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349章 就是你了

第1349章 就是你了

确实,一家企业,一家共和国的企业,一家共和国的私营民族企业,只用了短短10多年的时间,就发展成了一个横跨多个行业的超大型企业集团,但以规模论,甚至比国内任何一家国有企业的规模都大,更重要的是,他们的旗下竟然还控股着一家总资产高达数百亿美元的美资银行的股份!

这怎么听都让人觉得像是天方夜谭一般,说没有官商勾结,这说出去谁信?

官商勾结这个东西,到任何时候当然都是不可避免的,也是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必然产物,但联创科技做的更高端一些,与其说是官商勾结,还不如说是企业与政府之间的密切合作,是公对公,而非官商勾结当中的私对私、通过利益交换为自己谋取利益。

但这种事情是解释不明白的,任凭你怎么解释,别人只认准了一点:如果没有官商勾结,你们是怎么发展到这种程度的?

“和他们说这个干什么?”林铮听的都笑了:“既然他们认为咱们是靠着官商勾结才发展到这一步的,那就问他们,为什么只有咱们才能做到这一步?再问问他们,那些共和国的亲儿子可比咱们的B格高多了吧?为什么他们就发展不到咱们这种程度?”

谭娜也笑道:“官商勾结能够让一家企业︽∷,..达到这样的高度,我看国家不知道多么巴不得国内的企业‘官商勾结’呢。”

孙亚芳愣了一下,但仔细想象,她不得不承认还真是这个理。可她还是不甘心:“那就任凭这些混蛋败坏咱们的名声?”

名声?

林铮听的都想笑了:对于现在的联创科技而言。名声这个东西真的还有这么重要吗?不过……倒也也是,谁愿意被人指着鼻子骂娘?

想了想。林铮道:“这样吧,整理一下到底是谁、哪家媒体在说我们官商勾结的。招出来,该警告的警告,该收拾的收拾,如果能够找到他们收了钱帮某些人、某些公司说话的证据,那也不用客气,该送他们进小黑屋蹲着的,就送他们进小黑屋蹲着。”

虽说这种程度的流言对联创科技已经造不成一丝的伤害,但林铮也不能任凭自己的公司被人当成垫脚石,何况现在这些家伙岂止是将联创科技当成垫脚石啊。压根就是蹲在自己脸上拉屎拉尿,这的确是不能忍。

孙亚芳登时就高兴了,立刻道:“交给我了。”

早就将联创科技当成了自己今生后半辈子事业的她,对联创科技的名声看的很重,绝不允许联创科技的名声被人玷污,你们这群王八蛋想要踩着老娘的公司向你们的主子邀媚、向某些混蛋献宠?老娘要告诉你们这群混蛋,你们瞎了狗眼、打错了算盘!

嗯,考虑到孙亚芳现在也是联创科技的股东,她这番想法倒也的确没错。

……

精神抖擞、发誓要给那些胡说八道的混蛋一个好看的孙亚芳。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的第一件事就是吩咐自己的秘书:“去,把这段时间找咱们麻烦的那些所谓的公知精英和媒体的资料都给我找来。”

“真的要收拾他们啊?”孙亚芳的秘书不由吐了吐舌头。

“嗯?”秘书的样子让孙亚芳怫然不悦,皱了皱眉头道,道:“怎么?”

“他们可是公共知识分子啊。”秘书小心的道,这年头“公共知识分子”这六个字还是很能唬住一些人的,甚至来年孙亚芳的秘书都不例外:“这些人可都有不小的社会影响。如果咱们对他们做点什么,会不会有大麻烦?”

“公共知识分子?大麻烦?”孙亚芳直接就笑了。那笑容充满了不屑和鄙夷:“看看他们做的这些事,你觉得他们哪一点配得上‘公共知识分子’这六个字?还是他们自称自己是‘公共知识分子’你就觉得他们是‘公共知识分子’了?”

“可是……”秘书瞪大了眼睛。吃惊的望着自己的老板:“他们人真的是在为社会的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啊,您看他们谈的,都是皿煮啊自由啊这些东西……”

望着一脸吃惊和难以置信的望着自己的秘书,孙亚芳忽然感觉很失望:这就是自己的秘书?我孙亚芳就选了这么一个是非不分的人当我的秘书?

