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353章 不正常的杂音

第1353章 不正常的杂音

面对的不按常理出牌的郭处长,烈风心里格外无奈,也格外后悔:刚才装什么装啊,如果刚才不端着架子装最后那一下,现在大家不是已经合作愉快了么,哪至于像现在这么被动?

当然,在心中懊恼的同时,对于半道出来截胡的李悔之这混蛋,烈风心中更是充满了怨愤,甚至于相比于不按照常理出牌的郭处长,烈风心中对李悔之的怨恨尤愤:毕竟是自己算计联创科技在先,联创科技逮着机会给自己下个绊子倒也理所当然,可如果不是你李悔之这个混蛋半道出来横插一杠子,老子至于这么被动么?

面对开始端起了架子的郭处长,唯恐自己的“考察经费”被郭处长给来个腰斩的烈风忧心忡忡,连平日里最爱的佛跳墙也吃的淡而无味。

事实上不止是烈风,原本来的时候是抱着吃大户心态而来的烈风工作室的其他人的心态也差不多,他们以为自己这次还是和以往那样吃定了联创科技,可千算万算,愣是没有算到李悔之那个老王八蛋竟然半道出来截胡了!

尼玛啊!若非为了保持风度,更重要的是在郭处长面前表现出自己身为“公共知识分子”的气量和修养,大家当真是要骂娘了:李悔之你个老王八蛋,晚一个小时再打电话来会死啊?会死吗?!知不知道你这种做法是很不讲究、很没有职业道德的?

这顿饭吃的味同嚼蜡,哪怕烈风数度试图将话题拉回来,也被郭处长给不动声色的岔开了,偏偏郭处长的这个反应越发加深了“烈风”们对这件事的判断:联创科技一定是和那混蛋李悔之达成了什么默契!

不行,绝对不能让李悔之那老混蛋占了老子的便宜!

还有,姓李的老匹夫,既然你不仁,那就别怪老子不义!借着上洗手间的功夫,老马飞快的与工作室的其他人达成了一致意见。

当再次坐在饭桌前面的时候,烈风满脸笑容的开口了:“郭先生。林总这段时间在忙什么?”

上钩了,老东西,你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啊。郭处长微不可查咧了咧嘴角,佯似平淡的道:“您说我们林总啊。哦,他现在可忙。”

“是的是的,林总是大忙人,带领着这么大一家公司,林总的操劳那是可想而知的。”烈风一脸狗腿的连连点头,仿佛之前那个拼了命的抹黑联创科技的那个人不是他似的:“是这样,对于这次给贵公司带来的麻烦,我本人也是深感愧疚,我打算联合我的几个朋友一起,帮贵公司正名。”

“这个就不用了吧……”郭处长拉着长音,装腔作势的道。

“要的,要的,”烈风用力的点着头以增强自己的话的说服力,与此同时。“烈风”工作室的人也是一脸的歉疚:“对于之前烈风的一些没有经过详细调查就发表的言论给联创科技带来的麻烦,我们很抱歉……郭先生您放心,我们会竭尽所能弥补我们的错误的。”

“那我就先代表联创科技谢谢烈风先生以及诸位朋友的援手了,”郭处长见好就收,终于不再端着,而是端起酒杯站了起来,肃穆的道:“多的话我就不说了,过去的事情咱们就让他过去,烈风先生以及在座的诸位的一片心意,我一定向领导们转达到……想必大家也都知道。我们联创科技从来都不会让朋友吃亏。”

说完,郭处长在心里默默的补充了一句:我们联创科技从来都不会让朋友吃亏,但也从来都不会让那些冒犯了我们的混蛋好过了。

但郭处长的这番心声烈风工作室的一群人可不知道啊,他们彼此对视了一番。脸上俱皆是涌现出了喜色。

接下来,自然是宾主尽管,当酒足饭饱之后,双方俨然已经是相识多年的至交好友,烈风更是拍着胸脯、不停的打着带茅台味的酒嗝对郭处长打包票,表示自己以前当真是瞎了狗眼。早知道联创科技这么够意思,说什么也不能说那样的话,不过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咱们大家一起向前看,以后烈风永远都站在联创科技这边,是联创科技最好的朋友……嗝……

“……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我先诈了他们一把,暂时先把他们给稳住了,bss,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做?”回到酒店,已经醉的不成人形的郭处长整个人瞬间清醒了很多,在将情况向头儿做了汇报,同时请示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你做的很好,”孙亚芳先对郭处长的做法表示了满意:“告诉那个姓马的,他们总要拿出点诚意来让咱们看看,看到了他们合作的‘诚意’,咱们再说其他。”

“好的,我知道了。”郭处长恭敬的道,头儿的意思,分明就是要在驴子的面前吊一根只能看而不能吃的胡萝卜啊,他也不担心烈风会不会上当,从之前的接触中他已经看出来了,烈风是很想榜上一张长期饭票,而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联创科技都符合长期饭票的标准,而且还是优质的那种,只要那个姓马的家伙不傻,他就知道该怎么做。

话说回来,如果不让他先做点什么以观后效,之后再决定是否给他点甜头,恐怕那姓马的的家伙心里也要犯嘀咕吧,毕竟之前他说了联创科技那么多的坏话。

想了想,郭处长又问道:“那……头儿,我是再在这里呆几天,还是先回去?”

“再等等,还需要你麻痹你家伙一段时间。”

“好的,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

在孙亚芳派出去的数个工作小组的努力下,很快,之前网上和传统纸媒、电视上针对联创科技的声讨声音就弱了下来,偏偏在这个过程当中联创科技技术并没有做什么,这让之前侧护和推动这件事的某些人目瞪口呆。

“怎么会这样?”面对这个结果,微软(中国)的新头儿梅格.菲奥里那很有些气急败坏:“那些拿了咱们的钱的家伙呢?怎么一个个全都哑了?”

