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186章 炸弹!

第1186章 炸弹!

对于一位急切的想要维持住自己统治局面的独裁军阀来说,只要能够保证他有充足的财力对这个国家进行统治,没有什么是他不能卖的。

一番会谈之后,查尔斯.泰勒很快就与中方达成了共识:利比里亚以国内的铁矿资源、沿海为勘测的潜在油气资源为支付方式,换取共和国在接下来的5年时间里20亿美元的投资,帮助利比里亚陆续发展起包括电信、纺织、采矿、水泥以及农产品加工等在内的十多个大型门类的工业项目。

这些工业项目建成之后,利比里亚将能够实现轻工业门类的基本自给自足,整个国家可以将“最不发达国家”的帽子摘掉了。

想到最多两三年之后利比里亚就能够自己生产水泥、纺织品、粗钢等产品,自己对利比里亚的统治也将大大稳固,大军阀查尔斯.泰勒激动的一张黑脸都透着腊肉一般的黑红色,握着孙主任的手连声道:“谢谢你们,谢谢中国朋友,有了你们的帮助,利比里亚人民才能够真正过上幸福的生活,利比里亚渴盼幸福和和平太久了,只有中国朋友真心的帮助我们,我代表利比里亚人民感谢你们,不管任何时候,中国都是利比里亚人们的最好的朋友。”

林铮听的心中暗笑:什么过上幸福生活,是能够让你这个大军阀实现更加有效地统治吧?

共和国在利比里亚的这些投资真的值20个亿美元么,实话实说,但就设备的价值而论。其实最多也不会超过5个亿,单位还是RMB。但国家贸易嘛,大家都懂的。不狠狠的宰利比里亚人一刀怎么对得起大家跑的这么远?

但是查尔斯.泰勒被宰的心甘情愿。

就利比里亚现在的这个混乱状态,就算他伸着脖子想要被宰都没有人惜的看他们一眼——利比里亚实在是太穷了,又处于战乱之中,经营的风险太大,欧美的资本家们根本就看不上眼,你求着人家宰你一刀人家都不乐意,现在中国人民来了,肯宰你一刀已经是很给利比里亚人面子了。

为了表示自己合作的诚意,孙主任还宣布。共和国的各家企业将向利比里亚人民捐赠20辆汽车,以纪念两国的“深情厚谊”,这个突如其来的惊喜让查尔斯.泰勒笑的嘴巴都合不拢了:20辆汽车,这也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啊。

“中国人民永远都是利比里亚人民最好的朋友,”查尔斯.泰勒拍着胸脯,热情的一塌糊涂,忽然扭头对一旁的秘书道:“给我们的中国朋友每人再找两个女人。”

“啊……”

什么情况这是?一众中方的官员和企业家们集体愣了神:每人再找两个女人?什么叫“再”?

看着中方代表团的成员们疑惑的眼神,旁边立刻有利比里亚的人小声的解释道:“总统吩咐过,诸位是利比里亚最尊贵的客人。为了让诸位体验到宾至如归的感觉,总统先生为大家每人准备了两个漂亮的少女,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我擦!

之前就准备了两个,现在再送两个。那就是……四个?!

林铮注意到,不少人在暗自流着口水。

说实话,但就身材的比例和皮肤的手感而言。黑人少女绝对可以傲视群雄,前凸后翘和光滑如缎子一般的肌肤向来是黑人少女最引以为傲的地方。能够被查尔斯.泰勒挑选出来招待客人的,怎么也不能差到哪里去吧?

另外真是苦了翻译了。连“宾至如归”这四个字都能翻译出来。

“这个就不用了,”孙主任连忙摆手:“我们有纪律的……”

但孙主任刚说了几个字,查尔斯.泰勒就笑眯眯的道:“孙先生,千万不要客气……”

……

林铮算是充分体会到了利比里亚人民的“热情”,刚进入房间,里面正在坐着聊天的四个女孩连忙站起来。

林铮的目光下意识的在这四个女孩的身上扫了一圈,很明显,这四个女孩是经过细心挑选的,林铮对黑人的年龄把握不准,但给林铮的感觉应该不会超过18岁,应该是在十五六岁之间。十五六岁啊,还没有成年,但这四个十五六岁的黑人小姑娘发育的简直令人发指。

林铮心里忍不住有些犯嘀咕,利比里亚不是全球45个最不发达国家么,这些女孩到底是怎么长的?

