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120章 压力转移

第1120章 压力转移

兹事体大!

鉴于如果欧盟真的在暗中对现代使绊子的话对现代集团的影响实在是太大,连已经退居二线、只挂了个现代集团名誉主席的郑周永都亲自赶了过来。

郑周永不愧是一手打造了现代集团的老狐狸,硬实够镇定,第一句话就让惶恐不安的现代集团高层们集体安了心:“大家放心,威廉.兰多是来给飞利浦集团撑腰的,我刚刚请朋友打听到的消息,这个威廉.兰多虽然是欧盟委员会候补委员,但他背后的支持者就是荷兰飞利浦集团,所以大家尽管安心,我们完全可以认为飞利浦集团是在用这种方式借用欧盟的名头在我们面前狐假虎威。”

对啊!这么简单的事情我们怎么就没想到?现代集团的一众高管们——其实有超过4成是郑家的人——齐齐的恍然大悟,连郑梦宪都不例外。

道理很简单,如果是威廉.兰多单独出现的,那就可以认为是欧盟对现代集团将旗下的LCD业务板块出售给中国人的做法很不满,让威廉.兰多来警告一下现代集团,这个动作可以看做是欧盟对现代汽车的警告,但威廉.兰多这个飞利浦集团扶持起来的在欧盟委员会的代理人和飞利浦集团的副总裁一起来,还像模像样的做出如此表态,除了让大家误会自己来韩国其实是欧盟的意思之外,还能是什么原因呢?

之前大家没有想到这一点,实在是因为威廉.兰多欧盟委员会候补委员的名头把大家给吓坏了,吓的大脑都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原来是这样,”明白自己差点儿上了荷兰人的大当的郑梦宪,一脸的羞愧:“父亲,对不起,我让您失望了。”

荷兰人这么简单的狐假虎威的手段自己都没有看出来,郑梦宪心里惭愧的几乎没脸面对一手打造了现代集团的父亲。

郑周永心里对自己的五儿子也有点儿失望,不过这个时候一定要维护自己儿子身为集团董事会联合主席的尊严,他摆摆手。道:“不,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飞利浦集团的做法的确具有很大的迷惑性。你能想到先将他们糊弄走再来讨论这件事,说明你的头脑已经足够冷静,这就够了。”

郑梦宪越发的羞愧了,虽然父亲说的是事实,但父亲一眼就能看穿的小把戏自己却被吓住了。这让他心里很不是个滋味。不过说起来,郑梦宪心里更多的其实还是庆幸:幸好父亲还在,有父亲这根架海金梁在,现代集团就稳如泰山。他恭敬的向郑周永问道:“那么,父亲,我们是不是可以不用理会威廉.兰多和飞利浦了呢?”

但郑周永的话却有些出乎郑梦宪以及整个现代高管们的意料。郑周永摇摇头:“不,欧盟的面子我们还是要顾忌到的。”

“嗯?”郑周永的话让大家都愣住了:这是什么情况?

郑周永却没有给大家解释,而是扭头看向自己的小孙女、郑梦宪的长女郑志伊,语气很和蔼:“志伊,你告诉我。上次你和林铮见面的时候,他给你的感觉怎么样?”

这是什么意思?虽然大家早就习惯了郑周永跳跃性的说话方式,可这一刻,大家还是很迷茫:不是在讨论飞利浦集团和欧盟对现代集团这次出售行为的威胁么?怎么忽然间就跳到林铮身上去了?

郑志伊也很奇怪,但奇怪归奇怪,面对郑周永这个有着“经营之神”称号的爷爷的询问,她不敢有半点的怠慢,忙回答道:“他给我的感觉,很聪明,很睿智。虽然他只有20多岁,但我感觉面对他的时候有种面对您的感觉,仿佛一切都瞒不了他……”

郑志伊的话还没有说完,会议室里的众人顿时哗然:郑志伊对林铮的评价竟然这么高?

郑梦宪更是低声训斥了郑志伊一句:“志伊。不要乱说话!那个林铮只不过是个幸运儿而已,他有什么资格和父亲大人相提并论?”

郑志伊有些委屈,爷爷问自己对林铮是什么感觉,自己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啊,父亲为什么要训斥自己?但良好的家教以及从小受到的教育,让郑志伊在这个时候不敢反对父亲的权威。只好低声道:“我知道了……”

偏偏在这个时候,郑周永开口了:“志伊有这种感觉,其实也没有什么错。”

嗯?

