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375章 反垄断分拆?

第1375章 反垄断分拆?

林铮以为事情到了这里就应该能够分出一个段落,但现实告诉他:你丫想的太天真了!

没等林铮的好心情持续多久,贝尼尔的一通电话就彻底的粉碎了林铮想要给自己放个小假的想法:“boss,我们有大&麻烦了。”

联创科技真的遇到大麻烦了!林铮心中几乎瞬间就做出了判断,判断的理由很简单:贝尼尔的声音在打颤。虽然不知道到底是遇到了什么样的麻烦,但能够让贝尼尔吓的声音都打颤的麻烦还不够大么?

“什么事?”深吸了一口气,林铮努力让自己的情绪保持稳定,尽力稳住贝尼尔的信心:“老贝,你要相信,不管我们遇到了什么麻烦,总会有办法解决的……这些年来我们遇到的麻烦还不够多吗?但我们还是一步步的走到了今天,相信我,对于我们来说,麻烦的出现即使为了证明我们是最好的公司。”

林铮的声音似乎带着一种神奇的魔力,让贝尼尔的内心迅速安定下来:没错,这些年来ICQ遇到的麻烦还少吗?可结果呢,我们ICQ不还是活的好好地?

“是我被吓坏了,”贝尼尔深吸了一口气,道:“是这样,我的一个众议员朋友告诉我,最近有人正在秘密串联,密谋提起对ICQ的反垄断提案。”

卧槽!

林铮听的差点跳起来:对ICQ进行反垄断审判?卧槽尼玛!

都不用想,林铮也知道这事儿是谁干的,除了微软、IBM、摩托罗拉……这些混蛋之外,还能有谁?!

林铮忽然觉得嘴里一阵阵的发苦!

曾经,林铮的老师谭行健老先生曾经郑重的告诫过林铮,让他谨记一点:永远都不要高估对手的节操,为了金钱,没有什么事情是他们做不出来的。

开始的时候林铮还能够在心里谨记着这一点,但时间长了,随着联创科技在市场上的影响力越来越大。林铮慢慢的将这句忠告忘到了脑后,但现在,老师的那句话再次浮现在林铮的脑海中:没错,永远都不要高估了对手的节操。

心中一阵阵的翻腾。林铮很想抽自己两个耳光:革命尚未成功呢,自己怎么就开始洋洋得意起来了?

某人觉得此刻应该有个画外音:“这一记耳光响的正是时候。”

“不要紧张,”林铮用一种凝重但不沉重的语调对贝尼尔道,让贝尼尔感受到自己对这件事的重视,但这件事并不会严重到对ICQ造成致命影响的程度:“现在只是我们的对手在暗自串联。说明他们现在也不是很大的把握,这个消息能被我们知道,也说明并不是所有人都希望我们失败,是不是?”

“……没错。”

仔细想想,贝尼尔觉得还真是这个理儿,自己听到有人在国会议员之间秘密串联,准备对ICQ发起反垄断审查提案,一时间就懵了,下意识的给自己的boss打电话,其他的根本就没想那么多。却忘记了ICQ本身的盟友其实也不少,比如给自己透露消息的这位,这个动作本身就很耐人寻味。

但贝尼尔还是有自己的担心:“可是boss,微软这样的土生土长的美国本土企业都差点被肢解,我们ICQ……”

连美国这种土生土长的美国本土企业都差点遭受肢解的命运,咱们ICQ不但算不上是一家纯粹的美国企业,甚至在很多人看来ICQ压根就是一家中资企业,经济界和IT界呼吁政府“警惕ICQ”的声音从来都没有消失过,咱们能够逃脱的了这次的悲剧吗?