女孩们齐刷刷的向林铮鞠了一躬,望着林铮的目光紧张中夹杂着火热,简直就像是在望着一堆美元,用极其别扭的音调对林铮娇声道:“恁豪……”

恁豪?林铮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个“恁豪”是“您好”的意思,听这别扭的音调就知道是临时培训的结果,苦笑的望着小丁和小马两人。

被林铮用这种眼神看着,小马和小丁两人后背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一脸警惕的道:“老板,您想干嘛?”

“这段时间辛苦你们两个了,”林铮指了指眼前的这四个女孩,扭头对小丁和小马两人道:“这是对你们你们俩的犒赏,一人领俩走吧。”

“别啊老板,”小马的一张脸顿时皱成了苦瓜:“我跟您这么长时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您不能这么别害我,这要是回去,我们家那母老虎还不得吃了我啊。”

小丁跟着连连点头,平日里天不怕地不怕的硬汉,这会儿竟然被吓的接连后退了好几步:“老板,您也知道我马上就要结婚了,这要是被我媳妇知道,我这婚事可就麻烦了。”

“那怎么办?”林铮苦笑着反问道:“从总统府出来的时候,翻译的话你们应该听到了吧?”

刚刚还一副革命烈士模样的小丁和小马两人,苦着一张脸对视了一番。同时长长地叹了口气。

这四个撵是肯定不能撵的,从总统府出来的时候利比里亚方面的翻译已经明确的告诉了林铮一行人。如果这些女孩的侍奉让尊贵的客人不满意,总统阁下就会统统枪毙了她们——果然是军阀的作风。

虽然林铮对这四个女孩完全没有感觉。但因为自己的缘故害的这四个正处于花样年华的女孩送了命,这样的事情林铮还做不出来。

小丁和小马同样做不出来。

不想让这几个黑玫瑰一般的女孩就这么香消玉殒,就只能把他们留下,可老板不愿意留下,自己也不能留啊,小马苦着脸不知道该怎么拒绝:“这不是……这不是……”

“这不是牛不喝水强按头么。”小马道。

“没错,就是牛不喝水强按头。”小丁连连点头。

“那你们有什么办法?”耸耸肩,林铮望着自己这俩手下。

刚刚还一副雄心勃勃的模样的俩人,顿时就焉了……

……

虽然利比里亚是全球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但不发达也带来了一点好处:没有远洋捕捞业,只能在近海用小渔船捞点儿海产品的他们,能够提供的海产品异常的硕大,看着桌子上摆放的身子都有海碗那么大的螃蟹、至少两个巴掌那么长的海虾,林铮下意识的吞了口口水:这么大的东西,在国内还一般见不着。

“林总,精神不错啊,”就在林铮琢磨着要不要来一只虾的时候,李东生打着哈欠和林铮打招呼。

看着哈欠连天、顶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的李东生。林铮顿时就乐了:“老李,昨晚折腾吧的挺厉害啊。”

“别提了,”李东生摆摆手,忍不住又打了个哈欠。也不知道他的“别提了”是什么意思,倒是看着精神奕奕的林铮和小丁、小马两人,李东生有些惊讶。一脸羡慕的道:“啧啧啧……年轻就是好啊,折腾了一宿还这么精神。”

“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老不休?”林铮哭笑不得的指了指老李。却也没说太多:“倒是你,老李。这么大年纪的人了,注意着点儿养生。”

“不说了,赶紧吃点东西。”说着,老李又打了个哈欠,往盘子里夹了一块鱼,哈欠连天的走了。

“老李是怎么回事,”端着盘子坐到老任的旁边,林铮小声的向老任问道:“老李也不是克制不住的人啊,怎么累成了这样?”

