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351章 拖一下再看

第1351章 拖一下再看

“头儿,这个烈风有些难对付啊,”公关部召开的讨论会上,看着面前烈风的资料,大家都在皱眉头:“这家伙虽然有些不是东西,可这些年他成功把自己打造成了一个有良知的公共知识分子,如果咱们没有充足的把握就对他动手,很容易成为被某些别有用心的家伙攻击的借口啊。”

“就算咱们有充足的借口,也容易被人解读成利用权势造成的原价错案,”立刻有人补充道:“不管真相是怎么样,人们现在总是习惯于以怀疑的目光看待权威,加上现在腐败情况比较严重,社会财富的分配差别比较大,社会上仇富的心理比较严重,不管是什么原因,当企业与这些狗屁‘有良知的公共知识分子’发生冲突之后,这些人总会认为是咱们企业在仗势欺人,根本就不管到底是什么原因。”

“这就是一堆臭狗屎,你不招惹他,他就在你眼前晃悠着恶心你,你想对他做点什么还正和他意”,一位副总苦笑着道:“要命的是旁边还有一群给这堆臭狗屎加油助威的,你说这都叫什么事啊。”

大家齐齐的皱起了眉头:这话倒是真的。

拜这些“有良知的公共知识分子”这些年来不断的抹黑所赐,现在社会上弥漫着一股不太正常的思潮,不管是什么问题,只要一闹出点事,有些人不管是什么原因,上来动辄就是“这绝对是体制的问题”,若其中政府再掺合了进来,那就更好了。在“这绝对是体制问题”之后,还要再加上一句“看看人家美国。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在美国就绝对怎么样怎么样”之类。

当今社会的确存在着很多问题,政府不作为、法制不健全、有法不依、贪污腐败等等。但实话实说,从整体来看,国家是在往前发展的,社会的整体趋势也是在不断的纠正自己的错误,但这些“公共知识分子”就是看不到国家、政府以及整个社会的努力,大帽子扣的不亦乐乎,但偏偏这些偏激的言论还在年轻的、世界观和人生观还没有形成的群体当中很有市场,加上有心人在其中的兴风作浪、推波助澜,一个处理不好就会很麻烦。

这也是虽然孙亚芳选定了目标却迟迟还没有动手的缘故。动手简单,但如果不留后患、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就比较考校自己的能力了。

孙亚芳也在皱着眉头,大家没有和这种臭狗屎打交道的经验,现在处理起来还真有些棘手。不过孙亚芳到底是孙亚芳,作为一个开拓型人才,她更擅长的是处理新出现的问题,很快,她有了主意:“这样吧。咱们先试探一下这个‘烈风’。”

“试探一下?”

“无利不起早,这个烈风也是,”孙亚芳轻轻拍了下自己面前的烈风的资料:“这个烈风嘴里喊着‘为民众而呐喊’,可看了他干的这些事。哪一点是为民众而呐喊了,根本就是披着一层文人皮、行敲诈勒索之事的恶棍。既然这家伙不是想他自我标榜的那样,咱们就好办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先稳住他再说。”

没错,先想办法稳住这个烈风。再想办法狠狠的收拾这个混蛋!

……

如烈风所想的那样,在自己“强大的舆论压力”下。联创科技似乎真的准备向自己低头了,联创科技真的派人来了,来的人的级别还不低,是联创科技公关部一位姓郭的处长。

联创科技终于来人了,烈风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联创科技这样的公司财大气粗,别看之前跳腾的厉害,实则一颗心一直都在提着:他是真的担心联创科技直接玩蛮不讲理的啊,如果联创科技真的这么做了,自己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现在好了,联创科技来人了,虽然只是公关部的一个处长,但这是一个清晰而明显的信号,意味着联创科技在这件事上是愿意和自己“讲理”的——还真是可笑,一个动辄往别人身上泼脏水、从来不知道讲理为何物的家伙,竟然惦记着别人是否讲理,这真是讽刺到了极点。

见到烈风,简单的聊了一会之后,郭处长就表示现在已经是中午了,要请烈风吃去吃顿“便饭”。

看到郭处长的这个样子,烈风心中越发的放心了,大着胆子决定抻一抻这位郭处长。

端着架子,烈风故作矜持的道:“郭处长,不是我不给你面子,实在是我中午约了人,嗯,是我们市报社的蔺总编,你总不能让我丢下蔺总编去和你吃饭吧?”

