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194章 桥头堡

第1194章 桥头堡

“是的是的,的确是这样,”塔玛拉.阿德里安连连点头,林铮的话给了他不少信心,不过他还是有些犹豫:“贵国在手机方面的技术我是丝毫不担心的,但据我所知大型成套电信设备和电信解决方案是很复杂的东西,比手机难了不知道多少万倍,掌握这种技术的只有摩托罗拉、爱立信和诺基亚少数的几家企业,这个……”

言外之意,你们中国人真有这样的技术?

倒也不怪塔玛拉.阿德里安怀疑,虽然刚才林铮已经给他举了这么多的例子,会场也能看到很多的中国企业,但相对于前来参展的外国企业来说,中国企业仍然只是很少的一部分,而且展出的基本上也都是普通的消费电子产品,这种大型的成套电子解决方案他还没看到,心里有所怀疑自然也就可以理解。新奇中文iqi.

“我能理解您的担忧,”林铮对塔玛拉.阿德里安点点头表示自己理解他的意思,笑着道:“我们中国人有句老话,叫做百闻不如一见,部长阁下,您看,不如这样,我先带您去我国最大的电信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的展台去看一看,如果您对他们感兴趣,可以让他们请我们政府给您发一封邀请函,您到我们国家亲自实地去看一看、考察一下,您觉得怎么样?”

“这样啊……”塔玛拉.阿德里安似乎还有些犹豫。

马丁诺夫适时的在旁边插了一句话:“部长阁下,林先生很够朋友的。”

都是积年的狐狸,塔玛拉.阿德里安立刻就知道,哪怕自己去中国看一看,中国人也不会少了自己的好处,而且听马丁诺夫话里面的意思,似乎这好处还不少的样子。

塔玛拉.阿德里安登时就放心了,不过还想要再矜持一下,看看能不能再多捞一点好处,但林铮接下来的话让塔玛拉.阿德里安立刻就下定了决心……

“我们真诚的欢迎您到我们国家去看看。退一步说,即便是最终您选择了其他企业作为贵国的电信合作伙伴,但您做出这番姿态来,也能为贵国从其他电信设备供应商那里为委内瑞拉争取到很多的利益。总统阁下也会对您的工作表示满意的,您说是不是?”

对啊!林铮的话结结实实的打动了塔玛拉.阿德里安:没错,爱立信、诺基亚这些企业在和其他国家合作的时候,通常是附带有很多政治条件的,你说你不从他们手中买?抱歉。全球能够提供同类产品的就这么几家,你不答应他们的条件就没地去买自己想要的产品,自己去中国走一圈,用这个动作告诉那些该死的欧洲人,你不同意我们的条件,我们就和中国人合作!或许自己做出这么一番姿态之后,该死的欧洲人就屈服了呢?

这一会儿,塔玛拉.阿德里安倒是忘记了查韦斯的意思了:哪怕是欧洲人,他也不想和他们合作。

……

接到小马飞奔来报告的消息,老任激动的鼻尖都红得发亮!

华为竟然有机会涉足玻利维亚的电信升级改造项目?

老天爷!这是多大的一个工程?!

这是多大的一份政绩!

“小丁。客气的话我就不说了,”握住小马的手,老任激动的道:“等忙完这阵子之后,我一定好好谢谢你。”

老任一脸的感激,小马却不敢当之无愧的生受了,忙后退半步一脸惶恐的道:“任总您太客气了,我就是跑了个腿,可当不起,您千万别这么说。”

老任哈哈笑了声,摆摆手道:“就是图个喜庆。”见小马还要说,干脆就给这件事定了性:“好了,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你们林总那边我和他说。”

老任都这么说了。小马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向老任道谢。

刚吩咐完展位的工作人员做好准备,老任就欣喜的看到林铮和一行老外走了过来,心中简直笑开了花,大笑着快步应了上去。

“市长阁下,真高兴能够在这里看到您。”老任和马丁诺夫也算是老熟人了。知道马丁诺夫在这件事中发挥的作用,老任第一个要感激的当然是他,借着寒暄的机会用力拍了拍马丁诺夫的肩膀,明确的告诉马丁诺夫市长阁下:放心,该你的那一份“介绍费”绝对不会少的。

