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187章 非洲PL&A?

第1187章 非洲PL&A?

“我在这我在这……”小马连滚带爬、鬼哭狼嚎的爬过来,哆嗦着大声喊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爆炸?”

他实在是被吓坏了,不过是出来进行个商业谈判而已,怎么就会遇到这种事?虽然以往也听说过,但从来都感觉很遥远,小马从来没想过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但今天,这种事情真的发生了,就在自己的身边。

小马的样子倒是刺激的林铮冷静了不少,最重要的是并没有第二次爆炸的声音传来,只是耳朵里嗡嗡作响,使劲甩了两下头,林铮忍不住大声向小丁问道:“能听出是什么声音吗?是炮弹还是炸&弹?”

如果是土制的炸弹,发生第二次爆炸的可能性不大,可如果是炸弹,那就糟糕了:既然能打出一发炸弹来,那肯定还能再打出第二发、第三发炸&弹……现在林铮只有祈祷,不管刚才的爆炸是怎么回事,只希望是一枚利比里亚反对派自己制造的土炸弹。

林铮的祈祷起来作用,或许是老天爷也不愿意看到林铮太倒霉,小丁大声的道:“不像是炮弹,应该是……”

别应该了!

林铮立刻大声的反问:“那就是土制炸&弹?”

目光飞快的在周围几个竖着耳朵听自己和老板的对话的人身上扫过,小丁重重的点头,声音的高度又提高了几分:“可能性很大!”

“那就好了,”林铮松了一口气。对着正抱着脑袋撅着屁股、哆嗦的厉害的老任狠狠的踹了一脚,道:“是利比里亚反对派的土炸&弹,应该就这一个。”

“真……真的?”被林铮这一脚踹的脑袋差点撞到桌子上的老任。眼中顿时满是希冀,哆哆嗦嗦的向林铮问道,如果只是一枚土炸&弹,那岂不就就意味着今天自己躲过了一劫?

“真的!”不管是不是真的,这个时候必须稳定住大家的情绪,使劲掏了掏耳朵,林铮道:“老任。你和我去看看大家的情况,看看有受伤的没有;小丁,你看看能不能找点自卫的武器。以防万一。”

“好。”小丁二话不说,飞快的向左侧爬过去:他记得那边有两个保镖,既然是保镖,身上就应该有携带的武器。

被林铮这么一提醒。老任这才反应过来。林铮说的没错,孙主任和大家伙儿都在这里呢。虽然心中害怕的浑身都在哆嗦,可看到林铮样子,老任咬咬牙:“好,我跟你去!”

林铮等人的确是够幸运的,虽然刚才的爆炸很强烈、很突然,但经过一番检查之后,他惊喜的发现出了有几个倒霉蛋被爆炸?物在身上划破了几道口子之外。不但没有死人,连断胳膊断腿的都没有——都是有两个倒霉蛋自己把自己的锁骨给摔骨折了。林铮愣是没有想明白,这俩家伙是怎么从椅子上跌下来把锁骨给摔骨折的。

度过了最初的紧张时刻,确定自己一方的人员伤亡情况都在能够接受的范围之内,灰头土脸的孙主任脸色铁青铁青的:“利比里亚人到底在搞什么?”

虽然知道利比里亚很乱,可在进行这种级别的宴会的时候还能被人给放了炸弹,这完全超出了孙主任的想象。

林铮苦笑着不知道说点什么,他也想问这个问题:利比里亚人到底在搞什么飞机?

小丁转了一圈回来了,对林铮道:“老板……”

“小丁,你发现了什么?”还没等林铮回答,孙主任老实不客气的向他问道。

小丁没有立刻回答,扭头看了林铮一眼。

“有什么就说什么。”林铮沉声道。

“刚刚我去爆炸现场看了下,根据爆炸中心留下的痕迹以及对周围造成的损伤来看,这是一枚由tn&t制造的土质炸&弹,大约有3公斤的装药量,”说到这里,小丁脸上不由冒出一脸的庆幸之色:“咱们真是够幸运的,这里的墙很厚,挡下了爆炸的绝大多数能量。”

……

中方商务代表团竟然遭遇了炸弹袭击,总统查尔斯.泰勒顿时暴怒,下令严查到底是谁这么大的胆子,但很快就不用查了,利比里亚人和解和民主团结会跳了出来,声称对这起爆炸事件负责,之所以发动这次炸&弹袭击事件,是为了抗议查尔斯.泰勒出卖利比里亚人民利益,他们要求查尔斯.泰勒主动辞去总统的职务,同时要求中国人滚出利比里亚……

“孙主任,利比里亚人和解和民主团结会这个动作的背后的意思,耐人寻味啊,说利比里亚人和解和民主团结会的背后没有某些国家的支持,打死我也不敢相信会发生这样的事。”在通气会上,林铮苦笑着道。

“没错。”刚刚将情况和大家通报完毕的孙主任,点点头道。

“上面是什么意思?”全国纺织业协会的副主席开口问道,不过不等孙主任回答,他自顾自的道:“我觉得既然利比里亚不太平,要不咱们就先回去吧,哪里不能赚钱啊,非得到这个鸟不拉屎、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把小命丢了的地方来,国家也应该体谅我们的难处和苦衷……”

“于副主席!”没等于副主席把话说完,孙主任忽然重重的一拍桌子:“别忘了国家派咱们来利比里亚是为了什么,不是为了让咱们来享受的,是为了让咱们为国家拓展国际利益的,你怕死?在座的每一位,谁的身价不比你深厚?要怕死也而是他们比你怕死,但他们谁提出要回国了吗?”

