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195章 傲慢与偏见

第1195章 傲慢与偏见

展会开始的第一天,华为就与委内瑞拉政府达成了初步的合作意向,这个消息极大的刺激了中方的企业们。

虽然这只是一个初步的意向,而且还是委内瑞拉电信部部长与华为集团的初步意向,还没有上升到国家意志层面,但这丝毫不妨碍大家因为这件事而变的激动起来:拿下一国的工程啊,卧槽!

虽然华为公司因为其经营范围的特殊性,其他公司没办法复制,但这仍然给大家提供了一个很好地参考思路:咱们来参加汉诺威国际电子展,不是只为了在国际上露一小脸、回去之后当政绩的,而是实实在在的可以当做一个对外拓展业务的机会的。

因为这个消息的刺激,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各家参展企业的主动了很多,也与不少公司、国家草签了意向合作协议,每一个人的脸上都笑开了花。

只有sun公司的高层们脸上一脸的愁容。

从汉诺威电子展正式开展之前的3月13日开始,以技术股为主、被称为美国科技股晴雨表的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从开盘的5038点剧跌到4879点,整整跌了4个百分点。

但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因为大规模的初始批量卖单的处理引发了企业最担忧的情况:抛售!

…继而引发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投资者、基金和机构纷纷开始清盘,从3月13日到3月15日,短短3天的时间,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从5038点跌到了4580点。狂跌近900个点,整个美国股市一片哀鸿遍野。

但对于sun公司来说。如果自己的股价一直保持一个高位,这其实不算什么。甚至他们巴不得其他人跌的更惨一些,这样一来自己就有了抄底的机会,但现在,sun公司根本就没有心思去琢磨如何抄底,因为他们是在所有技术股当中跌的最惨的,短短三天时间,sun公司的股价已经暴跌20%!

20%啊!

在没有任何负面消息的情况下,短短三天时间公司股价暴跌20%,任何一个稍微有金融常识的企业领导人都清楚的意味着这代表着什么:sun公司面临着一场巨大的危机!

事实上。即便是sun公司的高层自己也清楚,sun公司目前的股价并不代表公司真实的价值,这其中的水分和泡沫比较多,这番股价的暴跌是市场在有意识的挤出市场当中的水分和泡沫,但问题就在于,当整个行业都开始据跌的时候,sun就不是被挤泡沫的问题了,现在sun公司面临的问题是自己要被市场割肉!

不能再等下去了!

斯科特.麦克尼里皱着眉头,向詹姆斯.高斯林问道:“高斯林。你是怎么看待sun与中国人的合作的?”

这个“中国人”,指的当然是联创科技。

作为“ja&va之父,”詹姆斯.高斯林在sun公司内部的地位相当之高,他也没客气。直接对斯科特.麦克尼里道:“我认为他们是个不错的合作对象,如果我们与他们达成了合作,相信市场会给我们一个积极的反应的。”

这几天sun的股价暴跌。詹姆斯.高斯林自然也看在眼里,作为sun公司的小股东。他当然对此十分关心,迫切的希望阻止这一切:这跌的可都是自己的钱。现在斯科特.麦克尼里问起了,他当然乐于促进sun与联创科技的合作。

“但是我们是sun,”不过斯科特.麦克尼里也有自己的苦衷,他苦恼的对詹姆斯.高斯林道:“我们是全世界最高的计算机制造企业,如果sun与一家名不见经传的中国公司合作的消息传了出去,比尔.盖茨和ibm的那些混蛋一定会笑死我们的。”

“那我们就与icq合作啊,”詹姆斯.高斯林不以为然的道:“没有任何一个美国人认为icq是中国人的。”

sun与icq合作?斯科特.麦克尼里的眼睛顿时一亮:对啊,我怎么没想到?!