得到了老任的承诺,马丁诺夫笑的越发的开心了,攀着老任的胳膊来到塔玛拉.阿德里安的跟前,热情的道:“任,来,我给你介绍一位我的好朋友:委内瑞拉电信部部长塔玛拉.阿德里安阁下;部长阁下,这位是我最好的朋友:中国华为集团的董事长任正斐,任先生同时也是我们白俄罗斯电信改造项目的设备提供商,我们白俄罗斯的固定电话机房设备全都是由任先生的企业提供的,另外还向我们提供了超过70%的移动通讯设备。”

“这么厉害?”塔玛拉.阿德里安有些动容。

“马丁诺夫在撒谎”这个可能在第一时间就被塔玛拉.阿德里安给排除出了脑海,要知道,此时此刻,马丁诺夫代表的不是他个人,而是白俄罗斯明斯克市市长,他是以自己的市长身份和信用来背书,这话可不是随便乱说的。

“能够为中白两国的友谊做些贡献,是我们的荣幸,”老任坦然的承认了下来,一番寒暄之后,老任落落大方的对塔玛拉.阿德里安道:“部长阁下,很高兴您对我们的产品感兴趣,不如我向您介绍一下我们的产品?”

塔玛拉.阿德里安早就有些迫不及待了,听老任这么说,他立刻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当然。”

这个时候,林铮就不过去凑热闹了,和马丁诺夫坐在华为的展台后台里喝着茶闲聊:谁知道老任有没有给塔玛拉.阿德里安许诺什么好处呢,虽然商业贿赂这事儿从来都没有断绝,对这事儿大家都心知肚明,但心知肚明是一回事,傻乎乎的凑过去那就是不懂规矩了,而且……林铮还要陪着马丁诺夫收取那一份属于他的“介绍费”。

没错,只是给华为介绍了这么一个客户,哪怕双方最终什么也没有谈成。华为就需要付给马丁诺夫一笔介绍费,这是行内的规矩。

华为不是第一天走上国际的,没一会儿,一个挂着华为公司铭牌的员工就快步走了过来。手里还拎着一个精美的盒子:“林先生,任总这会儿忙不过来,所以派我过来,麻烦您将这份小礼品转赠给马丁诺夫市长先生。”

林铮点点头接过盒子,来人立刻知趣的退了出去。还吩咐保安注意着这边的动静,不要让人过来打扰了林铮和马丁诺夫。

这个华为的工作人员一走,马丁诺夫立刻迫不及待的拿出盒子里面的东西欣赏起来,里面是一个精美的真皮手包,同时还有一张现金支票。

真皮手包是个很著名的奢侈品品牌的东西,估计价值不会低于5000美元,至于那张现金支票,看马丁诺夫那张笑的开了花的脸,就知道不会低于5万美元。

什么?你说怎么才5万美元?

拜托!这只是一笔不确定能不能成的介绍费而已,要知道。白俄罗斯可不是一个富裕的国家,这就5万美元下去了,你还想怎样?真正的大头其实在后面:如果华为和委内瑞拉的这笔生意真的做成了,华为还会给马丁诺夫一笔丰厚的介绍费,这才是大头如果随便拉个人来都有大笔的“介绍费”,有人见钱眼开的专门干这种事儿怎么办?一切,都需要有规矩。

收好自己的“介绍费”,马丁诺夫心满意足的拍拍这个刚刚属于自己的包,开心的对林铮道:“所以说啊啊,林。我最喜欢和你们中国人做朋友了,你们对朋友真是没的说,是这个!”

