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376章 我的梦想:40岁就退休

第1376章 我的梦想 40岁就退休

尽管林铮嘴上说着事情不严重,但怎么可能不严重?

虽然联创科技并不是注定了会被分拆,虽然摩托罗拉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摩托罗拉,但在军政两界的影响力依旧不可小觑,再加上一个常年和政府、国会高层打交道的IBM,可以这么说,这次绝对是ICQ以及联创科技迄今为止遇到的最大的一个槛!

分拆?这种事情绝对是林铮不能接受的,恐怕任何一个人都无法接受,这件事已经不是贝尼尔一个人能够搞定的了,林铮得亲自赶赴美国坐镇,与各个方面打交道,老贝现在还不能完全处理妥当。

不过在走之前,该交代的必须要交代一下。

第一个当然是集团的高层,联创科技是ICQ的大本营,在这期间,联创科技绝对不能出事。

“什么?美国人要对ICQ发起反垄断调查?”

林铮爆出的这个消息,瞬间就引爆了整间会议室。

所有与会的集团高层都大为惶恐,反垄断啊,一旦被美国司法机构认定为ICQ存在垄断行为,ICQ面临的结果就已经注定了:除了被分拆,不会有其他的路可走。

可ICQ能被分拆吗?或者说,联创科技能够接受得了ICQ被分拆的局面吗?这当然不可能!对于现在的联创科技和ICQ而言,双方乃是一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谁也离不开谁,或者说,没有了ICQ,联创科技就等于被砍掉了一条胳膊一条腿。

后果就是这么严重。

孙亚芳不愧是林铮选中的自己未来的接班人,不同于自己其他那些惊慌失色的同事们,她的眉头虽然同样紧皱着,但脸上却看不到多少惶恐之色。

这个表现让林铮心中松了一口气,他还想着等再过10年,自己就退休。到时候把公司交给孙亚芳呢,如果自己托付的人是个听到美国人的名字就吓破了胆子的家伙可不行,现在看来,孙亚芳并没有让自己失望。

当然。现在就没有必要把自己的这番意愿说出来了。

还有帕特里克.皮切特,这位集团的首席财务官的脸上竟然挂着一抹微不可查的嘲讽,丫不但没有被自己的bss带来的这个消息给吓倒,反倒是一副淡定无比的样子,这可着实有些出乎林铮的意料了……嗯。或许也可以培养一下他?

“安静!”林铮阴着一张脸,极其不愉的望着眼前的人们:“看看你们,都像是什么样子?难道美国人天生就长着三头六臂、说话言出法随,他们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瞧瞧你们的这点儿出息!谁如果觉得咱们输定了,最好的出路就是赶紧跪地上求着美国人,那现在就给我出去,公司不要这种没骨头的软蛋!”

林铮的这番话说的可谓极重,“软蛋们”的一张脸瞬间臊的通红,简直恨不得地上有条地缝给自己钻进去:的确,仗还没开始打呢。自己这边就已经先怂了,哪个老板能接受得了自己的手下是一群这样的酒囊饭袋?

什么?你说你不是酒囊饭袋?平日里表现出色?告诉你,平日是平日,平日里能够将工作做好、可到了关键时刻就掉链子拉稀的混蛋多了去了,老子不缺你这号人。

孙亚芳的眼睛却是一亮,提高了嗓音向林铮问道:“头儿,我们这次还能赢,对吧?”

“我们能走到今天,事靠着手中的刀枪和大家齐心协力、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不是靠着向对手屈服求软、跪地求饶!”林铮赞许的向孙亚芳微微颔首。果然不愧是自己选中的人:昂声道:“咱们从筚路蓝缕一步步走到今天,遇到的难关比今天少吗?遇到的对手比今天的瑞对手弱吗?既然我们当初能够从市场上杀出一条血路,现在也一样没问题!”

