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352章 不按常理出牌

第1352章 不按常理出牌

“当然,烈风先生一身文人傲骨,提钱是对烈风先生的侮辱,”郭处长认真的道:“但不管怎么说这个社会没有钱寸步难行,烈风先生要下去收集素材,也不能让您住二三十块钱的小旅馆吧?您放心,我们只是希望能为烈风先生您在考察的过程中提供一个相对舒适的生活环境,不会有任何的额外附加条件。”

没有任何额外的附加条件?这话鬼才信!

但烈风同志真的就信了。

这是废话,如果烈风收集的素材不是对联创科技有利的,人家联创科技凭什么出钱给他烈风?当真是为了让烈风说联创科技的坏话啊。这笔赞助费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家其实心里都心知肚明,无非是一笔联创科技买烈风住嘴、转而帮联创科技说好话的赞助费罢了,但话说回来,这不就是烈风想要的么?

终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烈风似乎松了一口气,但似乎又有些犹豫,扭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助手”们,欲言又止。

尼玛!都到这个份上了还跟老子矫情?

郭处长的嘴角暗自**了一下,生生的忍住了将烈风这厮暴揍一顿的冲动:如果不是头儿再三吩咐自己要忍、不要坏了集团的好事,老子能忍你这鸟人?

罢了,老子继续装孙子!

呵呵笑了两声,郭处长的目光从烈风同志的“助手”的脸上扫过,了然的道:“咱们退一步说,烈风先生您不在乎这些,可大家朱门在外,衣食住行的问题还是要考虑一下……”

郭处长的话都说的这么明白了,按说这个时候只要烈风不傻。他应该知道该怎么做了吧?但烈风偏不!

大约事郭处长的态度让烈风产生了某种误判,在“助手”们期待的目光下,烈风再次道:“这个……郭先生,这样吧,我再考虑一下。”

都这么好的条件了老板还不答应?“烈风”的态度让烈风工作室的其他人明显的愣了一下,虽然不知道这次“烈风”能够从联创科技手里拿到多少“考察赞助费”。但想来三五十万应该是有的吧,都这么多了老板还不满足?烈风的胃口之大,反而是将烈风工作室的其他人给吓到了。

别看现在舆论上声讨联创科技的声音很欢实,但别人不知道联创科技是个什么样的庞然大物,烈风工作室的人却是能窥见冰山一角的,他们自己其实很清楚,现在是人家联创科技懒得和自己一般见识,或者说是懒得和自己一般计较,能用点“小钱”把自己打发了也省的麻烦。但如果“烈风”真的贪心不足惹恼了联创科技,人家若下定了决心要对付自己,那还不是轻松加愉快?

郭处长心中顿时大怒!

这个烈风心里打的什么鬼心思他哪里还不明白?这家伙分明是希望自己再加加价码。给脸不要脸的东西,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

脸上青光一闪,郭处长不动声色的轻轻按了下自己衣袖上的一个黑色的“纽扣”。

这个动作是在桌面以下,一般人也注意不到,就算注意到这个动作的人也不会多想什么,多半会下意识的觉得这不过是郭处长的一个下意识的动作。

下一刻。郭处长的手机响了。

“不好意思,我先接个电话。”扫了一眼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来电人的名字。郭处长歉意的对烈风道。

目光看似不经意、实则无比迅速的从郭处长的手机上扫过的烈风,当看到郭处长手机屏幕上显示的那个名字的时候,脸色顿时就是一变:李悔之。

这个李悔之在“公职”圈里的名声比他烈风的名声还要大,B格也比他烈风高一截,最重要的是,这个李悔之每年都能够从美国的一个基金会拿到不下6万美元的赞助基金。仅这一点,就让无数的“公知”们羡慕的眼珠子发蓝:尼玛这是美国爹给的钱啊,美国钱!上面都带着自由和民主的味道!

李悔之也对此颇为洋洋自得,多次在公开场合炫耀自己是能够从美国拿到钱的人。

对于这个李悔之,烈风其实无比的羡慕嫉妒恨。他是多么希望自己也能够从美国人手里拿到代表着自由和皿煮的小钱钱,可现在他绝对不这么看,尼玛联创科技已经和李悔之联系上了?

在这起声讨联创科技的热潮中,这位李悔之先生也是最为热情的一个,从一开始就以“反黑暗斗士”而自居,尼玛你李悔之可是“反黑暗斗士”啊,可现在你李悔之竟然打算自抽嘴巴了?尼玛如果李悔之帮联创科技洗地,自己的话还有用吗?

