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355章 跪下叫爸爸

第1355章 跪下叫爸爸

郭处长的表情淡淡的,淡的不屑一顾,嘲讽道:“烈风先生,你这话是怎么说的?你可是烈风先生,新文化运动的先驱,救您?您这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烈风……哦,不,是老马同志的心一片冰凉。

自上次的宴请结束之后,烈风的算盘打得很好,先写一篇文章稍稍转变一下态度,这有两方面的考虑,一则是不至于让这个转折太过突兀,另一方面,也是提醒联创科技方面赶紧拿钱过来。可事情就是这么不凑巧,他的第一篇文章刚刚发布、第二篇文章正在酝酿的时候,一个晴天霹雳传来:比自己的B格还要高的李悔之竟然被免去了一切职务,成了真正的平头百姓了。

那可是李悔之啊,某国家二级本科院校的副校长,“公共知识分子”和“社会精英”们心目中自由和皿煮的方向标,可在一夜之间,这方向标没剥夺了D员的身份、免掉了一切职务……就是被开除了。

消息一出来,烈风登时就慌了,只是他所处的级别还太低,不知道是怎么个情况,若非还有好几个B格比自己高得多的“公知精英”也在短短几天时间里陆续步了李悔之的后尘,烈风只会以为这不过是一场误会,李悔之只是倒霉,说不定心中还会暗自窃喜:竞争对手又少了一个。

还是那句话,说相声的盼着死同行嘛。

可看着那些个比自己B格高的同行先后倒霉,烈风就算再笨,也能意识到情况不对劲了,好在他这些年的“公知”生涯下来,总算还是积累了一点人脉关系,好歹也是打听到了一点蛛丝马迹,在听到自己花了大价钱好不容易打听到的消息的时候,烈风吓的几乎当场灵魂出窍:国家要大力整顿?

我擦咧!

虽然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眼下这场风波与联创科技有关系,但上面早不整顿、晚不整顿,偏偏在大家齐齐的攻击联创科技的时候才忽然开始整顿。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被吓了个半死的烈风赶忙去求证,求证的结果让烈风手脚冰凉:再也没有任何一家报纸、电视台敢说联创科技的坏话,甚至在网络上都找不到联创科技的坏话,那些联创科技的负面声音仿佛在一夜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烈风亡魂皆冒!

这个时候。他哪里还敢再观望?虽然以自己的影响力,上面未必会对自己动手,但他不敢赌啊,立刻以最快的速度来求见郭处长……与之前的态度相比,这次烈风的态度显然端正得多了。

听到郭处长的话。烈风陪着笑脸道:“郭处长,我哪敢跟您开玩笑啊,是我之前有眼不识泰山,说了一些胡言乱语,我愿意……”

“那是胡言乱语吗?”郭处长猛然重重的一拍桌子,疾声厉色的道,猝不及防的烈风被郭处长这冷不丁的一下子给吓的猛的一哆嗦,一张脸瞬间白了不少。

看着烈风的怂样,郭处长心中那叫一个畅快,只觉得自己心头的那口恶气总算是出了一点。冷笑着道:“烈风先生,知不知道你的那番话给我们公司带来了多大的麻烦?给我们的名誉造成了多大的损失?你知道我们联创科技为了挽回名誉花费了多大的代价吗?道歉?!你未免太高看自己了,你觉得你的道歉能挽回我们的损失?”

郭处长每说一句,烈风的脸色就不由自主的白上一分,等到烈风说完最后一句话,他整个人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一张脸惨白:没错,自己的确是高估了自己了,对于一个能够影响国家意志的强大存在,他们会在乎自己的这点声音?可笑啊。自己竟然还会天真的以为只要自己来认个错、低个头,人家也未必会和自己一般计较,这件事说不定就过去了,可笑啊可笑!

这一刻。烈风前所未有的后悔,他后悔的不是别的,而是后悔自己闲的没事去招惹联创科技做什么?自己当时怎么就昏了头,觉得林铮那家伙还欺负呢?

