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354章 铁拳

第一卷 第1354章 铁拳

在说这番话的时候,林铮的一颗心一直在提着,虽然以他对首席长老的理解,他绝对不是会因为一点事就上升到因言获罪的程度,况且自己说的这件事还远远谈不上因言获罪,但好歹这位也是总扛把子,心里有压力那是正常的。

见首席长老点头,林铮这才继续道:“一个国家要发展,内部要有各种不同的声音,要让各种思想相互砥砺、相互碰撞、相互摩擦,在砥砺、碰撞和摩擦中发展出新思路、新思想、新方向,我想这也是我们这么做的初衷,但现在有些所谓的公共知识分子,完全罔顾事实,只是为了争夺眼球而大放厥词,甚至明目张胆的为侵略者张目,这种情况不是很好,我觉得国家还是需要控制一下。”

首席长老皱着眉头思索着,没有立刻说话,片刻后,他方才一脸凝重的缓缓道:“小林,据你的了解,这种情况有多严重?”

“在25岁以上的成年人中,这些言论其实没有多大的市场,大家已经在社会上经过了足够的磨砺,思想和三观都已经成熟,对一种观点、一种看法、一种言论都有了足够的判断能力,但有些思想在高中生、大学生当中却有着相当的市场……”

见首席长老正在侧耳倾听,林铮这才继续道:“这些学生虽然在年龄上已经快要成年或者已经成年了,但世界观、人生观以及价值观却正在培养和成熟当中,加之这个年龄段的年轻人思想容易偏激,很容易受到蛊惑。

我们国家的经济和实力虽然这些年正在飞速发展,但底子太薄、欠下的功课太多,和西方发达国家还有很多的课要补充,尤其在社会制度方面,更是牵一发而动全身,需要慢慢的来。但这些所谓的公共知识分子不顾我们的现实国情,也不顾民主制度的高成本、高消耗等缺点,更加不管不同的国家和地区由于存在着不同的文化背景、风土人情。需要因地制宜、因时而异,心怀叵测的认为民主制度是唯一科学有效、能够促使中国走向成功的一种政治制度、全世界的国家都应该行使这种制度。”

“嗯……”首席长老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他承认。林铮说的这些情况是的确存在的,但同时他还有些怀疑,情况真的有林铮说的这么严重?不过还是点点头,示意林铮继续往下说。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这些‘公共知识分子’和‘社会精英’不但盲目的推崇西方式的民主和自由制度,还不顾事实的否定中国传统文化、认为中国的传统文化都是糟粕,全盘否定我们自己的文化,要向西方文化学习,甚至现在社会上有种声音,认为现代化与西方化之间是划上了等号的认为中国要实现成功、必须全盘西化。”说道这里。林铮顿了顿。忧心忡忡的道:“这种言论一旦传扬开来,并且被正在进行三观塑造的学生接受,后果之严重简直不堪设想。”

首席长老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两条粗大的眉毛都拧成了“川”字:情况真的有这么严重?

但毫无疑问,他对这个问题是有确切的认识的,如果当真如林铮说的那样,这些公共知识分子和社会精英在那里大放厥词、胡说八道,公然要全盘、全面反对我们自己的传统文化,明目张胆的为西方的社会制度张目。情况那就真的有些严重了。

更糟糕的是,既然这些人是“公共知识分子”和“社会精英”,在社会上天然就有相当的话语权和舆论影响力,很多人甚至还是大学的教授、导师,更是对处于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形成期的学生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真的有必要对这种情况进行管控了。

最让首席长老生气的是,这些人生在这个国家,长在这个国家,吃在这个国家,住在这个国家。却干着这种吃里扒外的事,这和汉奸、和卖国贼有什么区别?没有人喜欢自己内部有叛徒,眼中掠过一抹怒色,首席长老微微抬高了一点声音,对一旁跟着的秘书吩咐道:“去调查一下情况。”

“是。”大秘应了声,快步下去了。

别看他“只是”首席长老的秘书,但那也是铁铁的共和国高层,已经天然站在了共和国权利金字塔的最高的那两层上,对于这些肆无忌惮的挖社会主义墙角的家伙,他天然的没有什么好感,如果情况真的如林铮所说的那么严重……不,哪怕只有一半的严重,他也不会坐视不理。

大秘下去了,首席长老的表情有些自责:“脱离基层太久了啊……小林,你老实告诉我,情况到底严重到了什么程度?”