说到这,林铮顿了顿。这才接着道:“当然,空口说白话没有一点用处,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不过我可以告诉大家,我们为什么不会输!首先,大家放心。市场上类似于ICQ的网络即时聊天软件不是只有ICQ一个,我们的竞争对手们妄图以ICQ涉嫌垄断为由来对ICQ进行调查,这个理由根本就站不住脚;

第二个,咱们也不是任人欺负的主儿,这些年来ICQ与不少政府高官、州议员以及国会议员们加深合作,不会出现事到临头却没有人帮咱们说话的情况;

最后一个,咱们手里有钱,虽然不如IBM和微软、摩托罗拉加起来有钱,但他们肯将所有的钱都砸在这件事上吗?显然不能!但对于ICQ而言,如果过不了这关就面临着被分拆的命运,他们能有咱们的决心大?我是不信的,”用力拍了下桌子,林铮大声的道:“实话告诉大家,为了赢得这场关系,ICQ动用的公关费用高达20个亿,并且只要有需要,将不限额度的追加。”

一群刚刚还人心惶惶的集团高管们顿时被林铮的话给镇住了,同时,之前被吓的几乎要破裂的胆气也总算回到了身上,他们只是一开始被美国人要对ICQ进行反垄断调查的话以及由此带来的严重后果给吓住了,但现在,林铮的一席话让大家回过味来:对啊,虽说ICQ在网络即时聊天工具这块市场上拿走了最大的一块蛋糕,但这并不意味着联创科技就真的垄断了啊。

当然,你垄断不垄断,不是由你一个人说了算,出于利益的考量,你没垄断,人家说你垄断你就垄断了;哪怕你垄断了,只要做足了工作,还是可以被解读成没垄断——微软不就是这样的吗?

可咱们在美国是一点根基也没有的吗?不是啊,既然如此,那咱们还有什么好怕的?这些年来咱们公司遇到的困难还少吗?当年一步步的走到现在,经历的大风大浪还少么,咱们不也一步步的走过来了么。

在一群高管们兴致勃勃的谈论着集团反败为胜的可能的时候,林铮却接到了一张纸条,纸条是孙亚芳传过来的,上面只写着一句话:就靠着这么一群人,真的没问题吗?

是啊,就靠着这么因为一个消息就差点儿吓破胆的人。真的没问题吗?

要命的是,类似的情况发生了不是一次两次了,远的不说,只说近的。去年联创科技与国美电器发生的那起渠道争夺战中,集团的这群高管们在初期的表现还历历在目,说的难听点儿,这些家伙现在根本就是已经失去了奋斗的动力,开始尸位素餐起来。只想着躺在功劳薄上睡大觉、心安理得的享受着这一切,却不想想危机就在眼前,而一旦危机来临的时候,要么惊慌失措,要么将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林铮身上……想要靠着这么一群人继续和如狼似虎的西方企业争夺,他们担得起这份重任吗?

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孙亚芳很怀疑,在雄心勃勃的一心想要证明自己的她看来,联创科技现在的影响力和实力虽然已经很强大了,但并不意味着公司可以就此止步了。正好相反,在她看来,集团的前景正一片光明。

林铮没有说话,其实他已经思考这个问题已经有段时间了。

集团现在的这群高管几乎全都是当初跟着自己打天下的那群人,如今10多年时间过去了,大家也算是功成名就、成了成功人士、成了人们口中的人上人了,但现在的他们已经失去了当初打天下时的斗志,已经真正成了一群米虫了,每年花这么大的代价养着这么一群米虫,意义何在?

