代表团的代表们都频频侧目,不明白为什么前两天的时候宋主任还对林铮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怎么忽然之间就差把林铮供起来了呢?

一定发生了些什么!

可这种事情,林铮和宋主任不说,旁人当然也不会不识趣的去追问,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代表团的飞机降落在首都机场的跑道上的时候,大家的眼珠子惊讶都掉落在了地上:胡部长亲自到机场来迎接大家。

胡部长亲自来机场迎接,这个当然没有什么问题,也是题中应有之义:在代表团的努力下,td-sdma成为了国际电信联盟认可的5个第三代移动通讯标准草案之一,这么大的成就,胡部长用过这个动作以示嘉奖,这很正常,但胡部长第一个握手的对象竟然就是林铮,这个就很不对劲了。

在这么严肃的场合,和谁握手那是有规矩的,正常情况下胡部长第一个握手的对象一定是代表团的团长,也就是宋主任。可胡部长第一个握手的对象竟然不是宋主任,而是林铮。这个味道……大家下意识的扭头看向宋主任。

可出乎大家的意料,宋主任的表情虽然有些尴尬。却并不是大家想象当中的那样,惊愕、尴尬、愤怒……这些情绪都没有,尴尬之中似乎还有些其他的意思,就像是早就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是的,这是怎么回事?

虽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整个代表团里就没有一个笨蛋,短暂的惊愕之后,再看看林铮和宋主任两人所站的位置,大家立刻反应过来:这十有八九和在瑞典的时候宋主任对林铮的前倨后恭有关系。

好在这种尴尬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和林铮握完了手,胡长生第二个握手的对象就是宋志远,看到这一幕,大家心里竟然黯然的失落起来:唉,看来宋主任依旧很受领导的信任啊……

回去的车上,胡长生再次毫不顾忌的表现出了他对林铮的青眼有加:他特意将林铮和宋志远安排到了自己的车上。

这就是让林铮和宋志远一起向他汇报这次赫尔辛基大会的情况啊,明白这个安排的众人,眼珠子又红了。

但事实上和众人想的完全不一样,胡长生苦笑着对林铮道:“小林啊。这次你可是给我们出了一个大难题。”

“这话是怎么说的,我怎么就给领导出了难题了呢?”林铮“诚惶诚恐”的道。

“少给我装!”胡长生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的瞪了林铮一眼:“你别给我说你不知道现在ne和现代是个什么反应。”

林铮终于明白了胡长生说的是什么,不由得嘿嘿笑起来:“您说这个啊……”

在与联创科技合作生产tt-ld这件事上,ne一开始是很矜持的。林铮丢下与ne的谈判去赫尔辛基参加3g的大会,更是让ne恼火不已,认为是联创科技对ne的极大不尊重。ne与联创科技之间的合作出现了重大问题的流言也开始在这个时候四处乱飞,但还没等这流言飞几天。当联创科技与韩国现代电子正在进行秘密接洽的消息传来之后,各种流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也很容易理解。ne的目标是寻找一个合适的合作伙伴,但受金融危机的影响,全世界的企业几乎都在收缩银根,联创科技是极少数手中持有海量资金且又有投资意愿的企业,而在有投资意向的企业当中,愿意投资tt-ld的也就只有联创科技了,对ne里说,联创科技几乎是他们唯一可选的合作伙伴,如果没有现代跳出来闹腾,他们还有折腾的资本,可面对急切的需要出手套现的现代,ne就没有任何矜持的资本了。

“我猜ne听到现代也掺了一脚进来的时候,心里瞬间就拔凉拔凉的,”能让ne这样的世界级电子巨头吃这么大一个瘪,胡长生笑的很开心:“不过小林,你上次似乎说过不准备引进吸纳合作伙伴?”

嗯?胡长生怎么忽然问起了这个?林铮一愣,下一刻却立刻反应了过来,惊讶的望着胡长生:“不是吧,他们说情都找到您这儿来了?”

谁说情找到胡产生这儿来了?除了上广电和京东方之外还会有其他人么。

胡长生点点头:“这两家对tt-ld也很感兴趣,还能希望也能够参与到这个项目当中来……你是怎么想的?”

稍微对这两家企业有些了解的都能知道他们背后站着的是什么人,京东方还好说些,上广电背后直接就是首席长老家的公子,他开了口,谁敢不应承下来?林铮心里要苦笑了:“你都亲自开口了,我还能说什么?”

胡长生也有些不好意思,不过面对对方的强势碾压,胡长生也不好说什么,只是道:“你能想明白就好,而且这也不是一件坏事。”

林铮默默的点点头,好一会儿,他才开口道:“那么这两家的意思是……”

“京东方希望能够参与到你们与现代的合作当中来,上广电希望延续之前和ne的合作。”胡长生的回答很干脆。

“可以,”既然这两位已经开了口,自己无论如何都没办法拒绝了。所以林铮答应的很痛快:“大框架没问题,不过可能会有更多的合作伙伴要参与进来。”

和这种级别的存在玩这种游戏。实在是太危险了,与其将来冒着巨大的风险。还不如从一开始就把水搅混。

胡长生惊讶了,他能想明白林铮的意图,但这才是让他真正惊讶的地方,沉声道:“你想好了?有资格玩这场游戏的人可不多。”

林铮苦笑了一声,道:“您觉得我还有的选么?”