郭处长一脸诚恳的道:“马先生,竟然您中午约了人,我当然不好打搅,这样吧,咱们晚上一起吃顿饭?嗯,方便的话,叫上您的同事一起也是好的。”

烈风对自己的试探结果还算满意,自己抻了他一下,他竟然还没跟自己急眼,说明这件事的“弹性”很大,虽然知道这是联创科技不愿意太麻烦,可心中不免还是有些洋洋自得:这可是联创科技啊,可那又怎么样?哥们我还不是想揉长就揉长,想搓扁就搓扁?

好在他还没有昏了头,犹豫了一下,觉得火候差不多了,这才拉着长音对郭处长道:“这样啊……既然郭处长都这么说了,那我还能说什么?你远来是客,总不能让你觉得我马某人做事不地道,那就定在今晚吧,唉,原本妙云集团的孙总约了我一起吃饭的,现在看来也只好推一推了。”

一副“我是大忙人,今天这面子我给你给大了”的样子。

“多谢烈风先生体谅,”郭处长道,态度恭敬却又不显得谄媚,没有给联创科技丢了面子,客气的道:“联创科技从来不会让朋友吃亏的。”

有了郭处长的这句话。烈风心中大定:联创科技这个“客户”搞定了!

送走郭处长,烈风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兴奋。拍着沙发的扶手哼了起来:“想当年,老子的队伍才开张。总共才有十几个人来七八条枪……”

……

联创科技到底是联创科技,办事处处透着一股子大气,宴请的地点并没有放在一般土鳖们最喜欢的什么五星级酒店之类,而是放在本市最著名的一家高档餐饮场所:福记海鲜鲍翅酒楼。

福记海鲜鲍翅酒楼一听就是一个以做鱼翅鲍鱼为招牌菜的海鲜酒楼,并没有星级,听着似乎很土鳖,但实际上福记海鲜鲍翅酒楼是当地最顶级的食府,被当地老百姓誉为六星级饭店,言外之意就是虽然没有星级。但不是人家不配,是人家看不上。

虽然烈风所在的城市单单是五星级酒店就有4家,但在当地老百姓眼里,要说面子与地位那还是福记海鲜鲍翅酒楼,能在福记海鲜鲍翅酒楼吃饭那就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如果是把公司接待或者婚礼那才是倍儿有面子,生意谈成的几率也会增加几成。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福记海鲜鲍翅酒楼的老板的老爹,早在70年代就在中南海给国家领导人做菜。国宴上的招牌海鲜几乎全都是出自这位之手,虽然现在这位顶级御厨的年纪大了,但据说老板也深的自己老爹的真传。

这话可不是胡说,也不是以讹传讹。而是被公认的,郭处长虽然不清楚这其中的水分有多大,但当来到这家酒店之后。也不得不在心底里承认福记海鲜鲍翅酒楼能够成为当地的招牌和门面级酒店不是没有道理的,位于郊区的整个酒店占据了一大片的山脚。装修富丽堂皇,气派十足。

在包厢里分别坐定之后。郭处长客气的对烈风道:“烈风先生,真是不好意思,本来是打算请福记的老板亲手做道招牌菜的,也好表示我们的诚意,可惜福记的老板这两天不舒服,实在是没办法,还请烈风先生您多多海涵。”

“没事,”烈风摆摆手,以示自己并不在乎:“我和老郑很熟悉,也不差这一回,倒是郭处长你有心了。”

这逼装的,能给10分!郭处长咧了咧嘴:真当哥们不知道你什么来头啊?知不知道我们联创科技早就将你们的情况调查了个底掉?