“您放心,说严重倒也不至于,杂音终究还是杂音,绝大部分的人还是有足够的分辨能力,”林铮笑着道:“这些人更是一些跳梁小丑,这些人只是仗着自己‘公共知识分子’的身份大放厥词而已……嗯,当然,这其中也不排除有些人是拿了外国一些势力的钱,居心叵测的……但既然有这种杂音存在,我觉得国家就应该防微杜渐,不能无视这种情况的存在任其发展下去。毕竟,既然是成年人,就总要为他们说过的话负责任。”

顿了顿,林铮道:“都是成年人了,一些人甚至都已经五六十的年纪,白头发都一半了,总不能说他们还不懂事吧?咱们不能搞文字狱、搞因言获罪那一套的,但也不能罔顾事实胡说八道吧?”

“哈哈哈哈……”听林铮说这些五六十岁的老头子在胡说八道,首席长老忍不住大笑起来:有多长时间没听到过这么有趣的话了?

这个小林的胆子倒是够大!

首席长老的笑声惹得不少人频频看向这边,大家很好奇,这个林铮到底有什么本事,竟然能够让一向严肃的首席笑的这么开怀,这场面和少见的很啊。

不,不是少见的很,很多人在首席长老身边工作了这么长时间,除了林铮之外,甚至就没看到过第二个人能够和首席长老聊的这么开心。

这家伙,真是……尼玛太走运了!不少人羡慕的直流口水,这是什么,这就是简在帝心啊。

首席长老倒是毫不在意的展示自己对林铮的欣赏,在林铮临走的时候,他当众拉着林铮的手,亲切的叮嘱道:“以后多来陪我这个老头子聊聊天,现在像你这样的年轻人不多了。”

像你这样的年轻人不多了。首席长老对林铮的这句评价之高,让周围的有心人的眼珠子都掉落了一地!

……

领导身边总是不缺有心人的,首席长老和林铮两人为“公共知识分子”的事情聊了不下10分钟,对“公共知识分子”和“社会精英”的重视可见一斑。

在共和国,凡事就怕上面认真,尤其是那种没有公开行文的认真,但在高层流传出“长老会的诸位大长老们对社会上某些大放厥词的公共知识分子的言行很不满意”的传言之后,尽管并没有什么明确的动作,但那些之前在媒体上、电视上以及网络上大放厥词的所谓“社会良心”、“公共知识分子”、“社会精英”以及公开发表这些人的言论的媒体却迎来了一波大整顿:

比如某号称“公共知识分子”的著名大学副校长因为“身体原因”而主动辞职,巧合的是,这位大学的副校长一直都是坚定的全盘西化言论的支持者;

某国资委副主任因“工作需要”被调整为副巡视员,被发配到一个什么作用都没有的地方养老;

某个公开宣称“学习美国的皿煮和自由制度是中国现代化唯一出路”的某市副市长,被人举报贪污受贿,在经过初步调查、证实确有其事之后,已经被免去d籍,现在已经进入法律程序;

某个已经成为“皿煮和自由”的宣传基地的报纸,因为报社高层集体贪污腐败,领导层集体被送入提起公诉,抱着也被勒令进行整顿……

当然,在这个过程当中,那些针对联创科技的声音悄无声息的从媒体上、网络上、电视上消失不见,只是一个不值一哂的小细节,大家完全可以无视。

短短的时间内,整个社会的风气肃然一清,但那些“公共知识分子”、“民众良心”以及“社会精英”们却是被吓尿了:尼玛这是什么情况?说好的“不因言获罪”呢?说好的“广开言路”呢?

无数之前大放厥词“公共知识分子”们现在噤若寒蝉,老百姓们却在拍手称快:早就看不惯这些人前人模狗样、人后一肚子男盗女娼的货色了,现在终于倒霉了吧?该!

而那位烈风先生却找到郭处长,脸色惨白,几乎要给郭处长跪下了:“郭处长,郭先生,以前是我瞎了狗眼,有眼不识泰山,求求您,看在大家相识一场的份上救救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