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350章 烈风其人

第一卷 第1350章 烈风其人

虽说微博这个东西还没有出现,但拜博客和个人网页所赐,现在的烈风也俨然是网络上赫赫有名的知名公知精英了,很有后世微博大v的味道,更为难得的是,烈风同志在混迹网络之前在传统纸媒厮混了多年,与多家有着浓浓公知味道的纸媒有着良好的合作关系,这也让烈风比起其他网络名人有别人无法比拟的优点:不管是在线上还是线下,他都有很强大的人脉。

嗯,最起码在烈风看来是这样的。

联创科技在短短10多年时间里迅速从无到有发展成一家比无数央企的规模还要庞大的企业集团,在看到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烈风兴奋的整个人都颤抖起来,凭借他多年来“为民主和自由而奋斗”的经验,他瞬间判断:有黑幕!绝对有黑幕!

作为一个民主和自由的斗士,烈风怎么能放过这么好的“唤醒民众的良知”机会呢?短短的五天时间里,他斗志昂扬的在传统纸媒和网络上发表了7篇斗志昂扬的战斗檄文,兴奋的程度简直如同一个小时内连吃35粒伟哥。

烈风斗志昂扬,写出来的“战斗檄文”一篇比一篇犀利,可就在这个时候,烈风的伙伴们却开始怕了:“马哥,咱们这样不妥吧?如果那个林铮真的是什么人推在前面赚钱的白手套,那来头能小的了?咱们这么大的动作,他们找咱们的麻烦还不是小菜一碟?要不……咱们先缓缓?”

“怕什么,”烈风、或者说是马哥一脸的不以为然,拍着对方的肩膀一脸笃定的道:“大刘,我告诉你,你多想了,你别看这些家伙来头不小,可他们的来头看上去越大,就越怕这些麻烦……咱们指名道姓说那姓林的家伙背后是谁了吗?没有吧?咱们只是对联创科技的发展过程提出了质疑,你觉得咱们质疑有错吗?哪个公司能够在短短10几年时间里将一家公司从无到有发展到这么大?他林铮是神仙啊?”

烈风的话的确很有道理,但大刘心中的担忧却丝毫没有消散多少:“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我找来了这些年联创科技的一些资料,这家公司很强势啊,前两年国美电器没经过他们同意就降低了丽声手机的售价。那姓林的二话不说就把所有的丽声手机从国美撤下来了,谁都以为那姓林的家伙这次是昏了头,可丽声现在倒是越混越好了……老大,这姓林的真不是好惹的。”

“姓林的不好惹我早就知道了。可咱们烈风这些年来招惹的又有哪个是好惹的了?”马哥冷笑了一声,老气横秋的道:“大刘,你刚来咱们烈风工作室,有些事你还不明白,马哥我告诉你吧,咱们又没真打算和他们联创科技死磕。你马哥我又不傻。难道不知道真惹恼了这些家伙没咱们的好果子吃?”

大刘登时愣住了,迟疑的望着烈风,也就是马哥,有些难以置信:“那……那……”

马哥,您是烈风啊,您是一面旗帜啊,您是皿煮和自由的斗士啊,您怎么能说出这么没骨气的话呢?

没错,烈风不是一个人。虽然对外的时候是一个人,但实际上烈风其实是一个工作室,虽然在最初的时候“烈风”的确是一个人,但随着“烈风”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尤其是随着网络的发展,一个人要做到寻找素材、分析素材、找到合适的接入点、对外联络……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一个人根本应付不过来来,于是“烈风”也悄然从马先生的笔名摆成了一个工作室。

既然是工作室,那总是要招人的,大刘就是。他之所以要成为烈风的“助理”,主要原因就是因为他对“烈风”的崇拜,在大刘看来,烈风是一个在这个众人皆醉的时代少有的清醒人之一,他为之奋斗目标更是让自己心折,可现在,老板的话让大刘的心都要碎了,有种人生的信仰和世界观崩塌的感觉。

“大刘,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大刘这幅表情,这些年来马朝东见的多了,自己工作室的这些人哪一个没经过这一关?对此他甚至早已经形成了一整套行之有效的应对办法。拍拍大刘的肩膀,烈风拉着大刘在一旁坐下,这才语重心长的对他道:“大刘啊,你是不是觉得咱们真的是为了什么美国式的皿煮啊、自由啊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在奋斗?”