郭处长却是一甩袖子,冷冰冰的道:“烈风先生,请回吧。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

郭处长的态度实在是太冰冷,可烈风却不敢放弃,没有联创科技的庇护,他是在不敢去想等待自己和烈风工作室的结果会是怎么样的,不得不硬着头皮、再次放低了姿态对郭处长道:“是是……我知道我们烈风给贵方添了不少麻烦,对此我们也深感愧疚,我们也认识到了自己的错,只希望郭先生您能够给我们一个改正错误的机会,我们愿意用我们后半辈子来协助联创科技维护一个良好的企业形象。”

“不用了,”不需要再掩饰自己情绪的郭处长,声音森冷,一脸讥讽的道:“烈风先生,你觉得你们能对我们联创科技起到多大的作用?”

他今天之所以会同意见见烈风,无非是想要亲眼看看这个当初面对自己的时候嚣张无比的家伙现在的可怜样而已,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算是一种变态的心理,但也完全可以理解,我胡汉三又回来了,当初你给老子脸色看,现在老子就要看看你求我是个什么样子……当然,就算你求我,我也不会给你机会。

郭处长的态度,让烈风登时绝望了。

他虽然知道自己招惹了不改招惹的人、犯了不该犯的错,但心里总有一股子侥幸心理,想着“你林铮好歹也是个赫赫有名的大人物,又辣么有钱,不至于和我这种小人物一般计较么?岂不是堕了自己的名声?说不定为了展示一个心胸宽广的对外形象,也会呵呵一笑,表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呢?

哪怕最恶劣的情况,他也觉得自己能够凭借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说服对方让自己为其服务——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自己反倒是因祸得福了,老话说得好,若想要做官,杀人放火受招安嘛,可林铮你丫怎么可以不按照常理出牌?

他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可郭处长的那张脸上几乎写着“你求我啊。你赶紧来求我啊,可我就是不给你机会”的脸,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整个人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般颓然的坐在了地上。一双眼睛没有焦点的呆滞的望着前方,整个人像是瞬间衰老了十几岁。

郭处长则是无声的笑了起来。

拜林铮的影响所赐,整个联创科技的高层都对这些所谓的“公共知识分子”和“社会精英”没什么好感……联创科技就不招这样的人,压根就不给这样的人进入联创科技的机会,而一旦发现有谁往“公知精英”的方向发展。开除那也是必须的。

所谓上行下效,既然老板对公知精英没什么好感,还动辄呵呵公知们一脸,可想而知下面的人对公知们是什么态度。

觉得自己心头的这口恶气总算是吐了出来、满足了自己的恶趣味的郭英,刚想要让这姓马的老东西滚蛋,电话忽然响了。

董事长办公室?郭处长愣了一下:老板怎么会给主动给自己打电话?

奇怪归奇怪,老郭同志却不敢有丝毫的怠慢,恭恭敬敬的道:“林总您好,我是郭英。”

林总?跟丢了魂没什么区别的烈风,听到郭处长口中的“林总”这个称呼。整个人陡然一震,偷偷的竖起了耳朵。

郭处长没有注意到烈风的这个细微的变化,小心翼翼的等着老板的吩咐:老板从办公室里亲自打电话到自己的手机上,而不是经过自己的头儿孙亚芳转达,这里面的意思让郭处长多少有些紧张。

“你现在正在处理烈风工作室的事吧?这件事你是怎么想的?”林铮也不客气,直接问道。

林总问这个干什么?林铮的问题,让郭处长不由得愣了一下,下意识的道:“和李悔之差不多……”

说到这,郭英忽然打了个激灵:不是吧?老板他难道要……

仿佛能够读懂郭处长的心思,还没等郭英有什么反应。林铮就已经笑着向郭处长问道:“你以为我会改变主意?”

“当然不是……”郭处长讪讪的,虽然自己的确就是这么想的,但除非他是失心疯了,否则谁敢当着老板的面这么说?

