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116章 还有不玩的资格吗?

第1116章 还有不玩的资格吗?

让林铮意外的是,在自己琢磨着要如何应对的时候,王东升竟然来了。

尽管心里奇怪,可既然王东升是代表接,林铮也不好不见,王东升挺客气,上来就向林铮道歉:“林总,早就该来拜访您的,没成想拖拖拉拉的一直拖到现在,抱歉,实在是抱歉。”

“王总客气了。”林铮很客气。

王东升也知道自己恐怕不是太受欢迎,简短的一番寒暄之后,王东升说明了自己的来意:“林总,估计您也猜到了,我这次是为了现代的那条TFT-LCD液晶面板生产线来的。”

“没错。”林铮点点头,示意王东升继续往下说。

两人以往只能算是认识,要说交情么还真没有什么交情,除了为了这条TFT-LCD液晶面板生产线之外,林铮还真想不出王东升主动来找自己还能是为了什么。

“现在外面有有些不太好的传言,我这次来,一个是向林总解释一下,另一个,是京东方真的希望能够与联创科技合作,一起拿下现代的这条TFT-LCD生产线。”

这个不太好的传言是什么,大家自然都心知肚明,林铮听的有些好笑:“王总,既然你这么痛快,我也痛快一点:这些传言真的只是传言么?”

“这真的只是一场误会,”王东升深吸了一口气,苦笑着对林铮道:“林总,您可能对京东方不是很了解,京东方从原来的首都电子管厂发展到现在的程度,的确是没少借用国家资源以及一些特殊的渠道,不过我可以向您保证,您担心的情况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真的这么做了,我们丢不起那个人。”

林铮愣了一下,脑中迅速回忆着关于京东方的一些信息,仔细想了想,不得不承认王东升的话似乎还真是正确的。虽然在首都电子管厂以及现在的京东方的发展轨迹中可以清晰的看到政府的力量,可的确没有听说过他们对民间资本做过什么——当然,反过来说,不论是首都电子管厂在1987年与日本松下合作的彩色显像管项目。还是现在他们自己搞的这些,都是只有国有企业才能够玩得转的高端项目,还真没听说哪个民间资本有资格玩这一行。

以京东方的体谅以及能够调动的政治资源、能量而言,如果他们真的打算对民间资本、对老百姓做点什么,那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不动声色的点点头。林铮道:“好像是有些道理。”

见林铮愿意听自己继续往下说,王东升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林铮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土棍,虽然王东升心里有些瞧不起他,但他还真不敢乱来,在来之前,上面可是有领导专门把他叫过去叮嘱了一番的,现在,既然林铮愿意听,这就是好事。

王东升接着道:“京东方对TFT-LCD技术很重视。您或许不知道,早在70年代,京东方还是首都电子管厂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在研发TFT-LCD技术,当然,您也知道当时国家的情况,肯定没研究出来什么东西,不过终究还是让我们对TFT-LCD有了一些认识和见解。”

70年代就已经开始眼睛TFT-LCD技术?王东升的话还真的让林铮有些惊讶,不过仔细想想倒也在情理之中,那个年代虽然乱糟糟的一塌糊涂。但同样也有一批富有远见卓识的专家和科学家艰难的抵挡着来自各方面的压力进行着一些前瞻性的研究。

至于王东升说的首都电子管厂肯定没研究出什么东西来得这番话,林铮当然不会觉得有什么意外,在那个动乱的年代,如果他们研究出来了什么东西那才不正常。但虽然这么说,单单当年首都电子管厂的领导人的这份远见就很让人佩服。

“所以呢?”林铮问道。

“从80年代初的改革开放开始,首都电子管厂就一直将显示技术放在了自己发展的首位,也一直没有放弃对TFT-LCD技术的探讨,为此我们还走了很多的弯路,但不管怎么样。京东方上下对显示技术的追求一直很坚定:最国内最好的显示系统供应企业。

说句您可能不会太高兴的话,如果京东方能够提前知道现代集团准备出售他们手中的那条TFT-LCD生产线,京东方一定会抢在联创科技的前面。”

王东升的这番话林铮相信,因为他们本来就是这么做的,不过林铮好奇的是:“王总,我问个一下,你们还打算用‘市场换技术’那一套?”

“市场换技术”是改革开放初期我们国内吸引外资最主要、也是最核心的一套模式,比如汽车领域的南北大众,如果具体到显示领域,首都电子管厂在1987年与日本松下建立的合资企业:首都松下彩色显像管厂也是这种“市场换技术”的模式。

因为当时国家对彩色显像管技术高度迫切,甚至于还打破了“中外合资企业中,中方必须控股”的惯例,首都电子管厂只占有25%股份,而日本松下则以75%的股份实现了绝对控股。

但就和汽车领域的市场换技术、最终却是市场丢了技术也没换回来一样,从1987年到今年,整整12年的时间过去了,京东方没能从这次的合作中拿到任何彩色显像管的核心技术。事实上从上世纪60年代肇始的?CRT显示时代,大陆地区在严密的技术封锁下数十年的时间里荒芜一片、寸草不生,甚至一直到整个CRT时代寿终正寝,大陆显示领域的产业人以及政府高层才蓦然发现,所谓的“以市场换技术”从来都只是咱们自己的一厢情愿,牺牲市场并不能换来技术,贫瘠的土地断然无法凭空长出果实。

“当然不是!”王东升断然摇头:“既然我们用整整12年的时间证明了CRT产业‘以市郴技术’这条路走不通,我们不认为到了TFT-LCD时代,这条路就能豁然开朗了,这次现代电子迫于经济危机的压力不得不出售他们的LCD业务板块,这对京东方而言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甚至于会让整个共和国的显示产业的演变轨迹彻底改变,我们开会讨论的结果是。如果能够拿下这个项目,大陆地区液晶产业发展至少提前了5年。”

林铮听的惊讶了:“你们这么有信心?”