在这一波纳斯达克综合指数的下跌浪潮中,icq当然也没能幸免于难,但icq的公司业务结构非常的健康,不但收支状况没有丝毫影响,icq的pc客户端、手机客户端的业务看展也如火如荼,甚至icq网络商城项目的影响力也在稳步扩展,在美国甚至有这么一个说法:如果上帝只给美国保留5家it企业,那么其中一家一定是icq。

这番评价,足以证明icq在美国市场的影响力,sun与联创科技合作当然很丢人,但如果是与icq合作那就没关系了。

“没错,我们在宣布的时候,可以说sun是在与icq合作,”斯科特.麦克尼里用力的点点头:“高斯林,你帮我联系一下那个中国人把,就说sun愿意给他一个合作的机会。”

语气中带着掩饰不住的傲慢。

虽然现在sun的情况并不好,但在斯科特.麦克尼里看来,这是自己、是sun施舍给林铮的一个机会,那个该死的中国人借着这个机会攀上来sun这根高枝。

不但斯科特.麦克尼里是这么看的,连詹姆斯.高斯林也是这么看的,他对斯科特.麦克尼里说法完全没有任何异议,但很快,詹姆斯.高斯林一脸悻悻的回来了。

“怎么回事?”看着詹姆斯.高斯林那张仿佛吞了一大口翔的表情,斯科特.麦克尼里奇怪的问道:“难道中国人拒绝了?”

“没有,”詹姆斯.高斯林的表情越发的像是吞了一大口热腾腾的、刚拉出来的翔了,“中国人告诉我,林去和大众汽车的人见面去了。”

“什么?”斯科特.麦克尼里听的目瞪口呆。完全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结果:中国人和德国的汽车制造企业合作去了?

这在斯科特.麦克尼里看来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联创科技不是一家it企业么。怎么会与汽车行业发生关系?

不过既然准备与联创科技合作,sun公司还是做了一些功课的。一阵错愕之后,斯科特.麦克尼里这才想起来,联创科技不但是一家it企业,还是一家电子代工企业,同时还是一家汽车电子供应商,福特汽车上面装在的相当一部分车载音响系统就是他们提供的,在他们的本土,他们甚至还有一家大型的建筑企业和一家足球队。

“我忽然对于是否与他们合作有些疑虑了,”斯科特.麦克尼里一脸不悦的向詹姆斯.高斯林吐槽道:“在我看来这是一家没什么经营目标的公司。”

“没错!”对于斯科特.麦克尼里的看法。詹姆斯.高斯林也深表赞同,在他看来,你联创科技是一家高科技的it企业,那么你就好好的做你的it好了,做电子产品代工和网络产品还可以理解,可搞建筑和足球队算是怎么一回事?岂止是不务正业啊,简直就是不务正业到了极点!

但实际上,林铮更喜欢用“多元化经营”来形容自己。

“但是现在,我们只能等他回来了。”詹姆斯.高斯林两手一摊。无奈的道。

“!”斯科特.麦克尼里铁青着脸,狠狠的骂了一句。

他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

身为上个月还是市值超过2000亿美元的国际巨头企业的首席执行官兼董事,哪怕是很多国家的元首想要和自己见一面都要看自己的心情,现在自己愿意“提携”林铮一番。他竟然不给自己面子?

在斯科特.麦克尼里看来,林铮就应该一天24小时恭候自己的召见才是,丫以为自己是谁?

…………

幸亏斯科特.麦克尼里没将自己的心思说给林铮听。否则林铮不介意一口口水吐在他的脸上:你丫自我感觉未免也太好了点了吧?

不过此刻,林铮的心情也没好到哪里去。他正在强忍着一口吐在对方脸上的冲动,听着西门子的董事长、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冯必乐在自己的耳朵旁边。如同一大群苍蝇在嗡嗡嗡的叫个不停。

不是大宗汽车么?怎么又变成了西门子?

很简单,因为大众汽车的这个邀请函,就是在帮西门子牵线搭桥。

那么问题又来了,大众汽车为什么愿意为西门子牵线搭桥?