被孙主任这么当场骂在了脸上,于副主席的脸上顿时有些尴尬:“我……不是那个意思……”

孙主任打断他的话,道:“我会将这里的情况向组织进行汇报。”

对于这次在利比里亚的投资。国家看的很重,可一旦自己想要当逃兵的消息被孙主任给汇报了上去,领导们会怎么看自己?于副主席的脸都白了。连忙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也是为了大家的安全考虑……既然大家都觉得暂时可以不回去,那不回去也好……”

孙主任哼了一声,没再说话,算是对于副主席回头是岸的举动默认了:说起来大家都是同朝为官的同僚,既然于副主席愿意“悔过自新”,孙主任当然也不会死揪着不放。得理不饶人是不对的。扭头看了林铮和老任一眼,问道:“林总,任总。对这个问题两位是怎么看的?”

老任也没客气,和林铮退让了一番之后道:“我的看法很简单,我们绝对不能走!不但不能走,还一定要想办法扎下根来。”

老任的这个回答并没有出乎孙主任的意料。他点点头:“说说看。为什么?”

“很简单,这是一场针对咱们中国人的阴谋,目的就是想要把咱们赶出去,既然他们的目的是把咱们赶出去,那咱们就偏偏不出去,看这些家伙能把咱们怎么样。”

林铮接过话,笑道:“不但不出去,咱们还要在这里牢牢地扎下根来。把这起阴谋的幕后主使者看重的东西攥到咱们的手里,否则怎么对得起刘总和马总被摔断的两根骨头?”

“哈哈哈……”

林铮的话惹得大家顿时一顿哄笑。连那两位摔断了锁骨的刘总和马总也无奈的笑起来。

笑完了,林铮这才接着道:“当然,安全方面也是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所以我觉得,相关的基建项目,咱们可以交给中建和中铁的施工单位来搞。”

中铁和中建?大家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对啊,怎么把中铁和中建给忘记了?

在非洲各国,你总能见到那些挂着“中建xx局”或者“中铁xx局”的施工工地,他们用让非洲黑蜀黍以及欧洲人、美国人瞠目结舌的速度,飞快的搞定了一个又一个的基建项目,创造了一个有一个的施工奇迹,但了解国情的人都知道,这些“中建xx局”和“中铁xx局”,在施工的时候施工速度很有一套,但别忘记了人家可是成建制的从军队转成“中建xx局”和“中铁xx局”的,现在依然是军事化管理,说他们是一直准军事化的队伍也不为过,真的发生了什么冲突,以黑蜀黍们那未必能够打的死30米外的野牛的枪法,在中建和中铁面前全都是渣渣……

“这倒是个办法,”孙主任对林铮的建议也很赞同,他立刻道:“既然大家的意思都很明确,那我就把大家‘坚决扎根利比里亚、粉碎敌人的阴谋诡计’的意思向中央汇报,请领导们相信我们的决心。”

“好!”

“就应该这样!”

“我觉得咱们应该和查尔斯.泰勒好好谈谈之前的协议,咱们可是冒着生命危险在帮他发展经济、稳固统治基础啊,他是不是应该多掏点东西出来?”

孙主任的话音一落,大家顿时就兴奋了,有人嗷嗷的叫着要提价,不过也是,多好的提价的机会啊,简直就是老天爷主动送上门来的,不抓住好好利用一番,说不定会被老天爷天打雷劈的。

“老任,你怎么看?”林铮小声的向老任问道。

“那你怎么看?”

对视了一眼,两人一起嘿嘿的奸笑起来。

……

作为整个非洲数得上号的大军阀,总统查尔斯.泰勒快要这起针对中国人的爆炸事件气疯了。

在查尔斯.泰勒看来,来利比里亚投资的中国人是他稳固自己统治基础的重要保证,等中国人的工厂建了起来,利比里亚人就可以去纺织厂、水泥厂、建筑公司、采矿厂……等等地方工作,有了工作就有了收入,有了收入就能买东西,进而进一步刺激经济的发展,手里有了钱的老百姓就会选择支持自己,自己的统治地位也就稳固了,一切都很美好。但现在,这一切在这一刻炸弹面前都变得摇摇欲坠了。

但作为一名崛起了10多年的军阀,查尔斯.泰勒深知一点。即愤怒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他长吸了一口气,向塞缪尔.布拉西问道:“塞缪尔,那边是怎么说的?”