林铮却笑了:老贝原来是拿微软做对比的。

新旧世纪之交的时刻,的确是决定微软命运的关键时刻。由美国司法部和18个州加上哥伦比亚特区联合对微软提出6项垄断指控被誉为是IT领域的“世纪审判”,最终比尔.盖茨和微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才涉险过关。

此外一直都有一种恶意的说法,即Linux操作系统之所以能够新旧世纪之交的时刻得以飞速发展,与微软为了度过这场“世纪审判”而在暗中的支持和放水不无关系——林铮觉得这种说法还是有些道理的。

“为什么?”果然。听到林铮如此肯定的话,贝尼尔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原因很简单,比尔.盖茨那家伙只是一个唯利是图的商人,而不是一个足够聪明的、有着足够长远的战略眼光的战略家。”

“啊?”贝尼尔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说世界首富竟然不算是一个战略家?这个说法不但让贝尼尔觉得新鲜,更让他觉得不可思议:欧洲数百年来的资本主义社会教育。让每一个人都让自己拥有大量的财富为荣,每一个人都以让自己成为一个出色的商人为荣,战略家?那是什么东西?

愣了好一会,贝尼尔才傻乎乎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2000多年前,我们国家有个战略极其出色的商人……也就是我说的商人中的战略家……他曾经说过一句话:种地不过是10倍的利润,经营珠宝不过是100倍的利润,但如果我能在一个国王的君主极其落魄的时候帮助他、资助他成为这个国家的国君,那么我获得的利润就是不计其数。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他也的确是我们这个民族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

没等林铮说完,贝尼尔颤声道:“上帝啊,2000多年前的罗斯柴尔德……”

他口中的罗斯柴尔德当然不是现在的这个罗斯柴尔德家族,而是二战前夕的那个姥姥掌控着世界、连摩根家族和洛克菲勒家族都不得不雌伏其下的那个强大到不可一世的罗斯柴尔德家族。罗斯柴尔德家族虽然没有明确的说出“投资一个国家会有多大的获利”这样的话,但这个家族一直以来都是这么做的。

一直以来,那个二战之前的罗斯柴尔德家族都是整个西方世界所有商人心目当中的神,他们嘴里喊着“上帝啊”,但这个上帝究竟是叫耶和华还是叫罗斯柴尔德,恐怕连他们自己都说不清楚,但当林铮告诉贝尼尔,在2000多年前的中国就已经有人这么做了的时候,贝尼尔心中怎么能不震惊欲死?

“那你认为。比尔.盖茨算是一个有着足够长远的战略眼光的人吗?他有为了达成某个目标而不吝大笔投入的气魄吗?”林铮反问。

“当然没有!”贝尼尔回答的斩钉截铁。

作为盎格鲁.撒克逊人的后裔,比尔.盖茨将盎格鲁.萨克逊人深埋在他们骨子和灵魂中的阴暗、冷酷、精明与势利的政治文化传统发扬的淋漓尽致,在竞争中利用一切合法与非法手段斤斤计较、巧取豪夺,坚决的以自我为中心、充满了独占欲而毫不顾及他人的存在与感受。嘴里喊着民主和分享,但骨子里却是极权主义,这一点,早已经是整个西方世界对比尔.盖茨和微软的共识。

既然你认同这一点就好说了,林铮接着道:“是啊。看来你也赞同这一点,那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以微软公司所掌握的庞大无比的财富,如果比尔.盖茨有政治头脑与野心的话,假若他在80年代后期就开始往政界渗透,凭借手中强大的金钱,他能收买多少政客、吹鼓手与打手,又可以形成庞大的政治势力?如果他当初这么做了,又何至于像前几年那么狼狈?”

“……”贝尼尔没有说话,冷汗却已经涔涔的流了下来。想要说点什么,张着嘴,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自微软面临的“世纪审判”爆发以来,一直有一种意见,认为微软之所以吃垄断官司,而且在前期表现的这么狼狈,就是因为微软和比尔.盖茨一贯不重视在政治方面的投入,用于游说国会议员的费用以及政治捐献的数额少得可怜,身为盎格鲁.撒克逊人的后裔,比尔.盖茨完美的继承了盎格鲁.撒克逊人的小气:绝不肯在别人身上多花一分钱。

手里没有政治根基。哪怕当事情来临的时候大笔大笔的花钱,但也晚了,同时也说明了虽然自诩聪明,但在聪明的背后还要加上“吝啬”两个字。一旦将“聪明”也“吝啬”联系在了一起,再聪明的人也聪明不起来了,而因为“吝啬”的出现,还会导致“刻薄寡恩”的出现,这也正是为什么在联邦地方法院做出将微软“一分为二”的判决出来后,比尔.盖茨的第一反应不是表示要斗争到底。而是要动用金钱来争取政治同盟吗?