“根据反馈回来的消息,似乎联创科技正在与他们接触,似乎联创科技向他们承诺了更好的条件……”

面对这个刚来不久的、据说深得比尔.盖茨信任的新头儿,微软(中国)的工作人员们无一不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不如履薄冰不行啊。梅格.菲奥里那刚上任就将两个之前的“元老”直接撵到冷板凳上啃老米饭,大家辛辛苦苦好不容易才爬到现在的位置,谁愿意去啃老米饭?

“联创科技?”梅格.菲奥里那气的几乎将牙都要碎了:怎么什么地方都能看到联创科技那些混蛋的身影?

梅格.菲奥里那的这个想法委实有些不讲理,你们都开始对付人家了。难不成人家联创科技就要在那里手插袖子里等着你们,什么也不做的应天灵盖迎接你们的狼牙棒不成?但事实上梅格.菲奥里那还真就是这么想的,在他看来,堂堂的大微软要收拾你们联创科技,那是你们联创科技的荣幸。老子我抽你的左脸你就该乖乖的把右脸送上来给老子抽才对,可你不但不在老子抽你左脸的时候主动把右脸送上来,你丫还敢反抗?该死!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很强大的强盗逻辑是吧?

“那……头儿咱们要不要加大对那些公共知识分子的支持?”他小心翼翼的向梅格.菲奥里那问道,在提到“公共知识分子”这个名词的时候,语气中浓浓的都是鄙夷。

显然,在这位微软(中国)的工作人员眼里,这些家伙无论如何也算不上是公共知识分子,甚至安全可以说他们的做法玷污了“公共知识分子”这个崇高的称谓,当然,看在他们现在是在帮微软做事的份上。有什么是不能接受的呢?

“不急,”梅格.菲奥里那否定了这个想法,冷哼了一声,道:“微软的钱不是那么好拿的,既然拿了微软的钱,那就要知道微软的每一分钱都要发挥出10倍、100倍的价值,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去把舆论再次炒起来,我要让那个姓林的小子身败名裂!”

“……是。”

面对梅格.菲奥里那这个完全不熟悉中国国情、还以为微软在中国的影响力像是在美国一样的总裁的霸道要求,工作人员虽然心中不停的叫苦。却无论如何都没有反驳和提醒的勇气,只好硬着头皮应下来,至于接下来该怎么办……谁能知道那么多?走一步看一步好了。

偏偏梅格.菲奥里那想的不止是这样,想到联创科技的Liux fr P明明比微软的Wids P PC系列智能账上电子设备的操作系统晚出现这么久。市场占有率却比Wids P PC系列以及继任的Wids Mbi 2003系统高出来这么一大截,梅格.菲奥里那心里头就一万个不舒服,也正因为如此,梅格.菲奥里那才如此热情高涨的想要给联创科技和Liux fr P一个教训。

作为一个典型的“白人至上”主义者,在梅格.菲奥里那的心里面白人才应该是领导世界、统治世界的力量,而黄种人和黑种人以及其他人和有色人种。你们只要乖乖的配合和服从我们的统治就好了,竟然还妄想颠覆我们的统治?这简直就是在违背上帝的旨意——亏的林铮不知道梅格.菲奥里那竟然会有这么一层心思,否则他一定不介意专程个梅格.菲奥里那打个电话,让他去吃屎。

不过林铮现在显然没有去接受教训的心思,正相反,他正在陪着首席长老在院子里散步。

首席长老已经77岁了,但看上去精神矍铄,精力还非常充沛,走路的速度还不慢,与其说是在散步,还不如说是在小步快走,不知道林铮说了句什么,首席长老大声的笑了起来,似乎十分开心,惹得不少人频频看向这边。

“好,好啊,”笑罢了,首席长老一脸欣慰的望着林铮,满意的道:“老实说,当年的时候我可没想到你们联创科技能走到这一步,不简单,不简单啊。”

“您夸奖了,”林铮客气的道:“这也是国家的政策好,如果没有国家改革开放的政策,没有国家发展的大机遇,也不会有我们联创科技的成长的机会,如果不是国家逐渐强大起来、有一个强大的国家在背后给我们撑腰,我们就算是发展起来了,在国外也少不了被人欺负还没办法还手,哪像现在这样,不管是谁,只要他们欺负了我们,我们就敢寸步不让的找回场子来。”

“哈哈哈……你啊你啊,就会捡好听的说,”首席长老再次畅怀大笑起来,不过话虽然如此说,首席长老的心里却是十分欣慰:“不过你这话对也不对,你们能发展起来,的确是因为你们抓住了这个难得的机遇,可有机遇不代表谁都能抓住,为什么只有一个联创科技?因为只有你们抓住了。”

说到这里,首席长老的脸上不由得有些遗憾:“其实我是希望咱们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再多出现几个联创科技这样的企业的,可惜啊,发展起来的企业不少,但能够做到像你们这样的……”

他摇摇头,脸上带着不加掩饰的失望之色。

“我们这是作弊了。”林铮笑道。

“你说外面的那些杂音?”首席长老立刻反应过来,顿时就乐了:“哈……你小子,这是在向我告状呢?”

“这可不是告状,”林铮笑道,丝毫没有自己的心思被首席长老看透之后的难为情,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其实那些杂音对我们来说不算什么,我只是觉得……有些杂音很不正常。”

首席长老的表情顿时严肃起来,皱了皱眉头,这才示意林铮继续往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