郑周永的话一出口,大家再次愣住:不是吧?您竟然对林铮那个小家伙的评价这么高?

林铮是一个成功的商人,这一点哪怕是整天叫嚣着四大发明是韩国的棒子们也不得不承认,但承认归承认,在承认的同时,棒子们更多的还是不服气:你林铮有什么真本事?无非就是运气好了一点而已,另外再加上一点官商勾结,没有这些,你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小有身家的小老板而已。

但被韩国人公认的“经营之神”对林铮的评价竟然也有这么高,这就让这些心高气傲的现代高管们心里不舒服了:先生,您对林铮的评价未免太高了些了吧?

但郑周永就是郑周永,一句话就将所有人的不满给生生的压了下去:“我知道你们大家不太服气,总认为林铮能够做到今天无非就是运气好些,但在旁人看来,我郑周永能够走到今天,何尝不是运气好些?记住,尊重你们的对手就是尊重你们自己。”

郑周永也并不在乎这些家伙能够将自己的话记在心里,他扭头接着对郑志伊道:“志伊,接着说。”

“是!”郑志伊忙定了定神,接着道:“还有就是虽然林铮一直表现的很平淡,但我总有种感觉,他似乎对我们的LCD业务板块很重视。”

“他当然很重视,他的手机需要液晶屏,笔记本电脑需要液晶屏,将来的台式机也同样需要液晶显示屏,如果能够实现TFT-LCD的自产,对于他和他的联创科技而言都意义重大,他怎么可能不重视?”

“是!可是……”郑志伊迟疑了一下,小心的确定爷爷似乎并没有生气的意思,这才问道:“但是爷爷,这和我们现代集团有什么关系?和我们眼下遇到的麻烦又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郑周永笑的很得意,已经84岁的他笑起来就像是个得意的孩子:“志伊,你把现代集团遇到了来自欧盟的麻烦的消息告诉中国人。”

“告诉中国人?”郑志伊和郑梦宪父母俩的脸上全都是迷茫。

不但郑梦宪和郑志伊的脸上全是迷茫,会议室里的众人的脸上也全都是迷茫:告诉中国人?干什么?有用吗?他们能帮我们解决这个麻烦?

“从现在开始,这个麻烦就不再是我们的麻烦,而是中国人的麻烦了,中国人会帮我们处理好这件事的。”

这个……这个……

郑志伊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的父亲:中国人怎么可能会帮我们解决这个麻烦?爷爷不是老糊涂了吧?

面对女儿征询的目光,郑梦宪只能会以一个无奈的眼神:你觉得除了按照爷爷说的去做之外,我们还能有其他的选择吗?

而且在郑梦宪的心底里,他也有种感觉,似乎父亲将麻烦交给中国人的做法,才是真正可以解决眼前麻烦的正确做法。

“好吧,”郑梦宪冲女儿点点头,示意女儿按照父亲的吩咐去做,不过他还有个疑问:“但是父亲,威廉.兰多先生和因扎吉先生那边……”

“按照规格给予官方应该给予的接待!”郑周永不假思索的道:“告诉总统府那边,不但要宣传起来,而且要大张旗鼓的宣传起来。”

郑梦宪不笨,立刻兴奋的向郑周永问道:“您的意思是……努力的宣传欧盟对现代集团这次出售LCD业务板块的重视?”

虽然威廉.兰多是以私人的名义来的韩国,但他说是私人就能私人么?威廉.兰多是实实在在的欧盟委员会候补委员,不管他怎么强调“私人”这俩字,但大家还是不由自主的会将他的此次韩国之行与欧盟挂钩,与其让威廉.兰多利用自己欧盟委员会候补委员的身份在那里作祟,还不如直接给他晾到明处。

他这次来韩国是帮着飞利浦,若隐若现的暗示现代集团“欧盟对你们这次出售LCD业务给中国人的做法十分不高兴”,但这话却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宣诸于口的,他威廉.兰多悄悄的来、没有引起轰动倒也罢了,但若是韩国政府一本正经的宣传了起来,不但他威廉.兰多会被动,欧盟也要慎重一些。

正是想明白了这一点,郑梦宪看着自己父亲的目光才越发的钦佩:父亲真是厉害,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看透了这一切,并且拿出了切实的对策,让那个威廉.兰多不敢乱动,真是……希望父亲能够长命百岁,有他在,现代集团就一定能够成为韩国第一的大财团。

五儿子这么快就明白了自己的意思,郑周永很欣慰,他摆摆手:“赶紧去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