比起影响力,大家显然更加相信李悔之的话。

就在烈风心中翻涌的厉害的时候,郭处长灿烂的声音响起来了:“李先生,您好,我是联创科技的小郭……对对对,是的是的……嗯,好的……是的,我们联创科技一直都高度欢迎社会精英和公共知识分子对我们的监督……当然当然……能够帮到李先生是我们的荣幸……”

烈风的一张脸越来越黑!

傻子也能听出来,那个李悔之被联创科技开出来的“赞助费”打动了,准备帮联创科技洗地,如果这笔好处费被李悔之抢到手,不说联创科技还会不会赞助自己,就算还赞助自己,他们联创科技还肯拿出这么多钱来吗?

悔啊,烈风的肠子都要悔青了。

烈风后悔的不行,烈风的“助理”们更是懊恼的牙都痒痒,也顾不得还有外人在场了,想到那一叠叠飞离自己而去的小钱钱,烈风的“助手”们就一个个后悔的跟心绞痛似的,恨的当场将这混蛋给打死……反正别人也不知道烈风其实是一个工作室,了不起以后咱们就以烈风的名义说话好了。

当“烈风”的一群人后悔的不行的时候,郭处长已经打完了电话,看到瞬间冷下来的气氛,郭处长似乎也愣了一下:“怎么?菜不对大家的胃口吗?怎么不吃?”

“挺好的挺好的,”烈风的人一脸谄媚的连连点头,和刚才一脸莫名其妙的傲然的样子大相径庭,烈风本人更是小心翼翼的向郭处长打听道:“郭处,刚才……是悔之先生打来的电话?”

“嗯,是啊,”郭处长似乎没有发觉烈风的态度变化,随手把电话揣进兜里,不等烈风开口问就点头道:“悔之先生认为自己之前对我们联创科技的评论有失偏颇,愿意在经过细致的考察之后再重新写一些对我们公司的评价。”

卧槽!

这个李悔之真尼玛不是个东西!

这个电话来的真尼玛不是时候!

尽管心里早就有了预感,可当从郭处长口中证实了这电话的确是李悔之打来的、且李悔之是真的打算开始跪舔联创科技之后,烈风的人顿时就开始炸毛了。

俗话说的好,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李悔之干的这事儿就是在断烈风的财路,被李悔之这么横插了一杠子,就算联创科技还会与“烈风”合作,但谁也不敢保证联创科技是否还会愿意继续给那么多钱。

老郭说得好,光棍的老汉盼大娘,说相声的盼着死同行,公知圈其实也差不多,公知和公知也是同行,大家也在盼着死同行,平日里还无所谓,但在来“大单”的时候,大家也这能为了抢这块肥肉而做出人脑子里打出狗脑子的事儿来……一群和卖艺的戏子差不多的家伙,你能指望他们能有多少节操?

“悔之先生啊,”烈风的脸皮**了两下,这才皮笑肉不笑的点了点头,嘴巴歪了两下:“悔之先生的文笔那是没得说的,不过……嗯嗯……算了,还是不说了。”

这个转折是有点生硬,但烈风也是没办法,虽然他对李悔之在这个自己即将成功的时刻横插一杠子很是愤怒,可自己这不是一时间还没想到如何把这个圈圆过来么,生硬一点……那就生硬一点吧?只能寄希望于自己的转折能够引起郭处长的注意。

郭处长果然就上当了,他的表情略有些惊讶,迟疑了一下,他向烈风问道:“烈风先生,听您话里的意思,这位悔之先生似乎……”

“没有没有,我什么都没有说,”郭处长的话还没有说完,烈风就连忙摆手,道:“对于悔之先生的才情,我向来是十分钦佩的……嗯嗯,来来,郭处长,尝尝这道佛跳墙,这可是福记海鲜鲍翅酒楼里招牌菜当中的招牌菜,让人欲罢不能,每次我来必定要点一道。”

这家伙还深谙欲擒故纵的道理。

但只要看烈风的表情,简直是把“快来问我啊!你快来问我啊!你来问我,我就告诉你这李悔之到底怎么不是个东西!”的话写在了脸上。

但偏偏郭处长这家伙在这个时候竟然开始不按照常理出牌了,他迟疑了一下,竟然不再提这件事了,而是点头应了一声:“唔……这样啊,那就不说了,吃菜吃菜。”

说完,对着那道佛跳墙的海参伸出了筷子。

卧槽!

郭处长的反应让烈风整个人都不好了:你丫怎么可以这样?你这是不按照常理出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