原因和很简单:一方面,西门子和大众汽车之间是亲密的合作伙伴关系,大众汽车上面使用的很多电子设备都是西门子提供的;另一方面,两家公司有着超过50年的交情,西门子希望借助大众汽车在中国市场的影响力来向联创科技施压,这对大众汽车来说知识举手之劳,并且,费迪南德.皮耶希非常乐意向自己的合作伙伴展示一下自己对中国政府的巨大影响力。

除了西门子之外,到场的还有爱立信、诺基亚、阿尔卡特这四家企业的负责人。

显然,对方是早就约好的。

面对图穷匕见的西门子、爱立信、诺基亚和阿尔卡特四家公司联合提出来的要求,林铮的脸色铁青:“不可能!联创科技绝对不会答应这个条件!”

就在刚刚,西门子、爱立信、诺基亚以及阿尔卡特四家公司骤然向林铮发难,要求联合收购联创科技下属的丽声电子在欧洲的业务部分,林铮明白,这是丽声手机在欧洲市场的热销让这四家欧洲电信巨头再也坐不住了,借着这个突然袭击的机会向自己施压,至于大众汽车,虽然从一开始他就说自己只不过是请大家坐到一起好好谈谈,但大众汽车主动在这件事里面掺合了这一脚,就足以说明大众汽车的态度了。

一边在心里琢磨着如何回去后狠狠的坑大众汽车一把,林铮断然拒绝了冯必乐的“提议”。

“林先生,您这是在拒绝西门子、爱立信、诺基亚和阿尔卡特伸出的友谊之手。”冯必乐阴阴的道。

“友谊之手?”林铮冷冷的一笑,毫不退让的道:“我不认为这是什么友谊之手,相反,我认为这是强盗的做法。”

“林先生,你的说法过于激动了,”爱立信总裁柯德川耸耸肩,一脸揶揄的望着林铮,道:“但我真诚的建议您慎重的考虑冯必乐先生的提议,这是对我们都有好处的事。”

“是吗?我可不这么认为,”既然知道了对方的目的,也知道双方根本没有谈的可能,林铮也就懒得浪费时间了,他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眼前的这5个人,冷笑着道:“我知道你们想要做什么,是不是觉得丽声电子在欧洲的销售渠道、体验渠道、售后渠道已经彻底打通,你们可以借用自己的能量来给我设置障碍了?没关系,你们尽管去做,但我告诉你们一句我们中国的老话,叫做‘既然你要做初一,就不要怪我做十五’!”

“这话是什么意思?”柯德川和冯必乐等四人齐刷刷的望向费迪南德.皮耶希:这家伙可是个中国通。

费迪南德.皮耶希皱了下眉头,不悦的望着林铮,老气横秋的道:“年轻人,你是在威胁我的朋友们?”

指了指冯必乐等人,费迪南德.皮耶希满脸的傲慢:“你知道你这番话得罪了多少人吗?年轻人,我劝你说话之前最好多动动脑子,冲动可不是一件好事。”

“是吗?”望着费迪南德.皮耶希,林铮反倒是笑了,既然对方不给自己面子,自己又何必给他面子,更何况自己已经打算对付对方了,老实不客气的道:“老头子,你管好自己就行了,或许在汽车行业里你很厉害,但通讯行业和it行业?还轮不到你来说话。”

“你说什么?”费迪南德.皮耶希的脸色顿时一变。

作为保时捷的外孙,费迪南德.皮耶希也算是保时捷家族的一员,而且皮耶希家族本身也是从德国容克贵族时代流传下来的贵族,他何曾被人如此指着鼻子大骂过?一张脸顿时黑的厉害。

————————————————————————

ps:昨天欠了大家2000字,今天这两章是8000字,还昨天昨天的2000。

还有,谢谢大家的关心,心情已经平定了不少,小家伙过两天再去复检,看看结果再说。

最后,虽然更新不甚给力,但还是厚着脸皮向大家求一张月票,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