林铮也没有和小郭同志继续就这个问题讨论的意思。或者说,以他的身份,根本就没有这个必要,话题一转,问道:“小郭同志,我问你。你觉得以后类似这次的情况,今后还会不会再次出现?”

“这个……应该还有吧?”郭处长不是很确定的道。

话虽然如此说,郭英心里其实已经有了明确的答案。

不管到了什么时候都少不了靠骂人吃饭的混蛋,也少不了靠出卖同胞大发其财的混账,联创科技狠狠的收拾了一番这些混蛋,作用肯定是有的,但时间能够淡化一切,等过去个几年,今天留给GZ精英们的教训淡化了,或者GZ精英们生长的土壤再次肥沃起来,说不定那些好了伤疤忘了疼的GZ精英们又会蠢蠢欲动的再次挑衅联创科技……这简直是一定的。

“不是应该,是一定,”林铮直言不讳的道,对于这一点,他看的格外清楚:“我再问你,谁对付这些人最有经验?”

谁对付GZ精英最有经验?郭处长的脑海深处陡然划过一道亮光:“啊!老板,我明白了!”

是的,他的确是明白了,有什么能比GZ精英更有对付GZ精英的经验?就像是对小偷最熟悉的永远都是小偷、对汉奸最熟悉的永远都是汉奸一样,对GZ精英们最熟悉的同样也是GZ精英,既然将来免不了再次和GZ精英们打交道,那为什么不利用好这次的机会,网罗几个GZ精英为联创科技服务?

至于这些被网罗过来的GZ精英们将来会不会反水的问题,呵呵……若是这点都控制不了,大家还混个什么劲?

“既然你明白了,这件事就交给你了。”林铮道,完全没问郭处长能不能处理好这件事:“还有,告诉那个姓郭的,以后那些什么皿煮自由啊、中国崩溃啊、中国人不行啊、体制啊之类乱七八糟的话就不要再说了,再敢胡说八道,神仙也救不了他。”

“是,请老板您放心。”郭处长根本就觉得这是多高的要求,

“好,我和你们孙总说一声,这支队伍就你交给你来带。”

我这是……升官了?郭处长听的心头一震狂喜:哈哈哈……难怪有个口号是革命是宣传队,革命是播种机,革命是……咦?

不对啊!

郭处长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如果这支GZ精英的队伍交给自己来带,那这么一来,自己算是孙总的手下,还是应该算是公关部颜总的手下?

一直在偷偷的观察着郭英的反应的烈风,一颗心通通通的跳起来,到了这个时候,若是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机会来了,他就真的白活了这么多年了,但现在,他必须要尽可能的端正态度,不要惹恼了眼下这个能够决定自己命运的人。

“烈风先生,想要我们联创科技帮你,可以,不过你应该能明白自己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吗?”放下了电话的郭处长,再次恢复了刚刚的霸气,整个一霸道总裁的模样。

“知道知道,”烈风哈巴狗似的连连点头,一叠声的道:“从此之后我们烈风必定为联创科技马首是瞻,凡是联创科技的决定我们烈风工作室必然无条件的支持和拥护,凡是联创科技的敌人就是我们声讨的对象,任何有需要我们烈风工作室配合的,我们烈风工作室都无条件的配合。”

丢掉自己以前的立场给联创科技干活?烈风完全没有任何的心理障碍,他又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或者什么有心理洁癖的人,只要能够让他活着,一切都不是问题。

对烈风的识相,郭处长很满意,脸上首次露出了笑容,当然,这笑容是给烈风的:“你也是个聪明人嘛,怎么会犯下这么愚蠢的错误?”

“呵呵呵……”意识到自己终于过了鬼门关的烈风,呵呵的傻笑起来。

郭英的脸色却是一肃:“别傻乐了,告诉你,今后有几条你绝对不能犯的铁律,你最好用心记住了,否则神仙都救不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