“难道……不是吗?”大刘吃吃的道。

不过话虽然如此说,可大刘心里早就已经有了答案,如果真的是为了美国式的皿煮、自由而奋斗,老板又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

“当然不是,真那样做,你当gc党专政的铁拳是说着好玩的么?89年的那场教训还不够?咱们在这里耍耍嘴皮子也就罢了,真要闹出点什么事来,gc党专政的铁拳分分钟教你怎么做人。”

“可是……咱们烈风之前的那些文章……”

“那当然是为了赚钱啊,”烈风一脸理所当然的道:“没有钱,咱们怎么养活一家老小?;没有钱,咱们的奥迪车是怎么来的?;没有钱,咱们怎么和报社的那些头头脑脑联络感情?;没有钱,凭什么咱们‘烈风’说了那么多出格的话还没有人找咱们的麻烦?你以为这些不要钱啊?”

“……”大刘整个人都傻了,他完全没想到世界是这个样子:敢情自己心目当中皿煮和自由的斗士烈风,这些年来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赚钱?

他的三观彻底崩塌了,但隐隐的,他也觉得“烈风”的话有道理,虽然对国内的现状很不满,认为只有美国式的社会制度才是人类未来发展的趋势,但他也从承认烈风的话有道理,不管个人再怎么强大,与国家相比都是无比弱小的存在,真的惹恼了国家,国家分分钟让你知道什么叫做专政的铁拳。

但“烈风”的话还没有完,他口沫横飞的对大刘道:“还有,我告诉你,别看咱们烈风整天把‘人家美国怎样怎样’挂在嘴上,可咱们闹腾的再厉害,美国人会给咱们一分钱吗?会给咱们个美国国籍吗?咱们再怎么帮美国人说话,美国人给咱们一分钱的好处了吗?其他的都是假的,只有钱才是真的……”

在说这番话的时候,“烈风”带着浓浓的羡慕嫉妒恨:他是多么希望那些所谓的“xx慈善基金会”、“xx和平基金会”主动找上门来,给自己大笔大笔的赞助啊,要是有这样的好事,自己就可以挺直“民主和自由的斗士”的腰杆,何至于去挑衅联创科技这样的庞然大物?难道自己不知道联创科技不好招惹?这还不是钱闹的?

同时还心有余悸的打了个哆嗦,这是血的教训啊,当年的时候自己还年轻,还一腔热血的一位只要自己振臂一呼,世界都能围着自己转,可当撞得头破血流之后才自己才算真的明白一个道理:个人与一个国家、一个政党的力量相比,根本连个小蚂蚁都算不上,你在那里跳腾没关系,但真的引起了一个国家、一个政党的注意,说收拾你就收拾你,没二话!

“可是……”大刘使劲甩了两下脑袋,原因是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

好歹也是个成年人,虽然“烈风”的这番话对自己的冲击很大,但心底里却有个声音在告诉他“烈风”的话没错,不管是高喊着“皿煮和自由”,还是什么“为民众而呐喊”,烈风的目的其实很“单纯”:都是通过这种方式来赚钱,既然有一重沉重的铁幕将这个国家给包围了,自己根本没有办法说什么,那也就只能多赚点钱了吧?

明白了这一点,在大刘看来“烈风”其实和那些逮着那些公司的问题就拼命的夸大、然后等这些公司拿钱来低头认输的报纸没啥区别,这样做似乎也没什么不妥,可是……我还想一边当婊&子一边立牌坊啊。

可“烈风”的脸色却是一沉:“哪有那么多可是?!大刘,话我都给你说明白了,你来咱们烈风这么长时间,马哥我也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吧?你也别怪我把丑话说在前面,大刘你是个人才,马哥我是希望你能留在咱们‘烈风’的,可如果你坚持要走,如果马哥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也就只能请你多见谅了。”

烈风的这番话当中的威胁意味简直不加丝毫的掩饰,大刘的脸色顿时一变!

但在脸色骤变的同时,大刘心中不可避免的开始恐惧起来,来“烈风”的这段时间,他深深的感受到了“烈风”有多么强大的能量,自己也跟着马哥出去应酬过几次,酒桌上的那些大人物不是xx报社的主编,就是xx宣传部门的主要领导,如果自己真的坏了老板的好事,他敢肯定,老板收拾自己真的不会费多大的力气。

一边是丰厚的报酬和人人仰望的社会地位,一边则是极有可能身陷囹圄,这个选择题还会很难吗?深吸了一口气,大刘努力的挤出一张笑脸:“马哥……老板,我想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