以林铮对李东生了解,这家伙虽然好色了点儿,但向来比较节制,何况现在还当着政府领导的面,这不像是老李的风格啊。

“老李太倒霉了,”说起这个,老任连连叹气,他的房间和李东生的房间挨着,对老李的情况了解的一清二楚:“为了应付那几个姑奶奶,老李昨天晚上硬实一晚上没睡觉。”

“啊?”林铮的嘴巴都张成了o型,目光有些呆滞:一晚上没睡觉?!也昨天晚上这是吃了几颗蓝色小药丸?

“想什么呢,老李是那样的人么,”看林铮的表情老任就知道林铮心里再想什么,哭笑不得的在林铮脑袋上抽了一巴掌:“老李那是为了防备那些女人半夜里爬上自己的床,一晚上担惊受怕的没敢睡。”

“……”

林铮没说话,但眼神中明明白白的表明了自己的意思:你当我是傻?

“小小年纪,怎么心思就这么龌龊呢?”老任举起手,看样子似乎很想再给林铮一巴掌,不过犹豫了再犹豫,这一巴掌终于还是没抽出来,压低了声音对林铮道:“你看看孙主任。”

说完,冲左边努了努嘴。

孙主任?林铮顺着老任示意的方向看过去,咧着嘴顿时就乐了:孙主任和老李的样子差不多,同样顶着两个硕大的熊猫眼。

再看看大家,几乎人人都顶着一堆硕大的熊猫眼,反倒是精神奕奕的自己和小丁、小马三人看上去格外的另类。到了这个份上,林铮已经不敢去周末这些老不休的昨天晚上到底是因为什么才导致现在哈欠连天的顶着一堆熊猫眼了,和众人为敌?林铮可没这么大的胆子。

“还有啥说的?”看着林铮那一脸郁闷的表情,老任大为满意,小声的问道。

“我还能说什么?”林铮苦笑着道。

是啊,在一群哈欠连天的人看来,精神奕奕的林铮林大老板,肯定是昨晚痛痛快快的来了一发,然后痛痛快快的睡了一觉,要不然你没法解释啊,昨晚咱们大家伙儿都熬成了这样,为啥就他姓林的小子这么精神?

林铮真是跳到黄河里也洗不清了。

“算你小子聪明……”

轰~~!

老任的话音未落,一声剧烈的爆炸猛然传入林铮的耳朵。

什么情况?林铮不由得一愣。

还没等林铮反应过来,一阵强烈的冲击波猛然袭来,将猝不及防的林铮和老任重重的掀翻在地上,与此同时,一股无形的大力仿佛一双无形的大手一般重重的按在林铮的胸膛上,让林铮恶心欲吐。

难道是……炸弹?

这个念头刚浮上林铮的心头,就听到一阵急促到撕心裂肺的哨子声传入耳朵,伴随着这阵急促的哨子声,一阵林铮完全听不懂的、急促和紧张的、分明是在下命令的声音传入了林铮的耳朵。

难道真的是炸弹?!

没错,是炸弹!

从来没想过死亡距离自己竟然如此之近的林铮,下意识的抬头,老任那双惊恐到极点的眼神映入了林铮的眼帘。

林铮沙哑着嗓子,望着老任那双惊恐的眼:“老任……”

没等林铮把话说完,一双手一把拉林铮,在林铮的耳旁大声的道:“老板,炸弹,我们快走!”

这是……小丁的声音?!

仿佛即将溺毙的人抓住了最后的一根稻草,林铮猛然一把用力抓住小丁的胳膊,大声吼道:“有炸弹?真的有炸弹?怎么会有炸弹?为什么这里会有炸弹?”

这里是利比里亚的国宾馆啊,为什么这里会响起炸弹?

“我不知道!”小丁的声音在林铮的耳边回荡着:“老板,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咱们得赶紧躲起来,天知道这是不是利比里亚的反政府武装的闹事!”

小丁的话让林铮猛然打了个激灵,连忙道:“对!赶紧躲起来!老任,赶紧跟我来,小马?小马你死哪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