不过既然是拖时间那就总要有个拖时间的样子,郭处长闻言点点头,道:“烈风先生是国内知名的公共知识分子,朋友相知遍天下,这个我是十分佩服的,嗯,我们孙总特意吩咐我,一定要让大家吃的满意、开心,我点了一些招牌菜,大家有什么比较喜欢的菜也尽管自己点,不用客气。”

说完,对服务员招招手,示意服务员把菜单拿给烈风带来的人看。

面对这么一位财大气粗的土豪,大家还犹豫什么?有着多年打土豪经验的烈风工作室的成员们连基本的矜持都没有,二话不说,立刻纷纷开口道:“福记的佛跳墙不错,我要一份。”

“来一份海鲜鱼头王。”

“我要一份金汤鱼肚羹……”

“葱爆海参给我来一份……”

“我要……”

…………

自己带来的这些人那兴奋的样子,简直就像是三天没得着东西吃的人忽然看到了一大桌子的海鲜大餐似的,偏偏这话是在烈风刚刚说完他与福记海鲜鲍翅酒楼的老板关系匪浅的时候,这更让烈风脸上一阵阵发烧。

心虚之下,烈风不由得偷偷观察郭处长的表情,看到的却是郭处长一脸淡淡的微笑,每当自己带来的人说到一个菜的名字的时候,服务员就扭头看向郭处长,而郭处长则毫不犹豫的点头,直到这个时候服务员才会确认……很明显,这些菜都是郭处长之前点过的,自己带来的这些土鳖又点了一遍。

这些混蛋,真TM给自己丢光了脸面!烈风只觉得自己脸上一阵阵的发烧。

郭处长却是仿佛什么也没有看到,等到烈风带来的人都点完了,这才冲服务员招招手,吩咐道:“上菜吧。”

俗话说得好,钱是英雄胆,看着郭处长的气势,烈风自己就先有点怂了,讪讪的道:“让郭处长见笑了。”

“烈风先生的朋友都是一群真性情的人。”郭处长客气的道。

“对对,大家都是一群直爽的性情中人。”烈风忙接着郭处长的话道。

“烈风先生果然人如其名,”郭处长大拇指一挑,一脸的佩服之色:“既然烈风先生这么说,那我也就只说了,烈风先生是不是对我们联创科技有些什么误会?”

戏肉来了!

烈风心中顿时一喜,努力按捺下乱跳的心脏,却是装作一脸迷茫的问道:“哦?郭先生这话怎么说?”

郭处长微微一笑,到:“烈风先生的文笔以及对社会现象的分析我是很佩服的,鞭辟入里,我们孙总曾经说过,烈风先生是国内现阶段难得的公共知识分子、社会良知,不过可能是烈风先生对我们联创科技的发展历程还不是很了解,前段时间您发表的一些文章似乎略显偏颇,嗯,如果您对我们联创科技的发展历程有兴趣,我们可以提供一些资料供您参考,如果您准备实地考察,我们也可以为您准备相应的考察费用……”

说到这,郭处长母港炯炯的望着烈风:这会儿烈风应该知道自己要如何做了吧?

听到郭处长这话,烈风心中登时大喜!

为了能够成功的从联创科技获得一笔“赞助经费”,烈风是留了后手的,别看他之前用强烈的语言对联创科技进行了严厉的批判,但仔细分析他写的那些文章就能看出来,烈风其实是给自己留了很大的逆转的余地的。

这也完全可以理解,如果不留余地,将来联创科技提供“赞助经费”的时候,自己怎么改口?若改不了这个口,联创科技又凭什么给自己好处?……不止是对联创科技,在自己看似激烈的文章里留下足够的余地,本就是烈风的招牌之一,也是让“业内人士”最为佩服的一点。

深吸了一口气,烈风强自忍住心中的激动,决定再争取一下,道:“这个……郭先生,您可能是误会了,我写这些东西并不是为了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