在听到胡长生的这番话之后,林铮就明白,自现在已经没有了退出这场游戏的资格,人家还指望着靠自己的钱来给他赚钱呢,当然。如果对方遵守游戏规则,林铮也不介意让这两位参与进来,但保险起见,也是为了制衡,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更多的人参与到这场游戏当中来。

胡长生便苦笑一声:是啊,到了这个份上,除了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之外,林铮这小子还有的选么?犹豫了一下,胡长生道:“当初你还不如直接拿下友达的那条一代线呢。”

这真是他的心里话。如果林铮从华泰手中拿下友达的那条第一代的tt-ld生产线,也就不会引来这么多大鳄的觊觎,日子也就不会这么难过,从这个角度来说。林铮现在的困境当真就是他自找的。

林铮咧咧嘴,最终化成了一声苦笑:“情况或许还没有那么糟糕呢。”

……

浑身都泛着一股子黄连味的林铮,看到自己的老婆的时候。那浑身的喜悦从浑身的毛孔往外冒。

“在我面前,你有必要装着么?”谭娜叹了口气。道。

林铮惊讶的望着谭娜:“装?我装什么?”

谭娜轻咬着贝齿,幽怨的望着林铮:“京东方和上广电背后的那两位也想在咱们的tt-ld项目上掺一脚。你当我不知道?这样的事情你还准备瞒着我到什么时候?”

“你说这个啊,”林铮这次是真的发自肺腑的笑了,摆摆手道:“放心,情况真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

林铮这么一说,谭娜是真的生气了,忍不住跺跺脚:“你还跟我说这些……你觉得这些人吃到嘴里的肉还会吐出来?”

“当然不会吐出来。”林铮肯定的点头道。

这些家伙是个什么德行,林铮再清楚不过了,绝对是吃着碗里的望着锅里的,指望着他们将吃到嘴里的肥肉再吐出来?怎么可能?

“那你还……”谭娜急的脸都红了。

“可如果他们吃不到嘴里呢?”

林铮的反问让谭娜一下子愣住了:“吃不到嘴里?这怎么可能?”

可话是这么说,一想到这话是从自己丈夫嘴里说出来的,谭娜又不由得有些迟疑了:这个坏家伙虽然平日里喜欢吹牛了一些,可似乎从来不在这种大事上吹牛,既然他说那些人吃不到嘴里,或许……真就吃不到嘴里?

“放心就是了,我心里有数。”用力握了一下谭娜的手,林铮示意她不用担心。

谭娜却没这么容易被糊弄过去,盯着林铮的眼睛道:“那你告诉我,你打算怎么做?”

面对这种级别的存在,谭娜真心觉得自己一方没有任何的胜算,对方极有可能以国家的意志来推动这件事啊,从古至今、从国外到国内,从来就没有以个人对抗国家意志能取得成功的先例,就算西方世界那些所谓的财团、财阀,也不过是将自己变成国家意志的一部分而已,却从来没有过以自己的力量来抵挡国家意志的情况。

“简单,不经过我们的手,由angle直接投资。”

“就这么简单?”原本以为林铮有多么高明的主意的谭娜,一下子愣住了:“你在跟我开玩笑?”

“就这么简单。”

谭娜的脸色顿时一垮:“完了……”

你以为披着angle投资的外衣,这些人就不敢将你怎么样了?别天真了,既然对方已经确定了angle投资是咱们的产业,就算他们不能对angle投资下手,难道他们还不能对咱们旗下的其他产业下手么?他们有太多的办法来收拾我们。

“其实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喜欢从最坏的角度来考虑问题,你为什么一定也会觉得对方是打着扣手套白狼的主意呢?”林铮轻声问道。

谭娜语气无比肯定的道:“因为我对这两家企业的情况很了解,他们的资金绝对撑不起这么大的投资!”

“没错,他们的自有资金肯定撑不起来,”林铮对这一点并不否认,“但银行却会给他们提供资金。对于这两家来说,银行的钱还不上那也就不用还了,但对我们来说,他们还不还的上银行的资金,和我们有什么的关系?”

对方会空手套白狼么?这个要看怎么说,首先一点,以林铮对京东方和上广电这两家企业现在的资金情况的理解,他们甚至连1000万美元都拿不出来,从这个角度来讲,这两家的确是打着空手套白狼的主意;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讲,这两家企业背后的人掌握着巨大的政治资源和能量,如果将这部分折算成金钱的话,那就有些不好说了。

谭娜当即愣在了那里,好一会儿,才道:“可是……”

“就算他们能从银行借到钱,可他们怎么可能会老老实实的和我们做生意?”林铮反问道。

“你说呢?”

“可如果你研究一下京东方和上广电背后的那两位,就会发现一个很有趣的情况:这两位其实还是很有原则和底线的。”林铮这话不是随便乱说的,比如上广电背后的那位,虽然顶着偌大的名头,但就做实事的能力和水平而言,他简直不像是这个群体里出来的……这位的确是做了不少实事。

谭娜立刻反问道:“你的意思,是将希望寄托在他们的个人品行上?”

“当然不会,”林铮神秘的笑道:“不过在这次的合作当中,他们的个人品行会很好。”

“嗯?”谭娜挑了挑眉毛,越发的不解了:凭什么?他们凭什么就忽然变的道德高尚了?

“不是我不告诉你,是一些想法我也还在考虑和完善,”面对谭娜的怀疑,林铮苦笑一声,道:“不过相信我,情况真的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