看来非不能也,是不为也。

微软是这种情况,但ICQ呢?

贝尼尔忽然想起来,早在ICQ刚刚上市的时候,boss就指示自己要加强与美国政界的联系,各州的议员、联邦议员、律师们……这些人都是ICQ进行利益输送的关键。

这些年来,随着ICQ的不断发展壮大,各州就不说了,单单在联邦参众两院,靠ICQ过日子的议员就不下30人,更不要说还有众多定期从ICQ这里拿好处的,可以这么说,如果ICQ站出来振臂一呼,旗下的政治力量是真的能够吓掉不少人的裤子的。

“你是说,我们没事?”哆嗦着嘴皮子,贝尼尔狂喜的道。

“不能这么说,”看着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的贝尼尔,林铮有些无语:“比尔.盖茨又不是傻子,吃了一次亏,总不能还不吸取教训吧?就算比尔.盖茨不吸取教训,不是还有摩托罗拉和IBM这个多年来一直靠政府吃饭的企业么?你觉得IBM和摩托罗拉会不知道该怎么做?”

是啊,还有IBM和摩托罗拉呢。贝尼尔刚刚亮起来的脸色不由得再次暗淡了下去,IBM是谁?从公司成立的那一天开始,他们就将自己与美国紧紧的捆绑在一起,多少内阁成员出身于IBM,又有多少内阁成员在退休后成为了IBM的“顾问”?

IBM是如此,摩托罗拉更是如此,他们的通讯设备几乎成了美国三军军用通讯设备和政府采购通讯设备的代名词,在这个他们将ICQ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的时刻,他们会不动用自己的政治能量?

不过好歹,在听林铮说了这么多之后,贝尼尔总算清楚了一点:对手很强大,非常强大,但并不意味着ICQ没有一搏之力。

这就够了!

贝尼尔之前觉得ICQ就如同老鹰爪下的小鸡一般,毫无还手之力,毫无赢得可能,所以才垂头丧气、沮丧欲死,但现在看来,自己的赢面最少还有三四成,仔细算一下说不定还能有个5成,那还怕他们个鸟?

“最少也有个三四成的赢面啊,最少也有个三四成的赢面啊……”兴奋的搓着手,之前脸上那沮丧欲死的表情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相反,这货目前正从沉浸在一种不正常的亢奋状态下,就跟磕了点小药丸似的:“够了,够了……”

没错,这种程度的交锋,三四成的把握,足够了。

“先别高兴的太早,”林铮提醒着贝尼尔道:“我怀疑对ICQ提起垄断诉讼只是他们的第一波攻势,接下来我们面临的极有可能是一连串的组合拳……老贝,面对这种情况,你会怎么做?”

“组合拳?”贝尼尔狞笑一声:“组合拳再厉害,也挡不住美元!”

为了美元,号称无敌的美国税务部门就敢明目张胆的帮人偷税漏税!

为了美元,号称拳打克格勃脚踢军情六处的中情局就敢用自己单位用来执行秘密任务的运输机运送毒&品!

为什么敢这么折腾?

还不是为了钱?!

而现在,ICQ很有钱。

IBM和微软也很有钱,但他们肯为这次的动作投入多少钱?

而ICQ呢?面临着这么一场不赢就死的战争,哪怕把老本压上他们也是在所不惜。

林铮对贝尼尔的反应却是很满意,高兴的连连点头:“没错,就是这样,不用和他们客气……老兄,我马上就去美国,咱们一起给那些混蛋一个教训,让他们知道我们不是好欺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