拜林铮的影响所赐,孙亚芳对现在社会上绝大多数人还十分尊敬的所谓“公知”和“精英”们毫无尊敬之意,当然,这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也与这些公知精英们干的事儿无不关系,这些所谓的公知精英们,一提到美国就两眼放光,神情肃穆,满脸虔敬,俨然在出征前高奏《星条旗之歌》的庄严场合手捂胸口、坚信星条旗永远不落的美国士兵。

就像是林铮说的那样,在这些所谓的公知精英的心里,美国就是完美,美国就是神圣,为了美国的利益,为了美国的神圣之名,他们日夜奋战在中国的BBS、聊天室以及各种纸媒和电视上,以自己的态度捍卫轰炸南联盟、攻打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正义和神圣,他们对于苏联的解体有表达不尽的庆幸,他们将一切与美国作对的国家称之为独裁国家和黑暗国家,他们总是对任何敢与美国作对的人进行无情围攻,他们不能容许任何人表达任何对美国的不敬,他们不能接受任何对美国不利的批评,他们随时都在准备着与一切危及美国利益和美国名誉的势力作坚决的斗争。

他们个个都对中国有着莫名其妙的鄙视和仇恨,他们对中国的敌意让美国政府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在他们眼里,凡是中国的,都是不好的,凡是中国的,都是与专制、腐败、黑暗、丑恶、愚昧、低劣相关的。

一提中国,他们就义愤填膺,他们就怒不可遏,他们就会有无穷无尽的批评和攻击倾泻而出。他们极其仇视长了中国人志气、灭了美国人威风的抗美援朝,他们千方百计为投敌叛国的汉奸汪精卫辩护,他们为中国宇宙飞船上天和航空母舰痛心疾首,一提中国五十多年来的成就,他们言语中总有点酸溜溜,他们引一切攻击中国及其执政党的人为同道,他们将爱国青年称为“愤青”,他们把敢于表达爱国之心的人叫做“五毛”。

他们的祖国是美国,他们的敌国是中国,他们是极端的美国民族主义者吗?似乎是,不过他们个个都有着黑头发和黄皮肤!

他们心里很清楚:什么是对祖国美国有利的,什么是对敌国中国不利的!凡是对美国有利的,他们就坚决拥护;凡是对中国不利的,他们就千方百计的去做。他们全然忘记了自己的先辈们是经过怎样的牺牲和奉献,才让他们有了今天这个发放厥词的机会的。

对于真正的公共知识分子,孙亚芳是充满了尊敬的,但这样的一群人,对于这些打着公共知识分子的名头、实则是在行玷污“公共知识分子”这六个字的渣滓,尊敬?孙亚芳直接呵呵他一脸。

不等秘书说完,她直接打断她的话:“是啊,皿煮、自由,听上去是挺美好的东西,看看现在的俄罗斯,皿煮了吗?自由了吗?可皿煮和自由能当饭吃吗?你去俄罗斯出差也不是一次两次,你认为俄罗斯的皿煮和自由是你想要的民主和自由?”

秘书不说话了。

正如孙亚芳说的那样,她不止一次的去俄罗斯出差,俄罗斯皿煮和自由之后的情况到底怎么样,她其实是看在眼里的。

这听起来很荒诞,能成为孙亚芳的秘书,本身就说明了她的水平不低,一个水平不低的、甚至可以称之为“精英”的女人,怎么会犯这样的错误?

这只能说是GZ精英们洗脑的本事太强了,皿煮和自由的呼声不但在社会上大行其道,甚至连中央部委都有一定的市场,按说能进入中央部委的那都不能太差了吧,可现实就是这么喜感。

秘书不说话了,可孙亚芳心里却已经打定了主意:这个秘书不能要了。

虽说身为秘书,并不需要他有多大的独立思考问题的能力,只要心够细就行,但除非是想要一只将她当个秘书,否则每一位领导都是将自己的秘书作为自己的副手来培养的,孙亚芳也是如此,但她没想到自己的这个秘书居然连基本的分辨能力都这么差劲。

算了,依旧有合适的秘书就赶紧将她换掉!

秘书也意识到自己的表现让老板很不满,急切的想要挽回自己在头儿心目中形象的秘书,这会儿的动作倒是很麻利,很快的,就将这段时间一直“孜孜不倦”的抹黑联创科技的媒体以及一些所谓的公知精英的资料找了上来。

在将汇总上来的资料进行了一番分析之后,孙亚芳很快选定了第一个下刀的目标:一个叫烈风的所谓GZ精英。

在细细的将“烈风”近几年的文章都找来分析了一遍之后,孙亚芳拍了板:“就是这个‘烈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