没错。林铮是一个念旧的人,但念旧,不等于不管他们做出了什么事自己都要照顾他们,自己可以是他们的老板、是他们的朋友、是他们的引路人、是他们的舵手。但惟独不能是他们的保姆。

想到这,林铮终于下定了决心,抬头看了孙亚芳一眼,写了几笔之后,随即推给孙亚芳。

看到纸条上的“不是时候”这四个字,孙亚芳微微一笑。随即将纸条折好,放进自己的口袋里:对于bss的回答,她很满意,这说明bss还没有失去进取心,而且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这就很好。

林铮召开这次会议原初衷是希望大家大家群策群力,在自己离开国内的这段时间内不要为人所乘,但现在会开到这个份上,却让林铮有些失望,原本准备好的事情直接没有提,而是以不容下属们辩驳的姿态做出了决定: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问题由谭娜和孙亚芳全权负责。

也就是说,林铮将联创科技交给了谭娜和孙亚芳。

按说,以当今现在方便的咨询方式,林铮其实没有必要这么做的,他大可以在美国遥控指挥,也一样可以实现对公司的实时控制,但有个问题不得不考虑,那就是时差。

如果有件事,需要林铮立刻做出决定,偏偏此刻美国那边又是晚上,或者林铮正在拜访一位极其重要的客人,中途容不得有人打扰,怎么办?难道就等着、干看着,坐失良机么?这当然不行。

林铮固然可以对公司的一些事情在美国进行遥控,但必要的时候要必须有一个能够实时拍板做决定的人。

大会结束,林铮又在自己自己的办公室里和谭娜、孙亚芳、帕特里克.皮切特开了个小会,在这个会上,算是将林铮的决定贯彻了下来。

说完自己离开国内这段时间的安排,孙亚芳立刻追问道:“头儿,兹事体大,你是不是还得和上面大一个招呼?”

“当然要打个招呼,”林铮应了声,两手一摊,道:“这会儿,说不定上面已经得到了消息了吧?指不定人家就等着我开口了呢。”

“那倒是,”听林铮这么说,孙亚芳几人也笑了,孙亚芳更是郑重的向林铮、谭娜表态道:“头儿,您放心,您不在的这段时间,我和帕特里克一定看好公司,绝不会让咱们被人欺负了。”

帕特里克.皮切特点了点头,用略显怪异的语调对林铮道:“头儿,财务方面您尽管放心,有我在,绝对不会出问题。”

“对你们两个我没什么不放心的,”略略一顿,林铮话题一转,对孙亚芳道:“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如果你们发现有不错的人才,该提拔的就提拔,不用有太多顾虑。”

这话乍一听是将吏治的“尚方宝剑”授予了孙亚芳,似乎是告诉孙亚芳: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公司的某些“老”家伙如果敢不听招呼,仗着自己资格老就在搞风搞雨,你该收拾的就下手去收拾,不用有什么顾虑。但孙亚芳却听出了这话里面的另外一层意思:头儿这是在授意自己,可以培养自己的嫡系力量了。

这是林铮第一次明确的向孙亚芳发出了“你是公司未来的接班人人选”的信号,此前,尽管林铮也表露过将孙亚芳培养成接班人的想法,但那些暗示看上去模模糊糊的、令人琢磨不定,倒是有些像吊在驴子前面的那根胡萝卜,但现在,这根胡萝卜不再是一根只能看不能吃的胡萝卜了。

孙亚芳被林铮的这话给吓了一大跳,连忙对林铮和谭娜道:“头儿,我……”

“我可是准备最多50岁就退休的,如果能够40岁退休就更好,这些年来我和小娜聚少离多,我还答应她后半辈子陪她走遍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呢,身体太差了可不行,”林铮抬手打断了孙亚芳的话,反手握住谭娜的手,笑着对孙亚芳道:“明年,最迟明年吧,我和谭总就会从公司的日常管理工作当中退出来,只负责公司大方向方面的问题,亚芳经理,你可要做好心里准备。”

谭娜笑着道:“亚芳,先说好,如果你做不好这个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我们可是会换人的。”

谭娜说完了,林铮这才转头对帕特里克.皮切特道:“老皮,你的性格不太适合作为一家公司的掌舵人,但你是一个天生的财务负责人,希望你以后好好帮助亚芳经理,帮她管理好这家公司……未来几年内,公司的股份会再次进行调整,你们做的多,得到的也会更多。”(。)