“不是有信心,而是这个合作我们必须要拿下来,可能林总您不知道。我们身上的压力其实很大,毕竟京东方不是一个普通的民营企业,”说到这里,刚刚还是一脸坚定的王东升满脸的苦笑:“可谁能想到林总您手中有这么多的现金呢。”

是啊,如果不是因为林铮手中掌握着对于深陷经济危机的现代电子而言堪称海量的、足以救命的资金。现代电子也不会主动去找林铮,要求出售他们手里的整个TFT-LCD业务板块,京东方也就不至于落在了林铮的后面,不得不来找林铮寻求合作。

从这个角度来说,京东方其实也挺无奈的。

京东方无奈,林铮其实更无奈:“这么说来京东方是一定要参与到这个项目当中来了?”

“您觉得京东方、或者我王东升有的选呢?”

“啧……”林铮格外无奈的咂咂嘴,他也知道王东升说的是实话。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份上还能说什么?“先说说你们是怎么想的吧,不要告诉我你们还是打算做成一个合资项目?”

“肯定还是合资项目,领导们也要政绩啊,各个方面我都得照顾得到。”说起这个。王东升苦着脸,显得格外无奈:“不过外方资本在合资企业当中所占的股份比例也就是一个象征性的,好给方方面面一个说得过去的交待。”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倒也不是不行,林铮点点头示意王东升继续说。

“不管这次的收购花多少钱,京东方出资40%,到时候大家根据出资比例占股。”王东升回答的很痛快:“不过有一点,新的合作公司的名字里,京东方必须在前面。”

为什么在前面?这也是一个公认的惯例:谁的名字在前面谁就占据主导地位,至少看上去是这样的。

林铮却是松了一口气:看来这次京东方是真的打算老老实实的做生意。如果是这样的话,和他们合作倒也没什么。

“原则上是没问题,不过有一点不知道王总你考虑到了没有?”

“是什么?”王东升平静的问道。

“与NEC的合作,还有上广电。”

话不用说的太明白。王东升略一思索,立刻就明白了林铮的意思。或者说他早就考虑到了这一点,但既然林铮不说,他也就乐得装糊涂,但现在这个糊涂肯定是没办法继续装下去了:“林总的意思是……将收购现代电子的TFT-LCD业务、与NEC的合作、与上广电和京东方的合作一起谈?”

“没错,这是一个一揽子项目。”

“……”王东升不说话了。皱着眉头思索着。

他明白林铮的意思了,如果联创科技将这个项目分作两个,一个是联创科技、京东方与现代电子的这个TFT-LCD项目,一个是与联创科技、上广电和NEC合作的大尺寸TFT-LCD彩色液晶显示面板项目,联创科技不但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同时也没有办法在这两个项目当中同时占据优势地位;

但反过来,如果将收购现代电子的TFT-LCD业务、与NEC在第五代TFT-LCD大尺寸液晶面板的合作项目、与京东方和上广电的合作汇总成一个一揽子项目,手中掌握着海量现金的联创科技的优势就太明显了,虽然最终联创科技还是不回成为控股不会超过50%的绝对控股大股东,可最终控股的比例一定会超过35%,只要他们不笨,这个新的项目就是他们自己说了算。

从自身的利益出发,京东方和上广电肯定不乐意这么做,但作为最大的出资人,林铮一定能够游说分量足够的领导出来赞同和支持这种合作方式,另外一个很重要的一点,有机会拿下这个项目的地方政府以及所在的省份都必然会竭尽全力的推动这个项目往林铮设想的方向发展:如果最终这个项目能够成功,这可是一个总投资在20亿美元左右的超大型高科技项目啊,这是一份耀眼到足以闪瞎无数人眼睛的巨大政绩!

此外最重要的是,当这个项目足够大了之后,成了一个和国内显示行业息息相关的战略项目,就不好动手脚了,林铮可以最大程度的保护自己的利益。

单纯从合作的角度来讲,是好事,但对于有些人来说未必是好事。

王东升皱着眉头思索了好一会儿,才缓缓的道:“和京东方讨论的合作方式差别太大了,我需要回去和领导汇报一下。”

这是当然的,这么大的偏差,王东升当然做不了主,林铮痛快的点点头:“当然。”

————————————————

“你真的打算将这个项目当成一个一揽子项目来抓?”之前还担心自己家的产业被人给抢走的谭娜,被林铮的野心给惊到了。

“是啊。”林铮的表情很平静。

“可是……”谭娜觉得嘴巴有些发干,下意识的舔舔嘴角:“你知道这么做有多大的危险吧?”

将两个项目汇总成一个,如果最终真的能够成功的话,这家公司就是国内显示领域的巨无霸和利益垄断者,如同三桶油一般的存在,不管联创科技为了这个项目拿出了多少钱,但只要最后能够成功,这里面的利益之大,谭娜简直不敢去想。

可同样,利益太大,又会因此吸引来多少眼红的人?

谭娜害怕了,真的有些害怕了,她忍不住扯了扯林铮的衣角:“要不……咱们退出吧,咱们不玩了。”

“不玩?”林铮笑了,就是笑容格外的苦涩:“你觉得我们现在还有不玩的资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