说着,马丁诺夫不客气的对林铮高高的挑起了大拇指。

林铮笑着点点头。道:“我们中国人做生意一直坚持着一个原则,就是做生意同时也是交朋友,对于朋友,我们从来都是真心相待的。”

“没错没错,”马丁诺夫连连点头,对林铮说的这一点他算是深有一会。一脸感慨的对林铮道:“还是你们中国人够意思,不像欧洲的那些混蛋,和你做生意的时候就像是在施舍你似的,简直令人作呕……”

…………

“小林,哥哥我必须的谢谢你,老弟你放心,委内瑞拉那边我一定帮你盯着点,其他客气的话我就不说了,老哥我先干为敬,你随意!”晚饭的时候,老任说什么也要请林铮好好吃一顿,说是要感谢林铮给他介绍的这笔生意。

他当然要好好谢谢林铮,白天和塔玛拉.阿德里安的接触,塔玛拉.阿德里安这位委内瑞拉的电信部长被华为展现出来的技术实力给镇住了,非常愉快的接受了华为的邀请,即日就会去国内以及华为在白俄罗斯、乌克兰等海外国家的项目现场去参观。

虽然这只是有了一个合作的意向,距离最终签约还早得很,其中国家层面的较量更是有可能让这次的合作拖延个一年半载的,但这都不是问题,可以这么说,华为拿下委内瑞拉已经有了最少一半的把握,老任当然要好好谢谢林铮。

林铮端着酒杯连忙站起来,皱了下眉头,道:“老任,咱们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以咱们的交情,有必要这么客气么……”

“那不一样!”

老任激动的到现在脸上的红晕都还没有散去,使劲摇着头大声的道:“老弟,这不一样,委内瑞拉可是南美国家啊,一直都是美国人的后花园,长期以来都是美国企业的自留地的,华为竟然这么快就能将生意做到美国人的后花园里去,到现在我都不敢相信是真的,……说什么我也得好好敬你一杯……”

说着,端起酒杯来就要往嘴里倒。

林铮不得不再次拦住他,认真的问道:“咱们之间没有必要这么客气,想要喝酒还不简单?不过老任,现在可不是痛快喝酒的时候,这事儿还不定存在多少变数呢,你和国内汇报了这件事了没有?”

“啊?”老任一愣,随即脸色大变,重重的一拍脑袋:“该死!”

我去!林铮登时无奈了:尼玛这么大的事儿你也能忘?

华为最终能不能拿下委内瑞拉的这个项目,可以说在所有的影响因素当中技术水平和价格只占一半,甚至连一半都不到,剩下的那一半甚至是一多半取决于国家层面的因素,在事情结束之后老任就应该在第一时间将这个事情汇报上去的,可这家伙,这都过去三四个小时了,竟然还没想到?林铮都有些不知道说什么了。

“好了,什么都别说了,”林铮苦笑一声,开始那刀子使劲切盘子里的牛排:“赶紧把这牛排吃了垫垫肚子,咱们马上去领事馆。”

得亏汉诺威市就是下萨克森州州政府的所在地,这里就有共和国驻德国下萨克森州领事馆,否则这事儿更麻烦。

“瞧我这脑子……”

老任也没有了喝酒的性质,垂头丧气,郁闷的不行不行的,甚至开始怀疑人生:这么大的事儿,我怎么就没想到及时向上级汇报呢?我怎么就没想到及时向上级汇报呢?

林铮心里其实挺理解老任的,委内瑞拉这个项目对华为、对共和国电信设备制造业的意义之巨大,再怎么形容也不为过,如果这个项目顺利成功,就意味着共和国的电信设备制造业有了一个登陆南美的桥头堡,面对拥有二三十个国家、数亿人口的南美和拉丁美洲,其意义简直不亚于再开发一个共和国市场,冷不丁的被这么大一块馅饼砸在脑袋上,老任一时间有些进退失据也是正常。

不到两分钟干完自己盘子里的牛排,林铮擦擦嘴,站起身来对老任道:“好了,走吧。”

“走!”老任已经是急不可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