那边,指的当然就是反对查尔斯.泰勒通知的利比里亚北部反对派:利比里亚人和解和民主团结会,也即这次爆炸事件的发起者。

塞缪尔.布拉西有些畏惧的看了查尔斯.泰勒一眼,小声的道:“那边说这件事没得商量。中国人必须滚出去。”

查尔斯.泰勒愤怒的挥舞着拳头,大声的骂道:“这些混蛋!猪一般的笨蛋!难道他们不知道,中国人来利比里亚投资。他们就可以过上更幸福的生活吗?”

“但是总统阁下,问题就出在这里,”塞缪尔.布拉西苦笑着对查尔斯.泰勒道:“这样他们的兵源就没办法保证了,而且。知道是您拉来的投资。北部地区的老百姓还会再对他们言听计从么?中国人的到来,直接威胁到利比里亚人和解和民主团结会在北部地区的统治基础,他们当然不可能让中国人来我们国家投资了。

而且您也知道,利比里亚人和解和民主团结会的背后有美国人和欧洲人,美国人和欧洲人当然不喜欢您这位真正的利比里亚人民的救星,他们只会扶持一个代理人,保证他们对这片土地的奴役。”

“……该死的!”查尔斯.泰勒忿忿的骂了一句,心里对塞缪尔.布拉西的话却很受用:没错。自己是利比里亚人民的大救星,该死的美国人和欧洲人想要继续奴役这一片土地。当然不希望自己能够巩固自己的统治。

塞缪尔.布拉西说的没错,利比里亚人和解和民主团结会这么激烈的反对自己,说什么为了保护利比里亚人的利益之类的话全都是谎话,归根到底还是为了保证自己的政治利益和诉求,不过军阀到底是军阀,查尔斯.泰勒挥舞着胳膊狞笑着道:“这些混蛋,他们以为他们这么做就能让我放弃?我会用拳头告诉利比里亚人和解和民主团结会的混蛋,为什么我是总统,而他们只能像是一只臭老鼠一样躲起来!”

塞缪尔.布拉西的脸色顿时一变,连忙问道:“总统阁下,您是准备向利比里亚人和解和民主团结会宣战?”

“当然,”查尔斯.泰勒不假思索的道:“我受够了这些该死的老鼠!我要狠狠的教训他们,让他们躲进老鼠洞里再也不敢出来!”

塞缪尔.布拉西也想狠狠的教训一顿利比里亚人和解和民主团结会一顿,这些家伙实在是太能给自己找麻烦了,眼珠子一转,塞缪尔.布拉西靠近了一步,对查尔斯.泰勒道:“没错,我们应该狠狠的教训这些该死的老鼠一顿……既然这样,总统阁下,我们是不是可以找中国人帮忙?”

“你是说让中国人帮我们打利比里亚人和解和民主团结会?”查尔斯.泰勒顿时犹豫了起来:“如果我们这么做,老百姓会对我们很失望吧?而且据我所知,中国人从来都不肯对外派兵的……”

这话倒是没错,哪怕共和国这些年来积极的履行国际义务,派出了大量的维和部队参与国际维和任务,但这些参与国际维和的共和国维和部队主要以医护人员和工程人员为主,还没有派出作战部队参与一国内战的先例,哪怕查尔斯.泰勒再狂妄,也不认为自己有这个资格让中国人打破自己的传统。

“不不不,我们当然不是请中国人帮我们打仗,”塞缪尔.布拉西道:“如果我们那么做,我们会承担很大的压力的,但我们可以请坦桑尼亚人帮助我们指挥作战啊,另外我们还可以和中国人商量,看看能不能派人去他们的军队学习指挥作战。”

坦桑尼亚?查尔斯.泰勒的眼睛顿时一亮:对啊!

坦桑尼亚的军队堪称整个非洲作战实力最强的一支军队,这支由共和国?军队帮坦桑尼亚人一手打造和组建起来的军队,纵横整个非洲无敌手,甚至有个光荣的称号:非洲pl&a。

让中国人直接来帮助自己指挥作战肯定是不行的,中国人不会同意,但在查尔斯.泰勒看来,如果通过中国人的关系请坦桑尼亚派些指挥官来帮助自己指挥作战,应该还是可行的……中国人也要为他们在坦桑尼亚的利益考虑一下吧?

等这场战争结束之后,自己还可以选拔在战争期间表现出色的家伙,把他们送到中国人那里去好好地学习一下如何指挥作战——对于“非洲pl&a”的强大作战实力,查尔斯.泰勒异常羡慕,他做梦都想自己手中也有一支非洲pl&a,如果自己手里也有一支非洲pl&a,利比里亚人和解和民主团结会?那根本就是一群渣渣!

“很好,就这么办!”查尔斯.泰勒挥挥手,急切的对塞缪尔.布拉西道:“你去找中国人,把我们的条件告诉他们,就说只要答应我们的要求,不管他们有什么条件都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